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8日 星期六

蔡坤霖;台中中央俱樂部 (1925文化協會成員):張濬哲(大雅)、陳滿盈(和美)、賴火烈(員林)、林獻堂(霧峰)、林載釗(潭子)、林資彬(霧峰)、林糊(福興)、吳沛然(名間)、洪元煌(草屯)、楊濱嶽(梧棲)、陳炘(大甲)、杜清(大甲)、蔡年享(清水)、楊天斌(清水)、許金來(鹿港)、林少聰(霧峰)、林月汀(竹山)、林垂拱(太平)、楊路漢(梧棲)、莊垂勝(鹿港)



Yi-jin Shiao 分享了壹週刊壹號人物相片


壹週刊壹號人物


二二八,來複習一下王子的故事。
他是二二八受難者,是王子月刊創辦人,是紅葉少棒支助者,儂儂雜誌董事長。
八十四歲的他攤開記事本,周一至周三赴濟州島人權會議,周四人權園區開三個會,他的滿滿行程表。三一八學運,他衝進立法院鼓勵年輕孩子,「我這老灰啊已經沒力了,但若有人敢打你們,我做鬼都會抓他們。」他滔滔不絕地說著,像為冤死獄友申冤,又像是為王子的失敗、為友人們都已死去,自己仍獨活而贖罪。
他是義人。


王子
蔡焜霖

文字 李桐豪
攝影 賴智洋

畫面裡,老人回憶關押台北軍法處往事。「透早四五點,外頭鐵門吱一聲打開,睡著的人都醒來,大家都在等點名。被叫到的人面色凝重,穿衣服,穿雪白襯衫,和我們握手,我們開始在那裏唱學到的一首歌,安魂曲或者安息歌。」他聲音顫抖,說著,唱起歌來,「安息吧死難的同志,別再為祖國擔憂,你流的血照亮著路。指引著我們向前走。照亮著路,照亮……」老人喃喃重複歌詞,然後說,他唱不完。

清水優渥童年

畫面外,老人氣呼呼的。老人名叫蔡焜霖,今年八十四歲,因中學參加讀書會,被羅織「參加叛亂組織」罪名,綠島關了十年。紀錄片導演江國樑以其半生經歷拍《白色王子》一片,日前在公視播放。蔡焜霖對片子著墨太多過往苦難很有意見,「你看完為我們的過去而哭,我很謝謝,但無助嘛,我很不鼓勵大家去看那個,如果看了只為讓你傷心,看那個做什麼?」我們約在他家附近咖啡館採訪。他頭髮梳得一絲不苟,襯衫燙得有稜有角,鋼筆插胸前口袋,像那種在旅行團中自費搭商務艙的退休小學校長或董事長。

那紳士氣質其來有自:一九九九年,他自國華廣告副董事長一職退下,目前在景美人權園區當任義工,他曾是國泰美術館館長、《儂儂》雜誌創刊人。他一九六六年創辦的《王子》半月刊是台灣最重要的兒童刊物,初期銷量五萬冊,僅次《讀者文摘》。《王子》是二手書市夢幻逸品,當年售價一本十元新台幣的雜誌,網路一千元起標。他說幼時讀童話,王子公主最後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雜誌取名王子,像美好的祝福。小時候愛讀童話,童年也過得如王子一樣優渥。他一九三〇年出生台中清水,家中經營清水鎮規模最大百貨店。讀幼稚園時,由女傭揹著去上學。他熱愛文藝,中學考入台中一中,參加讀書會,大量閱讀巴金、魯迅等左派作家。

光復之後百業凋敝,百貨店生意慘淡,他高中畢業放棄升學,入清水鎮公所一邊工作,一邊準備教師資格檢定。一日在辦公室,憲兵闖進將他架到警局,中學讀書會惹了禍,輾轉被移送台北軍法處,腳拇指被用電線綁起電擊,屈打成招,以叛亂罪罪名移送綠島新生訓導處。新生訓導處是座開放式集中營,他算第一期「學長」,同期獄友有作家楊逵、舞蹈家蔡瑞月等,他們上山砍材、海邊挖石頭,自掘監牢自我囚禁。

綠島自掘墳墓

他用國語戰戰兢兢回憶往事,說解嚴前對兒女提及這十年空白,他都謊稱自己去日本留學,我們改用台語問他暝夢的時陣講台語抑是日語?「在家講台語,在火燒島講日語,台灣因仔都講日語,抓耙仔聽無啦。」用母語說心事,原本平穩的口氣於是有了起伏和愛憎,提及綠島難友蔡炳紅楊俊隆冤死獄中,他咬牙切齒。一九五三年,獄方迫政治犯在身上刺「反共抗俄」遭反彈,獄方挾怨報復,於當年七月以「散步唱匪歌」、「『匪帮國慶日』加菜」等理由前後槍決了十四人,「他們天真,陽光,犯的罪沒有一條可殺生!」

恨嗎?他淡然說:「毋哉要怨恨啥?顛倒覺得自己卡幸運。」說起他人的苦難慷慨激昂如法庭電影,但講起自已的際遇卻正面陽光像勵志片。他說入獄時四十幾公斤,每天割草勞動,離開後人都變壯了。把集中營當軍營,坐牢當當兵,每天唱歌讀書。說來諷刺,他因被控叛亂罪被抓去關,但入獄後才接觸毛澤東。獄友們弄來了毛澤東《論人民民主專政》,一冊書拆成好幾本,藏在菜園輪流閱讀。一晚他們被迫在司令台下聽蔣總統嘉言錄,他低頭發呆,忽然眾人鼓譟,他抬起頭,一名女子跳上司令台,那是舞蹈家蔡瑞月,星空下翩翩起舞如天仙。他那畫面震撼,渾身像通電,久久不能自己。苦難中,藝術和友誼是他僅有的支撐。

他說有賴「賢輩」的照顧,自己才度過難關。別人照顧他,他也照顧別人,紀錄片難友黃石貴語帶哽噎地說:「蔡焜霖睡我旁邊,大家跟兄弟一樣好。有一天我偕伊講,你昨晚怎麼這麼難睡,怎麼把腳放在我身上。隔天,伊就把腳綁在柱子上。」患難裡的真情是他《王子》偷渡許多難友的緣故。一九六〇年,他離開綠島,考上台北師專,高興興去註冊,校方稱「政治犯不得作育英才」拒絕他的入學。到《金融徵信新聞》工作數月,他被以相似理由在過年前支遣。權威國家的監控無孔不入,前腳剛到新公司,警察後腳就跟來詔告天下,出獄對他而言,無非是從一個牢籠到另外一個牢籠。

台北創辦王子

國家不讓他當老師,索性自己辦兒童刊物。在岳父投資下,創辦《王子》。當年關在綠島四維山下,他掛名蔡維嶽做發行,一來避難,二來惕勵自己要勇敢。他思想靈活,改裝福斯麵包車當巡迴圖書館,徵選兒童合唱團,辦寫生比賽,銷量衝到五萬冊,各地中盤商捧著現金在裝訂廠門口漏夜排隊等批書,風光得很。同時,綠島難友陸續釋放回來,找不到工作的,他延攬到雜誌社工作,「在綠島讀太多毛澤東,知道做人要有平等思想,王子是大家共同投資,大家一起打拼。」當時,搭公車一塊錢新台幣,他雜誌社養活八十到一百人,編輯平均月薪一千元。

全台最受歡迎的兒童雜誌出自一群政治犯之手,此事對當權者是極大的羞辱。警察三天兩頭到出版社查戶口,半夜登門臨檢。某一期內容改寫《今古奇觀》中灌園叟晚逢仙女的故事,內容描述老花農因阻止惡霸毀花占園而蒙冤入獄,得到園中花仙相救。原文有「只求處士每歲元旦作一朱幡,上圖日月五星之文,立於苑東,吾輩則安然無恙」,改寫者不疑有他,「日月五星紅旗」全文照翻,被勒令停刊。在多方奔走下,才幸免於難。

屏東密謀自殺

章回小說中老人有仙女搭救,他卻沒有。一九六九年九月中秋兩次颱風導致水災,器材紙張全泡湯,雜誌停刊兩期,他為此負債二百四十萬。「欠大人莫法度,小孩子不能騙」,他把雜誌社經營權轉給他人,把債務留給自己。十年冤獄沒有打倒他,二百四十萬的債務打垮了他。他帶著妻子和剛出生的男孩,自台北搭慢車到屏東,準備舉家跳太平洋自殺。因不忍幼子無辜,擬將小孩託付給嫁到潮州的二姊,二姊看出異狀,好言相勸才把他勸回台北。

其後,他在親友引薦下國泰關係企業,輾轉擔任蔡辰男董事長秘書、籌設國泰美術館,創《儂儂》雜誌,後半生順遂風光像是被他按了快轉鍵,寥寥數語帶過,他耿耿於懷的仍然是王子的失敗和對人的虧欠。他自責當年擴充太快,導致失敗。「我被抓,沒有對不起別人,至多對不起阮老爸,將伊害害死。王子倒了,卻對不起很多人,有時候想起來,在外面走路頭低低,有勇無某,憨慢啦!」我寬慰他,走訪景美人權園區,與他共事的義工都說他為人仗義,他說:「那你是估計太高了。毋哉啦,毋哉啦。」語畢,又自書包取出冤死好友蔡炳紅判決書,把話題繞回受難的獄友,同樣的話題說一百遍一千遍,也許就可以頂住遺忘。

攤開記事本,周一至周三赴濟州島人權會議,周四人權園區開三個會,他的滿滿行程表。三一八學運,他衝進立法院鼓勵年輕孩子,「我這老灰啊已經沒力了,但若有人敢打你們,我做鬼都會抓他們。」他滔滔不絕地說著,像為冤死獄友申冤,又像是為王子的失敗、為友人們都已死去,自己仍獨活而贖罪。「他當義工作導覽,有時勸他休息,他說他沒有時間了。」人權園區導覽辦公室的賴元裕說。幾日後,我們隨他出席Rell Bull九月綠島籃球比賽記者會,他在主辦單位擺布下,又是拿籃球擺擺pose拍照,又上台致詞。台上,他大聲疾呼綠島並非只有大哥文化,台下,籃球選手們和年輕記者低頭滑著手機。但他滔滔不絕地說著,彷彿英勇的王子騎白馬向前衝,雖千萬人吾往矣,但敵人是誰,顯然沒什麼人在乎了。

蔡坤霖 年表
1930年 12月18日出生於台中清水
1946年 保送省立台中一中,酷愛文藝,參加讀書會
1950年 高中放棄升學入清水鎮公所就職,被「參加叛亂組織,並曾為叛徒散發傳單」的罪名判刑十年,移送綠島。
1960年 出獄,先後就職金融徵信新聞報、寶石出版社、東方出版社、文昌出版社和國華廣告。
1966年 創辦王子半月刊。
1969年 王子易主 入國泰關係企業
1987年 重返國華廣告,1999年於副董事長任內退休。



*****
Dear HC,

   中央書局的中央俱樂部,和美人陳滿盈就是賴和的好朋友兼「櫟社」(林莊生《懷樹又懷人》介紹過)的主要社員,他比較為人所知的名號是「陳虛谷」,陳滿盈是他的本名。


--
Ken Su


【尋找中央書局股東】
 文化本來就應該是由下而上的社會力整體表現,在約九十年前的1925年11月10日,一群中部地區的文化協會成員:張濬哲(大雅)、陳滿盈(和美)、賴火烈(員林)、林獻堂(霧峰)、林載釗(潭子)、林資彬(霧峰)、林糊(福興)、吳沛然(名間)、洪元煌(草屯)、楊濱嶽(梧棲)、陳炘(大甲)、杜清(大甲)、蔡年享(清水)、楊天斌(清水)、許金來(鹿港)、林少聰(霧峰)、林月汀(竹山)、林垂拱(太平)、楊路漢(梧棲)、莊垂勝(鹿港),創立了台灣最早的文化沙龍(中央俱樂部)而成為日後中央書局的前身,也是在這些民間力量的支持下,啟動了當時台灣文化的自覺運動;而在1998年中央書局結束營業後,中央書局的股東也還曾高達三百多人,台中舊市區新一波的文藝復興運動,需要更多民間力量的參與!

