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

朱炳坤, 安藤宏基

大埔自救會成員朱炳坤,在林淑芬的場子助講中途倒下,送醫不治。

林子淩新增了 17 張新相片 — 和徐世榮其他 9 人

悼 ,摯愛夥伴 炳坤。
20151129 14:18
子淩:大家都來了,來,讓我照一張 ~ 你還是如昔的靦腆在角落。
20151129 14:25
拍下了你上台前一身清爽的愉悅身影。
20151129 15:25
上台後的再下台,已是我和秀春姐陪著你在疾駛的救護車上。
20151129 18:25
子淩到2號櫃檯幫你開了一張讓家人帶你回家的放行單。
多年來,大家攜手走了一段患難與共、真情相依的長路,
這一回,你放手往前走了,未盡之路,大家為你走下去。
我們相約,下一回的人生,再見。


對食安絕不心存僥倖,日本最大泡麵社長這樣做

文:安藤宏基
對於食品製造業而言,追求食安一直是永遠無法結束的一場戰役。
一旦添加了不受食品衛生法中認可的食品添加物,或者是食品內容與標示不符,進行非法「偽裝」安全食品等,雖然不至於進行到這麼低級的方式,但是,隨著科技的進步, 這些醫學、生理學為中心的學者,對於「食」的安全或許會提出更新的一番見解。
或許突然有一天,大眾將再度追究目前食品安全所產生出的風險應對,我個人認為這樣的機率會再增加。
在這裡我先提出我個人的結論。無論目的為何,食品中含有危害健康的物質都應該給予刪除,或者是置換成安全性較高的成分,進行食品改良。未來,隨著精密機器以及分析機器的進步,將可提早發現新的不安全因素,在問題產生前進行對策。
對於食品安全性絕不妥協,這是日清食品一直以來的堅持。
在過去,日清食品也曾經在食品安全性的問題中受過重創,好幾次都在困境中跌倒並再度爬起,有過類似痛苦的經歷。
但是在每一次,我們都會加強改善的應變能力,就算品牌形象變差,銷售額也一度落入谷底,想要回復名聲需要耗費相當多的時間以及龐大的費用,但每次挫折我們都將它視為重要的學習課題。
1998年,日清杯麵一直以來使用保麗龍材質的盛裝容器,經過媒體大肆盛傳這會溶解出「環境賀爾蒙」。所謂環境賀爾蒙,就是「一但進入人體,可能會產生擾亂內分泌的一種化學物質。」
當時的環境廳,也就是現在的環境省將環境賀爾蒙視為一種可能造成人體重大危害的危險物質,所以將它揭露在官方首頁上,因此造成重大食安話題的開端。 我們精選一群研究學者以及市民團體,一次一次的將實驗結果公諸於世,在報紙以及電視新聞的報導中,當初是冷靜地定調為「可能會產生擾亂內分泌的一種化學物質」。
但不知道為什麼,漸漸被大眾渲染並斷定為「環境賀爾蒙的一種物質」,結果立即被批評是「劇毒」「破壞生殖系統」「會使人類滅亡」等聳動性標題撲天蓋地而來,日清杯麵的銷售量一落千丈。
所以我們立即與業界團體的日本速食食品工業協會協議,是否要向相關單位以及報導的媒體進行抗議,但是,對方多是給予「息事寧人」的意見。
完全沒有確實的科學根據,卻受到這等汙衊以及懷疑,不服輸的我實在是無法忍耐,無論如何都一定要眾的疑慮,既然到了這等地步,我只有自己舉證自清。當時,日清食品的研究所中,以醫藥品開發的研究人員居多,我立刻成立研究團隊,對此著手進行研究。
受到大眾疑慮的是構成杯麵成分的「苯乙烯二聚體」以及「苯乙烯三聚體」。
如果要進行這項安全性檢測,需要提供該物質,一般稱之為「檢體」,但是根本找不到這樣的 東西。在歐洲的研究機關,就算從大量的苯乙烯片抽出其中的成分要當作檢體,但抽出的 物質不但相當微量,根本不夠提供作為實驗檢測。這實在是令人相當困擾,但就在這個時候,研究人員中有一群專門研究合成的專家,嘗試著將化學合成物重新組合,終於成功做出目標的化合物質。
接著,研究分析的專家開始有了進展。他們使用這項檢體,在試管中放入人以及動物 的細胞組織,希望能夠確認是否真會產生出「賀爾蒙作用」。接著,在老鼠等生物的體內 注射相關物質,調查是否會發生同樣的作用。
實驗的結果顯示,受到懷疑的「苯乙烯二聚 體」以及「苯乙烯三聚體」,根本沒有擾亂內分泌等影響產生,實驗的結果逐一在論文、 學術發表會中公開,也向當時的環境廳做出報告。
對於國家而言,是不會依據食品製造商單方面所提供的實驗結果來做判斷,還必須透 過國內自行評估安全性標準。
2000年,環境廳終於針對環境賀爾蒙的領域在千禧年提出研究預算。花費約一年的時間,對於記載著風險的約70項物質進行調查,並要求我們提供「苯乙烯二聚體」以及「苯乙烯三聚體」的標準化合物作為檢體,我們當然迅速的進入檢體的合成作業,並配合將檢體送至環境廳。
在提供時並向環境廳強烈的要求:「由於這是受到社會大眾相當關注的物質,請優先進行檢測,希望能在半年內做出最終結果的判斷。」
2000年四月,環境廳委託數家第三方評鑑機構進行檢測實驗,正好在半年後的2000年十月,在環境廳開啟檢討會議,對於「苯乙烯二聚體」以及「苯乙烯三聚體」正 式排除在環境賀爾蒙的風險之外。風險從公開到刪除需要花費兩年半的時間,曾經為此大 肆渲染的媒體,對這項導正新聞幾乎視而不見。
在事件發生後首年度中,業界損失了約200億元日幣的營業額。雖然所有的企業被迫突破前年所面臨的困境,所幸沒有一家企業因此而破產。但是,造成消費者對於產品的不安全感,或許需要花上一段相當漫長的時間才能消除。
這一連串所發生的「社會事件」,會造成如此大騷動的原因在於,事實已經遠遠偏離的科學實證以及媒體報導,另外,原本應該基於科學事實發言的專家學者,竟然順著媒體搧風點火、增加大眾的不安。但也因為如此,我在這個事件裡學到了一個寶貴的教訓。
那就是,對於科學家本身也未知的領域,從今而後,無論是生態系或是對於人類的新風險一定要多加審慎思考才行。例如說,調查目前物質濃度是以(百萬分之一)作為標準單位,未來將可能會出現以(十億分之一)甚至(一兆分之一)為分析單位的機器。
如果日後科技更加進化,我們必須要有在日常生活所攝取的食物裡面,可能會發現更新型態危害物質的覺悟。這就是我所謂的「對於科技的進步,需要更具備風險的預防以及管理」的意思。或許有人會認為,未來的事情誰能夠預料?但我堅信絕對不能有這樣的想法。
書籍介紹:
台灣第一本由現任日清社長、創辦人之子安藤宏基撰寫的日清專書。內容完整揭露日清商品成功的關鍵法則,如「三個月內完成上市販售」、「極其認真」製作有趣的電視廣告、一年內臉書粉絲團由2萬到24萬的經營法則(入選臉書全球成功案例)、「獨特的品牌經理(BM)制度」……等。
作者介紹:
安藤宏基,日清食品控股株式會社代表取締役社長CEO。1947年出生,26歲進入日清食品,開發「炒麵UFO」、「冬兵衛豆皮烏龍碗麵」等產品。38歲擔任社長。2007年擔任公益財團法人安藤運動‧食文化振興財團理事長。世界拉麵協會(WINA)會長。2008年開始,就任日清食品控股株式會社代表取締役社長CEO。另外還擔任了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長任幹事、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FP)協會會長、日本食品暨生物知識財產權中心會長、日本陸上競技聯盟評議員、內閣府食育推廣會議專門委員等職。
日清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羊正鈺

尹衍樑: 「潤泰雙子星大廈」、唐獎,「光點計劃」趙藤雄判4年、葉世文判19年;半尹衍樑:檢舉葉世文。魏家?

