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

回憶錄 endless reimaginings:Murakami先生;外商經驗;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 A Brie experience of the Edinburgh Festival, August 1978

reimagine 

Pronunciation: /riːɪˈmadʒɪn/ 

VERB





[WITH OBJECT]
Reinterpret (an event, work of art, etc.) imaginatively.


我過去服務的某家公司,1960年代起就有工會,勞資關係不錯。

這次的空服員抗爭勝利之餘,讓中華航空公司落後的管理缺失,多攤在陽光下。
如果你在外商上過班,空服員/工會所抗爭7大訴求,可能是勞基法的"基本要求",不過,馬政府的華航管理團隊似乎只懂得:剝削員工,來節約成本,維持利潤。

----蘋論:華航罷工的里程碑、勞資協議取代對立;空服員抗爭勝利!企業無法"一國兩制",http://hcnew.blogspot.tw/2016/06/blog-post_47.html

上文的外商指台灣杜邦。
底下是Philips Taiwan 竹北廠


台灣勞工團體與資方團體,正為休假與加班費的問題,互相對嗆,劍拔弩張。我是真正勞工族出身的工人博士,所以在此略微談談我的上班經驗。

我在台灣飛利浦電子公司竹北廠廠務部,擔任機房操作員。

這是外資工廠,一切照台灣法律規定。

我是1971年就考進去服務。
當時,要輪三班,也要加班,可是待遇合理。
輪班者,早班沒有加津貼。中班加20%。夜班加30%。
當時,周休一天半。所以,星期六加班時,加班費是當日薪資加1.5倍。星期天則是加班費2倍日薪。

除夕,加班,多五倍。
初一,加班,多五倍。
初二,加班,多四倍。
初三,加班,多三倍。
初四,加班,多二倍。

可是,台灣的勞工,迄今仍未有此加班費的水準。

Ian Shih 菲利浦羅總跟公司很不簡單還大力的投資了早期的Tsmc
Hanching Chung 羅先生不錯。不過投資TSMC 是不得已的,利潤無法匯出。
我跟江博士都在竹北廠工作過。我想提醒大家我的看法,外商"多"能守法;這種加班酬勞也有台商實施;加班報酬或跟產業有關,大家應該記住,竹北廠區有幾種不同性質的廠,廠務部跟玻璃廠的"全天候全年服務"密切相關,換句話說,相對於窯爐等等投資和要求,人工,包括服務人員的,都是"小事".....




BBC Shakespeare
There's only one more day to watch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onBBC iPlayer from BBC One



Classic Shakespeare play adapted for television by Russell T Davies.
BBC.CO.UK



A Brief history of the Edinburgh Festival
A Brief history of the Edinburgh Festival. Edinburgh, August 1978. Booklet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An Edinburgh Festival Productions at the Assembly Hall,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 1978 August 20 - September 9. Programme



這二天多 我不自量力讀起日文長篇小說:我相信憑著網路上的日文和英譯本,我一定可以將它翻譯成中文。兩周來記兩位故友的消息,我看到Before the Dawn translated by William E. Naff 的翻譯者的介紹說,他臨終仍翻譯司馬遼太郎的8卷本坂の上の雲。未成,恨事。(又記載某美國教授組織三人翻譯團隊要3年完成它,可恨。前一陣子我為紀念司馬遼太郎,拿起《劍橋遼•西夏….史》讀了八十幾頁,還沒進入狀況。放棄。
*****
室內沒有錦瑟
卻是一字一字思念朋友:
島崎藤村的”蜑のなげき”http://www.youtube.com/watch?v=rmqwfrUq47o
想起1987年那位憨厚的日本人 (“蜑”意思是潛水者如下之朋友)
1987年3月8日 周日
「2日:工業工程課長Murakami先生嗜好是潛水補魚和找野菜。」今天他招待我們,所以9點半出發,11點抵大秦原。Murakami家中有梧侗木的古琴等,他下海撈起一些水產來補充外頭叫來的豐盛的壽司。他是性情中人,笑起來天真得很。我告訴燕說,不要多吃才是社交禮節,而燕說,在日本,多吃才是禮。我送主人煙和茶,卻自覺不夠氣派。
1988年起我離開AMP公司之後,就沒有與他聯絡過。我希望他還能到日本海裏去撈東西……
在Facebook的流言版讀到旅居加拿大的James。他的故事稍長點。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重新交友。
寫個日語【問屋】 筆記:http://hctranslations.blogspot.tw/2013/06/blog-post_30.html
很想問故友仲庸,類似的字眼有多少…..
a poem by Shimazaki Toson. 島崎藤村の詩の朗読です。美しい日本語をどう ぞ。 朗読/柴田洋子
YOUTUBE.COM