2015年2月26日 星期四

胡惠德、 林朝宗、趙少康、莊文思、劉維公



5小時 · 
今天開始,又是3天連假。
大家如果在家閒著無聊,就聽我講個故事吧。
1974年到1982年,台灣省政府的衛生處長叫胡惠德。
胡惠德在1975年讓國民黨中央黨部、衛生署、省政府等單位共同捐了20萬元,成立了「中華民國寄生蟲防治會」,接受政府委託,推動寄生蟲防治工作。
到了1987年,林朝宗從胡惠德手上接了寄生蟲防治會的董事長,胡仍然擔任帶務董事。
1988年,寄生蟲防治會捐了5000萬(也不過10餘年,靠著政府委託的經費,可以從20萬累積到一捐5000萬!)又成立了「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衛生保健基金會」,任務是「接受政府委託,辦理保健工作」。
林朝宗兼任保健基金會董事長,胡惠德也兼任常務董事。
林朝宗是誰呢?
他是1984~1987年的省衛生處長,其後升任衛生署副署長。
1990年,林朝宗把寄生蟲防治會董事長交回給胡惠德,自己專任保健基金會董事長。
一直到今天,胡惠德仍然是寄生蟲防治會董事長;林朝宗仍然是保健基金會董事長。
這兩位在三、四十年前主管公共衛生的老官僚,利用職權成立基金,接受政府委託,自己再擔任基金董事長!
現在兩位都已經九十好幾了,至少其中一位連行動都有困難,但仍分別在這兩個基金會擔任有給職的董事長,月領廿萬上下的薪資、加給,還配有司機、座車!
真是有福同享,不但董事名單幾乎重疊;這兩個基金會的地址還是同一個!
最離譜的是,衛福部根本「忘了」政府曾經捐款成立這兩個基金;忘了政府應該監督基金;忘了基金董事會還應該有政府代表!


****
Dear 柯P:
我原先計畫每天給你一封短信。昨天關於你和北市府的資料很多,反倒是讓我克制一點,怕自己變成市政嘮叨的老頭。
不過,我要養成每天談的習慣才好,所以就選:趙少康、莊文思、劉維公 http://hcpeople.blogspot.tw/2015/01/blog-post_5.html
你看報紙的”竊聽器”標題多不禮貌:”柯P軍委會怒批:莊文思劉維公不要臉到極點”


我想他們3人的問題,類別不同,不過我認為他們的職務和報酬都必須公開,建立你愛掛在嘴上的標準作業流程(SOP)。

我建議市府派出去當獨立董事的,應該當榮譽職,只收車馬費,酬勞繳回公庫。我的朋友“盧淵源老師就這樣做。

我跟他最親近的接觸是2006年3月底 ,我們一起搭車從台北到中原去參加Kano教授取得榮譽博士的典禮。……在計程車上,他跟我講他當中鋼公司的官股代表董事的機緣……。”





柯P軍委會怒批:莊文思劉維公不要臉到極點

蔡慧貞 2015年01月05日
新春第一炮!台北市長柯文哲新年上班首日一早召開「軍委會」(市長晨會),會議中檢討市府外派人事,與會市府團隊核心成員們對於曾被外界喻為「郝市府決策四人幫」的前市長郝龍斌核心幕僚莊文思至今仍未辭富邦金控獨立董事,感到不可思議

另軍委會中有與會幕僚反映,新市府團隊成員昨日接到法國在台協會人員的查詢電話表示,已隨同前市長郝龍斌卸任的前文化局長劉維公上週致電協會辦公室言明,他代表台北市政府為籌辦「2016台北世界設計之都」的負責人,要求與北市府合作該活動的法國在台協會於1月14日向他報告,柯P市府團隊對於劉維公未經授權動作亦感到詫異,與會成員們忍不住在軍委會上直斥莊文思和劉維公2人在市府人事輪替後仍戀棧職務行徑,「不要臉到了極點!」
柯文哲每週一到週五早上7點半召開的「軍委會」,與會成員包括市長、副市長、秘書長、研考會主委、顧問及市長辦公室主任等人,5日軍委會中檢討市府外派人事,其中富邦金控董事會中,北市府和富邦金控協調產生了2席獨立董事和3席一般董事,3席官派董事和原本獲郝市府推薦擔任獨董的趙少康均已隨同郝市府卸任而請辭,獨獨被外界視為前台北市長郝龍斌核心幕僚的莊文思仍繼續擔任富邦金控獨董,對此今天上午包括柯文哲在內的與會者都感到不可思議。
知情人士說,對於趙少康的請辭富邦金獨董作為,柯文哲持肯定態度,認為他還算知所進退,也因此對於明顯是因郝龍斌而受惠出任富邦金獨董的莊文思,自新市府團隊上任至今仍靜默地毫無請辭動作,感到相當不滿和意外,上午會中與會成員們認為,莊文思專業是海洋研究,過去在台北市政府亦不曾擔任與金融、公司經營等相關職務,有何資格可以獲北市府推薦為富邦金獨立董事?尤其在外界不斷質疑台北市政府於松菸文化創意園區中台北文創大樓和富邦的BOT案爭議極大之時,郝龍斌臨卸任市長前,莊文思於今年6月出任富邦金獨董的動作明顯不當,柯文哲幕僚們甚至質疑,這到底是酬庸?還是後謝?
上午軍委會中,與會成員亦提出,不僅莊文思不辭富邦金獨董,連前文化局長劉維公也在卸任後仍有職務交接不清的問題,會中幕僚指出,日前法國在台協會透過管道到柯文哲市府團隊成員反映說,劉維公上週致電法國在台協會直言,他代表台北市政府是等辦「2016台北世界設計之都」的負責人,要求與北市府合作此一活動的法國在台協會在1月14日向他報告相關事務,法國在台協會人員對於劉維公的要求感到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因為就協會所知北市府已改朝換代,怎麼還會是郝市府的文化局長來處理此事?
為此,法國在台協會透過管道詢問新市府團隊成員,柯文哲市府團隊成員對於劉維公的動作十分不滿,直接回答法國在台協會人員,不知道此人是誰,劉維公亦未經台北市政府授權可以經手「2016台北世界設計之都」相關業務。市府核心幕僚指出,政務官隨同縣市首長同進退,並同是解除所有本兼各職,這本是政治常態與基本政治倫理,新任文化局長倪重華上任後曾與劉維公聯繫,言明要與其交接清楚相關業務,包括文化基金會執行長及所有經辦業務,但劉維公卻於一方面答應新任文化局長交接出相關經手業務之際,另一方面又在未經授權下自行進行新市府的相關業務,明顯不當。
也因此,5日上午柯文哲和團隊核心成員們討論莊文思和劉維公相關人事時,與會成員們對於他們「堅持留守職位」的作法感到不解和不滿,忍不住批評2人「不要臉到了極點!」

----

富邦金控今晚公告,台北市政府推派的獨立董事莊文思請辭,並同時辭去台北富邦銀行的獨立董事。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5日)一早召開「軍委會」(市長晨會),對於前市長郝龍斌核心幕僚莊文思至今仍未辭富邦金控獨立董事,與會人士痛批「不要臉到了極點!」

北市府與富邦金控協調產生了2席獨立董事及3席一般董事,3席官派董事和原本獲郝市府推薦擔任獨董的趙少康,皆已隨同郝市府卸任而請辭,唯獨莊文思仍繼續擔任富邦金控獨董,柯文哲和其他與會者對此均感到不可思議。

富邦金公告指出,莊文思現為醫療財團法人病理發展基金會臺北病理中心的董事,並於去年股東常會改選時,由時任台北市長郝龍斌推派為富邦金獨立董事;如今新任市長柯文哲上台後,獨董代表也將隨之改派,至於新任人選至目前為止仍未公告。

----設計之都 柯P批劉維公「完全沒交接」
新頭殼newtalk2015.01.06 劉奕霆/台北報導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昨日召開的市長晨會上,針對北市府外派人事問題進行檢討,會中發現前文化局長劉維公仍繼續擔任台北世界設計之都負責人。柯文哲今(6)日上午在市政會議會後記者會表示,台北市所屬相關機關未來將重訂遴選辦法,新任人選都會按照辦法產出。至於設計之都部分,柯文哲說,這是北市未來重要的工作項目,但劉維公卻沒有交接相關業務。

柯文哲上午出席市政會議會後記者會時表示,接下來會請前文化局長劉維公來市長室進行專案報告,該交接業務要交接。他也批評到現在為止設計之都完全沒交接,至少該讓他知道「設計之都該怎麼做?」

不過媒體昨詢問劉維公時,劉維公曾解釋已做一次業務交接,且現任文化局長倪重華都知情,但柯文哲直言「至少我不知道」。

另外,柯文哲核心幕僚指出,有與會者昨日在晨會中提到「不要臉」3個字,柯文哲一開始說「不予評論」;接著媒體又問柯對於莊文思昨晚閃辭富邦金控獨董一事,是否與晨會中對莊的大動作批評有關時,柯文哲則說,「這個國家謠言很多」。最後媒體又逼問「不要臉」的說法時,柯文哲說「我要去查房間有沒有裝竊聽器」。