海砂屋免費重建「像中樂透」

潤泰補貼3年租金 新家每坪上看150萬

台北市辛亥路、汀州路口的「潤泰雙子星大廈」屋齡已高,三年前潤泰團隊例行檢查時,發現社區有鋼筋外露、混泥土剝落等疑似海砂屋徵兆,確定為海砂屋後,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決定打掉重建,今年初協調住戶搬離完畢,六月拆除、昨天正式動工,重建後兩棟住宅大樓將從原先十二樓長高至十五樓。 
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資料照片

常問住戶何時會搬

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昨天未出席動工典禮,但潤泰創新總經理李志宏說:「我們總裁尹衍樑常掛念著住戶安危,每到地震時,他比誰都急,不斷督促重建過程,更不時問這些住戶什麼時候會搬家?」 


潤泰可獲增建24戶

李志宏表示,依原位置、面積坪數及面向重建兩棟地上十五層、地下二層的住宅大樓,抗震六級,有三十四點五、四十一點四坪的兩種坪數,原住戶免費一坪換一坪,潤泰估計投入資金將近十五億元;潤泰申請容積獎勵近百分之二十四,可取回增建的十三到十五樓共二十四戶,粗估將虧損一至二億元。
李志宏說:「重建後公設比不到百分之二十,加上周邊交通、機能佳,估計每坪可超過百萬元,目前有不少原住戶、公司員工也都想申請這二十四戶,登記爆量。」
潤泰創新工程管理部副總經理陳學賢說,除向北市申請每戶搬遷補助二十萬元,潤泰並補助一樓店面每坪九百元、住宅每坪六百元的租金,估計三年租金補助近一億元。」七十一歲原住戶薛教授興奮說:「一般建商不會理住戶,很多都市更新都遙遙無期,現在三年後就能搬回新家,每月又補助租金兩萬五,彷彿中樂透!」 
潤泰雙子星大樓位置圖

當初每坪售價10萬

住商不動產台北師大店店東游聖獻表示,雙子星預售時每坪約十萬元,後來漲到三十五萬元,歷經金融風暴、九二一大地震及SARS曾降到三十萬元以下,最高達七十萬元,但檢測出為海砂屋後幾無交易。
游以雙子星區域周圍新案、近期將完工的「台大OPUS one」為例,目前有屋主開價每坪一百四十萬元轉售,重建加上潤泰品牌、公設比低於百分之二十的好賣相,每坪有機會上看一百五十萬元。游聖獻分析,整棟建物在重建前市值約十四點七億元,重建後以每坪一百五十萬元計算,整棟市值是現在的二點八倍、達四十一點五億元。 

雙子星大廈 重建事件簿

1988年 潤泰雙子星大廈完工交屋
2012/07/18 潤泰發現大樓多處混凝土脫落、鋼筋外露
2012/11/14 台北市結構技師公會鑑定
2013/04/13 召開首次住戶大會,公布鑑定結果,住戶表決通過重建
2013/08/09 北市府公告為海砂屋,函令限期停用
2013/11/04 潤泰開始整合所有權人
2014/12/14 雙方簽訂改建契約
2015/03~05月 住戶搬遷
2015/06/10 開始拆除舊建物
2015/11/29 動土典禮
資料來源:潤泰創新、《蘋果》採訪整理 

謝金河新增了 2 張新相片

尹總裁:請你也保重!
昨天傍晚,網路即時新聞傳出:尹衍樑先生參加閲兵,身體不適,緊急送醫!的消息,一時之間,朋友的line群組都爭相詢問尹總裁的安危,家中的小孩也在What's App熱烈討論此事。
今周刊梁永煌社長第一時間拿起電話,直接撥給尹先生,他親自回應是血壓升高,身體不適,今天就回國,大家才鬆了一口氣。
這些年企業家的身體安危,一直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尹先生先前在浴室摔倒受傷,在醫院治療兩週,如今再傳身體有恙,難免令人擔心。
這些年尹先生幫了很多人的忙,像先前政大體育館整修,尹先生派出公司的工程部門診斷,決定拉皮重修,尹先生二話不説,三億工程款由他個人支出,他並捐助10名陸生博士生來台就讀,每月補助三萬元,為期四年,同時,政大商學院教授舆台大的薪資差額也由他來補貼⋯⋯

尹先生經常扮演天使的角色,我們由衷期盼他身體健康!

行賄攬合宜宅標案 趙藤雄判4年半

營建署前署長葉世文被控利用主導林口A7、桃園八德合宜宅與新竹眷改等土地開發案的機會,向參與開發的建商遠雄、興富發索賄5950萬元、得手2750萬元,台北地院今天下午5時依收賄、藉勢藉端勒索及財產來源不明等罪,判在押的葉世文判19年,褫奪5年,罰3317萬,而獲3千萬交保的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則依行賄等罪判4年半,罰金90萬。

合議庭認定,葉世文在經辦林口A7、桃園八德合宜宅時,涉分別收賄400萬、1600萬元,共2000萬元的犯罪所得均須追繳。至於,葉世文被控經辦新竹眷改案及替女密友陳麗玲向興富發老闆喬房價、索裝潢費部分均無罪。

此外,居間行賄的遠雄副總魏春雄,也被依行賄罪判4年,罰金50萬,白手套蔡仁惠因轉污點證人供出葉世文向趙藤雄等人索賄過程,獲輕判6月,併科罰金20萬,可易科罰金,葉世文的女密友陳麗玲被控透過葉向建商喬房價、索裝潢費,涉藉勢藉端勒索罪部分無罪,均可上訴。

台北地檢署表示,待收到院方判決書,了解院方判決理由,經研議後,再決定是否提起上訴。

在押的葉世文先前已表明不願來聽判,台北地院今天沒提訊他出庭聽判,另趙藤雄也未到庭聽判,僅由律師代表。(張欽、劉志原/台北報導)




蘋論:大膽狗官!
2014年12月18日

尹衍樑在本期《今周刊》專訪中說,合宜宅弊案爆發的1年半前,時任營建署長的葉世文來拜訪他當面問:「有好康的事,林口國宅(合宜住宅)要切成4塊,你覺得哪一塊最好?要不要?」還說:「我可以讓你得標,還可以更改容積率,只要付公告現值1%的現金,算起來也要好幾千萬吧。如果說定了,就會去動員那些評審委員,讓你過關。」


當時尹問他:「你這樣做好嗎?這是犯法的。」葉回答說,做了一輩子公務員,要準備退休了,得要留個老本。尹說:「中華民國的官員,居然能夠上門來張口就要。第二天上午,我打電話給廉政署。」

尹衍樑向廉政署具名檢舉,也做了筆錄,葉世文因此一直遭到監控。後來葉轉任桃園縣副縣長,在今年5月爆發桃園合宜住宅收賄弊案,葉終於遭到收押。尹表示:「我有嫉惡如仇的毛病,碰到路不平,我就拔刀除草。」

這個事件讓我們感慨萬分。先說葉世文,他竟膽大至此,一定不是特例,而是多年來嘗到多次甜頭都安然無事,才大意若此。他敢這樣要,也意謂著索賄、受賄已是官場習性。如果我們官場弊絕風清,葉絕不敢如此大膽囂張地開口要錢。如果這是合理懷疑,還不知道有多少貪官奸商長年來不斷而且正在吸我們的血。是現在完成進行式。

葉世文說他要退休了,須留個老本。以他的職等,退休後每月可領退休俸至少13、4萬元以上,絕對足以養老還綽綽有餘。是貪念害了他。聽那口氣,他還認為索賄理所當然呢。

再說尹衍樑。老實說商界有這種勇氣和正義感的人很少。向他致敬。商人是現實主義者,通常會接受官員的需索:一則這是常例;二則對方開口我們被動配合,罪不在我,而且省得猜測彼此心思。這種官員在商場上被讚美為「上道」;三則送出去的賄賂款可在房地產銷售上提高價格賺回來,反正「羊毛出在牛(百姓)身上」。四則不敢得罪這種官員是中國歷來商人的經驗法則和經商智慧,以免受到刁難報復。五,交個朋友,將來還有更多機會和好處彼此需要。


破「不與官鬥」迷思



但是,尹衍樑的正義感一舉毀滅了數千年來「民不與官鬥」的怯懦迷思,告訴我們摧毀惡勢力不像想像中的艱難。







江燦騰


替頂新出面的尹衍樑,在2012年,曾在報上登廣告,大力推薦馬英九,根據『自由時報』的新聞資料,當是他『在廣告中,以「投票馬英九的5大理由」為標,描述總統大選投給馬英九,將會讓回家路更近、大家賺更多、出國更風光、治安擱卡好、台海更和平,在旁的文宣更寫下「票投馬英九,台灣久久久」,文末則是以尹衍樑個人名義,拜託大家投給馬英九。』

如今,他的話,還可以相信嗎?








尹衍樑出手救魏家 意在買中嘉?