余英時:民進黨執政以後台灣民主的發展和兩岸關係

http://www.rfa.org/…/ping…/yuyingshi/yys-06092016152341.html
余英時:民進黨執政以後台灣民主的發展和兩岸關係






今天想談一談5月20號民進黨執政以後台灣民主的發展和兩岸關係。教歷史的朋友的共同意見都認為這一次的選舉民主在台灣又更深一步地落實了。這個520就職演講是大家關注的,看看是不是走激進的台獨路線或者明顯地有一種台灣人跟外省人的分別?結果演說非常平穩。樣樣都照顧到了,而且特別強調要謙虛,內部要和諧溝通,不是採取一種強勢的,得到政權以後就可以為所欲為的那種態度。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民主的開始。

在兩岸問題上雖然還沒有承認九二共識,但是也還是維持要跟大陸經濟上的往來,但是這往來也是根據兩岸92年以後互相發展的一種趨勢,互相了解互相做生意。在這一方面講她也還沒有講到讓中共難堪。雖然沒有承認九二共識,九二共識的一個基本關鍵就是要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這個中國是大家都知道在共產黨心裡就是它。將來台灣的地位就跟香港一樣了,蔡英文在這上面不讓步也不是她個人的問題,實際上她的整個選民做了一個很明顯的表現。所以基本上我還是很肯定這一次民主選舉蔡英文民進黨執政的過程到現在為止都還是盡量求其平穩,大體上說我覺得台灣一般的反應也還相當正面。比較重要的當然是和大陸的關係。

我們現在談一談大陸的反應。大陸在最初看到蔡英文說要維持現狀這個基礎上繼續兩岸關係,繼續求得和平和發展經濟來往的這條路,對於這條路共產黨並沒有否定。不過很不滿意的就是沒有承認九二共識;沒有承認兩岸同屬一中。當然在民進黨裡我覺得她沒有這個資格做這樣的一個承諾。因為這指向未來,未來的台灣人民怎麼想不是現在的蔡英文或者民進黨就能決定的。所以我覺得整個問題並不是真正地嚴重。真正嚴重的問題是共產黨故意在造成這樣一種局勢,好像是你不承認一中就是要鬧分裂。當然另外一方面講我們也不承認分裂跟統一哪一個價值更高。所以統一跟分裂不是一個價值的問題而是什麼樣的方式使這個地區的人民覺得生活得更好。

我覺得如果台灣跟大陸作為兩個地區;作為兩個中國社會,兩個中國文化背景產生的一種社區照自己的方式發展下去,我覺得台灣不可能是大陸的敵人,雙方應該是互相幫助的。但是這是中共所不能容忍的。中共是一定要獨占的,一定要是自己獨霸的。而且這幾年來看它在南海的種種行為更可以看出它的侵略性非常之高,所以不會容忍台灣長期在外不成為它的一部分,遲早要求得這個效果。我想如果要求得這個效果它是給自己找麻煩的。