張淼、安可馨 Angela Köckritz:我會回來的,助手張淼






《時代周報》前駐華記者願與中國助手共享媒體獎
德國《時代周報》前駐華記者安可馨(Angela Köckritz)本週三獲得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MERICS)首屆“中國媒體獎”一等獎。她表示這是與中國助手張淼共同合作取得的成果。張淼去年10月遭到逮捕,至今沒有恢復自由。
Deutschland MERICS (China Media Award)
德國《時代周報》前駐華記者安可馨
(德國之聲中文網)"沒有 張淼的幫助我絕對完成不了這篇文章的寫作,……總體來說,中國助手對我們外國記者提供的幫助十分重要,這個獎項是張淼和我共同獲得的。"發表得獎感言的時候安可馨動情地說到。憑藉2013年11月在《時代周報》發表的文章"冥婚"(Die Geisterhochzeit),本週三(2月25日)安可馨獲得了德國墨卡 ​​託中國研究中心首屆"中國媒體獎"一等獎。
為了撰寫這篇文章,安可馨親赴陝西採訪當地舉辦冥婚的家庭。文中描述了中國殯儀館的工作人員為了賺錢偷偷進行地下屍體交易,賣出女性屍體的現象。她以獨特的角度闡述了中國一些民間信仰至今對人們的日常生活產生的影響,呈現了現代中國中一些傳統的改變,評委們認為,"冥婚"不僅文字優美,且以平常百姓生活中發生的故事為出發點,用新穎的角度觀察中國存在的一些矛盾,因此決定把一等獎頒給她。
Deutschland MERICS (China Media Award)
安可馨的“冥婚"(Die Geisterhochzeit)被德國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授予首屆"中國媒體獎"一等獎
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安可馨介紹說,她當時的助手張淼幫她聯繫到故事中的主人公,可以說,沒有張淼的幫助就沒有這篇文章。這名中國助手去年10月遭拘留,現在被關在通州看守所,面臨著尋釁滋事的指控。安可馨表示:"這個事件對我來說是一個沉重的負擔,你關心、喜歡的人被關押,不知道她到底狀況如何。我只知道,只要她沒有獲釋,我心裡一直會壓著這個負擔。"
獲得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中國媒體獎"第二名的是《法蘭克福匯報》記者馬克·西蒙斯(Mark Siemons)去年6月發表的文章"什麼是主流,我們來決定"(was Mainstream ist, bestimmen wir)。而德國電視一台駐京記者克里斯蒂娜·阿德哈特(Christine Adelhardt)與自由影人馬丁·格羅納米耶(Martin Gronemeyer)合作拍攝的電視紀錄片"缺少中層的中土之國"(China- Reich ohne Mitte)獲得了三等獎。
Deutschland MERICS (China Media Award)
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中國媒體獎"獲獎人:馬丁·格羅納米耶(Martin Gronemeyer,左起),克里斯蒂娜·阿德哈特(Christine Adelhardt),馬克·西蒙斯(Mark Siemons)和安可馨(Angela Köckritz)
評委:一等獎與張淼無關
德國智庫機構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海爾曼(Sebastian Heilmann)表示,設立獎項旨在鼓勵表彰對中國進行傑出報告的記者:"(今年)獲獎者的報導都有著獨特的切入點,給公眾呈現了一個多層面的、矛盾的、發展中的中國。……總的來說,中國的地位變得越來越重要,德國媒體中關於中國的報導也越來越多,我們報導中國時候需要著重質量。獲獎的4名記者都給德國公眾提供了可靠的、多角度的關於中國的報導。這也是我們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追求的目標。"
Deutschland MERICS (China Media Award)
德國智庫機構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海爾曼(Sebastian Heilmann)在頒獎儀式上

接受采訪時這位"中國媒體獎"評委強調,安可馨榮獲一等獎與張淼事件沒有任何關係:"評委們決定把一等獎頒發給她的時候人們還並不知道她曾在中國多次遭到安全機構的審問,這個獎項與此無關。優秀的作品才是評委的評選標準。"另外一名評委、德國電視一台前駐京記者柯愛華(Eva Corell)表示,對評委來說,獨特的視角,多角度多層次的報導都是評分的標準:"我們只根據專業水平來給作品評分,作品是怎麼誕生的並不是評定的標準。我們一致認為,安可馨的選題十分獨特。"
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的"中國媒體獎"每兩年頒發一次,獲獎者依次獲得5000、3000、2000歐元獎金。該機構主任海爾曼指出,今年獎項的頒發正值記者工作環境日漸艱難的時刻,談到未來德國媒體對中國的報導,他預測會有記者定期關注中國的科技領域:"另外,德國媒體對中國的報導也與中國當局對記者的態度相關,如果壓力增大,工作環境逐漸艱難,外國記者當然就會對此做出回應,公開進行表達。"
綠黨歐盟議員布提可夫(Reinhard Bütikofer)也參加了周三舉行的"中國媒體獎"頒獎典禮。講話時他表示,展示中國的多元化十分重要:"我們需要對中國有更多的了解,多視角、多層次地做出報導,寫文章時注意提供更多的文化背景,如果記者們願意去完成這項任務,我認為,德國政壇和經濟都要做出努力,讓中國方面了解這一點。"
當晚的獲獎者安可馨表示,自己這兩天再次和張淼的律師和家人取得了聯繫,律師春節前見到張淼,"覺得她目前狀況還可以。" 她還補充表示不會因為遭到壓力就切斷與中國的聯繫,她將一直與中國的朋友保持聯絡,近日會去香港和台灣,另外,她撰寫的關於中國的文學作品《雲遊》 將會在今年6月面世。

DW.DE

德國《時代周報》前駐華記者獲MERICS“中國媒體獎”

德國記者撞上中國國家安全機器

新聞報導

"我和鄧小平一樣,我會回來的"
對於《時代周報》駐華記者Angela Köckritz來說,一切就這樣突然發生了。先是助手張淼被拘留,緊接著她自己遭受巨大壓力。最終她決定逃離中國。
德國之聲:您的助手張淼從被逮捕到現在已經過去3個多月了。現在您才決定。為什麼您等到現在才這樣做?
Angela Köckritz: 實際上我們一直是按照中國人要求的那樣去做的。我們給了他們時間在背後進行協商。但是這什麼也沒換來。所以現在我們決定把整個事件公佈於眾。
德國之聲:您的助手張淼是在從香港返回北京後被捕的。她和您一起在香港報導了"佔中"運動。現在中國官方對張淼的具體指控是什麼呢?
Angela Köckritz: 煽動騷亂。最開始他們告訴我,張淼捲入了一場村民紛爭。他們說,她辱罵警察、推搡警察。這種說法從一開始就讓人生疑。官方到底對張淼做出怎樣的指控,我們到現在都不清楚。我們從來沒看到證據。"煽動騷亂"這樣的罪名常常被官方用在打壓政治異己的場合。這種罪名定罪的外延可以很廣泛。
德國之聲:目前張淼的情況怎麼樣?您最後一次聯繫到她是什麼時候?
Angela Köckritz: 張淼的律師最後一次見到她是去年12月25日。我們最後聽到關於她的消息是說就目前所處的情況來看她還算過得去。據說她身心都受到折磨。不過具體她受到哪些折磨,這個我沒法準確地說。我們沒有可靠的信息了解到張淼現在究竟怎麼樣。
德國之聲:您也被中國的安全機構叫去審問了很多次。您能講述一下具體情況嗎?
Angela Köckritz: 我一共被問詢了4次。在這之後我就離開了中國。如果我不走,可能還會被叫去談話。這種問詢每次都持續數個小時。最長的一次持續了4個半小時。每一次都是新的面孔在審訊我。最開始遇到的是一些經驗不太豐富的調查員,到了最後就是經驗豐富的調查員了。他們用了很多花招,一直嘗試攻破你的心理極限,目的就是讓你緊張、害怕、在談話中出錯。他們在問詢的過程中威脅我說我可能得不到下一年的工作簽證。不過他們沒有再威脅我有可能要承擔其它什麼負面的後果。但是再往後,他們暗示我,我是個間諜,我組織了香港的民主運動。
德國之聲:有沒有哪件事讓您印象尤為深刻?
Angela Köckritz: 有兩件事我永遠也不會忘掉。在第三次審問當中,有個調查員特別喜歡用騎馬做比喻。他跟我說,在騎手和馬之間最重要的在於騎手必須在短時間之內迅速​​贏得馬的信任。然後他問我是不是信任他。我回答說,我不是針對您個人,但是我的回答是"不"。然後他說,我的助手承認,是我組織了香港的民主抗議活動。我說,我不相信他說的話。
對我來說只有三種可能:要么是張淼被逼迫這麼說的,要么就是張淼撒謊,再或者張淼從來沒說過這樣的話。然後那位調查員又說,沒準還有第四種可能。緊接著他衝著我大喊起來:"你撒謊!你撒謊!你撒謊!"
第二個讓我永遠忘不了的事是,德國大使館的一個工作人員對我說,我可能最好應該去給自己找一個律師。因為如果我被捕了,大使館除了抗議什麼也做不了。當時我想,恐怕我盡快離開中國是最好的打算。
德國之聲:中國國家安全部門請外國記者去談話,這種事好像已經習以為常了。不過對您採取這種程度的壓力,這似乎達到了一種新高度。您所經歷的可以說是首例嗎?
Angela Köckritz: 對我來說這是前所未有的經歷。所以我也特意詢問了一些很有經驗的外國記者,也包括外國駐華記者協會的成員。阿拉伯世界茉莉花革命爆發之後,有一些駐華記者受到傳喚,他們被告知工作簽證不會被延長了。同行中大部分人都因為採訪調查工作和地方公安機關有過摩擦。但是達到我這次所經歷的這種程度的事,以前還從未發生過。沒人能想起來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
德國之聲:您的助手現在仍然被拘押著,您怎樣來對待處理這件事?
Angela Köckritz: 這所有的一切剛剛發生的時候,我試著克制著自己內心的情感。那時候我只有一個念頭,不管怎樣要把張淼弄出來。這種想法牢牢地控制住我的大腦和感情。在我寫下整段經歷的時候,我覺得心痛無比,因為隨著​​對事件的回憶很多感情一下子爆發出來。寫作往往都會有這樣的經歷。所以這一篇文章可能也是到現在為止對我來說最難寫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難寫也是因為我和張淼是非常好的朋友。
德國之聲:您現在已經回到德國。在職業上您有什麼打算?
Angela Köckritz: 這個我現在還不太清楚。我想先寫完手頭的一本書。然後再考慮其它的。
德國之聲:您能想像以後重新回到中國工作嗎?
Angela Köckritz: 當然了!我和鄧小平一樣。我會回來的。
Angela Köckritz作為《時代周刊》駐華記者在北京生活了很多年。

DW.DE

2015年2月25日 星期三

王昭明

王昭明《王昭明回憶錄》
 ......而獨獨特權的惡習卻迄無令人滿意的改善,甚至若干政治人物藉政治地位攫取特權,若干行政官員未能堅守法治立場和特權對抗,甚至因循敷衍,慫恿特權,使政治風氣日益敗壞,這是令老百姓側目之事........-----王昭明《李模兄的風範》,《傳記文學》456期,2000年5月號,頁44-45
前行政院秘書長王昭明辭世,家屬低調訃告親友。(資料照/中評社)
前行政院秘書長王昭明辭世,家屬低調訃告親友。(資料照/中評社)


