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7日 星期三

林中斌

林中斌,(1942年5月7日-),祖籍廣東新會,於雲南昆明出生。台灣無黨籍學者,研究人民解放軍的專家,淡江大學國際事務及戰略所教授

[编辑] 經歷

[编辑] 著作

  • 《China's Nuclear Weapons Strategy》 (中共核武戰略 Lexington Books 1988)
  • 《PRC Tomorrow》 (明日中國大陸 NSYSU 1996)
  • 《Democracy in Taiwan》(臺灣民主化 World Affairs 1992-93)
  • 《China's 1989 Upheaval》(中共1989之動盪 World Affairs 1990)
  • 《核霸─透視跨世紀中共戰略武力》
  • 《龍威─中國的力量與核戰略》
  • 《以智取勝》
  • 主編《廟算台海:新世紀海峽戰略態勢》


  他青年時期在野外探礦,在險峻環境攀岩前進,而且真正找到礦脈。然後有一天,像一個看夠江湖的劍客一樣,他拋開前途看好的探礦工作,改讀政治學,成為國際關係領域的專家。

  他出生病弱,甚至被認為養不活了,一身病痛伴他成長。但到了60多歲,卻猶能頻登高山。

  曾經一個人在深山活著,然後在華府政治圈活著。談詩談畫談音樂是他所愛,甚至有崑曲的家學淵源,像矛盾又像融合。這些都是奇妙之處。

  他,林中斌,在書中很謙虛的談這些往事,探礦、恩情、保健、求學、音樂、攝影、賞畫,他平淡的講自己用腳用手用心打出的經驗。

  他後來當過陸委會副主委、國防部副部長,數十年劍與花的歲月,到了事業高峰,仍然是文武兼備。

劍與花的歲月:林中斌凡塵隨筆

  • 作者:林中斌
  • 出版社:商訊
  • 出版日期:2009年1


作者簡介

林中斌

  1942年生於昆明,1948年隨母親來台。台大地質系畢業,1967年至1977年在美國、加拿大探礦、開礦,深入不毛之地、高山峽谷及冰川地帶度過10年寒暑。期間他修完地質碩士及企管碩士學位。

  1974年,憑著堅持及運氣,他在美國靜水雜岩區率先找到第一個白金礦脈,隨後駐在當地負責白金礦的開採。

  1979年,這位地質專家,改讀國際關係,以後成為華府知名智庫的亞洲部副主任。1995年回國,接著1996年在政府部門工作,先後出任陸委會副主任及國防部副部長等職。

  一生熱愛攝影、音樂及賞畫。攝影得過全美首獎,也能自己編寫一些古典樂曲,賞畫則是他精神世界的「渡假勝地」。

  林中斌,在美國工作近30年,沒有入美國籍,只使用Chong-Pin Lin這個英文名字。與政治沾上邊,但沒有加入任何政黨。這樣一個人,似奇而平易,似專而博雜,似平凡而多歷驚險,就像他的名字中斌一樣,質兼文武。

詳細資料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7*23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人說:「十年磨一劍」。
您眼前所讀的冊子,要出版它,十年尚不夠。所以我說:「廿年成一書」。

  從一九八○年中期籌劃匯集出版我在國外已發表過的生活散文,到二○○九年秋天《劍與花的歲月》問世,已廿多年。

在快速變化、新奇炫目的廿一世紀出版書叢中,此書屬於化石級的異類。
它的由來是漫長的、顛沛的、曲折的。

八○年末期,我人在國外尋找台灣出版社,不成功。理由是字數不夠。

  九○年代上半期,我忙著成家、歸國。九○年代下半期至二○○四年,我服務公門,白日身形忙碌,夜晚思緒懸掛,生活像永不停轉的陀螺。但是出散文集的念頭像灰燼下的火苗,不曾熄滅。