最近明顯共產黨國台辦的副主任叫做王再希的在中共的環球時事報上有一篇發言他就講的是5月20日民進黨蔡英文宣布就職那一天是兩岸關係的一個轉折點,用他的話說就是由熱變冷,就是雙方本來很熱,在馬英九國民黨時代好像越走越熱,可是現在忽然冷下來了,這個原因就是蔡英文所採取的雖然不是很快就要獨立,但是是緩獨,這是他造的一個新名詞,就是說台灣是在緩獨中。但另一方面王再希最後表達了中共的一種最新的想法,就是說和平統一,看這個樣子,如果在民進黨不承認九二共共識的情況下是沒有希望得到的,所以剩下來就是要走武力統一的路線,王再希明明說明兩岸關係基本上是一種實力的對比,換句話說今非昔比。共產黨力量之大有目共睹,絕不是台灣能夠抵抗的。所以用武力來統一台灣不是一個很費力的事情,用了武力以後政治上的安排是照香港的方式,這也是它的如意算盤。所以這些跡像我們都可以看出來目前兩岸關係在不確定中,所以是值得憂慮的。不過從把那個長遠來看,我覺得共產黨一下子想動武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因為台灣就算你用武力拿下來你也不能長期用兵來統治台灣,台灣有個政治結構,台灣老百姓也是不肯屈服的一個人群,他們怎麼可以乖乖地聽你的話,那是做不到的。

換句話說如果台灣真的被共產黨用武力拿下,共產黨就給自己找了一個最大的麻煩,永遠沒法解決的。可能還會引起國內其他地區的反抗。現在國內到處都不穩,共產黨內部又有習近平跟總理的衝突,李克強好像是另外一個勢力,正在被習近平想在下一屆大會上掃出去的。所以,這種種不穩定因素都可以看出來共產黨並不是穩如泰山。比如說最近有個報導,大陸好多城市包括北京在內都在用武警做鎮壓的演習。如果有任何造反的可能就立刻被鎮壓,人數多到50萬以上,在很多城市進行,這就表示它非常不穩定,也非常害怕。

所以這種種因素加起來看,我對台灣被侵略的可能性並不是說沒有但是我不覺得很高。就算共產黨有人有這樣的嘗試也未必能成功。關鍵還是在台灣如何保持自己內部的穩定,同時在經濟上能夠越少靠中共越好。南進的經濟政策如果能夠有所推展,那就是對台灣很有利,當然。這裡面我也知道困難是很多的。中共可以用各種方式阻攔你南進,不過天下的事情沒有一個方面能夠為所欲為,對方毫無還手之力。沒有這樣容易的事情。

長期來看,我對兩岸關係是照現狀還是繼續往前走,還是唯一的道路關鍵是共產黨在思想上應該有徹底的改造。如果共產黨自己不改造,希望台灣老百姓忽然之間怕了共產黨就願意投降,願意在共產黨統治下作奴隸那就要把人心整個改變了。我想毛澤東都沒有做到的事情,習近平也不可能做到的。(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2016年6月28日 星期二

楊偉中、 徐巧芯。李正皓

開除楊偉中,明天中常會將確認。
國民黨嘉義縣民雄區黨部考紀會日前通過,國民黨前文傳會副主委楊偉中屢次公開發言影響黨譽,建請黨中央開除黨籍,考紀會今開會通過,明天報請黨中央確認。
人在佛羅里達的楊偉中透過臉書回應。針對開除黨籍案通過。他有三點「小小想法」:一,祝福國民黨。二,過往努力不夠,未能落實入黨初衷,促進國民黨的多元與進步,個人首先應反省檢討。三,未來仍將在轉型正義、政治社會改革等議題上持續實踐。
國民黨前發言人楊偉中多次在臉書與政論節目中,批評國民黨的政策,引發…

NEWTALK.TW



KMT 的草協

楊偉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https://zh.wikipedia.org/zh-tw/楊偉中

Translate this page
楊偉中(1971年5月29日-),台灣記者與政治人物,中國國民黨籍,前任中國國民黨發言人、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民報
李正皓涉偷拍事件發生後,
草協前天還力挺李,
盼司法還他清白,
但今天徐巧芯卻說草協要暫停運作了…
徐巧芯坦言,
「傷害已造成」,自己「心灰意冷」,
也提到草協成立後領教到「鬥爭」的可怕。
對於李正皓涉偷拍等事件,徐巧芯則說,
「我不是李正皓,沒辦法代替他發言,
沒法真的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孰真孰假」,
「現在只有司法能給他清白(或者真正定下他有罪)」。

草協聯盟發起人李正皓涉桃色影片風波影響,日前宣佈暫時退出草協,…
PEOPLENEWS.TW

孫景武 ( James Sun)