前行政院秘書長王昭明於農曆年前的元月9日辭世,享壽95歲。家屬遵守遺囑,不發訃,不辦追思,24日低調辦完後事,只在報刊登一小塊訃告。他生前的好友前副總統蕭萬長、前行政院副院長徐立德、前監察院長錢復等人都參加告別式。

王昭明的媳婦在臉書撰文「昭明在人間」以為紀念:「沒有黨旗、國旗,沒有政治人物行禮如儀,就一如您的性情,雲淡風清,不沾塵染」。

王昭明一生從公,始終在經建行列奮鬥,被稱為「台灣經濟奇蹟的見證者」。他曾任前經濟部長尹仲容秘書,並追隨過李國鼎、趙耀東等財經重臣,先後在李煥、郝柏村閣揆任內任行政院秘書長,既是當時行政院的發言人,更是當時重大建設的財經協調者,事實上,在王昭明之後,也再無夠份量的行政院秘書長足堪協調重任。

王昭明在前副院長連戰組閣出任行政院長時,仍以七十三歲高齡,留任政務委員,但即將辦公室遷往資策會,某種程度也是他有意世代交替的表白,他如此形容:「像在台上唱戲,唱完了,先慢慢退到門口,站一會兒再出去。」

王昭明公職期間,歷經蔣氏父子和李登輝三任總統,歷代財經首長更迭,在新舊交替間,他更是全程參與,李登輝與李煥、郝柏柏之權鬥再激烈,他卻始終爭議不沾身。郝內閣總辭時,他的老長官、移居美國的嚴演存(美援時代工業發展委員會化工組長)寫信給王昭明說:「從民國四十年到八十年,一直在經濟建設行列中沒離開的,只有你一個人,你最適合去寫這一段歷史。」這部回憶錄,王昭明在公職卸任後於1999年出版。

二年前一場小中風,讓王昭明心情大受影響,幾乎足不出戶,據其親友表示,「昭公」身體雖變弱,但心智並未衰退,頭腦十分清楚,過世前仍惦記著國家人口、勞動力、經濟等問題。就像他在回憶錄自序中所說:「我的生涯和台灣經濟發展史已經熔為一體,對台灣經濟的盛與衰,寄予無時或釋的情懷」。

王昭明的媳婦Yuan Yu Tung在臉書(facebook)撰文「昭明在人間」紀念,文中說,王昭明一生不麻煩別人,「親筆遺囑,不但後事安排得從容,不許辦追思會,只要家祭、火葬,連事後登報內容都寫好了。您更是心細到連照顧您的外傭去處,都規劃好了。到生命最後一口氣,您還是為人著想。」

媳婦說,王昭明去年病中依舊手不釋卷,身邊擺的是《紅衛兵的自白》,談起時局,還說「最近徐旭東有大麻煩了...」「孫震寫了本書,談台灣過去的經濟改革與政治...」,健談的很,頭腦比誰都清楚。去年三月的太陽花學運,王昭明食不下嚥,媳婦說知道他生悶氣了,「八月八號父親節,去看您,您眼角淚水沒停過,雖然語意含糊,但我懂您的憂心….。從前總是一派雍容的您,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流淚的時間多了….是從行不得也的中風開始….也或許是從政局紛擾開始......」。










前行政院秘書長王昭明於農曆年前的元月9日辭世,享壽95歲。家屬遵守遺囑,不發訃,不辦追思,24日低調辦完後事,只在報刊登一小塊訃告。他生前的好友前副總統蕭萬長、前行政院副院長徐立德、前監察院長錢復等人都參加告別式。




王昭明的媳婦在臉書撰文「昭明在人間」以為紀念:「沒有黨旗、國旗,沒有政治人物行禮如儀,就一如您的性情,雲淡風清,不沾塵染」。




王昭明一生從公,始終在經建行列奮鬥,被稱為「台灣經濟奇蹟的見證者」。他曾任前經濟部長尹仲容秘書,並追隨過李國鼎、趙耀東等財經重臣,先後在李煥、郝柏村閣揆任內任行政院秘書長,既是當時行政院的發言人,更是當時重大建設的財經協調者,事實上,在王昭明之後,也再無夠份量的行政院秘書長足堪協調重任。

王昭明在前副院長連戰組閣出任行政院長時,仍以七十三歲高齡,留任政務委員,但即將辦公室遷往資策會,某種程度也是他有意世代交替的表白,他如此形容:「像在台上唱戲,唱完了,先慢慢退到門口,站一會兒再出去。」

王昭明公職期間,歷經蔣氏父子和李登輝三任總統,歷代財經首長更迭,在新舊交替間,他更是全程參與,李登輝與李煥、郝柏柏之權鬥再激烈,他卻始終爭議不沾身。郝內閣總辭時,他的老長官、移居美國的嚴演存(美援時代工業發展委員會化工組長)寫信給王昭明說:「從民國四十年到八十年,一直在經濟建設行列中沒離開的,只有你一個人,你最適合去寫這一段歷史。」這部回憶錄,王昭明在公職卸任後於1999年出版。




二年前一場小中風,讓王昭明心情大受影響,幾乎足不出戶,據其親友表示,「昭公」身體雖變弱,但心智並未衰退,頭腦十分清楚,過世前仍惦記著國家人口、勞動力、經濟等問題。就像他在回憶錄自序中所說:「我的生涯和台灣經濟發展史已經熔為一體,對台灣經濟的盛與衰,寄予無時或釋的情懷」。




王昭明的媳婦Yuan Yu Tung在臉書(facebook)撰文「昭明在人間」紀念,文中說,王昭明一生不麻煩別人,「親筆遺囑,不但後事安排得從容,不許辦追思會,只要家祭、火葬,連事後登報內容都寫好了。您更是心細到連照顧您的外傭去處,都規劃好了。到生命最後一口氣,您還是為人著想。」

媳婦說,王昭明去年病中依舊手不釋卷,身邊擺的是《紅衛兵的自白》,談起時局,還說「最近徐旭東有大麻煩了...」「孫震寫了本書,談台灣過去的經濟改革與政治...」,健談的很,頭腦比誰都清楚。去年三月的太陽花學運,王昭明食不下嚥,媳婦說知道他生悶氣了,「八月八號父親節,去看您,您眼角淚水沒停過,雖然語意含糊,但我懂您的憂心….。從前總是一派雍容的您,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流淚的時間多了….是從行不得也的中風開始….也或許是從政局紛擾開始......」。




*****




《王昭明回憶錄》是了解台灣近60年產業經濟發展和人才素描等的佳書





撇開最後這段政治歷程的高潮,歷經蔣氏父子及李登輝三任總統當權時代、歷任財經首長更迭,王昭明更是從頭看到末尾,這使他站在一個獨特的定點--新、舊交 替之間,觀察和締造台灣的財經發展史。當這次隨郝內閣下台而提出辭意時,遠在美國的老長官嚴演存,特地以顫抖的手提筆寫信給王昭明:「從民國四十年到八十 年,一直在經濟建設行列中沒離開的,只有你一個人,你最適合去寫這一段歷史。」---官場一生,是非不沾-王昭明走過財經路 作者:許彩雪 出處:1993年4月號《遠見雜誌》 第082期







王昭明先生小傳

王昭明先生於抗戰時期考入財政部福建印花菸酒稅局,分發南平分局擔任助理稅務員,首開一生服務公職之端。1947年參加考試院舉辦的高級稅務人員特考及 格,派任財政部上海貨物稅局。來台後考入立法院議事組,1952年兼任中央信託局局長尹仲容先生的速記秘書。1953年經濟安定委員會成立,尹先生出任工 業委員會召集人,乃邀請先生擔任秘書,時李國鼎先生擔任工業委員會專門委員兼一般工業組組長。先生文思敏捷,揮毫立就,人稱「福州才子」。此後隨李國鼎先 生歷任美援會、經合會、經濟部、財政部等單位,深受倚重。1965年李國鼎先生出任經濟部部長,力邀先生擔任主任秘書;1969年再度受邀轉任財政部主任 秘書,三年後轉調台北市政府財稅局局長,與李國鼎先生之共事經歷至此乃暫告中斷。此後歷任財政部關務署署長及常務次長、經濟部政務次長、經濟建設委員會副 主任委員、台灣電力公司董事長、行政院秘書長及總統府國策顧問等職,現任?資訊工業策進會董事長。




先生回顧過往,對於李國鼎先生一手策劃推動高雄加工出口區的眼光與毅力深感佩服。在加工出口區草創時期,各界多所質疑,唯恐加工出口區成為變相的「租界」 特區,更易淪為走私的天堂。這些顧慮實出於晚清以來國力式微,利權多喪於外人之手;加之以政府積弱不振,法令執行不彰,走私猖獗,有以致之。高雄加工出口 區之成立,乃為配合國家經濟發展的需要而設,主權操之在我;成立後貫徹公權力,嚴格取締走私違法,均破除前人的成見。更由於加工出口區的設立,既有助於解 決社會失業問題,而且提升我國產品的國際競爭力,使工業朝向外銷導向發展,促成整體經濟的快速成長,成為後來開發中國家競相仿效的發展模式,是台灣經驗推 廣於國際應用的具體例證之一。







王昭明回憶錄
作者:王昭明/著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1995年06月20日







王昭明,人稱「福州才子」,對日抗戰時因戰亂輟學,嗣後自力苦學成功,開始漫長的公職生涯。國民政府播遷 來台不久,王昭明即參與經建大計,於出任行政院祕書長之前,先後在工業委員會、美援運用委員會、經濟部、財政部、經濟建設委員會及台電公司擔任要職,因而 和台灣的經濟發展結下了不解之緣,亦是世人所讚譽的台灣經濟奇蹟的重要見證人之一。


本書闡述其多姿多采的公務生活,在娓娓道說經建的種種策畫、執行的同時,亦隨處流露出他對台灣這塊土地念茲在茲的關切情懷。


作 者 簡 介
王昭明
福建福州人(原籍浙江紹興),現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曾任台北市財政局 長、財經兩部主任秘書、署長、次長、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台電公司董事長、行政院秘書長等職。作者常年任事於財經領域,對台灣經濟的發展抱以 無時或釋的情懷。曾任《工商時報》主筆多年,並結集《莫蹉跎了歲月》於七十七年出版。



目 錄

自序 王昭明

序 1:張繼正

序 2:趙耀東

序 3:蘇瑞美

序 4:王駿

家世

公務生涯的開端

.大陸時期——考入財稅系統

.來台初期——進出立法院

踏入經濟發展領域

.工業委員會

.美援運用委員會

.經合會

由策畫到執行——踏入經濟部

回歸財政系統

.財政部

.台北市政府財政局

.再回財政部

重作馮婦——再度踏入經濟部經建會大門

.經濟部

.經建會

.台電公司

尾聲——行政院這段歲月


附錄

序《李光耀劃世紀新挑戰》

創辦《今日經濟》的回憶

我認識的「中油人」

.金聞英先生

.沈觀泰先生

.胡新南先生

.李達海先生

壯志未酬的陶聲洋先生

經濟部群像

.張光世先生

.汪彝定先生

.李達海先生

兩位可敬的長者——楊家麟、杜均衡

王昭明悼長官:趙鐵頭剛猛一文不取- 趙耀東-

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

Tiger Woods ; Pele

Tiger Woods peaked a little younger than 35. Since 2009, when his personal life fell apart, he has ceased to dominate the game. He has not won a major tournament since 2008. He won no PGA tournaments at all in 2010, 2011 or 2014. Small wonder he has announced that he is taking an indefinitely long break from the sport. The question is, can he recover? http://econ.st/1FWt673

WHEN Tiger Woods burst onto the global stage in 1997, The Economist was ecstatic:NOT since Kim Jong Il’s five holes-in-one on his first day on the links, which may...
ECON.ST


At 68, Pele Awaits His Payday




Pele, perhaps the greatest player ever in the world's most popular sport, is still trying to scratch out a living at the age of 68.




