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6日 星期一

Helmut Kohl 科爾

Helmut Josef Michael Kohl (German: [ˈhɛlmʊt ˈkoːl]; born 3 April 1930) is a German conservative politician and statesman. He served as Chancellor of Germany from 1982 to 1998 (of West Germany 1982–90 and of the reunited Germany 1990–98) and as the chairman of the 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CDU) from 1973 to 1998.

http://en.wikipedia.org/wiki/Helmut_Kohl





有生之年載入史冊

4月3日是德國前總理科爾85歲生日。這位政治家影響了德國、歐洲乃至世界的歷史發展。不過,在這個政治風雲人物光環背後的私人生活領域,卻有著鮮為人知的陰影。

“統一總理”科爾迎來85歲壽辰!

(德國之聲中文網)整整一代人都是在他作為總理的光環之下長大的。或者更確切地說:赫爾穆特·科爾(Helmut Kohl)對於一代人來說,就是聯邦總理的化身。因為在16年的任期中,他對政壇的影響力無處不在;而在退出政界之後,他的光環又是那麼迅速地黯淡下來。
2013年底德國Forsa研究所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科爾以17%的得票率成為聯邦德國有史以來重要性排名第四的總理。他在位時間在歷任之中最長,而且其中包括整個世界風雲劇變的年代。因此,2011年美國前總統比爾·克林頓在為科爾頒發 "亨利·基辛格獎"以表彰其為跨大西洋關係所作出的貢獻時,在頒獎致詞中將其稱作"二戰以來最重要的德國政治家"也是情理之中。
狂野不羈的年輕時代
1964年,當34歲的科爾當選成為基民盟聯邦理事會成員的時候,他已經是擁有17年黨齡的資深基督教民主主義者了。在第二次參加聯邦理事會會議的時候,年輕氣盛的他就向阿登納時代的黨內元老叫板,要求大家振作起來認真乾一番事業。
儘管充滿幹勁兒,科爾還是在萊茵蘭-普法爾茨州州議會黨團主席的位置上等待了漫長的五年之後才頂替年邁的阿爾特邁耶爾(Peter Altmeier)當上該州州長。在聯邦層面上,1973年科爾取代僅僅比他年長六歲的巴澤爾(Rainer Barzel)當上基民盟黨主席。後者因為1972年發起針對時任總理勃蘭特(Rainer Barzel)不信任案失敗而導致政治事業遭受無法修復的損失。
天才的政治家
作為反對黨領袖,科爾帶領基民盟走過了艱難的七十年代。1976年聯邦議會大選,他作為總理候選人敗給了施密特(Helmut Schmidt)。為了保證基民盟和基社盟黨團在聯邦議院內的團結一致,1980年他把作為首席候選人領導大選的機會讓給了來自基社盟的競爭對手施特勞斯(Franz Joseph Strauß)。
科爾的這一以退為進的策略令他在聯邦德國歷史上第二次不信任案投票中獲益匪淺:1982年,他在聯盟黨內獲得了足夠廣泛的後盾,同時又贏得了自民黨的幫助,通過不信任案把施密特拉下了台。科爾登上了總理寶座。
25 Jahre Deutsche Einheit
歷史性一幕:科爾、根舍和戈爾巴喬夫的聚會
16年後,當他在聯邦大選中敗給社民黨候選人施羅德(Gerhard Schröder)的時候,冷戰已經結束,德國已經統一,歐盟已經建立,有關引入歐元的基本協議條約也都已經簽訂。即使人們可以說是"時勢造英雄",但如果沒有科爾的政治手腕和權力意志,也許統一大業就不會實現的這麼順利。
苦澀的落幕
科爾為了實現其權力政治所採取的一些手段,在他結束總理任期之後才浮出水面:在1993到1998年之間,他為基民盟接受了至少210萬歐元的獻金。直到今天科爾也不願透露哪些人曾經提供獻金,他說這是關乎名譽的原則。科爾的政治生涯以獻金醜聞劃上了一個不太圓滿的句號。
不懂幽默、虛榮自負、不知感恩
關於科爾這個人的性格,從1991年一名示威者向他扔雞蛋結果差點被他暴打一頓的事件就可見一斑。那名扔雞蛋的人事後一再強調,他只是想惡搞一下,並沒想要襲擊行刺什麼的。可這卻是科爾不能忍受的。怪不得奧地利建築師、漫畫家佩希爾(Gustav Peichl)這樣評價他:"科爾什麼都有,就是沒幽默感。"
佩希爾和這位前總理有過私交,因為科爾夫婦每年都會到奧地利薩爾茨堡的沃爾夫岡湖(Wolfgangsee)度假。多年後,科爾的夫人漢內羅雷(Hannelore Kohl)向撰寫科爾傳記的作家施萬(Heribert Schwan)透露,其實她特別討厭在那裡度假。2001年,她的自殺也讓許多人更加堅信科爾這個人是多麼的薄情寡義。
Bildergalerie Helmut Kohl 1986
科爾知不知道妻子其實不喜歡在這湖上泛舟
人們指責,儘管這麼多年來,妻子始終堅定地站在他身後默默支持他,但在她病重之後,科爾卻毫不留情地將其棄置腦後,不聞不問。而在2008年迎娶比他年輕34歲的第二任夫人科爾-里希特(Maike Kohl-Richter,科爾在擔任總理期間就已經與其相識),以及科爾同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兩個兒子關係緊張這些事情,更進一步為上面的說法提供了佐證。
在有生之年載入史冊
在最近幾年中,科爾的生活相對平靜。不過在有關他個人的 科爾言論曝光,稱默克爾不懂規矩書籍作品出版時,科爾還是會站出來,吸引不少輿論關注。比如,目前他就正在和他的傳記作者施萬打官司,科爾指責對方公佈了含有自己2001年工作談話內容的錄音帶。
而針對當下熱議的一些政治話題,科爾卻很少發聲--不知道是因為身體狀況不佳,還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已經不具備左右時局的能力了。2012年,德國郵政發行了一套科爾紀念郵票--很少有仍然在世的人物獲得這一榮譽。人們等於承認了一個事實,即使並非情願:科爾在有生之年就已經載入史冊。
整整一代人都是在科爾的總理任內長大成人的。而這些人的孩子們,卻只能從歷史書上去了解這位來自基民盟的政治巨人。