孫景武新增了 4 張相片 — 和 Hanching Chung 在台灣大學
大俠
選時不如撞時既然到了台大就直搗黃龍,
大俠依舊在人事已全非華髮早生照春秋,
而我做不了大俠只好做游(手好閒)俠。


圖文:游俠








謝謝遊俠James。由於他提早到,我來不及整理。可以補充一些影像:沙發上的書是李渝的 {拾花入夢記},是前幾天看他的小說{賢明時代}的附圖有感,取出來翻翻。桌上有塑膠袋,裝的是芒果、火龍果等,為James來訪買的,不過,因為相談甚歡,忘了,只好留給下午來訪的蘇先生享用。還有一面矮書牆,那是心理學領域的書,擋住後頭的出版品之存貨。


2016.6.22
一早,James就與我約好相見。數十年沒見過面的朋友。我一直感激他1980年代末,出差英國時幫我買的一套E. Gombrich 藝術史論文集。也許是1997年,我託他帶書賣給北京的某飛彈部隊。2002年,我請一家鞋廠的幹部在廣州打牙祭,James 付的帳。
再過來的十幾年,可能是我們各自變化大的年頭。
他常從加拿大發信。
昔日的產業界朋友,多退休了;沒退休的,跟我們生活在兩不同的世界:彼此關心的,有如天壤。
不變的,也許是"初心"、也許是一種堅信。




James 提早到,跟他大聊:他家在Victoria, British Columbia和上海都有房,每年都會回台省親友,住"背包客"等民宿.....2006年 (他取得中國中山大學博士學位) ,大女兒在加拿大車禍改變他一生 (一年多之後痊癒),他們夫婦現在不搭同一班機 (今天他太太在上海搭機回加拿大,他們連絡多次)。
他跟我談"黑關一周"的經驗.....
我們一起去紫藤廬 (顧客近20位,2成是外國人)午餐。飯後帶他去捷運站--他用Google Map,不過我知道小巷,訪殷海光故居......


孫景武在你的動態時報上分享了 1 張相片
老鍾,
很高興與你再度相會在空中。。
孫景武
旅途。。。
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孙景武
在那青澀磨劍的年代。。。

我們都曾經期待,昂首闊步,不留一絲遺憾。。。

  桃園店開幕前夕。。。
大概1989年,杜邦公司的某同事發現 James送我的會員卡都沒利用,他就借去大顯身手. 他應該謝謝James.



*****
誰謀殺了台灣網絡業?
15年前,在全世界的網絡地圖中,台灣,是亞洲最亮的一個光點,甚至比日本還亮。 當時,台灣的網絡人口已是全球第8名,上網人口密度13.7%,高於日本的13%、韓國的6.8%和中國大陸的0.2%…… (詳見全文)




James. 約1998年我的網站有你的訪問稿,如下文。. 2002-03年之後,我倆失聯。
 從2008年起,我又每年出一本書。 今年的書叫《僑生‧我們‧譯業》--11月2日打算回東海座談會, 希望有機會能以筆談之方式,談談你1987-2013的發展以及你的一些產業觀察。.
我不習慣在facebook上談, 或許採用通信方式:  hcsimonl@gmail.com
如果同意,請先將簡歷寄給我......先謝。





 訪廣州萬客隆孫景武總經理 (1998/11)
蔡士魁
Q:可否請您先介紹一下萬客隆在量販業的地位?
A:荷商萬客隆(Mekro)在量販業是世界排名第二,僅次於美國Walmart。萬客隆除在台灣外,在大陸的北京、廣州和汕頭都有設點。其中北京已有三家分店,而廣州也準備擴展到三家分店。

Q:萬客隆的組織編制有什麼特點嗎?
A:萬客隆是採用總經理制,組織上主要有採購處(對外)和營運處(對內),以及其他人事、資訊、財務等幕僚單 位。目前在大陸的萬客隆,供應適有八百多家,貨品有一萬五千種,項目高達二十萬種,其中進口貨大約占有百分之十。至於萬客隆的競爭對手是愈來愈多,包括家 樂福、麥得隆,以及台商康師傅、大潤發、好樂多等等,競爭壓力很大。