He's just signed a merchandising deal with Nomis, a little-known Swiss cleat manufacturer, in a move that could become a runaway success -- or yet another example in a lengthy list of business deals whose history is as spotty as his goals were sublime.




On the soccer field, Pele's legacy is virtually unrivaled in the modern history of international sports. A member of three World Cup champions, he scored nearly 1,300 goals in a career that spanned three decades and two continents. But during the 32 years since his retirement, Pele, once one of the most recognizable athletes in the world, has failed to leverage his fame into the vast fortune that other sports superstars like Michael Jordan enjoy today.




In some ways Pele himself is accountable for not capitalizing on his superstar status. Despite several overtures, he has never served as coach or a top team executive, or as a major television commentator in the spirit of ex-NFL great John Madden or golf's Johnny Miller.




But Pele's circumstances can also be blamed on the year of his birth, since his career ended just before the emergence of the modern sports-marketing behemoths that, over time, have spawned a race between basketball's LeBron James and golf's Tiger Woods to become the first billionaire athlete. David Beckham, currently the world's top-earning soccer player, collected about $45 million last year in salary and endorsements. Pele's big payday, by contrast, came in 1975, when the New York Cosmos signed him for $4.5 million -- the top salary for a professional-team athlete in the U.S. at the time but about a third as much as the Kansas City Royals pay mediocre outfielder Jose Guillen.




Pele's attempts to score in the business world have at times fallen short. He owned a construction company that went bust and a sports-marketing firm that collapsed amid a financial scandal. His product endorsements included a successful relationship with MasterCard but also a line of retro sportswear from Puma in 2005 that failed to take off. And when he became a pitchman for erectile-dysfunction drug Viagra, Pele stated he did not personally need the drug but would use it if he did.




The soccer great says he's not bitter about his timing or his business choices, even if it has left him still hustling at an age when current superstars may have little else to do but count their money.




'Their careers are short, so they need to make a lot of money,' he said, lamenting that the promise of money motivates the world's top players today rather than the love of the game that drove him. 'A kid who plays for money moves all around and is not concerned with his sport or the team.'




Now comes the Nomis deal -- the latest effort by Pele to transform himself into a branded empire rather than simply to associate him with established companies and products. There are a half-dozen Pele-brand coffee shops in Brazil, a potential bio-pic, and plans for a video game and an animation feature in India. All of this raises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a near-septuagenarian still has enough marketing juice to compete with superstars one-third his age in a youth-dominated industry. In short: Will a 9-year-old in Spain want to buy Pele's cleats or Lionel Messi's?




Pele has no doubt he can still hold his own. 'My career gives my brand positive values and attributes and a message that goes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Pele said through a translator last week. 'It's not like athletes now that are at the top of the game and then start playing badly. In my career, I have done it all. My message is clear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Pele is a guarantee.'




If the cleats and the other potential licensing ventures become a hit, Pele could finally have the chance to carve out the sort of fortune he never has attained. Born Edison Arantes do Nascimento, Pele first became a worldwide star in 1958 as a 17-year-old sensation for Brazil in the World Cup, where he danced through defenders to score six goals, including a semifinal hat trick. In retirement, though, Pele has worked largely as worldwide ambassador for soccer.




Three years ago, Paulo Ferreira, chief executive of Rio de Janeiro-based Prime Licensing, the company originally charged with creating the Pele brand, predicted Pele would quickly become a $100-million a year business. That hasn't happened. Mr. Ferreira contends Pele's new partnership with IMG Worldwide will finally help him reach his full marketing potential. 'Pele is very strong for consumer goods, entertainment and also real-estate venues,' Mr. Ferreira said.




Simon Skirrow, Nomis' founder, said that with Pele, the company saw a chance to build its product around someone they believe represents the performance-first qualities they embrace. (Sources say Pele will receive a royalty on sales rather than a flat licensing fee.) Mr. Skirrow added that he never thought Pele would be available to work closely with them to design and market a cleat. But, as he noted, 'He doesn't have a huge amount of projects on his plate right now.'




IMG is trying to change that. Bruno Maglione, an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for IMG, said Pele's potential for marketing remains high despite his age.




But image isn't everything. 'He is a living legend, but that only gets you in the door with consumers,' said Ryan Schinman of New York-based Platinum Rye Entertainment, which advises companies on celebrity marketing. 'You have to back it up with a superior product.'




Matthew Futterman


2009年 07月 29日 08:17


68歲的球王貝利仍在辛苦賺錢










利(Pele)也許是足球這一世界上最熱門的體育運動史上最偉大的球員﹐但已經68歲的他仍在辛苦謀生。




他剛剛和瑞士一家不知名的足球鞋生產商Nomis公司簽了一筆商業合同﹐這可能讓這產品一炮而紅﹐或者也有可能是又一個他與公司合作的失敗案例﹐而這些公司的歷史上的污點和他的偉大的進球一樣地聞名。








Everett Collection


本圖集回顧了足球界的傳奇人物——球王貝利在離開球場后參加的一系列商業策劃和其他活動。

在 足球場上﹐貝利創造的奇跡在現代國際體育史上幾乎是無人匹敵的。作為三次獲得世界杯的冠軍隊的隊員﹐他的體育生涯歷經三十年﹐足跡跨越兩大洲﹐他共踢進了 近1300個球。但在他退役後的32年間﹐這位世界上曾經最有名的運動員﹐卻未能象邁克爾•喬丹(Michael Jordan)那樣的體育明星一樣利用個人名聲﹐享受著日進鬥金的快樂。




在某些方面﹐貝利自己對未能好好利用其巨星的地位負有責任。儘管 造過一些聲勢﹐但他從未當上過教練或是任何頂級球隊的主管﹐或是有像美國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前明星球員約翰•麥登(John Madden)或高爾夫球員強尼•米勒(Johnny Miller)那樣的勁頭﹐當上大電視台的體育評論員。




但 是貝利的處境也可以歸咎於他的生不逢時﹐因為他的足球生涯恰恰結束在現代體育營銷巨頭出現之前。這些年來﹐這些巨頭打造出了第一代體育界的億萬富翁﹐包括 籃球明星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和高爾夫明星老虎•伍茲(TIGER WOODS)。當今世界收入最高的足球運動員大衛•貝克漢姆去年將4500萬美元收入囊中﹐其中包括薪水和廣告代言收入。而比較之下﹐貝利的輝煌日子卻僅 僅是1975年以450萬美元的身價﹐加盟紐約宇宙隊(New York Cosmos)﹐那是當年美國職業運動員最高的薪水了﹐但這僅相當於現在的美國堪薩斯市皇家棒球隊(Kansas City Royals)付給他們的平庸外場手荷塞•吉恩(Jose Guillen)薪水的三分之一。




貝利在生意上的嘗試有好幾次都失敗了。他曾 開過一家建築公司﹐但破產了﹔他也辦過一家體育營銷公司﹐但因一次財務醜聞而倒閉﹔在廣告方面﹐他既有和萬事達信用卡(MasterCard)的成功合作 ﹐也有在2005年和彪馬公司(Puma)合作推出復古經典運動服的失敗經歷﹔當他為勃起功能障礙藥偉哥做廣告時﹐他聲稱他自己不需要服用此藥﹐但如果真 的需要的話﹐他也會用。




這位偉大的足球運動員並不埋怨他的生不逢時和生意上所做的決定﹐儘管這讓他在一大把年紀時還要疲於掙錢﹐而當代的巨星運動員們在他這個年紀時可能除了數錢之外無需再操什麼心。




“他們的職業生涯很短﹐所以他們需要掙很多錢﹐”他感嘆如今激勵世界上頂尖球員的是賺錢的誘惑而不是如他那樣的對這項運動的熱愛。“一個為了錢而到處踢球的年輕運動員的心思是不會放在這項運動和球隊上的。”




現 在有了Nomis 這樁生意﹐這是貝利想把他的名字變為一個品牌帝國的最新的嘗試﹐而不再侷限於和有名的公司和品牌合作。在巴西﹐已經有六家貝利品牌的咖啡屋、一部可能會開 拍的傳記片﹐在印度還準備開發視頻遊戲和動畫片。所有這些都提出了一個問題﹐即這位年近70的老人還能有足夠的市場號召力來和年齡是他三分之一的晚輩在這 個以年輕人佔主導的行業里競爭嗎?簡而言之:一個9歲的西班牙孩子會去買貝利的球鞋還是利昂內爾•梅西(Lionel Messi)的球鞋?








