2014年5月21日 星期三

辜寬敏、高為邦, 陳唐山,


「人生頂多剩3、5年」辜寬敏捐半數財產獎勵研究 2014-05-21  12:58 〔記者陳慧萍/台北報導〕新台灣和平基金會董事長辜寬敏今舉行記者會,宣布開辦「台灣研究博碩士論文獎助學金」,鼓勵博碩士研究生撰寫以台灣相關研 究為主題的博碩士學位論文,未來將徵選優秀論文,預計頒發博士8名,每人獎金7萬元,碩士15名,每人獎金4萬元,總金額超過六百萬元,視申請情況可調整 名額。
  • 新台灣和平基金會董事長辜寬敏今舉行記者會,宣布開辦「台灣研究博碩士論文獎助學金」,鼓勵博碩士研究生撰寫以台灣相關研究為主題的博碩士學位論文。(記者陳慧萍攝) 新台灣和平基金會董事長辜寬敏今舉行記者會,宣布開辦「台灣研究博碩士論文獎助學金」,鼓勵博碩士研究生撰寫以台灣相關研究為主題的博碩士學位論文。(記者陳慧萍攝)
辜寬敏說,他已經88歲了,「已經太老了,在人間頂多三年五年」,他想在人生最後階段回饋台灣社會,因此把財產一半給太太兒子,另外一 半回饋社會,金額大概1億美金,1年可產1億元台幣利息;他以信託方式成立新台灣和平基金會,維持運作30年、50年都沒問題;其中文化組預算大約每年有 3千萬元,除了獎助台灣研究,他也很樂意幫助偏鄉、清寒學生,回饋社會。
台灣和平基金會教育委員會召集人張炎憲表示,台灣博碩士學術論文獎 金很少有這樣的規模,希望各界踴躍申請,2013年1月1日起至2014年7月31日止,以台灣為主體研究的人才,並已取得教育部認可的台灣公私立大學院 校的博、碩士論文,都可提出申請,收件日期為即日起至8月31日止。



高為邦 我參加七場服貿公聽會,結論是對牛彈琴,失望極了!但現在我看到了希望,三年前我寫了一本書「台灣倒數計時」,說明我對台灣的憂慮,現在才終於以看到一線曙光!


沒錯,我說投資保障協議已執行一年,沒有公平解決一個受害台商案件,通過服貿不是要更多台商去送死?標準回答「我們現在有二個管道解決台商案件」,王郁琦、林中森、卓士昭都用過這標準回答。我再問:有沒有一個有效的管道?沒人回答因為牛沒聽見!





我反對簽ECFA及現在的服貿協議?因為中共連自己訂的法律都不遵守,怎麼會尊重並履行兩岸所簽訂的協議?與魔鬼打交道的下場,必然是死路一條!
我門簽了兩岸食品安全協議,三氯氫氨的台灣受害廠家,沒有一家得到賠償;簽了兩岸司法互助協議,沒有遣返任何一個經濟罪犯,台灣法院依協議必須執行中國法院對台商不公的民事判決;簽了兩岸智慧財 產保護協議,從未從事電子業的比亞迪可以向富士康挖人、偷技術、搶客戶,郭台銘投訴無門;簽了兩岸投資保障及促進協議,生效已超過一年,解決了15個案 子,與一年2821投訴案件相比,僅千分之五而已!更可恥的是,這15個案子僅得到部分賠償〈十分之一〉,沒有一個案子的加害者及其公檢法共犯結構的刑事 犯罪得到處份。換言之,我門政府沒有能力保障台商的合法權益是不可否認的事實!陸委會主委王郁琦及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對我的指控在多次服貿公聽會上無法辯 駁,通過服貿協議不是送財團級台商去跳火坑嗎?
簽ECFA救不了台灣經濟,別再騙了!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高為邦
高為邦臺灣企業人士。臺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畢,1961年畢業於東海大學化學工程學系,1968年取得美國堪薩斯大學化學博士,後至麻州大學高分子研究所及加拿大麥基爾大學高分子研究所做博士後研究,並曾在加拿大一所大學任教兩年,1974年回臺灣經商,從事纖維強化高分子複合材料(FRP)業二十多年,現為「為邦興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1]出身外省人的高為邦也是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創會會長與「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的發起人之一。[2][3]

投資中國受害

高為邦及多位曾因投資中國大陸而有慘痛經歷的臺商於2003年在臺北市發起成立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 他表示:發生在他和很多人身上的經驗證實在許多情況下臺商權益受到非法侵佔、被坑殺後根本無法討回公道,人身安全也遭受威脅及迫害。協會因而匯整臺商受害 的經驗,為想前往大陸投資的臺商提供媒體較少報導的訊息,做為前車之鑑,並期能以團體的力量替臺商代言、為臺商討回公道。[4]
高為邦直言併吞台灣是中國的終極目標,「掠奪台商企業是中共的國家政策,中國掠奪台商的模式在過去已經發生了幾百起,合資就是引狼入室,合資就是教會你的合夥者,你的技術管理他控制之後,就會把你趕出去,至於到底是什麼理由,已經不重要,因為只是一個藉口而已。」[5][6][7]
高為邦表示每年有兩千多個臺商受害案例,每個案子都是血淚斑斑,大部分的臺商都選擇了放棄,一位沈先生鍥而不捨採取激烈手段逼中共高層處理的是少數,卻也只拿回被侵佔財物的十分之一。[8]