DW.DE




科爾的歐洲憂慮
德國前總理科爾批評當前的政界,譴責當年接替自己的政敵。在由其夫人代筆的新書中,科爾還是先前的風采。
Helmut Kohl Buchvorstellung Aus Sorge um Europa 03.11.2014 Frankfurt
科爾和夫人
(德國之聲中文網)德國前總理科爾週一(2014.11.03)在法蘭克福向公眾介紹了他的新書《對歐洲的憂慮》。書中這名德國基民盟政治家批評目前的政界謹小慎微,不懂歷史,並教誨人們應該回顧戰後德國重建時期阿登納的雄才遠見,在阿登納的推動下,歐洲開始了偉大的振興。
《對歐洲的憂慮》只是一本小冊子,週三開始正式發行。該書的敘述者科爾顯示的仍是他先前的風采:他評判,他出言犀利,決不模棱兩可。只是現實中的科爾飽受疾病的折磨,已不能用言詞清晰地表達出他對"歐洲"這個概念寄予的深邃情感。6年半前,他在家中後得了中風,之後說話非常困難。
在介紹新書時,他全神貫注地傾聽,顯得精力非常集中。事先準備好的稿子,科爾能讀得相當流利,比3週前在法蘭克福書展上強的多。
84歲的科爾一字一頓地告訴觀眾,現在拯救歐洲"還不算太晚"。說再多的話,便顯得吃力了。
批評施羅德政府,譴責俄羅斯政策
細讀全書,科爾很多的言論最終落得空泛,有些地方則表現出歐洲中心論。科爾下台後的16年裡發生過全球性金融危機,但科爾對此著墨不多。
書中談的最具體的對象莫過於接任他成為德國總理的社民黨人施羅德。在科爾眼裡,施羅德領導的紅綠政府必須為歐洲債務危機承擔責任,因為該政府過早地將希臘納入了歐元區,此後,希臘同法國一道違反歐元穩定條約。科爾在書中還譴責西方在烏克蘭危機中孤立俄羅斯的政策。
夫人代筆出新書
Jean-Claude Juncker Buchvorstellung Helmut Kohl Aus Sorge um Europa 03.11.2014
歐委會主席容克第一天上任:介紹老朋友的新書
科爾的老朋友、歐盟委員會新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正式上任的第一天便來到法蘭克福,出席科爾新書出版儀式。他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談到希臘說,歐盟當年是希臘錯誤的統計學者們的"犧牲品"。容克稱科爾是"偉大的歐洲人"。的確,科爾已在多部作品中批評歐洲的仇視情緒以及小國心態。
對科爾來說,堅守對其終身成就的解讀權至關重要。在這一點上,他的夫人麥克·科爾-李希特(Maike Kohl-Richter)作出了重要貢獻。科爾的新書就是由其夫人代筆的。"都在我丈夫的腦海裡。我不過是走進資料庫,為他找出腦海中的資料而已。"她這樣陳述著新書的誕生過程。"然後我一部份、一部份地把東西交給他,像以前一樣,由他親自編輯整理。"

DW.DE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