   ○四年退出公門之後,火苗油然竄起。環顧周遭人物,盡見顯赫高位結束後竟然生命所剩空無一物,遠不如留下出版的文字和教化有意義。愈發覺得有責任把自己 獨特的見聞和心得對社會和歷史作個交代。於是趁教學的寒暑假,抽空補足字數。○三/○四年舉辦攝影展之後,朋友建議出版攝影集。○七年暑假,攝影和文字合 編成一本初稿《凡塵瑣記》。但是試圖接洽出版社,不斷遭到「禮貌回絕」。直到秋天,才出現曙光。

  某為人稱道的出版社居然欣然接受我的書稿,但附上條件。「你為人太神秘啦!很少談你個人的過去。我們為你出書以前,你必須補寫父母、求學、在國外的事業、生活心得等等。最好也交代回國後在公門的種種見聞。」

  我原先想撇開流水帳式,而且容易自我沉迷於其中的回憶錄。我只想呈現別人會有興趣閱讀的點點滴滴人生經驗。我希望能以文字內涵,而非我公門官職為讀者看我書的動機。但在編輯的慫恿下,我部分妥協,願意寫出歸國前的歲月,但仍然拒絕讓這本書沾上國內有爭議的政治。

  一年半後,已是○九年四月,我終於在繁忙教學和頻頻出國講演的空檔裡,補齊編輯要求的章節。但是在世界金融風暴的巨浪拍擊下,編輯歉然的說:「我已無權作出版的決定了。」那是個灰冷春日的一天。

  也許,就像書裡「康老闆」中我尋得白金礦的經驗一樣,「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是我的宿命。

  六月底,感謝老友駐阿拉伯代表楊勝宗推薦,商訊文化表示出版的興趣。在他們專業的篩選、編輯、排版、定名後,此書終於成型。

   回首過去多年,許多朋友花心血在此書上,我心懷感激但無法一一點名申謝。我要感謝為我謀求出版及給我打氣的陳慧紋小姐、吳俊德先生、亓樂義先生、張麗君 小姐。我要感謝鼓勵我出版攝影作品的梁丹丰教授、鐘永和老師、林宜靜小姐。我也要感謝林馨琴小姐和李濰美小姐的建議,為此書注入新的活力。我會永遠感念對 此書編寫作過貢獻的朋友:蔡蕙苓、湯名暉、郭姿吟、劉智年、黃引珊、張惠玲。

  我要特別感謝商訊文化謝振寶先生的引見、魯惠國先生的支持、蔡加壬先生極為精到、細心的編輯,以及其他同仁費心的配合。

最後,我尤其要感謝給我每篇初稿最寶貴第一反應的讀者──我的內人張家珮。

林中斌
二○○九年九月十八日

推薦序

一個懂得生活的人

國泰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錢 復

  林中斌兄是我很欽佩的一位國際事務學者,最近將他的一些非學術性的文章集為「劍與花的歲月:林中斌凡塵隨筆」,囑我為序。

   中斌兄的父母,林文奎將軍及張敬教授是先父母的好友。林伯父和先父同年,早先父一年逝世,他們是清華大學的同學。民國三十八年我們一家來台後,我常聽到 先父提到林伯父,對於他因為直言犯上在空軍中受到很多委屈,而先父對林伯父推崇備至,認為是一位傑出的將領。林伯母和先母也頗有交往,因為兩位都是平劇和 崑曲的戲迷。中斌兄較我小八歲,我們早年沒有機會相聚。到了民國七十二年初我奉派去華府工作,當地的喬治城大學極為聞名,特別是喬大外交學院的二位女教 授,一位是柯派翠(Jeane Kirkpatrick),一位是歐布萊特(Madeleine Albright),她們分別是共和、民主黨學界的重要人物。我到任時柯教授在紐約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但週末仍回華府。我曾分別宴請兩位餐敘,她們都 提到研究所有一位非常優秀的來自台灣的學生Chong-Pin Lin。我也藉聖誕餐會邀請了這位學人,原來就是中斌兄。他給我的印象和他夫人在「將來的未婚妻」一文第三段所寫的完全一樣。過了三年他取得博士學位,我 十分想請他到代表處工作,但是他無意仕途,可能是受到林伯父過去委屈的影響。所幸不久美國企業研究院要聘他,託我牽線。他正式就任後,內子和我都感到要幫 他介紹對象,也作過些安排,但是都無下文。我們不知他早已有心儀的對象。