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資料照片 「搶救魏家大兵」,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戴上鋼盔向前衝,背後或許有更高戰略目標。今日出刊的《經濟日報》報導,尹衍樑出任魏家成立的食安委員會臨時召集人,外界猜測雙方下一步合作,將擴大到電信及有線電視。






「不打沒把握的仗」,是尹衍樑縱橫商場的關鍵,這次卻轉戰外行的食品安全。市場人士觀察,過去曾出手競標中嘉的尹衍樑,可能捲土重來,藉由與魏家合作,在中嘉案扮演更吃重的角色。(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尹衍樑在大陸投資賺了大錢,成立多個光華管理學院,在大陸風光一時,不幸的是,最近他主辦有華人諾貝爾獎之稱的「唐獎」,頒獎給經常批判中共的哲學家余英時,北京方面對尹頗不諒解,覺得他太不給朋友面子,他們也不會給他好臉色,這下,他有麻煩了。





















台灣駐英代表處文化組楊希文介紹,「光點計劃」由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梁先生捐助400萬美元啟動,面向世界各地的文化機構和高校徵集與台灣有關的文化活動提案。


據了解,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是第一家簽約參與這一計劃的英國高校,而愛丁堡大學此前舉辦過與台灣文化有關的研討會和視覺藝術展覽。













創業家、工程師、教育者與慈善家四位一體




尹衍樑沒有天花板的企業家




作者:彭杏珠│ 攝影:陳之俊

出處:2013年3月號《遠見雜誌》第321期




2009年10月4日,頂新集團大董魏應州的小兒子魏宏丞結婚,席開132桌,賓客雲集達1700人,堪稱世紀婚禮。




  月餘後的某個週末夜,在台北世貿聯誼社裡,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獨子尹崇堯娶媳婦,席開一桌,只宴請雙方家長與至親。集團員工上班拿到巧克力後,才知道原來總裁兒子結婚了。




  這就是尹衍樑。今年63歲的他已是兩岸知名的企業家、媒體關注的焦點,但是他卻坦承,一看到媒體與攝影機就有恐懼症。最喜歡的是隱於幕後,自由自在,享受路邊攤吃小吃的樂趣。




  因為低調所以神祕,外界對他總有無限想像。當他2011年底承諾捐出95%的財產,今年創辦獎金比諾貝爾獎更高的唐獎時,許多人不免感到驚訝。




  但是了解他的人一點都不詫異。被尹衍樑視為大哥的陽明大學榮譽教授張心湜說:「20年前就知道他要設東方的諾貝爾獎,他也常講留太多錢會害了子孫。講這麼久,現在才做,外界很驚奇,但我已經聽許多年了。」







特立獨行興趣包羅萬象




  尹衍樑的確是很特立獨行的企業家。




  照理說,愈親近他應該會更了解他。認識他20幾年的朋友卻說,「他像大英百科全書浩瀚無邊,無法只用幾句話形容,很難歸類成哪一種人。」因為他對事物充滿好奇,興趣包羅萬象,至今仍大量閱讀學習。




  在尹衍樑台北總部辦公室的後方有一個不小的藏書室,仿照圖書館滾筒式的書架上貼有編號,從天文歷史地理到機械土木、醫療化學、甚至連漫畫書、小孩看的科普書,應有盡有。




  幾乎拜訪過他的人都會意外拿到他當時正在閱讀、又喜愛的書。近期他最常送的是《萬病之王》《源場》兩本書。前一本是講癌症,後一本是講物理和化學的超自然現象。




  最近在辦公桌邊還放著一整套日本的料理漫畫《築地魚河岸三代目》,每次吃完飯後總會翻看個5分鐘,了解怎麼切魚,新鮮不新鮮,看得盡興的他說:「哇,很有趣呢。」




  尹衍樑好奇、愛嘗鮮,只要察覺新玩意兒,就會問個不停。也常網購新奇商品,例如搖槳像魚鰭的船。甚至Facebook剛盛行,他就用真實姓名註冊,沒想到第一天就爆量塞車,讓他見識到鄉民的力量,請工程師刪除都刪不了,從此不敢再上網貼文。




  不僅愛讀書,也給人融會貫通的印象。「不要以為他只懂皮毛,懂得實在太多了,我跟他層次差太遠,根本不敢跟他聊,」15年好友、擁有美國西北大學土木工程博士學位的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陳振川說。




  身為企業家二代,尹衍樑的成長過程,並非一路平順,有過放蕩的歲月。




  由於父親尹書田「棒下出孝子」的嚴厲管教方式,讓他走入叛逆的荒唐年少。1964年10月,14歲被送到彰化進德中學「管訓班」讀書,經當時老師、現任立法院長王金平開導而轉性;26歲對鑽研學問產生興趣;1982年,32歲,從台大商學研究所畢業。




  拿到博士,父親感動落淚1986年,36歲的尹衍樑取得政大企管博士學位。父親在台下老淚縱橫,站在台上的他也紅著眼眶,百感交集。「當年父親對我哭,因為我是不良少年;現在對我哭,因為我是博士,」他回憶。




  接手潤泰紡織後,他將事業體擴大到涵蓋營建、流通、金融、生技等的台灣第九大企業集團。




  儘管已是總資產2.2兆的潤泰集團總裁,名片上面印的卻是尹衍樑博士、台灣大學教授與俄羅斯國際工程院院士,低調到完全看不到潤泰的影子。




  原來經商只是他獲取資源的必要手段,他的最愛不是事業,而是機械土木、醫學與教育。「土木是我的工作,也是最愛,」他在接受《遠見》專訪時說。




  從小在紡織廠長大,喜歡拆拆裝裝,最常拆的是鬧鐘,常拆散一地,被母親訓誡。但是12歲那年,最後一個被拆掉的鬧鐘,他終於憑本事拼回去了,「拆的時候只要記得順序、記得角度就可以了,」他說明拆裝的訣竅。







企管博士卻當上土木系教授




  甚至還將機械土木的興趣投射到事業上,在1995年創立了潤弘精密,至今個人發明的專利就達到400餘項,例如預鑄複合工法,因此獲選為俄羅斯國際工程院院士、俄羅斯工程院外籍院士,並贏得美國土木工程師學會(ASCE)頒贈產業研發成就獎。他的辦公室內擺滿各式各樣獎座。帶訪客參觀時,他笑著說,「這座是俄羅斯工程院發出的第9面,鑲有紅寶石,很重。」「這是號稱美國工程土木奧斯卡的獎,我是第11名得獎人,前面10名全是美國人,我是唯一的亞洲人,得這些獎表示發明的工程法能拓展到其他國家。」沒有工程學歷,他靠著多年實務鑽營,跨過學術界的森嚴門檻。2004年,尹衍樑通過台大土木系、工學院、校方層層的審核,當上台大土木工程系教授,驚訝各界。




  「他拿企管博士學位,卻當上土木系教授,是台灣企業家第一人,」陳振川說,尹衍樑相當引以為榮。




  至今,他仍維持每週三、四與團隊召開規畫設計與創新研發會議,因此被稱為潤弘精密的總工程師。而且將每個案子視為藝術品創作,不喜歡的案子不接、企業主理念不合也不接,對於認同的案子,即便賠錢也要做到盡善盡美。




  2003年,時任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主任翁啟惠剛好委託潤弘蓋實驗室,他每天到工地巡視,都看到一個人在指揮調度,沒想到那個帶著安全帽的工頭竟然就是尹衍樑。現任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回憶說:「他對我說會漏水的不叫工程,我印象很深刻。」







憾未當醫師轉投生技獲利豐




  若說工程是他的最愛,那麼當不成醫生可能就是人生中最大的遺憾。小時候他曾立志當醫師,因為無法達成願望,就將期望投射到兒子身上。他拜託張心湜遊說兒子學醫,無奈尹崇堯志不在此,目前在英國牛津大學攻讀法律博士學位。




  最後開設了書田泌尿科眼科診所,甚至簽署器官捐贈,「將大體捐給陽明大學醫學院,這樣也算了卻心願,進了醫學院,」張心湜提起這段塵封往事。




  雖然當不成醫師,尹衍樑仍不斷充實醫學知識,連SARS都研究透徹,甚至還將所學應用在生技投資上,至今實現獲利已超過百億,也算是對他醫學研究的另一種肯定。




  興趣廣泛的他卻是商場的獨行俠,從不參加工商團體與企業家聚會,身上穿的是潤泰的制服,手上戴的是平價電子錶,腳上穿的是工地安全鞋,舉凡一般企業家喜歡的恰好都非他所愛。他只做感興趣的事,而且愈難克服,愈要嘗試。




  連運動都挑選高難度項目,不是打獵、騎重機、開飛機,就是玩帆船。「雖然他物質慾望低,但是多數嗜好都必須用錢才能堆起來,這一點他從未否認,」他的一位友人說。




  金錢對他來說,初期是用來滿足興趣,到了晚期,則受到信仰影響,金錢成為用來完成夢想的工具。




  有一次前總統李登輝生日宴請賓客,讓每位客人自行挑選禮物,沒想到尹衍樑竟然要了他受洗時用的聖經。這本有著李登輝註記、年代久遠的聖經一直被珍藏至今。他曾經告訴張心湜:「這本聖經是無價之寶,金錢買不到。」




