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起訴朴槿惠。 習核心;「親清」的新政商關係? Moon Jae-in文在寅,


受贿、滥权——韩国检方正式起诉朴槿惠
检方周一对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以多项罪名提出起诉,其涉嫌受贿总金额折合数千万美元。据韩媒曝光,上月底在批捕令宣布的时候,朴槿惠还含泪自白一心为国,“不知事情为何到这地步”。




朴槿惠21日前往檢察廳應訊,反朴民眾在檢察廳附近示威,高喊「逮捕朴槿惠!」。(美聯社) 在朴槿惠進入10樓的1001室後,檢方對這位前總統的犯罪調查於當天上午9時35分正式開始,雖然中午與傍晚兩度休息用餐,但仍持續了14小時之久。檢方派出首爾中央地檢刑事8部部長韓雄在(音譯,47歲)與特殊1部部長李元碩(音譯,48歲)進行訊問,朴槿惠方則由柳榮夏與丁璋鉉兩位律師陪同應戰。 由於朴槿惠涉及罪名包括濫用職權、收賄等13項,南韓媒體多預測調查將進行一整天。《中央日報》稱,檢察官為畢其功於一役,已經準備了超過100頁以上的詢問資料,共計超過200個問題,檢方依據案件的重要性依次詢問,包括由財團出資800億韓元設立的「Mir 財團」與「K-Sports體育財團」事件始末、她是否收受三星副會長李在鎔高達433億韓元的賄賂、是否洩漏數十件政府機密等。韓聯社引述檢方人士說法,朴槿惠全程都沒有行使緘默權。 朴槿惠22日上午離開檢察廳。(美聯社) 檢方對朴槿惠的調查雖在21日深夜結束,但她直到22日上午6點55分才完成確認調查筆錄的工作,等於21小時30分後才走出檢察廳大樓正門,與1995年盧泰愚前...



兩會閉幕印象:表面沉悶暗流湧動

......本屆大會特色不多,有意思的發言很少聽見,但是不乏“表忠心”的聲音,有些甚至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有些人對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在兩會期間沒有過分“表忠心”有點失望,其實,李鴻忠該說的都說盡了。比如他在兩會開幕前兩週在天津市委會議上稱頌習近平講話“縱貫古今、指引方向、氣貫長虹”。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要敢於向西方'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亮劍”也是逢迎之說。兩人大約希望在兩會前夕造足氣氛,為秋天的19大“更上一層樓”打牢基礎。遼寧省委書記李希在3月6日高談“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這是最大的政治!”有分析指出,中共十九大前夕的兩會,維護習核心將成為最強音,在幾分鐘講話中十幾次提到習核心的,遼寧省委書記只是其中之一。

團派說話小心沉默是金

公開面對媒體時說話則很謹慎。比如曾被稱之為第六代接班人的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所在的廣東省代表團,吸引了大批媒體,但他在鏡頭前不發一言,由其他官員代替。另一位曾經也有同樣的可能性的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面對媒體,幾乎也是由其他官員代言,偶爾回答提問,也很謹慎。記者會散場時,有外媒記者大聲發問“19大是否會入常”?孫一臉緊張,快速離去。

由此看來,兩會如此平淡乏味,跟“習核心”地位確立有關,核心說了算,其餘都平淡。大會閉幕,不少觀察人士從本次兩會的氣氛卻感到一種檯面下的緊張的角力。故此,兩會的平淡只是表面平淡而已。今年是中國政治大變動的一年。習近平秋天進入第二屆任期,前面提到的那一串常委名單,其中五人面臨退休。誰會在秋天“入常”?習近平的親信王岐山是否留下?十九大是否如同17大,指定20大的接班人?有人分析,兩會代表“沉默是金”,因為面臨這麼多不確定的問題。

江派全面退場太子黨式微

有人分析,從現在的路數看,中共黨內主要派系全面換代,江派人物將全面退出舞台。在現在的常委中,張高麗,張德江,劉云山,俞正聲都被視為江時代的餘緒,年齡也剛過期,正好全面出局。習近平的親信應勇可能接替韓正擔任上海市委書記,這樣,江派人物從中央到地方將全面退出。