政策建議

高為邦認為台灣要擺脫中國,經濟才能搞好,現在依賴中國這麼深是非常危急的,臺灣的經濟應獨立於中國之外。[6]他建議台商投資前一定要先瞭解過去台商遭遇過的陷阱,而長遠之計,政府有關單位必須真正徹底思考,修正制度,讓一些不必去中國的台商在台灣就能生存,至於非去不可的台商,政府也應集思廣益,提供適度的保障。[4]
高為邦表示「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笨到把自己的製造業逼到國外去,但是我們台灣卻執行了一個錯誤政策長達廿年之久,這就是1992年蕭萬長經濟部長時訂的外勞政 策,扭曲市場機制將外勞工資與本勞工資綁在一起,造成我們今天的製造業沒有競爭力,必須外移到工資低的地方去。製造業走了,失業人多了,薪資起不來,年輕 人再努力都無力養小孩,少子化、國庫空虛、民不聊生等問題都出來了。」台灣外銷型的製造業通通被逼出了台灣,主要移往中國或越南,這些製造業的生產總值已經超過台灣的一個GDP, 如果能將這些產業吸引回來台,台灣就會增加一個GDP,一塊錢的製造業會帶動一塊四的服務業,又增加一.四個GDP,加總起來是三.四個GDP,如果增加 一個GDP,可達到兩萬美元,外銷製造業全部迴流,臺灣的國民所得可以達到六萬八千美元的。他期望總統應該排除所有的障礙,每年讓10%台商回來,每年創 造28%的經濟成長率。[6]

註釋

外部連結

參見條目


 ****
陳唐山相當生氣的說,他就是要走這道門。雙方僵持不下,陳唐山憤而從車道旁的鐵柵欄爬牆進入。虛歲已經80歲的他,還有這種身手,令人相當矚目。
新頭殼newtalk2014.03.20...
newtalk.tw




辜寬敏(1926年10月15日),出生於彰化縣鹿港鎮民主進步黨大老,台灣企業家,親日派,台灣獨立運動重要參與者,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肄業。
辜寬敏曾任日本方面台獨運動團體台灣青年會的委員長,1972年從日本回來台灣與時任中華民國行政院長蔣經國對談。台獨聯盟日本本部將辜寬敏公開除名。
辜寬敏對於文化事業也極其熱心,曾經創設或經營《台灣春秋》、《日本文摘》、《黑白新聞週刊》等雜誌,也是日本方面台獨刊物《台灣青年》的出資人之一。曾多次涉及性別歧視的言論也引起很大的爭議。

辜寬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點擊圖片可瀏覽相關圖片
辜寬敏17日表示,將捐出1億美元回饋社會。圖:林朝億/攝
新頭殼newtalk2014.03.17 林朝億/台北報導

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今(17)日表示,他將捐出一半的財產、1億美元(30億台幣)回饋社會,透過新台灣和平基金會底下的文化、教育、社會等3個委員會從事公益活動,其中文化委員會推出台灣文學獎最高金額120萬的台灣歷史文化獎,希望培養書寫小說創作人才。

新台灣和平基金會今日召開「台灣歷史小說獎徵獎辦法」記者會,並邀請文化委員會委員王美琇、吳念真、馮賢賢、平路、顧立雄及教育委員會召集人張炎憲出席。

辜寬敏表示,他今年已經89歲了,想的是還能替故鄉做什麼事?他決定,把財產的一半留給太太與4個兒子,另一半回饋社會。媒體問,一半財產有多少錢?辜寬敏說,1億美元,約30億台幣;以孳息運作,如果利息有3-4%,每年約有1億台幣。

律師顧立雄則推崇辜寬敏捐出財產的行為,他還開玩笑說,因為辜「有這個心意,才讓我們坐在這邊想一想要怎麼花」。

對於成立歷史小說獎,導演吳念真也說,影像的源頭還是來自文字。而台灣的歷史其實非常的豐富,但在這變革中,其實很多人物與家族的故事被埋沒了;他希望透過小說來讓更多人知道,我們的先人有做過什麼東西,有什麼氣魄。但他自己不能寫,不然看到120萬元獎金,也蠻想寫的。

小說家平路也說,大家都活在新舊故事之間;過去由於威權時代,都是以封建的方式來教忠教孝,像鄭成功廟旁的將領,每個人都灰撲撲,非常扁平;只有把他們也當一般人看,才能看到他們的故事。

歷史學者張炎憲則表示,台灣歷史是多變化、複雜性 ,一個人可能跨越二、三個時代。時代一改變,原本他所遵循的價值就改變,也讓土地上的人民很難適應;適應的不好,可能喪失生命,適應的好,變成苟且偷生。過程中,他們如何掙扎、如何堅持,都是歷史的一部分。

根據台灣歷史小說獎徵獎辦法,參賽者資格,不分海內外都可參賽,但作品必須以華文提交審評;首獎一名,獎金台幣120萬元及獎座1座;佳作2名,總獎金台幣50萬元(獎額分配由評審委員決定)及獎座各1座。參選作品必須10萬字以上,以台灣歷史人物或時代背景為主軸。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