  在信仰上,他深受母親與南懷謹大師影響。




  信仰深受母親與南懷謹影響尹衍樑的母親李榮新是虔誠基督徒,常常接濟家境貧寒的街坊鄰居。有一回尹衍樑看到鄰居的孩子穿了自己的褲子,硬要人家脫下來還,後來被媽媽打一頓,告誡他:「助人是多麼快樂的事,怎麼可以如此對待需要幫助的人!」




  成為企業家後,他在私立薇閣中小學董事長李傳洪的引介下,師承南懷謹大師,開始專研佛法與打坐。1989年,首度踏上大陸,幫南懷瑾完成興建金溫鐵路(金華到溫州)的願望。




  由於當時的大陸高等教育落後,他也在南懷謹大師建議下,出資成立光華獎學金,並在北大創設光華管理學院。23年後的今天,大陸每年各省市文科與理科共62名狀元中,有40位會申請北大,其中20位是以光華管理學院為第一志願。




  其實早在1974年,尹家就成立「紀念尹珣若先生教育」基金會,尹珣若是尹衍樑的爺爺,藉此獎助清寒學生、軍公教子弟以及各種急難救助。20幾年來,尹衍樑個人捐贈給兩岸數十所大學的資金已不計其數,還興建大樓贈予台大土木系,也捐車子、蒐集的玉石給慈濟義賣。




  這中間有段從未曝光的祕辛,1994年擔任陽明醫學院院長的張心湜感歎地說,尹衍樑成立光華管理學院的錢原先是要捐給陽明醫學院,當時的教育部長郭為藩都同意了,但是老師與校友會反對,深怕企業的黑手伸進校園,拒絕捐獻,才會有今天的光華管理學院。無私奉獻做公益從不具名。




  尹衍樑的公益之舉,遠的不說,今年元月28日召開唐獎記者會後,他又應允每年捐100萬港幣給香港理工大學,共計10年4000萬台幣,建立香港理工大學與兩岸的北大、清大、台大等頂尖學校合作交流的機制。




  兼任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執行長的陳振川感觸最為深刻。只要一發生天災,尹衍樑就會主動詢問需要什麼協助,連歐晉德擔任台北市副市長任內,也會接到提供援助的電話。




  月前,花蓮縣秀林鄉發生土石流,安置350位災民的臨時住所急需一座中央廚房,尹衍樑派遣工程師從設計到施工不到五天就蓋好;當他無意間聽到某個小學深受頭蝨之苦時,剛好是莫拉克災區小學,主動蒐集藥物請陳振川代為轉送,並一再囑咐必須家庭與學校一起施打才有效。




  到大陸頒發20幾年光華獎學金的張心湜指出,尹衍樑做公益從不具名,捐大樓不落款家人與企業名字,也不要受贈者記得他。每次都叮囑得獎學生將來有能力,切記援助需要幫助的人。




  今年元月設立唐獎前,多位唐獎董事都建議仿照諾貝爾獎,取名尹氏獎,他堅持不可,「我覺得他是無私奉獻,從事教育與慈善工作與其信仰、人生哲學有關,」陳振川說,當尹衍樑將21項鋼筋自動化專利開放給全球無償使用,國際因而驚訝時,他也感到與有榮焉。







不斷創新挑戰自我極限




  小時候因為信仰而讀聖經,長大後看佛經,也讀可蘭經,最後讀通了。尹衍樑充分感覺到上帝、天使與神明的存在,「我還是一個信上帝的人,雖然讀佛經打坐,也研究可蘭經,其實講的都是同一件事,」他融會貫通了。




  深愛歷史的他最欣賞康熙皇帝,自身也具備康熙沈穩、冷靜與博學的特質,更深知帝王世家的悲與喜,所以毫不猶豫捐出95%財產,他自嘲:「最大的富貴是皇帝家,最大的悲哀也是皇帝家,希望資金分散能對人類、地球有所幫助,而不是因為子孫不孝、敗德來分散,希望子女因此感情好一點,不要咒詛我快點死吧。」




  今年63歲的尹衍樑堪稱是集創業家、工程師、教育者與慈善家四位一體的綜合版,單獨凸顯某個面向都無法完整代表他這個人。「他太聰明了,實在很難定位他,」張心湜說。




  眼前的唐獎堪稱是現階段最重要的任務,但所需資金不過占現有財產3%,其餘要用來做什麼?所有熟識他的人都異口同聲:他鐵定會有新想法,找到更多震撼人心的事情來做。因為他一生都在挑戰自我的極限,是個沒有「天花板」的人。









謹守「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傳統道德觀




  尹衍樑擁有西方的創新因子,也具備東方傳統的道德觀。他有段廣為人知的輕狂年少。14歲在進德中學時,與校外人士打架而受傷,跑進宿舍向當時的老師王金平求救,王金平幫忙包紮後,擔心他將遭到處分,刻意隱匿不報,沒想到卻改變他一生。後來尹衍樑考取大學、創業後,還一度向王金平下跪,感念其再造之恩。




  儘管這則故事已人盡皆知,他仍在諸多場合提起,在唐獎記者會上又再次感謝于敦德以及王金平老師的教化。這就是尹衍樑,念舊惜情,謙讓又有赤子之心。




  對於碩士班、博士班的指導教授王志剛與司徒達賢,他每年必宴請恩師,從不間斷,連對比自己小四歲的陳振川都是以「陳老師」相待。跟王金平則是亦師亦友,每年總會見兩三次面,並不時向他請益,包括唐獎的設立。而從不記得過生日的張心湜,更是年年收到尹衍樑的生日賀禮。




  不要以為他家財萬貫必然嬌奢尊貴,尹衍樑會幫客人、同仁開車門,而且堅持不讓司機、同仁幫忙開車門,都是自己下車。當有新進同仁不知情而開車門時,尹衍樑還會特地提醒下次不用了。(彭杏珠)







光頭造型




  尹衍樑:「風光無比,涼快!」




  一年多前,尹衍樑把滿頭頭髮剃光了。剃光頭的感覺如何?他說:「風光無比,涼快,頭上有幾根毛有什麼關係呢?」




  接著他取笑起自己:「我現在面子變大了(呵呵)!背面再裝個眼睛和鼻子,就變成四面佛。」




  很多男性剃光頭是為了展現某種決心。尹衍樑是不是也一樣?他回答,沒有,完全是為了灑脫、方便,年紀大了後,更感覺頭皮下的東西遠比頭皮上的重要。




  撇開企業家沉重工作那一面,尹衍樑有他的快意人生。除了閱讀,運動帶給他很多快樂。




  過去幾年來,他養成中午騎腳踏車的習慣,滿頭大汗,又能享受這一路的美麗風景。如果天氣好,中午12點半他從南港附近第11號水門出發,沿著基隆河到社子島,再沿著淡水河一路到淡水。他總習慣在馬路邊一家「可口」的店,吃一碗熱的魚丸湯。此時司機早將車子開到附近公園等著載他回台北。




  熱愛做學問的他,騎車也發展出「重抬、輕踏、平移、後拉」八字口訣,讓他輕鬆騎,一分鐘可踏72下,22公里一般人騎2個小時,他只需40分鐘。




  除了騎車,他還愛玩帆船。過去他常從台北開著帆船到綠島,但現在帆船愈來愈大,他正計劃有一天要開到阿拉斯加。




  他都有構想了。可能要一個多月,船上有很大的冰箱放糧食,沿路不需要靠岸。最好出發季節是3、4月,既順風又順流,跟著黑潮,順著北太平洋洋流一路往西流,回途再順流回到菲律賓,跟著黑潮回到台灣,這是他跟很多好手在網路上溝通,又下載天氣地圖研究得出的結論。




  如果有一天看到尹衍樑駕帆船到阿拉斯加去享受他的快意人生,也不必太驚訝。







****

2013.2.24

今天有人說尹先生肯定曾是兩案密使之一.

(我十幾年前知道北大光華的案子)




上周跟K. J. Wu說張繼高的骨灰是尹衍樑開遊艇出海去灑的......