  民國七十七年我返國工作,不斷看到他的研究報告。又過了七年中斌兄因為林伯母年事漸高需人照料,所以應聘到國立中山大學任教,第二年就進入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工作,學以致用。我再度和中斌兄晤面是民國八十六年林伯母的葬禮。

   中斌兄文采精鍊,他不僅是學者,更是一個懂得生活的人,他喜歡旅遊、善於攝影、對文學詩詞都有喜愛,在這本書中讀者可以發現,它不僅是中斌兄過去歷練的 翔實記錄,更有許多珍貴的圖片。這本書他要呈獻給他摯愛的夫人,這也是人性崇高的表現。

推薦序2

林教授與我的「音」緣際會…

新竹IC電台主持人 柳百珊

我有幸認識林教授,是因為古典音樂!

  十二年前,我開始在廣播媒體製播個人的第一個古典音樂節目,開播後數月,收到時任陸委會副主委林中斌先生的來函,看著林教授的親筆信,我享受著受聽眾肯定的飄飄然;然字裡行間所流露的中肯,也顯示這位行家的鑑賞力,言之有物的讚美,讓我不敢得意忘形!

   儘管我以「平常心」看待,但不久之後的一通電話告訴我,林教授是認真的!我受邀至家中小聚,見到了林教授的「繆斯」!席間林教授不吝分享他的音樂收藏和 閱歷,當天我們也一起爬了山,沿途說了很多話,非常開心;然我最萬幸的是,沒將林夫人當是林教授的女兒,而冒犯了大官!

  此後,我不定期 收到林教授寄來的資料,從期刊中與音樂有關的研究,到書籍的節錄影本,驚訝他閱讀之廣與精。一位俄籍小提琴大師David Oistrach,多年來沿用的中譯名為「歐伊斯特拉夫」,但這卻像耳中刺一樣令人難以忍受,驅使林教授終於寫信到電台,糾正這偶爾會由主持人脫口而出的 錯誤!儘管電台最後從善如流,仍然差強人意;但事實上,改口後的說法已經更接近原文發音了!我審視自己鮮少發生類似「歐伊斯特拉夫事件」,不得不歸功林教 授「求是」的影響!對我而言,他是最具體的聽眾,也是隱形的監督者。

  除了音樂之外,林教授對攝影也很有心得。在林教授的攝影展中,我聽著他和前輩們對作品的分享與討論,讓我再次驚訝他另一項「業餘」的「專業」才華!我覺得林教授的攝影作品中聽得到音樂,都有屬於自己的聲音,每幅都「好好聽」!

   回首這十二年中,林教授從任陸委會副主委、國防部副部長,至今學者、教授的身分,持續不斷對時事有洞燭先機的觀察與預測,只要媒體想摒棄口水,用心的作 一些專題,一定不忘節錄他精闢的論述。每一年,林教授與夫人會製作聯名賀卡分寄親友,這細微卻從沒有間斷的連結,也讓我一步一步的更加認識這位「老朋 友」,每每充滿驚嘆!他的淵博與深度,總是讓我仰之彌高!

  前任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卸任後,拒絕一切回憶錄書寫,卻出版了「小泉純一郎的 音樂遍歷」,娓娓道來他半個世紀以來與音樂的因緣。透過音樂的傳遞,看到的是小泉更具體的人生圖像。從「劍與花的歲月」,我也更了解林教授無法和音樂分開 的人生,以及內在力量的來源!音樂不僅承載了他歲月的記憶,也反映了最真實的情感!

  因為音樂,我有幸認識林教授。借用「音樂頌」中的詞:高貴的「音樂」,我對妳衷心感謝!(按:原文為「藝術」)

新竹IC電台主持人 柳百珊
(曾於愛樂廣播電台獲獎「那一天我打開他的日記」)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