Q:在台灣的消費者大半是開車前往萬客隆大採購,在大陸的萬客隆在設分店有否考慮到這個問題呢?
A:大陸的消費者會自行去比較萬客隆的售價,必要時用腳踏車都可以把電視機自己運回家。所以,現階段的策略是擴點,擴大占有率。對了,萬客隆還有一個特色,就是不打廣告,而利用註冊會名單寄發DM,它是我們認為最有的促銷方式。當然,賣場陳列要豐富、氣勢要強;場地要乾淨;價格要便宜,這些基本的作法還是不可少的。

Q:您在海峽兩岸的萬客隆都待過,覺得量販業的成功關鍵要素(CSF)有那些?兩地萬客隆的最大差異是什麼?
A:我想成功關鍵要素是:負責採購的單位,要和負責賣場的營運單位互相配合。此外,企業內部的資訊系統也十分重要,譬如:如何把經驗埋入銷售預測系統就和製造業的MRPC材料需求計畫一樣重要。至於兩地萬客隆都像零售業(Retail Business)一樣,都是一種注重細節的生意(Detail Business)。尤其在大陸,更是要掌握得鉅細靡遺,更需要Hard-Working,巴不得一天有十六個小時可以工作。
除此之外,由於大陸目前的商業人才不夠充裕,普遍說來,員工的Business Sense(商業意識)也還不夠。譬如:在賣場上要有人盯、要員工主動補貨或撿拾垃圾的習慣也都有待努力。我有時急起來也會罵人,不過大陸的員工對主管的要求意見會比較多,所以在工作上就要多去傾聽,並作反應。雖然萬客隆對內部人才的培訓已經很重視,但是我覺得還要有更大的耐心。

Q:在大陸萬客隆的消費者,對商品的品質意識如何?
A:萬客隆在大陸一樣有「十四天內瑕疵品可退換」的作法,結果退貨率和總金額和台灣相差不多。也就是說,大陸消費者對商品的品質意識並不差,只是在作事的品質,差異較大。不過,他們許多國產品,口碑很好,所以說:產品品質還是可以被要求出來的。

Q:您在萬客隆的經歷很特殊,可否簡介一下呢?
A:是的,我在十年前進入萬客隆擔任資訊處長,四年後請調到賣場擔任百貨經理,再升為店經理、營運總監、總經 理。至於未來的生涯規劃,我倒是沒有想太多。因為我目前一心只想帶領部屬往前衝,公司成長了,機會自然就多了。如果說我過去在北京萬客隆是另一種轉虧為盈 的成功經驗,如果還有機會回台灣,再來一個守成的成功經驗,那我的人生就太豐富了。

Q:很可惜,當年你把稿紙和筆都擱了下來。不過,我們很希望你能把和量販業共同的成長史寫成一本書,留下來啟迪後進,畢竟量販業對於院校還是一門很新的學問。謝謝你接受訪問,謝謝。



()孫景武總經理與我

鍾漢清
(我們久未與孫先生連絡,不過我弟弟告訴我們他在香港看到消息報導:中秋節時,廣州萬客隆的“五十”條收銀機一齊開動,生意興隆。)

我大概在1986年認識孫先生(James)。那時候他任AMP的資訊部經理,我是IEQC經理。他是最年輕的經理。我們的AMP日本同事很幫忙,台灣那時的營運,對日本AMP而言,有如小巫見大巫。不過他們一板一眼地把技術引進台灣。

 



約一年半後,我們都離開AMP。他加入萬客隆,我去杜邦。我最感激James到歐洲受訓時幫我買了一套E. H. Gombrich論藝術及藝術史的書,它們伴我很多周末。

後來James考慮從資訊處長降級調店長,我很贊成,因為我自己也走上「不做生產(營運),就做行銷(不賣牛排,就賣滋滋聲)」的路,走上研發、行銷的路。

他年青、有作為,有機會去大陸,由於我做過杜邦電子事業大中華市場發主管,因此一直鼓舞他。他終有機會去大陸一展長才。

沒想到我作了出版商生意。有單位自北京傳真,要買一套書,可惜他把傳真號碼弄錯,我無法聯絡上,就托James帶二套去,一套自用,一套設法賣掉,他起初以為書去了大陸,怕被盜印,我不以為然。