****


尹衍樑(Samuel Yin,1950年8月16日-)祖籍山東日照,生於台灣台北中華民國企業家,現任潤泰集團(Ruentex Financial Group)總裁、中國文化大學董事會董事。父親為紡織企業家尹書田(1918年-1991年)時稱「格子布專家」、「牛仔布大王」。 2008年富比世雜誌(Forbes)台灣富豪排行榜排名第30[1],2008年世界傑出華商協會組織評選全球華商500強排行榜第183名。2011年捐95%財產籌備唐獎,於2014年首度頒獎。


尹幼年時頑劣,14歲到16歲半時是在感化院度過[2]。1966年被父親送至彰化進德中學「管訓班」住校讀書,一場跟校外人士打架的衝突,因數學老師王金平的搭救與「隱匿不報」,改變了一生[3]。後來考上成功高中夜間部,再進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以最後一名畢業。 廿六歲進入社會後突然開竅,對學問及研究開始有興趣,1982年從臺灣大學商學研究所畢業[4],1986年獲得國立政治大學企業管理博士[5]


1989年曾出資成立「光華教育基金」,與北京大學合辦光華管理學院任董事。


自1995年從日本芬蘭引進預製技術,從事預製建築結構工法技術開發各項自動化生產技術,最快可於100日內完工,大幅提升建築施工週期。發表論文、專著十餘篇,並擁有臺灣日本美國中國等地專利超過百項。1996年8月,潤泰集團成立「大潤發有限公司」,進軍量販店市場。

*****





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今(28)日捐助新台幣30億元成立唐獎教育基金會,並與中央研究院簽訂契約,委託其辦理唐獎的提名和評選業務,唐獎將於明(2014)年起每2年頒發1次,每屆每一領域獎項獎金不低於新台幣4000萬元,並為得獎人建議的獎助領域相關研究計畫提供不高於1000萬元的研究補助費,也將成為全球舉足輕重的一大學術獎項。


尹衍樑表示,唐奬獎助4大領域包括地球保護、藥物研發、研究中國及其相關學術以及人權和平,希望藉由唐奬的成立獎助「永續發展」、「生技醫藥」、「漢學」(不包含文學創作)以及「法治」。






尹衍樑強調,以「唐奬」做為命名,希望此奬成為華人對世界的新貢獻,也盼發楊中華文化。


唐奬自明年起每2年頒發1次,每屆每一領域獎項獎金不低於新台幣4000萬元,若該屆單一領域獎項有2位以上得獎人,則由其均分該屆該獎項的獎金,並將提供該獎助領域的研究計畫不超過新台幣1000萬元的獎勵研究補助費,惟該補助費應於5年內使用完畢。


唐奬以其獨創性和貢獻做為唯一評選標準,每1獎項最多可由3名得獎人共享。


據了解,諾貝爾獎項頒發瑞典克朗1000萬元(約新台幣4575萬元),而唐奬的獎金加上的獎勵研究補助費最高可達5000萬元,比諾貝爾獎還高,尹衍樑回應,非與諾貝爾獎項比賽誰的獎金多,而是希望延續諾貝爾獎的精神來幫助地球。



余英時在新澤西州普林斯頓寓所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 談到獲獎感言時說, 設立唐獎是中華民國很大的舉動與很偉大的構想, 它與克魯格獎一樣, 皆針對思維,思想方面設獎, 強調人文精神, 但更具意義。

余英時特別舉諾貝爾獎除了科學領域外, 只有文學與和平獎, 未設相關人文獎項, 可見成立唐獎,象徵台灣走在全球化最前端, 他推崇如此大規模設獎的用心與前瞻性。

余英時認為, 唐獎不只是儒家, 而是整個中華文化的特殊表現, 象徵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社會合流,也就是中國文化不是現代化的障礙, 更與現代化不衝突。唐獎讓我們知道什麼是合理、合情、合乎人性,沒有理由把傳統推翻。







另外,尹衍樑日前表示要95%財產做公益,他解釋,未來將以公益信託的方式成立「幫助基金會的基金會」,而非受理個別救助,且此舉也是全家族的希望所向。





台湾で唐奨教育基金会が発足 中央研究院が候補を選出







2013.1.29 14:28


唐獎(英語:Tang Prize),由臺灣企業家尹衍樑個人效法諾貝爾精神捐助成立,發揚盛唐精神。設置四大獎項包括「永續發展」、「生技醫藥」、「漢學」與「法治」,每兩年一屆,委託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辦理提名評選,首屆獲獎名單預定於2014年6月18日、唐朝開國日公布。獎金為5千萬新台幣,是全球獎金最高的學術獎[1]


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認為這是台灣第一座真正的國際級大獎,台灣主流媒體則以「東方諾貝爾獎」期許目標,來報導此獎[2]







◎台湾で唐奨教育基金会が発足 中央研究院が候補を選出




AsiaNet 51964

共同JBN0093(2013.1.29)




【台北2013年1月29日PRN=共同JBN】唐奨教育基金会(The Tang Prize Foundation 、http://www.tang-prize.org/)がこのほど台湾で公式に設立された。この財団は台湾最高峰の研究機関である中央研究院(Academia Sinica)と契約し、今後は中央研究院が「永続工程」「医療バイオテク」「文学作品以外の漢学」「法学」の4賞からなる「唐奨」の推薦、選出を行うことになった。「唐奨」はこれら4部門で独創的で影響力がある研究を表彰し、人類の発展に寄与する第1級の研究を促進しようとするものだ。




(写真:http://www.prnasia.com/sa/2013/01/28/20130128220229930636.html




唐奨教育基金会はサミュエル・イン博士の寄付になる30億台湾ドル(約1億200万米ドル)をもとに創立された。イン博士は「唐奨を作ることは私にとって長年の夢のひとつだった。この賞が世界、人類の役に立ち、中国文化を促進し、よりよい世界を作るための研究の助けになればと期待している」と述べた。




同賞の4分野は人類の社会的な発展のために重要な分野である。唐奨教育基金会はこれらの分野に対する学会および一般大衆の関心が増えること、さらに専門家が今後ともこれらの分野で革新的な研究にまい進することを期待している。「唐奨」に向けたすべての努力は最終的な目標である人間生活の向上に向けられている。「唐奨」は今後、世界で最も権威があり先見的な賞に育ち、台湾が国際社会にさらに貢献できるように育っていくことが期待される。




中央研究院のチーフェイ・ウォン院長は「歴史的にも中央研究院は常に第1級との定評があった。当研究院の会員は自国、海外を問わず、多くの分野で重要な地位を占めており、唐奨の最高の候補者を選考、選出するための専門的な能力を持っている」として次のように述べた。




「選考委員会を構成するそれぞれの分野の専門家を台湾および海外から注意深く選考する。この委員会は非常に厳格な客観性を持って、これら4分野で最も創造的な影響力のある研究を示した個人または団体を選出することになる。このような方法で行えば、唐奨は徐々に国際的な信用を獲得していくことになるだろう」




「唐奨」は2014年から2年に1度、これら4分野で最も優秀な貢献を行った個人または団体を表彰することになる。受賞者はそれぞれ4000万台湾ドル(約136万米ドル)を下回らない賞金を授与されるが、受賞者のそれぞれが提案した関連分野における研究の促進、育成や人材開発のための計画を約5年間の期間で行うことを補助するため、さらに1000万台湾ドル(約34万1000米ドル)が割り当てられる。




唐奨選出委員会は第1回「唐奨」に向けた推薦リストを作成し、2013年5月に適格な個人および(または)団体に招待状を送付する。候補者が推薦を受諾する締め切りは9月30日。唐奨選出委員会は、2014年4月末に唐奨教育基金会の理事会に対して最終候補について詳細な報告を提出する。唐奨教育基金会は2014年6月18日に受賞者を発表する。




▽唐奨教育基金会について

唐奨教育基金会は潤泰集団(Ruentex Group)会長のサミュエル・イン博士によって2012年に設立され、その理事会には幅広い専門家が招請されている。同基金は「唐奨」指導要綱の促進、持続可能な管理に責任を持っている。同基金は中央研究院に候補の推薦、選出プロセスに責任を持つ選出委員会を組織するよう委任している。同基金は委員会の専門的アドバイスに基づいて受賞者を選出する。同基金の詳しい情報はウェブサイト(www.tang-prize.org)を参照。




▽「唐奨」について

「唐奨」は「永続工程」「医療バイオテク」「漢学(文学作品以外)」「法学」の分野で最も独創的で影響力のある研究者または団体を表彰する国際的な賞である。この賞は研究者がこれら4分野の研究開発に励み、持続可能性およびバランスの良い発展のために働くことを期待して作られた。「唐奨」は同賞創始者が敬愛する唐王朝にちなんで命名された。この王朝はコスモポリタン文化の黄金時代で、中国の繁栄が頂点に達した時期。唐王朝は、自信とコスモポリタン的な包括性に彩られた性格を持ち、何世代にもわたって敬愛の情を引き起こしてきた。「唐奨」が促進しようとしているのもそのような資質である。




ソース:Tang Prize Foundation






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挫折是上帝的動力


天下雜誌516期,文/蕭富元、攝影/邱劍英


「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淫慢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治性……,」他一口氣背出八十六字的諸葛亮《誡子書》,說明安靜給他的力量。