軍隊裡在清除江派人物郭伯雄、徐才厚之後,習近平正在把目標對準控制軍隊的關鍵部門的紅二代,有軍中“二劉一張”之稱的太子黨將領張海陽、劉源、劉亞洲或退或被安排在人大擔任閑職。

取消常委或者恢復黨主席的可能性

習核心全面鞏固,一些分析指出習近平將有可能向鄧小平時代形成的製度全面挑戰,這裡有幾個關鍵,一種說法指習近平可能要取消常委製,這樣將更方便集權;另一種分析是他將修改黨章,恢復黨主席。由此,習近平將把常委會內部由一個“向核心看齊”的平等關係轉換為上下關係,一人之上得到製度的保障。但這樣做,就要打翻文革結束後中共黨內建立的集體領導制,也許會有困難。最後一個是習近平可能繼續留任王岐山,王岐山是習近平的盟友,兩人在黨內有著共同的敵人,需要互相扶持,建立聯盟式的強人政治,如果是這樣,習近平將打破常委六十八歲不任職的規則,這一點眾多的分析人士似乎有共識,王岐山留任問題不大。

那麼,根據現在的推斷,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繼續在19大後擔任常務,誰為成為新的常委?有關這方面的分析幾乎很少肯定,因為現在還看不出明顯的人選。被視之為第六代接班人的胡春華和孫政才可能性似乎越來越小,因為他們不是習近平選定的第六代接班人,不是習的心腹。至於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最高院院長周強,逢迎拍馬過分,如果入常會給外界留下小人重用的感覺,因此希望似乎也不大。有人認為習近平的另外一個親信、現在擔任書記處書記的栗戰書希望不小,另外一個不倒翁,江胡時期已經擔任智囊的王滬寧,但是受到了習近平的賞識,希望也有。18大曾經充滿希望的汪洋,現在似乎也邊緣化。有的分析稱,在黨內,光想靠能力上位不太可能。