Getty Images


1977年時的球王貝利

貝 利深信自己能佔有一方天地。“我的足球生涯給了我的品牌正面的價值和特點﹐以及能代代相傳的信息﹐”上週貝利通過翻譯說。“我不象那些現在如日中天但接下 去就走下坡路的運動員們。我在我的生涯中什麼都經歷過。我傳達給一代代人的信息是明確無誤的﹐那就是:貝利就是一顆定心丸。”




如果足球鞋 和其它可能的授權品牌產品大獲成功﹐貝利最後可能有機會賺取他從未擁有過的大筆財富。他原名叫Edison Arantes do Nascimento﹐貝利首次成為世界明星是在1958年的世界杯上﹐17歲的他成了巴西隊的大熱門。他嫻熟地突破對方的防守﹐一共踢進了6個球﹐包括 在一場半決賽中獨自連進三球。然而退休後﹐他主要的工作是以足球大使的身份行走於世界各地。




位於里約熱內盧的Prime Licensing公司最初負責創立貝利品牌。三年前﹐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費雷拉(Paulo Ferreira)預測﹐貝利的品牌將迅速成為每年能賺一億美元的生意﹐但他的預言落空了。費雷拉堅持認為貝利和國際管理集團(IMG)的新合作會有助貝 利充份挖掘他的市場潛力。“貝利在消費品、娛樂業和不動產方面的廣告效應是很強大的﹐”費雷拉說。




Nomis公司的創始人斯葛羅 (Simon Skirrow)說﹐和貝利合作﹐是因為公司看到了他帶來的建立產品品牌的機會﹐他是一個他們認同的表現至上的代表。(消息人士說貝利將會得到銷售額的提 成﹐而不僅僅是一次性的授權費用)。斯葛羅補充說道﹐他沒有想到貝利能和他們密切合作來設計並推廣一款球鞋。但是﹐他又說﹐“目前貝利手頭沒有很多其他項 目可做”。




IMG公司正試圖改變這種情況。IMG的執行副總裁麥格里昂(Bruno Maglione)說﹐儘管貝利上了年紀﹐但他的市場潛力仍然很大。




但形像不是萬能的。“他是一個活著的傳奇人物﹐但是這僅僅說明他可以帶來消費者﹐” 紐約一家專門為企業做名人廣告咨詢的公司、Platinum Rye娛樂公司的辛曼(Ryan Schinman)說﹐“你還必須有優秀的產品作支撐”。




Matthew Futterman

2015年2月19日 星期四

胡乃元、嚴長壽宣布「Taiwan Connection」無限期停演; 嚴長壽:專訪、談花東;台灣是走向世界的「你就是改變的起點」;衝陸客人數只會毀掉台灣;Hongkongers want controls on mainland Chinese visitors: poll,胡乃元

【 MUZIK No.94 | 音樂面對面 】
當巨石第十一次回到山腳
與薛西佛斯暫別──胡乃元專訪
MUZIK:您自己是如何維持對音樂長久以來的熱情與努力呢?以音樂家的身份來看,您認為「做音樂」跟一般的其它「職業」或「謀生本領」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嗎?
胡乃元:印象派名家梵谷是一位半途出家的畫家,他在寫給弟弟的家書中,記述了自己學畫、練習的種種。這個過程沒有清晰的道路、方法可循,就像馬在拉車,欣賞到大作的人們如同乘客,在車上坐得很開心,藝術家則要辛苦拉車前進。畢卡索的抽象畫也是經過長期累積、學習、消化後而生,絕非憑空而來。
雖然我很小就有機會習樂、留學,但也是到高中要升大學時,才真正決定踏上音樂路的,畢竟並不是從小學音樂、不斷苦練就能走上這條路,而是音樂要做到「好」,才能當個音樂家。我看到國內有很多孩子從小進音樂班,早早就被灌輸、決定要以音樂為業、要當獨奏家,但並不了解「用音樂謀生」與「以音樂感動人心」的分別,所以很小的孩子就能拉很難的曲子,但基本功卻不受重視。
當初成立TC,也是因為看到臺灣樂壇普遍存有這樣的情況,卻無人出力扭轉,我們便想嘗試開拓新空間,希望能讓大家有機會把「喜歡的事」與「謀生的事」結合,不要繼續只為謀生而日日重複一次又一次的無奈。
MUZIK:您曾對巴赫作品下過一番工夫,力求以現代小提琴拉出巴赫的味道,請問這是如何達成的?您心中對巴赫音樂的感覺又是怎麼樣的?
胡乃元:拉巴洛克時期的作品,像巴赫的音樂,不能把重點放在「圓滑奏」(Legato),這與後來我們習慣用「盡量把音跟音連綴起來」處理浪漫時期音樂的方式明顯不同。就巴赫的作品來說,「旋律」並非最大重點,音樂比較在意縱向而非橫向的關係,從巴洛克到浪漫,是從注重「和諧」往注重「旋律」移動,所以從譜面上來看,此時上下音符之間的「和聲」與「對位」,便比前後音符組成的旋律線更重要。
1990年代,曾有人提出巴赫的夏康是他以已故的第一任妻子為對象寫成的悼念之作,雖然這個說法沒有廣為學界接受,但這樣的角度帶給我的啟發是:原來巴赫的音樂中也有個人的情愫,後來在研究他的過程中,我才知道巴赫作為教堂樂長,他傳教、寫宗教作品的方式,就是用人生故事的角度進入宗教面,而這恰好也與我重拾巴赫的契機相符。(採訪/陳安駿)
完整內文請見MUZIK No.94,訂購可至博客來:http://goo.gl/veHQvc;讀冊生活: http://goo.gl/aeXwOI;或者誠品、金石堂、法雅客、紀伊國屋、諾貝爾、各大連鎖書店...


Nearly two-thirds of Hongkongers want controls on the influx of mainland Chinese visitors, reveals a survey.


親愛的朋友,您錯過了昨晚TVBS 看板人物的嚴長壽先生專訪的播出嗎?又或者您想要再回味一次昨晚的專訪內容嗎?
公益平台在此為您匯集昨晚的影片檔,歡迎您撥冗收看喔!
「當台灣更珍惜自然的時候,當台灣更深度地去開發自己心靈能量的時候,這時才會受到世界的尊重,或者才能改變我們周遭的鄰友,我覺得花東是一個最適合做這件事的地方...」
---嚴長壽

20140525-TVBS-看板人物-久違嚴長壽 偏鄉他奔走
第一段 http://youtu.be/iHQo4m91gmE
第二段 http://youtu.be/feS2xSbaxbU
第三段 http://youtu.be/EPw3lCCdbYA
第四段 http://youtu.be/B1NKr6OtanI
預告片 http://youtu.be/In5FT8hHW-o
(歡迎轉分享)


「當我們沒跟大陸來往時,台灣是走向世界的。」嚴長壽說,兩岸交流開放後,台灣動不動要大陸「讓利」,「讓利是最危險的」。他認為,台灣不需要大陸讓利,因為「台灣年輕人的未來不能只依靠大陸,台灣的未來不能只依靠大陸。」如果我們什麼都依靠大陸,就是「把手和脖子都交給大陸」。

不要期待人家『讓利』,更重要的是『借力使力』!」公益平台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即將發表新書「你就是改變的起點」

嚴長壽:衝陸客人數只會毀掉台灣



楊文財攝
國外來台旅客在2013年突破800萬人次,創下歷史新高,行政院長江宜樺隨即「加碼」,訂出 今年突破900萬人次的目標,藉以帶動內需成長。但對此,國內「觀光教父」嚴長壽,卻提出警語,認為若只靠衝人次,帶不進質優的觀光客,將踏上「香港化」 的不歸路,大批的大陸團客也會將台灣毀掉。
嚴長壽跟其接班人、高雄餐旅大學助理教授蘇國垚,應商業周刊邀請進行對談時提出他的憂慮。以下是兩人的對談摘要。
懂體貼服務的客人不再來,
頂級市場追求「大快炫急」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據統計,未來4年國內至少有400家飯店將開幕,看似難得的好景氣,但為何嚴先生卻憂心整體服務品質正趨於低落?
亞都麗緻飯店前總裁嚴長壽答(以下簡稱嚴):台灣在2、30年前,躬逢科技業成長,可說是台灣 旅館業的黃金年代。我記得,那時亞都麗緻飯店剛開幕不久,一位四季(Four Seasons)飯店的資深副總裁來台灣找我,說他們不必來台北了,因為已經有亞都,呈現和他們一樣追求細緻服務的文化了。

不只四季,包括香港的半島、麗 晶(Regent),當時都注意到在台灣這個角落的我們。很重要一個原因,是在那時代,進出亞都的,是微軟總裁比爾‧蓋茲(Bill Gates)那樣層次的客人。

但如今,這樣的客人不會再來了,台灣已經沒有那樣的誘因,吸引足夠多真正了解什麼是體貼入心服務的客人,反而是花得起的客人越來越多,市場被要求「大、快、炫、急」才是頂級旅館,年輕人心目中對於這個行業的驕傲和使命,也逐漸消失。


高雄餐旅大學助理教授蘇國垚答(以下簡稱蘇):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市場膨脹得太快,導致這個行業很多的高階經理人,還來不及在一個職位上,通過3、5年的周期性考驗,就被新飯店挖角,很多總經理自己的料不足,當然也無法帶領員工往好的方向去。

嚴:這些總經理,我稱作行業的暴發戶。這不只是台灣的問題,我最近一次入住香港尖沙咀的五星級 酒店,司機卸下行李,門房居然問我行李是要自己提,還是要幫忙提;指定無菸房間,櫃檯人員竟還要我簽名掛保證不會抽菸,對客人的信賴蕩然無存;就連要求換 較大房間,也搞了一個半小時,服務品質簡直慘不忍睹。

不過後來我想想,他們會這樣,一定和大陸團客大量湧入,逼得服務方式必須改變有關。
不能只衝量,要設法質變。
不是直接找大陸客來

問:台灣去年觀光人口突破800萬人次,江揆訂出今年挑戰900萬人次,很多人認為這對台灣觀光業是一大利多,但兩位似乎並不這麼認為?
嚴:觀光客要從800萬衝到900萬,這是荒謬到極點,大批的大陸團客只會把台灣毀掉,花東風景線會被遊客的噪音所淹沒。我看到的是很多盲目的商人,突然有機會拚命建旅館接待大陸客人,但這就讓台灣走向一條不歸路,走向香港後來面對的狀況,生活品質被擠到消失了。

政府如果不懂對觀光客進行成長管控,將是一個災難。最近在我的建議下,觀光局邀請駐上海的外僑 商會成員,冬天來台進行觀光行程,這些德法商會走一圈之後感動的要死;我在台東做公益平台,接待的全都是IBM、渣打和香港大學的國際級遊客,這些質優的 客人回去之後,一定會變成台灣觀光最好的代言人。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367期》

 一封讓我掉眼淚的信...
 
文 / 嚴長壽



1. 擁抱天空下的星子 

去年我收到了一封信,信中附了一本我的書,寫信人希望我能幫她在書上簽名,並且寫幾句鼓勵的話,因為她要把這本書送給另一個人。

我被她的信吸引住了。她說她是一位三十幾歲的媽媽,平常工作時間較忙,就把女兒送到安親 班給  老師帶。安親班裡有個五十幾歲的女老師,是一個有教育熱忱又很有愛心的人,老師非常疼愛她的女兒,就像親孫女一樣照顧,讓她感到很放心、很安慰。

有一天這位老師請假沒上課,後來輾轉得知她得了腦瘤這位三十幾歲的媽媽就馬上去安慰她。

人生的道路上有千百個轉,兩個非親非故的人,竟然在不同的轉折點上,找到了生命的共鳴

那一天,她們聊到抱頭痛哭。有感於這位老師為自己女兒的付出,這位媽媽就對老師說:「以前你照顧我的女兒,現在請你把我當作你的女兒,換我來照顧你。」這位曾經在榮總工作過的媽媽,於是每回陪著生病的老師去醫院看病。

接下來的日子,這對忘年之交就像親人一樣,互相扶持,互相照顧。後來有一次閒聊到閱讀,才知道她們還有一個共通點,她們都是我的忠實讀者

這位媽媽心中就有了一個主意,她想給這位老師一個意外驚喜,送她一本我的簽名書,讓她在病中得到安慰與鼓勵,於是就寫了這封信給我。

看完這位母親的信,我的心馬上熱起來,我感動於這樣人與人之間的愛與慈悲,老師愛護學生如同孫女、媽媽照護老師如同母親,我們的社會缺少的不就是這種互相親密、互相扶持的力量?於是我不但寄回我的簽名,我自己也想給這位安親  班的 老師意外驚喜和鼓勵。

我回信告訴這位母親,我說我覺得單單一本書好像是不夠的,能不能讓我也來加入驚喜行列,由我作東,請你們一起到台中亞緻酒店住宿一晚,當晚我也會出現,然後我們一起有個晚餐約會。

這位母親立刻又回信給我,她說她從來沒想到只是因為一封信,我竟然就給她這麼大的驚喜與力量。其實我想告訴這位母親,她才是了不起的。我不過是花一天晚上的時間陪她們,而她付出的豈只時間而已。

後來因為老師治療腫瘤必須開刀並接受化療,我們好不容易才敲定了時間。見面的那天,我依約驅車前往台中。我的心裡其實帶著一個小小的黑影。那是剛剛得到消息,因為我反對興建蘇花高的態度,隔日將有立委帶著花蓮的鄉親北上到亞都飯店來舉牌抗議。

會發生什麼事情?會比舉牌更激烈嗎?我不知道。直覺告訴我,這樣一個約會,我不能缺席,即使隔天有許多紛擾的事等待著我去面對,但是有什麼比這件事更重要的呢?