尹衍樑如何靜中決策?以下是訪談摘要。


「靜為躁君」,靜是一切躁動的能量,或是爆發能量的根源。最大的安靜是黑洞,安靜到了極點,會產生大爆炸。


唐獎是一個安靜而且長遠的決定,這想法有二十年了。


這跟經營企業沒有直接相關,但也有相關。經營企業是手段,公益才是目的。如果沒有這手段,哪來的目的?對我來講,經商是獲取資源的必要手段。


喜歡別人怕我


我這個人最大的特徵就是非常安靜。我即使在大聲疾呼,也是在安靜地大聲疾呼。我人從來沒有躁動過,愈大的逆境來、愈安靜,這是天生的。


我可以從早到晚都專注精神,哪怕是在演講,還是吹牛、喝酒,還是很安靜。這可能跟打坐禪修有關。


真的靜下來,會覺得自己跟自己對話。有一個更高的你,在評量你做的對錯。你可以說那是上帝,或是天使,上帝就在你心中。


在做重要決策以前,我都會安靜下來。


這次做唐獎,我一個人去山上三次。我有台露營車,車上有把椅子,放上去就睡覺了。我習慣一個人去露營。


聖嚴法師曾經問我,「你一個人不找別人,不怕遇到壞人嗎?」我的答覆是,「到現在為止,我沒有碰到比我更壞的人。」


在露營時我想,這樣做會帶來怎麼樣的結果?我期望有怎麼樣的結果?要隱名來做,還是具名來做?我很不喜歡在閃光燈下。


有人會說,你這個小太保出身的人,怎麼可以辦這樣的事情呢?


我初中就混,英文不會寫,數學沒有念,本來已經自暴自棄,初三就進感化院。


但幸虧有兩年半的感化院生活,才有新的人生。要不然我老早就毀了。我從來不隱晦,我有一段狗臉的歲月。


我以前的價值觀是希望別人怕我,小流氓耀武揚威。


後來王金平就點破了,你希望別人注意你,「怕」是一種方式,其實應該讓別人敬你、愛你。我說那很好啊,那要怎麼做?


第一步先把書念好,把人先做好。抱持溫暖的心,時時刻刻體諒別人,替社會做事情,自然就會有人喜歡你。


現在大環境很吵鬧。吵鬧當中,我們常常說變動。其實,常中有變,變中也有常。


安靜觀察大的脈絡,就像波濤起伏一樣,所有波濤都是慢慢往上起來,然後瞬間下降。國事、匯率、利率、股市也是這樣。雖然有變,但也有變的大軌跡。


我想做個長久的事,所以我就研究諾貝爾基金會設立的機制。唐獎是華人面向世界,所提供的一點力量吧。


選「唐」為名的原因是,選秦的話,秦朝是個擴張、暴力的時代,雖然統一了中國,書同文、車同軌,統一了度量衡,但有侵略性。


而唐朝不是。她是用民族、文化、宗教的融合,用自身的力量拉動周遭,造成萬邦自動來朝,而非被迫來朝。而且,她是很自由的時代,開放、浪漫、中庸。


有人曾強烈建議要用尹氏基金會、尹書田基金會為名,都被我否決掉了。這不是我一家人面向這個世界,而是整個華人面向世界。


挫折的時候常常有。我對挫折的看法是,挫折是上帝的動力。人間的事情,不順心事十之八九,關鍵是你面對這個逆境的態度。讓自己安靜下來,抱著感恩的心境,想這是提升水準的時候,試煉又來了,而不是折磨。如果你認為是折磨,你會很痛苦。要把它當成試煉,烈火中鍛鍊你成為金剛的光榮日子。




*****





二月七日,台灣最有機會第一個以自家研發新藥,進軍國際市場的浩鼎生技,將召開股東會。外界傳言,前任董事長、知名華人生技專家張念慈,會回任董事長。

外人或許覺得稀鬆平常,但這部「股權恩仇錄」,卻牽涉到台灣富豪之一、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還有中研院院長翁啟惠,以及張念慈三人之間深厚的情誼。

浩鼎正進行臨床試驗的乳癌疫苗,被生技界看好。

去年,浩鼎與美國母公司Optimer,為了爭奪乳癌疫苗所有權,還引發經營權紛爭。當時,張念慈被拔除兩邊董事長的職務。

是尹衍樑出手,改寫這場經營權戰爭的結局。

他出資六千萬美元(約十八億台幣),買下Optimer持有浩鼎四三%的股權。

砸十八億買股權

泛潤泰集團成為浩鼎的最大股東,也讓在美國有開發新藥經驗的張念慈,能專心打造有台灣品牌的新藥。

接受《天下》專訪,尹衍樑感性地說,「這還是跟Michael之間的感情,我很挺Michael(張念慈的英文名)!」他誇讚張念慈「非常善良、正直」,所以力挺。

這得追溯到翁啟惠與張念慈,長達三十年的友誼。

翁啟惠和張念慈,早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求學時就相識。翁啟惠還常到他家吃飯。

後來,翁啟惠往學術發展。張念慈則在國際大藥廠任職,熟悉藥品的研發與市場營運。





後來,張念慈自行創業,其中成立的中草藥與保健食品公司,四年後,以高價賣給美商如新公司。

一九九八年,均在美國任職的翁啟惠、張念慈兩人,與其他國際頂尖生技人士,在美國創立Optimer。

翁啟惠並將他鑽研多年的醣分子自動化合成技術,技轉給Optimer,朝運用技術製成藥物努力。

但一開始,Optimer對如何將醣分子應用到藥物,沒有把握。在美國也找不到有意願的投資者,籌資困難。

幾年後,翁啟惠回台到中研院主持基因體研究中心。張念慈也跟著來台成立子公司—浩鼎生技,探求台灣資金奧援。

當年,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正起建。翁啟惠常早起到工地勘查,總會看到一個戴著帽子、圓圓胖胖的人在現場指揮。起先以為這人是工頭,談話後,才發覺他是承造工程的大老闆—尹衍樑。

指導尹衍樑投資生技

透過翁啟惠介紹,尹衍樑認識了張念慈。這幾年來,在兩人引介下,更進一步結識好幾位知名的華人生技專家。

張念慈笑著回憶,尹衍樑最早投資生技時,「每投必敗,損失好幾千萬美元。」後來,他幫尹衍樑評估、建議投資案,「從此每戰必勝。」而且獲利遠超乎外界所知。

因此,當朋友有難時,尹衍樑也義氣相挺。

浩鼎研發的乳癌疫苗,正進行跨國第三期臨床試驗。





去年,Optimer董事會,因覬覦乳癌疫苗上市後,全球至少有兩百億美元的大商機,要求張念慈把疫苗所有權拿回美國,被張念慈婉拒。

Optimer董事會,迅速以張念慈拿了浩鼎的技術股等莫須有罪名,解除他在兩地的董事長職務。

事發後第一時間,人在美國的張念慈,打電話聯絡台灣的幾個董事,特別是為尹衍樑打理生技投資的特助陳志全。

當尹衍樑與張念慈聯繫上,也相當震驚。

張念慈身為創辦人擁有的股份,加上這幾年尹衍樑默默收購投資Optimer的股份,合起來佔了三成。

董事會成員都是張念慈引進的團隊,為了商業利益,竟翻臉無情,讓張念慈事後直呼「用人不當」。

尹衍樑立即主導作戰策略。除了幫張念慈找最好的律師,也把潤泰在浩鼎的法人代表,由陳志全換成劍橋大學法律出身的律師曾達夢。

並趁美方董事會成員要飛來台灣、爭奪新董事長職位前,就先團結台灣其他股東,選出曾達夢接替張念慈迎戰。

接著,尹衍樑進行買回Optimer持有浩鼎四三%股份的計劃。

美國董事飛到台灣時,新任董事長曾達夢,先提議要回購股份,被美方嗤之以鼻。


但不久,Optimer在美國市場獲利不佳、現金短缺。浩鼎趁機宣稱公司要公開發行,需五十億台幣的資金;乳癌疫苗進入第三期試驗,也需資金奧援等消息,讓美方覺得自己是燙手山芋。美方終於主動聯繫曾達夢,願意賣股。