James很快就打電話來說,有空上北京,有數千元書款代領。

再幾個月,他調升廣州當總經理。我送來The Leader Handbook給他,他說二、三月前在誠品已買了,他說買它後,才知道是我代理的。他從事的行業,我很不熟,他十餘年前送的貴賓証,我都轉送同事使用,我記得約1989年左右,杜邦的同事愛用“會員卡",一位則說,老鍾 ,這會害死人,一去了誘惑太多,沒數萬元無法出場。

這行業就是有這樣大的魅力,各國皆然。我錄一下《日本經濟史第八冊:高速增長(19951980)》(安場保吉等編,三聯書局譯p. 322。)


「服務業中,首先登場的新事業便是自選市場。大榮早在1957年即開張了第1號店,並以廉價多樣為宗旨,迅速拓寬了業務,而且在以後15年間,成長為我們最的大連銷商店,日井、UNI也相繼出現……Peter Drucker說:日本零售產業的建立是該國近代化最重要的基礎建設,這點值得我們深思。

台灣也很精彩,以全國最優秀的品質雜誌《消費者報導》19987月份的〈中地區量販店服務品質調查〉為例,去年11月有11家,這次已增為13家,可是在報告中「發現業者在公共安全,購物環境部卻隱藏許多危機。」

我認為James所從事的行業極重要,不只要重視商場的決定,背後的價值溪流更重要(詳新書《精實系統革命》中的英國Tesco等公司個案),也是眾人安全、便利等重要的生活品質指標。

 2012-13 年我當寶成工業Nike 事業部的顧問。為了報答他們每個月的招待,某周日我帶一票人上廣州, 當James的客人,很謝謝他招待一大餐。





這是前些日子去小江工廠讓他招待。。。
 
2013.7.17
作 為一個世界500強公司的總裁,我曾經叱咤商界,無往不勝,在別人眼裡,我的人生當然是成功的典範。但是除了工作,我的樂趣並不多,到後來,財富於我已經 變成一種習慣的事實,正如我肥胖的身體——都是多餘的東西組成。此刻,在病床上,我頻繁地回憶起我自己的一生,發現曾經讓我感到無限得意的所有社會名譽和 財富,在即將到來的死亡面前已全部變得暗淡無光,毫無意義了。。。Jobs

Bill Cunningham,盧昱宇 Lu Yuyu (記錄中國群體事件的自媒體人)被捕


比爾·坎寧安:從他的街拍裡看到整個紐約

從鉑金包到格子襯衫,比爾·坎寧安記錄了紐約不斷變化的時尚潮流。在追求完美的時尚圈中,他友好、謙和。他甘當一個局外人,去捕捉紐約街頭那些古怪但充滿個性的身影。




Go to previous slide
Go to next slide
1 of 14Bill Cunningham, the street-style photographer who memorialized trends, died on Saturday in New York. He was 87.CreditDolly Faibyshe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Bill Cunningham, Legendary Times Fashion Photographer, Dies



In nearly 40 years worki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Mr. Cunningham operated both as a chronicler of fashion and as an unlikely cultural anthropologist. He was 87.


By JACOB BERNSTEIN
645 Comments
Bill Cunningham on Bill Cunningham




What It Was Like to Be Photographed by Him




The New York Times - Lens - Photography 更新了封面相片。


“When I’m photographing,” Bill Cunningham once said, “I look for the personal style with which something is worn — sometimes even how an umbrella is carried or how a coat is held closed. At parties, it’s important to be almost invisible, to catch people when they’re oblivious to the camera — to get the intensity of their speech, the gestures of their hands. I’m interested in capturing a moment with animation and spirit.”