謝金河
另外有兵工廠少帥之稱的張國慶出任重慶市長。未來張國清與孫政才共事,馬興瑞搭配胡春華。更重要的是上海及北京兩市的換馬,習在浙江的舊部應勇出任上海市長,跟隨習征戰浙江及福建的蔡奇出任北京市長,他們兩人被稱為「之江新軍」,是十九大後的明日之星,應勇可能更上一層樓接韓正,蔡奇接下郭金龍北京市委書記的位置。
而在財金部門,這次郭樹清從山東省長直升銀監會主席,而在習主政浙江擔任副省長的鍾山成為商務部部長,與習在福建共事的何立峰出任國家發改委主任,劉偉到財政部當副部長。省部大員換血,財金新帥亮相,成了兩會最大的亮點。
大家關心的中共對台政策,隨著眾多涉台官員落馬,也將進入重組階段,昔日台商擅長的政商運作模式,也即將進入全新的階段。

~~~~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70311/1073741/

謝金河/財信傳媒董事長號稱最懂台灣,足跡踏遍全台350個鄉鎮區,可以比擬當年宋省長時代親民作風的國台辦前副主任、現任海協會常務副會長鄭立中,突然以「嚴重違紅」為由,遭到撤銷全國政協委員資格。鄭立中突然中箭落馬,對大陸涉台系統及往來兩岸的台商帶來非同小可的影響。前不久,我正下樓要去上班,巧遇住在同一棟樓的一位企業知名人士,他看到我長嘆一聲說:「我的朋友全都雙規了!」他的語氣帶著十足無奈。他沒有告訴我,他的朋友是哪些人,但是我推算至少包括南京市前市長季建業、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國台辦前主任龔清概,還有這次的鄭立中,甚至是農曆年前被綁回北京的肖建華。這5個人背後都跟台商有盤根錯節的千絲萬縷關係,他們相繼落馬,對勤於耕耘兩岸政商關係的台商衝擊是十分巨大的。在楊衛澤中箭落馬前,我的這位朋友曾邀我參加他為楊衛澤安排的第二攤晚宴,因為台商邀宴頻繁,他請了那卡西在一家金控公司頂樓的招待所唱歌。楊衛澤喜愛唱歌,整晚都是他在唱歌,但是那個場子盛況空前,到了深夜11、12時,國內所有知名企業家幾乎全部報到,這是在兩岸往來最頻繁的時刻。我在席間遇到工總前理事長陳武雄,我問他說陪書記吃飯、跑攤、續攤,一個晚上要跑幾攤?他告訴我說10幾攤。那時候的工商企業大老忙著與大陸各省的書記、省長應酬,這個情況到了2016年總統大選前夕才告一段落。這次與台商淵源深厚的5個人中箭落馬,背後都可寫出厚厚的台商故事,像季建業從昆山市長、書記,到揚州、南京,他的招商引資威力,讓台商個個讚不絕口。季建業是罕見的招商高手,他來台不下30次,台商不跟季建業打交道的恐怕很少。到了楊衛澤時代,南京成了台商投資的首選目標,但是季與楊不合,雙方內鬥,最後全被雙規。至於龔清概,人稱平潭王,他是首任平潭書記,平潭市從荒島到大興土木,幾乎都出自他的手。鄭立中則是廈門書記,他們都是涉台系統前幾把手,如今因為利益的問題落馬,像鄭立中垮台是「利用姐姐當白手套,收取企業不當利益」。至於最近突然「被失蹤」的肖建華則是台灣金融市場背後呼風喚雨的人物,國內金控老闆都跟他有很深的交情,而兩岸綿密的政商關係也因為這些涉台官員落馬,出現了關鍵轉折。今年是中國十九大權力布局最關鍵的一年,從最近的兩會,到下半年的北戴河會議及十九大,這是「習核心」重組權力核心最敏感的時候,中國大陸的涉台系統可能面臨大清洗,台商涉及的政商關係也到了步步驚心的地步。值得注意的是,跟台商交往複雜的領導被雙規,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台商因為送賄而浮上檯面,這也顯示習辦對台商及兩岸關係仍有一個迴旋空間,兩岸並沒有走到肝腸寸斷的地步。其次是「習核心」不再搞讓利,過去幾年靠著兩岸關係享盡好處的買辦集團,從此頓失依靠。過去在中國大陸招商時代,台商在大陸有禮車開道、領導接見、免稅和批地的種種好處,從此恐怕絕跡,台商必須憑實力重新搭建新關係。習辦多次暗示兩岸要建構「親清」的新政商關係,「親」是對企業坦蕩真誠,「清」是與企業家關係要清白純潔,這也意味了兩岸從此進入「水清無魚」的階段。在新的權力架構下,台商必須有真本事才能闖蕩中國新市場!

!!!!

South Korean Upheaval Could Return Liberals to Power

The opposition leader Moon Jae-in, who could become the next president, wants dialogue with North Korea and is skeptical about the new American antimissile shield.


Moon Jae-in is a South Korean politician who served as the opposition leader of the Minjoo Party of Korea from 2015 to 2016. He was formerly a lawyer and the former chief of staff to late President Roh Moo-hyun.Wikipedia
BornJanuary 24, 1953 (age 64 years), Geoje, South Korea

文在寅문재인,1953年1月24日),大韓民國政治人物律師和市民活動家。慶煕大學法學系畢業。前任共同民主黨黨代表、第19屆國會議員

~~~


罢免不够!反对派要求拘捕朴槿惠

韩国总统朴槿惠遭罢黜异日,反对派周六(3月11日)要求将其逮捕。朴槿惠昨天因涉及三星公司的一桩腐败丑闻被宪法法院裁决解除总统职务。




韓國總統朴槿惠被罷免

週五,憲法法院附近,在法院罷免韓國總統朴槿惠前,她的支持者們在抗議。她遭到罷免的結果,結束了持續數月的混亂。

朴槿惠成為韓國首位被罷免的民選總統。東亞地區日益緊張之際,這一結果可能再次改變地緣政治平衡。韓國將在60天內舉行大選。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