我跟這兩位母親見面,表面上像是我在鼓勵她們,可是我心裡很清楚,被鼓勵的人是我,她們跟我分享她們的心情,分享她們那種人與人之間的關懷與信賴,這些豐厚的情感,她們毫不吝嗇的給予我,讓我感動。

她們幫助了我,讓我看到人心之間真誠對人的一面,也讓我覺得我的生命更有意義,當我還有一些殘餘的價值可以付出的時候,就應該堅持去做對的事。

我看著她們的笑容,即使知道隔天我會看到為了蘇花高、某些不同立場人  物的表達,但她們的笑,讓我覺得世界還沒那麼悲觀,即使是面對與自己看法不同的人,也還值得多付出一些寬容與體諒。

                   


2.丈夫的眼淚 

九二一大地震過後,我到災區去做了幾次演講,除了談到如何重新包裝南投,振興當地的觀光產業外。最重要的是,我覺得發生這樣的災難,人們最需要的是關懷,所以我想去跟災民們站在一起,鼓舞他們。

演講之後,有一位災區母親寫信給我,她說因為聽了我的演講,所以想看我的書,她去書店找到了,但站在那裡卻猶豫了。

一隻手捧著書看,一隻手在口袋中掙扎著,那裡是一家人的生活費,買書是多麼奢侈的浪費。一次一次她走進書店,站著閱讀,然後離開,最後才靠著每日省下的一點點菜錢,終於買了書。

(很久以後,新聞報導某家百貨公司門前,有一群為了搶買名牌包包的民眾竟然打架、踐踏,甚至送醫。我突然想起在台灣地理中心曾經有一位母親,面對著殘破家園,她在生活糧食與精神糧食之間,躊躇又徘徊的身影……)

她寫給我的信,字跡清秀,工工整整,足足有六七頁長,說著她自己的故事。她說她先生是農專畢業的,她自己則是高中畢業,還有一雙兒女,一起經營家裡留下來的茶園,生活恬淡平實,不忮不求,她以為,生命應該會這樣好好的走下去。沒想到夜裡的一場天搖地動,震碎了一切。

她的房子全垮了,茶園灌溉用的水塔也倒了,更不堪的是整片茶園橫切裂開來一個地縫,一切都完了。什麼都沒有了。

不得已,他們只好到臨時搭建的組合屋住了半年。之後,政府撥放補助,於是他們想回到原來的地方從頭做起,重新再來。但當時補助錢不多,他們必須貸款,再跟朋友借了一些錢,才把房子蓋起來。原本在餐旅學校讀書的女兒,很懂事,因為經濟因素休學,到溪頭的米堤飯店打工,多少補貼一些家用。心傷仍在,但他們很努力的一點一點縫合。正當一切似乎都有了新的希望,沒想到地震的餘悸猶存,颱風又來了。

二○○一年的桃芝颱風,從花蓮秀姑巒溪登陸,橫掃花蓮後,越過中央山脈,一路撲向南投。連續六個小時的豪大雨,引發嚴重的土石流,瞬間吞沒了屋瓦房舍、農田林地,帶走兩百多條人命。

又是一夕之間,女兒打工的米堤飯店被巨大的土石流淹沒接著他們重新蓋好的家又垮了。重建家園的夢又破了、碎了。什麼又都沒了,還留下債務。

那天清晨,她看見她先生站在已經傾倒的家的後院。一個大男人眼淚一直掉一直掉,然後自己擦眼淚,手一擦,眼淚又掉了更多……。

她在信中說,作為他的妻子,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她說:
「總裁,可不可以請你幫我寫封信給我先生,給他一些鼓勵。」

這封信看得我熱淚盈眶,立刻就寫了回信。我跟她的先生說:
「你或許是一個非常不幸的人,失去了家,失去了事業,失去了許多有形的財產,但是我卻也看到了你擁有許多有錢有勢的人都得不到的富有。你擁有這樣一個懂事的女兒,願意為了家庭放棄學業;你更有一位這麼體貼的妻子,她如此關心你的感覺,深怕你無力振作,希望我來鼓勵你,希望帶給你希望與力量。」面對命運那樣無情摧殘的這對夫婦,我的信多麼卑微。

我們落榜、我們失戀,我們被上司構陷、被同儕排擠,我們志不得伸、我們一分努力得不到一分收穫,我們頹廢了、就要放棄了。但是我們不曾想過,有一家人被命運的手操弄著,在黑暗中連續兩次把根都拔除,那樣的挫折如何承受?就連對他們敞開心肺大喊一聲加油,都會被淹沒在滾滾的巨流中。
盡我的力量有時間便寫信,看到國外好的茶葉產品就寄給他們參考。我沒有想像到的是,幾年的光陰過去,這家人展現了驚人的韌性,他們不但又一次重建了家園,也重建了茶園。在裂縫的土地上,長出了向陽的新茶。
  
不時我會收到他們寄來新採成的茶葉,這家人正朝著精緻產品的方向努力。沏一壺茶,一心二葉在滾燙的水中緩緩舒展,我的心又一次熱了起來。他們一定不知道,他們是我心目中的天使。



3.天使小孩 

關於九二一,還有另外一個故事。

很多年前我因為手汗的症狀,到醫院做胸腺的開刀,一大早開刀房的門口就有很多人在等待,有些是等著開刀,有些則是一臉焦急的家屬等待自己親人開刀的結果,那時我太太陪著我。等我進了開刀房後,我太太看到有位母親在一旁不停地掉眼淚,看著一個年紀很小的小女孩被送進了開刀房。

我太太忍不住就去安慰那哭泣的母親,原來小朋友得到的是一種罕見疾病,一開始肌肉無力、肌腱的反射緩慢,最後肌肉一點一點的消失,直到骨化。
等到我從開刀房被推出來到病房,全身麻醉漸漸退去,呼吸時傷口還非常疼痛,我太太就急著告訴我,剛才在開刀房外遇見的事。

她說:「等你稍微好一點,我們一定得去探視隔壁病房的母親和小女孩,看看能否幫上  什麼忙。」

隔天,我可以下床了,就忍痛,跟她一起去探視。我看著那鎮日守著孩子的母親,擔憂疲累全都寫在臉上。我想既然是這麼罕見的病,除了已經有的治療,也許可以嘗試多方諮詢第二個意見的診治,而且她們家不在台北,車程奔波格外辛苦,就提出建議,安排她們住到亞都飯店,並請託我熟識的醫師幫忙做了深入的檢視

這樣在幾位不同醫師的聯手下做了幾次醫療,雖然沒有使小妹妹的肌肉完全恢復。但幸運的沒再惡化,她們也就回去了埔里的家,之後很久沒有聯絡。

然後九二一地震發生了,地震那天晚上,我心裡頭立刻想起了在震央的她們,我試著打電話到她們家,但已經沒有人接電話,我只能暗自祈禱希望她們母女平安無事。地震後大家忙著救災,九二一不是中部人的事,這塊土地上的人都不能置身事外。

那時台中永豐棧麗緻酒店的 蘇國垚總經理跟我聯繫,他說災區缺乏食物,於是我就快速集合了台北的旅館業,把所有的救災物資集合到濱江公園,叫了好幾輛卡車,火速運到中部,然後由蘇總押車,深入災區發送

當飯店同仁在那邊照料災民用餐,其中有位災民看到蘇總,就問他:
「你是亞都飯店的人嗎?」

蘇總說:「是啊是啊……。」

那個人黯然的說:「我認識嚴總裁,你可不可以幫我告訴總裁,我的小朋友在地震時被壓死了……。」

我接到消息,一時之間無法言語。我想到人生的無常,生命真的是太脆弱了,好不容易逃過病痛,卻躲不掉天災。這小女孩讓我久久無法忘懷!等到又過了一些日子,有一次我到台中的大學演講,演講結束,正在幫同學們簽名的時候,突然其中有位女同學拿了一封厚厚的信交給我。她很客氣地說:「嚴總裁這個請你等一下看。」當時還有學生在排隊,我也沒多想,就將信收到口袋裡。

等我上了車離開學校,猛然想起這封信,連忙翻出來閱讀,原來交給我這封信的女孩竟然是那個小妹妹的姐姐。

她說:「嚴總裁,我妹妹已經變成天使了,但是我很想告訴你我們從來沒機會說的話,我媽媽跟我的家人都非常感謝你,感謝你對我們的關懷 … …。」

我的眼眶紅了!我自認為什麼都沒做。

生命中隨時都有讓人感動掉淚的事,有時我會覺得為什麼我們不多做一點、多付出一點?當你看到因為你伸出的一隻手,也許根本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事,可是你所得到的竟然這麼多,你自己是最大的受惠者。
這並不是說因為你得到別人的感謝而覺得受惠,而是在同為人類的處境,我們必須共同創造人性美好互動的可能我們同情、我們慈悲,當我們肯繼續對人付出關懷,這種美好就會存在,如此我們的社會就永遠會有希望,會有未來。

嚴長壽的台灣想像


趁到國賓大飯店與洪信佳醫生聚會前 進書店翻讀嚴長壽的台灣想像一書第一章
是2000年對臺灣大學學生的演講 (我想嚴氏的基本哲理都在此)

1986年我任職美商選擇亞都 當時以為它是歐洲風的 我們送往迎來的機會很多所以嚴先生訓練的服務優勢多有親身體會
 後來在張繼高先生紀念書中看到他們夫婦在1987?年終赴亞都的舞會之照片