Photo: Cindy Ord/Getty Images for Mercedes-Benz Fashion Week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以時裝街拍著名的美國《紐約時報》攝影師Bill Cunningham,昨日逝世,享年 87 歲。

Bill Cunningham 早前中風入院療養,缺席巴黎男裝周的活動。《紐約時報》昨日證實,Cunningham 於曼哈頓去世,享年 87 歲。文章又表揚他開啟時裝街拍的風格,創下「文化人類學」的新分支。

1929 年出生於波士頓的 Bill Cunningham,小時候受到百貨公司 Bonwit Teller's 的時裝專櫃吸引,對潮流服飾產生興趣。19 歲之時,他決定離開哈佛大學,搬到紐約加入 Bonwit Teller's 的廣告部工作,開展他與時裝一生的不解之緣。



街拍傳奇攝影師 Bill Cunningham逝世 享年87歲 | 立場報道 | 立場新聞
以時裝街拍著名的美國《紐約時報》攝影師Bill…
THESTANDNEWS.COM


****



Chinese Police Detain Activist Who Documents Labor Protests
New York Times - 17 hours ago
Lu Yuyu, whom the authorities have accused of “picking quarrels and provoking trouble,” was taken into custody on June 16 in Dali, his friends ...
Lu Yuyu and his girlfriend Li Tingyu ran “Not News,” which had been reporting and distributing news of mass demonstrations in China since 2013. The pair went missing two weeks ago.
Two citizen journalists keeping track of protests in China have been detained…
HONGKONGFP.COM

記錄中國群體事件的自媒體人盧昱宇被捕

北京——一位在過去幾年一直在記錄中國各地勞工抗議活動的人士已自6月中旬起被當局拘留,他的朋友在週一這樣說道。
與他經常在網上有聯繫的作家許暉在電話中說,這位維權人士叫盧昱宇,家住西南地區的大理市,6月16日,他在那裡被警方拘留。
大理是雲南省一個受歡迎的、被群山包圍的旅遊勝地,近年來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他們想要逃離繁忙又污染嚴重的城市中心。許暉也住在大理,他說,他已經去過兩次關押盧昱宇的拘留所,但都未被獲許見到他。
許暉及另一位朋友衛小兵說,當局指控盧昱宇和他的女友李婷玉犯有「尋釁滋事罪」。李婷玉也一直在記錄工潮事件。
中國警方正在越來越頻繁地利用「尋釁滋事罪」來壓制異見。四川省的自由派活躍人士陳雲飛,因主張紀念1989年的天安門大屠殺,預計將於週四因同樣的罪名受審。
盧昱宇的老家在西南部的貴州省,是一名農民工,他通過社交媒體和其他在線平台上的數據,收集整理勞工抗議事件的信息,並把他的發現發到自己的社交媒體帳號上。
這些帳號經常被審查者刪除,警方以前也在其家中對他進行過詢問。
「他住在大理,相當低調,」衛小兵還在電話中說。「他並沒有在網上公布過太多的個人信息。」
 衛小兵說,他幾天前帶着兩名律師在廣東省佛山市見了李婷玉的父親。他說,律師正試圖贏得李父的信任,以幫助這對情侶。
隨着中國經濟的放緩,全國各地的勞工抗議和罷工等群體事件數目有所增長。據總部設在香港的勞工權益團體「中國勞工通訊」的統計,2015年共發生了2700起抗議和罷工事件,是一年前的兩倍。
共產黨領導人知道大規模勞工抗議的潛在政治影響,因為共產黨是建立在以工人革命為核心的意識形態之上的。但是,最近大部分的勞工抗議關心的都是拖欠工資和福利問題,而不是表達普遍的政治不滿情緒。
「公民記者盧昱宇和李婷玉通過觀察和記錄中國的社會動蕩問題,提供了一種獨特而寶貴的資源,」中國勞工通訊發言人郭展睿(Geoffrey Crothall)說。「面對這些問題,當局不着手解決社會動蕩的根源,反而『打擊報信人』的做法,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更正:本文稍早前將盧昱宇的另一位朋友的姓名音譯為「魏曉斌」,應為「衛小兵」,特此更正。
黃安偉(Edward Wong)是《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社長。
歡迎在Twitter上關注黃安偉@comradewong
翻譯:Cindy Hao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