最後,尹衍樑以一股一美元,外界認為買得很便宜的價錢,收購Optimer在浩鼎的所有股份。

張念慈至今想來,仍覺得過程驚濤駭浪。他笑道,過兩三年,要找大導演李安把這個故事拍成電影。

經營權之爭雖已落幕,但新藥開發的路還沒走完。

張念慈與浩鼎的另一波挑戰才剛開始。

「台灣的生技還在起步,需要幾個指標的藥,讓國際看到台灣有做新藥的能力,」中研院院長翁啟惠、也是張念慈的好友,如此期待。

乳癌疫苗可能根治癌症

乳癌是女性最常見的癌症,估計全球每年至少有50萬個女性得乳癌。各國競相投入治療藥的研發,尤其是讓病人對癌細胞「免疫」的疫苗。

浩鼎的乳癌疫苗,是以技轉自中研院院長翁啟惠鑽研30幾年的醣分子化學,為藥物的技術基礎。

「這是非常前端的技術,」翁啟惠指出,細胞癌變時,表面有大量多醣體抗原Globo H,正常細胞表面則不會有,乳癌細胞及其幹細胞卻有高達六、七成,因此可用來設計疫苗。

打進人體後,針對有這個抗原的細胞產生抗體,就可像鑰匙插入鑰匙孔,鎖定癌細胞,啟動身體的免疫反應攻擊、消滅它。

「所以有可能根治癌症,」翁啟惠樂觀指出。翁啟惠團隊後來研究的第二代轉移性乳癌疫苗,甚至對肺癌、攝護腺癌、胃癌、卵巢癌、腦癌、胰臟癌等其他八種癌症,也很有效。

相關研究技術,中研院在2010年技轉給浩鼎。

翁啟惠返台服務以來,已至少將十幾種專利,技轉給業界。




曾有外界質疑其中是否涉及利益衝突。翁啟惠即透過中研院聲明,依規定,他雖可在技轉過程中獲得相當數額的技術股。但為了避免利益衝突的疑慮,他一概不取相關股票,也不持有任何其他上市、上櫃及未上市生技公司的股票,也未擔任任何公司的董事。

在政府目前鼓勵產學合作的做法下,台灣工銀科技顧問公司投資二部協理羅敏菁甚至認為,浩鼎將中研院早期的學術研究,轉化成生技產品的發展模式,值得生技業參考。

林榮三 1939~2015,台灣第一報人 (江春男)。郭雨新1975「廢票」

司馬觀點:台灣第一報人 (江春男)

《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不像傳統報人,不是文人辦報,但是他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貢獻至巨,尤其對台灣主體意識的維護。他辦報沒有什麼高深的理論,所念茲在茲的,就是要為台灣人爭志氣,不要讓人看衰,這一點,他做到了。
從各種角度來看,他都不像報人。他沒有受過好教育,從小做工,肩膀很寬,手掌強而有力,個性內向,不善言辭,但是他做什麼事,都全力以赴、兢兢業業。他投資的事業很多,但是大部分心思都放在報紙,每天在報社待到半夜,真是十足的報人,因為那是他的心靈寄託。
在戒嚴末期,他開始參與政治。第一次參加立委選舉,和郭雨新打對台,因涉嫌賄選而被告,林義雄和姚嘉文擔任郭的律師,在法庭上舉證歷歷,林榮三的律師支吾其詞,觀眾席上不時傳出笑聲,結果當然判無罪,否則就不必戒嚴了。
林榮三後來擔任監委,爭取副院長時,惹出不少爭議。他搞地產、蓋房子,各種事業蒸蒸日上,但搞政治,終非其所長,表面風光,其實不堪回首。後來因緣際會買了中部的地方性報紙,找《自立晚報》總編輯顏文閂擔綱,開始站穩腳步,向當時的三大報正面挑戰。
當時的三大報老闆都是國民黨中常委,經營理念不問可知。林榮三充滿本土熱情,堅持台灣意識,跟三大報立場截然不同,又起步太晚,想要辦第四大報,沒人看好,但是他富有商場經驗,做人誠懇,毫無架子,而且禮賢下士,大舉招攬人,沒有幾年就追上,不久就超越三大報。 
值得一提的是,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他又創辦英文《台北時報》,替台灣在國際發聲,這是其他大報能做卻不願做的,至今這份報紙仍然是國際社會了解台灣的重要平台。 
《自由》的發展與壯大,跟李登輝時代並行,這是時代的偶然,卻是民主化的必然。許多人對自由有很多批評,其中大部分是對的,不過,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百年來台灣報人前仆後繼,空有理念,短命居多,林榮三作為台灣歷史上第一報人,當之無愧。 

Windson Chen
進入新聞界以來,先後在《聯合報系》《中時報系》( 兩大報 )擔任過記者、編輯、主筆,唯獨沒在《自由時報》服務…但在林榮三以4000萬元買下《自強日報》改為《自由日報》之際,曾有機會卻未果~直到1987年再改名為《自由時報》時,當年之編輯部還在新莊碾米廠所改裝的老房子,差點就加入這家以「台灣優先、自由第一」報社,換跑道至日本媒體~僅於1988年至1999年在該報寫過無數文章,並介紹友人投效接掌副刊、校對、美編,算是關係匪淺,這時的《自由時報》已躋身台灣三大報之一 ! 彼此雖無緣...但對林榮三的一以貫之反共立場,感佩不已,如今遽爾辭世,雖與《聯合報》王惕吾與《中時》余紀忠報人並比,唯「台灣優先」之理念,永為後人所感念!!!
*****
雖說死者為大,且財大則氣粗,但此人絕非台灣社會的XX典範。除非你把炒地皮、玩政治也視為「典範」。
https://goo.gl/jAG5Ee
「1975年,郭雨新以曹操名句「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未已」為口號,以67歲之姿參與立法委員增額選舉,提出包括「國會全面改選」、「廢除戒嚴令」、「解除報禁」、「總統及台北市長直接民選」、「釋放政治犯」、「確保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真正自由」等政見,然而該次選舉他的選區宜蘭竟然出現10萬張的「廢票」而落選。後來挖馬路時,挖出一大袋投給郭雨新的選票。諸如此類有公家作票之嫌的情事,引起宜蘭市兩萬人上街抗議,差點激起暴動,郭雨新先生競選立委失敗後,姚嘉文和林義雄認為當時也參選的林榮三有明顯的賄選情形,應該對林榮三進行法律訴訟,這是台灣選舉運動史上,第一次對選舉的不公平提出法律訴訟。他們兩人並將這次選舉及訴訟經過寫成《虎落平陽-選戰!官司!郭雨新》一書。」


自由報系創辦人林榮三因病辭世,享壽77歲。回顧林榮三的從政經歷,爭…
NOWNEWS.COM





《自由》原為中部地方報紙,1986年林榮三將總部遷到北部後,積極朝全國性報紙發展,一般認為1990年代《自由》利用促銷、送黃金、贈報等手法,加上1996年兩大報《聯合報》和《中國時報》售價一起自10元漲至15元,《自由》並未調整價格,使《自由》躋身為三大報之一。 


聯邦銀行

每晚聽主筆念社論

卓越新聞獎基金會執行長邱家宜指,1988年報禁開放時,言論非親近當權者的報紙,經營規模都不如《中時》、《聯合》兩大報,在林榮三領導的《自由》加入市場後,他成功的行銷模式在市場佔有一席之地,讓國內報業在《蘋果》進入台灣前形成三強鼎立局面。
《自由》資深員工指,林榮三曾投入政界,但常受媒體攻擊,因此1993年卸任監院副院長後,就全心投入《自由》經營,每天午後就進報社,尤其重視社論,常在晚上請太太煮家常菜,邀信任的主管到會議室用餐;每晚還會要主筆逐字念社論給他聽,他提出意見修改,等到隔天的報紙大樣出來後才回家。 


瓏山林飯店

敬重記者給薪大方

一名《自由》資深記者說,林沒讀很多書,所以對記者很敬重,他當年進報社「新生訓練」時,林經過他們身邊忽然站住,深深一鞠躬,沒講一句話就離開,他嚇一跳,也感受到林對記者的重視。另一資深記者說,2005年林榮三把《自由》交給次子林鴻邦後,減少進報社頻率,但資深同事偶爾在報社遇到林榮三,林會認人並打氣:「少年仔,要加油!」
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薛雲峰曾在《自由》工作12年,擔任新竹特派員,他回憶,林很疼屬下,20多年前就給記者起薪4萬2000元、每張照片刊登加300元,曾有同事可月入6、7萬元;也不限同事在職進修,他就是在《自由》任職時拿到碩士並進修博士。 


聯邦建設

「對台民主貢獻大」

薛雲峰認為,林榮三透過報紙,從「非教育體系」加強台灣人的本土意識,把「台灣人」和「中國人」切開,讓台灣人關心本土文化、環境等,對台灣的民主發展貢獻很大。
曾在《自由》擔任編輯的輔大新聞傳播系副教授陳順孝說,從讀者角度來看,大家都希望媒體超然獨立,但現今媒體常反映經營者立場,國內四大報的立場其實都很鮮明,才會有許多人投入獨立媒體運動,期待媒體更公共化。 