約1998年我在中原大學兼課 學生似乎都很迷王晃三老師推薦的總裁獅子心》我是正規外商訓練出來的實學經理人 對於勵志學(如卡內基等)沒很大的興趣
不過 嚴長壽先生很了不起的地方是真誠地轉入臺灣的社會公益 (我剛從花東回來 那兒的一些人感謝嚴先生的深情)
提出很多領先的觀念.
讓這博士內閣   這博士碩士生超過百萬的臺灣汗顏


 嚴長壽是位了不起的生命「發光體」( vs 反光體 )
我的台灣想像

我的台灣想像

不管我遇到什麼挫折或困難,總是希望將自己在國際上所觀察到的、所做過的、所努力的,能夠讓台灣的未來更具有前瞻性與生命力。
  山外誠然有山,我們也有足以開拔的雙腳,以及永不灰心的美好想像!
─嚴長壽
從台灣、偏鄉到離島;開發或與保存爭議乃至轉型的創意;從金門、澎湖到阿里山的未來;從陸客、美食、文化自信到生活大國;從年輕人、教育沉痾到國際人才的匱乏……
   本書裡的每篇文字,就好像卑南溪每一個迴彎支流,從〈青年人的未來〉、〈在地價值〉、〈文化自信〉、以及〈未來在人文與教育〉四個方向,點點滴滴記述下 總裁這幾年思索的心跡,也像那始終未斷的溪水,在曲折旋繞間,苦心追索著出海口:「台灣的價值在哪裡﹖」「台灣的新競爭力究竟在哪裡?」
  這本小書是總裁長久以來對台灣這塊土地的想像與期許。希望在回顧之中,我們能尋回台灣那遺失的光榮感與向上之心,發掘讓台灣立足國際的新價值與使命。
作者序
永不灰心的美好想像
  這五、六年以來,我因為關心花東,常常在台北、台東之間奔走,有幾次,飛機在海岸山脈上空迴轉,我從小小窗口不經意瞥見花東縱谷間那一條綿延數十公里的卑南溪。
  從空中遙望,它時而散如髮辮、時而阻斷於沙洲、裊裊喘息,時而藏身於雲霧間若隱若現,然而,隨著機翼的攀升,視野的拉高,最終我們還是可以依稀辨識出它逶迤奔流,尋找海口出路的軌跡。
   人生如河,逝者如斯。一九七○末,我成為美國運通台灣區總經理多年,有機會被調派紐約總部,開啟新的人生。但是那幾年間台灣真是噩運連連,先是退出聯合 國,之後又遭逢中美斷交打擊,很多人準備變賣家產移民美國,離開前景黯淡的台灣。然而在這樣的時刻,我卻選擇留下,同時還辭去極力慰留我的老東家,轉身投 入籌建中的亞都飯店,我總希望在政治之外,台灣能以文化與觀光跟世界做朋友,即使能力有限,即使環境再辛苦、再險峻,也希望能對自己生長的土地有所付出。 之後,輝煌的三十年過去了,我勉強的將亞都這個地點不太好、房間不夠多的飯店,無論是在業務上或是文化公益平台上,都發揮得淋漓盡致、了無遺憾。這三十年 多來,我決定帶著累積了一輩子的閱歷與人脈,全心全力投身在公益事業,在台東尋找台灣未來的一種可能。
  這其中,不管我遇到什麼挫折或困難,總是希望將自己在國際上所觀察到的、所做過的、所努力的,能夠讓台灣的未來更具有前瞻性與生命力。
   在這種心情之下,重新再看這集子裡收錄的三十三篇文章,我感觸很深,它們是我基於不同場合、不同時空背景及因緣所寫的當下感言,有的甚至時間上跨越長達 十二年之久。從台灣、偏鄉到離島;開發或保存的爭議乃至轉型的創意;從金門、澎湖到阿里山的未來;從陸客、美食、文化自信到生活大國;從年輕人、教育沉淪 到國際人才的匱乏……每一個問題都曾那麼令我揪心頓足、大聲疾呼過。
  十多年過去了,時空脈絡或有不同,當初我指陳的問題卻依然存在,甚至一直擔憂的險狀,居然成真;原本不樂見的惡劣趨勢,已沛然難禦;面對這類「不幸言中」的現實,我沒有鐵口直斷的絲毫喜悅,有的只是沉沉的心痛。
   多年前,有一本講述哈佛大學醫學博士法默到海地行醫的書《山外有山》(Mountains Beyond Mountains),法默醫生對弱勢海地人的奉獻,令人尊敬與感動,而「山外有山」這一個詞彙原來自海地諺語「越過了山,還有山」(Beyond mountains there are mountains),意思是「才解決了一個問題,接著又來了一個問題」。此時此刻,站在抉擇點上的台灣,我也有這樣深刻的感受。
  當韓國、大陸、日本努力擺脫過去、面對挑戰、不斷蛻變成長之際,反觀台灣這幾年下來進步有限,而且一點一滴不斷的消耗、掏空自己。為什麼我們看不出台灣最大的優勢是文化,最大的弱點在於國際化。
  過去台灣因緣際會累積了充沛的人才,成為我們文化經濟成長爆發的能量,可是將來我們還有這樣的機會嗎?如今,台灣寄望能與大陸一起成長,可一旦大陸為自己盲目的發展付出代價,我們又能到哪去寄生?
  這些油煎火燎的怒氣,轉變為「不甘」、激發為「志氣」,讓原本只想甘於平凡的我,一次又一次的自不量力的跳出來,提出建言。我承認我是個「雞婆」的人,但如果真能解決問題,即使我會被咒罵、誤解,甚至背後插滿中傷的箭矢,也不足惜!
  認識我多年的朋友都知道,我的確有很強烈的淑世理想,不論環境如何惡劣,我都相信一個人、一個社會的品質是可以往前走的。這是我可以如此樂觀地走下去的原因。
   這本《我的台灣想像》是我長久以來對台灣這塊土地的想像與期許,許多文章在下筆之前,甚至醞釀了十年之久。這裡面的每篇文字,點點滴滴記述下我這幾年思 索的心跡,猶如卑南溪那苦心追索出海口的汩汩溪水,我也不斷思索著:「台灣的價值在哪裡﹖」「台灣的新競爭力究竟在哪裡?」
  我希望這本小書,足以做為過去十年來思維的刻度,在回顧之中,我們能尋回台灣那遺失的光榮感與向上之心,發掘讓台灣立足國際的新價值與使命。
  山外誠然有山,我們也有足以開拔的雙腳,以及永不灰心的美好想像!
嚴長壽
嚴長壽(1947615日-),…….臺灣基隆中學畢業,目前為非營利組織-「公益平台基金會」董事長。
……自軍中退伍後,一度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二十三歲,經朋友介紹,進入美國運通擔任傳達小弟,始於服務業內服務。二十八歲因表現出眾,內升為美國運通台灣區總經理。三十二歲,應美國運通辦公室房東-周志榮先生之邀,掌理亞都麗緻飯店。
自從踏入美國運通,便萌立「以觀光旅遊讓台灣和世界交朋友」為一生職志。因此,嚴氏積極參與台灣的觀光國際事務,從組團到國外推廣。嚴氏曾參加亞洲旅遊協會、美洲旅遊協會,並擔任世界傑出旅館系統(The 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亞洲主席、青年總裁協會世界大會主席、圓山飯店總經理、台北燈會主任委員、中華美食推廣委員會主任委員、台北旅展主任委員、觀光協會會長等份外工作。被社會譽為「觀光教父」的他,長期關心台灣的發展,也參與多次國家的重要規劃、國際觀光事務,是台灣觀光旅遊的領航人。
從 未上過大學,只有高中學歷的嚴氏,自認是個平凡的人,但是他多次在公司場合表示:很早就找到人生的方向,而且認識自己、用心學習是他之所以能有如此成就的 主要原因。由於嚴氏從基層做起,對每一階層的酸甜苦辣點滴在心,故尤重第一線服務人員的心理建設,並強調認識自己並與自己溝通的重要。
嚴 氏所關心的不限於個人的成就或企業的未來,他投注大量心力推動台灣觀光事業、提升社會文化,近年始致力於花東地區教育的紮根工作。靠著自身不斷的努力與用 不完的熱忱,從小弟當上總裁,進而成為社會的良知與意見領袖,鼓舞了無數年輕人以此為典範自我激勵、積極奮發向上,至今謂為佳話。
著作

胡乃元領軍 TC音樂節堅持品質
小提琴家胡乃元(左一)所組成的TC弦樂團已經具有一定演出規模。 (亞藝藝術/提供)

記者趙靜瑜/台北報導
一 年一次的不常設樂團,卻能在相同的音樂信念中,堅持音樂品質進而演出,由旅美小提琴家胡乃元所發起的「Taiwan Connection音樂節 」即日起在台灣發聲,胡乃元說,他每年都有新的訊息跟任務要帶給台灣樂迷,希望在紛亂的政治外,音樂可以讓台灣樂迷靜下心來,思索未來的決定。
「我要感謝很多人,除了已過世的許遠東總裁,就是嚴長壽先生,在音樂上給了我實踐的力量。」胡乃元也謝謝新舞台館長辜懷群陪他一起做夢,也大方說出對妻子的感恩,「最辛苦的就是我的太座千洵。」在她力挺下,每年的TC音樂節都有美好悅音得以被傳頌。
今年的演奏家們除了胡乃元外,小提琴家薛志璋、中提琴家黃鴻偉、大提琴家陳世霖都是常客,其他還包括小提琴家林允白、林佳妃;中提琴家王怡蓁、大提琴家王健及鋼琴家黃海倫等。
胡乃元說,一年演出一次,成員的默契及做音樂的態度非常重要。「每年我都有一個私人的任務,就是詮釋莫札特。」他表示莫札特的音樂不只純淨如天籟,更有人性的一面,今年將演出莫札特〈D大調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及〈小夜曲〉等。
六場售票巡演將從嘉義、台中、台東、宜蘭及台北展開,兩場校園活動也隨後於交通大學及中國醫藥大學演出。
詳情可詢亞藝藝術:02-23694802。
----

音樂總監胡乃元、發起人嚴長壽,決定「Taiwan Connection」將無限期停演。成立之初,胡乃元希望拋磚引玉,邀請更多音樂家一起響應,把音樂帶到台灣各個角落。然而十一年之後,若只靠一年一次的巡演,推行音樂的成效難免有限。
「Taiwan Connection」今年將以演奏舒伯特的《偉大》,為十一年的音樂歷程暫時畫下句點。胡乃元表示《偉大》是舒伯特在知道自己得到絕症後寫下的,寫盡人生百態。
胡乃元從曲中聽見:「不管人生多辛苦,都應該抬頭挺胸面對問題」。他因此把此曲獻給「Taiwan Connection」後,那些一路相挺的無名英雄。

2004年,在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以及新舞臺辜懷群老師的支持、鼓勵之下,久居紐約的知名小提琴家胡乃元,成立了Taiwan...
MUZIK-ONLINE.COM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