自由時報

《自由時報》小檔案

創辦人:林榮三
董事長、發行人:吳阿明
現任社長:林鴻邦
歷史:1980年林榮三買下地方報紙《自強日報》,並改名《自由日報》,1987年再更名為《自由時報》,現為國內4大報之一
媒體版圖:平面媒體:《自由時報》、英文《台北時報》(Taipei Times)
網站:《自由電子報》
電視:曾獲核發自由電視台等3張電視執照,但遲未開播,已超過期限失效
官網:http://www.ltn.com.tw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學者認為,林榮三是非常有使命感的企業主,由於他強烈的本土意識,讓所經營的《自由》成為本土言論的堡壘。




前總統李登輝曾為林榮三(左)長子林鴻聯證婚。資料照片

馬英九總統素來遭《自由時報》批判,對於林榮三逝世,總統府昨表示,林榮三先生白手起家、創辦事業,展現台灣老一輩企業家的奮鬥精神,馬總統希望家屬節哀保重。林榮三多年來力挺前總統李登輝,李辦公室昨說,過去未得知林住院或身體不適,對於林病逝感到驚訝、惋惜。 


林榮三在陽明山仰德大道的住家昨晚人車進出頻繁,已有業者送來弔唁的鮮花。林琨凱攝

身家估逾1300億元

林榮三今年被《富比士》雜誌列為全台第9名富豪,估計身家逾1300億元,但房地產業都認為,林在全台坐擁大批土地,應是真正的「台灣首富」。
林榮三出身新北市蘆洲區,排行老三,大哥是宏國集團創辦人林堉琪、二哥是宏泰集團創辦人林堉璘,家中靠賣米發跡,之後都踏入房地產業致富,被外界稱為「三重幫」,其中林榮三的聯邦集團靠「瓏山林」建案在北台灣打響知名度,但也曾傳炒地爭議。
林榮三的事業版圖橫跨房地產、媒體、金融,他也曾投身政界,當過立委、監委和監察院副院長。他在1980年買下地方報《自強日報》,後更名《自由日報》,再更名《自由時報》。1992年林將觸角伸向金融證券,陸續成立聯邦銀行、聯邦投信。
《自由》資深員工說,林榮三曾說,在他所有事業中,《自由》是最不賺錢、經營壓力最大的,卻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資產,在《中時》和《聯合》兩大報獨大的時代,《自由》自詡是為台灣發聲的平台,以「台灣優先、自由第一」的理念辦報。 


林榮三(左起)1992年就任監察院副院長,當時的司法院長林洋港和監察院長黃尊秋到場祝賀。中央社

員工:上月仍露臉

《自由》昨傍晚發出聲明,表示林昨下午2時30分在家安詳離世,兒孫至親隨侍在側,治喪事宜還在由家屬討論中,暫未定案。
收治林榮三的台大醫院昨表示家屬未授權對外說明病情,不便透露治療細節。據了解,林榮三因肝臟問題,長期在台大醫院就醫,今年初發現肝腫瘤,曾住院開刀治療,健康一度好轉,一個月前忽感不適,檢查確認是肝癌晚期,台大安排一般外科團隊主導治療,3周前還邀一位日本肝癌外科權威來台2到3天、提供專業意見,但林病情無起色,前天已只能靠緊急維生系統維持生命跡象,昨早離院返家,下午辭世。
《自由》一名資深員工說,聽到林過世消息很震驚,8月時林還邀社內主管餐敘,看起來十分硬朗,不需人攙扶,並逐桌敬酒;9、10月林親自出席報社內部會議,這是報社員工最後一次看到他身影。 


林榮三(左二)與政界關係良好,以他父親為名的林建生圖書館1999年剪綵時,多位政要到場。中央社

霸氣「事業沒輸過」

《自由》總編輯胡文輝說,林生活低調,連他也是前晚才知道林的病情不樂觀;他今年曾分別受邀出席林和太太的生日宴,當時雖覺得林精神狀況略差,但沒想到這麼嚴重。胡回憶,《自由》創報時,林榮三親自邀他擔任政治組長兼副總編輯,當時林拍胸脯保證:「過去做事業沒失敗過的啦!」霸氣讓他印象深刻。
與林是姻親的展悅建設董事長許東隆說,一個月前的家族聚會,林身體還硬朗,熱情關心每一名晚輩的近況,聽到他過世,很錯愕。許說,林做事一絲不苟、很有毅力,「他真的熱愛台灣這塊土地,這是我們後輩最佩服的地方」。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昨表達哀悼與敬意,強調林曾任立委、監委,用心服務基層,是台灣發展重大力量。民進黨發言人王閔生說,林對台灣民主深化貢獻良多,黨主席蔡英文將弔唁。 



創「本土言論堡壘」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曾在任國民黨秘書長時,「阻擋」林榮三爭取監院院長大位的路,林耿耿於懷。宋昨說,對於林先生深愛台灣的心情感到敬佩,並對家屬表示深沉哀悼與慰問。
立法院長王金平40年前曾與林榮三同時當選立委,他說,林橫跨政商媒,是成功事業家和媒體人,對於他的逝世感到惋惜。
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胡元輝表示,林榮三是報業史代表人物,由地產、建築跨業辦報,用大筆資金挹注,吸引不少讀者;林也是非常有使命感的經營者,每天都要親自看社論並主持編輯會議,由於他強烈的本土意識,讓《自由》成為本土言論的堡壘。
林榮三10多年前已陸續將事業交棒第二代,長子林鴻聯接手聯邦銀行,次子林鴻邦負責《自由》,么子林鴻堯負責瓏山林建設,長女林歆嬡是瓏山林實業董事長,與林鴻堯共同經營中和福朋喜來登、蘇澳瓏山林飯店。企業內部指,林榮三過世對公司影響不大。 


翻攝網路

林榮三小檔案

生卒:1939/05/27~2015/11/28
身家:41億美元(1333億元台幣)
學歷:台北市私立開南高工高級部、天主教輔仁大學名譽法學博士
經歷:
.聯邦建設、聯邦集團創辦人
.立法委員、監察委員、監察院副院長、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總統府國策顧問
.《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文化公益基金會創辦人
婚姻狀況:配偶林張素娥,育有3子1女
榮譽事蹟:
.2000年,獲總統李登輝頒贈二等景星勳章
.2008年,獲總統陳水扁頒贈二等卿雲勳章
註:《富比士》公布2015年台灣富豪第9名 

2015年11月29日 星期日

Queen's "Bohemian Rhapsody" 至今賣6百50萬張。


QUEEN LYRICS

"Bohemian Rhapsody"
Is this the real life?
Is this just fantasy?
Caught in a landslide,
No escape from reality.

Open your eyes,
Look up to the skies and see,
I'm just a poor boy, I need no sympathy,
Because I'm easy come, easy go,
Little high, little low,
Anyway the wind blows doesn't really matter to me, to me.

Mama, just killed a man,
Put a gun against his head,
Pulled my trigger, now he's dead.
Mama, life had just begun,
But now I've gone and thrown it all away.

Mama, ooh,
Didn't mean to make you cry,
If I'm not back again this time tomorrow,
Carry on, carry on as if nothing really matters.

Too late, my time has come,
Sent shivers down my spine,
Body's aching all the time.
Goodbye, everybody, I've got to go,
Gotta leave you all behind and face the truth.

Mama, ooh (anyway the wind blows),
I don't wanna die,
I sometimes wish I'd never been born at all.

I see a little silhouetto of a man,
Scaramouche, Scaramouche, will you do the Fandango?
Thunderbolt and lightning,
Very, very frightening me.
(Galileo) Galileo.
(Galileo) Galileo,
Galileo Figaro
Magnifico.

I'm just a poor boy, nobody loves me.
He's just a poor boy from a poor family,
Spare him his life from this monstrosity.

Easy come, easy go, will you let me go?
Bismillah! No, we will not let you go. (Let him go!)
Bismillah! We will not let you go. (Let him go!)
Bismillah! We will not let you go. (Let me go!)
Will not let you go. (Let me go!)
Never, never let you go
Never let me go, oh.
No, no, no, no, no, no, no.
Oh, mama mia, mama mia (Mama mia, let me go.)
Beelzebub has a devil put aside for me, for me, for me.

So you think you can stone me and spit in my eye?
So you think you can love me and leave me to die?
Oh, baby, can't do this to me, baby,
Just gotta get out, just gotta get right outta here.

(Oh, yeah, oh yeah)

Nothing really matters,
Anyone can see,
Nothing really matters,
Nothing really matters to me.

Anyway the wind blows.




----
Is this the real life? Is this just fantasy? The four members of British rock band Queen could be forgiven for asking themselves those questions on this day in 1975, when "Bohemian Rhapsody" became their first number one on the UK Singles Chart
The weird and lengthy song was one of Britain's most unlikely number-one hits
ECON.ST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