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1日 星期三

yesterday man「已是過去式的人」「loser、cipher」形容馬 (時代雜誌) ;蘋論:馬習原可做換帖兄弟;滅頂反被滅頂;馬英九 吃定國民黨;吳典蓉:馬英九是國民黨的送行者?

蘋論:馬習原可做換帖兄弟

馬英九與習近平若非分離兩地,是可以做知己的,至少可以如馬金(溥聰)一樣,情逾手足。
從這次馬習會看出,馬和習之間有太多相同的特質,掩蓋了他們相異之處。他們的殊異部分都是外在社會化的結果,像是習深沉、馬天真;習寡言、馬多話;習有黑道大哥氣質、馬則是秀場喜劇演員的氣質。

兩人的共同點是內在的、與生俱來的,是思想、意識與潛意識部分的雷同。思想意識的同質性主要表現在對國家民族、歷史古籍和生活態度的信仰上。
先就國家民族的意識而言,兩人都迷信什麼炎黃子孫、同胞親情、民族復興、領土主權等血緣迷戀和300多年前西發里亞條約古老咒語(主權至上)的制約,完全沒有現代以歐盟為主的人道思想超越血緣強迫症的意識,21世紀13億人口竟被300年前古歐洲吸血鬼的詛咒所制約,而馬英九受台灣民主洗禮多年,竟仍無法掙脫炎黃子孫的套套邏輯,與習近平互相唱和那些古老咒語而沾沾自喜。歐洲人經過兩次大戰,代價慘重,終於覺悟民族主義的恐怖而努力超越,中台還耽溺其中,不知伊於胡底。
馬習兩人都提出一些中國古老傳統的觀點,來說明他們對中國歷史的崇拜和追隨。例如馬當著習的面背誦「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其實這是句不知所云的空話,卻是馬的思想指導方針。
習的領導統御術是中國傳統明儒暗法的那一套,加上列寧主義的極權統治的總和,相當落後。台灣馬總統卻非常神馳其中,時常「大學」、「中庸」一番,令人不知今夕何夕? 

兩人保守心態無異

生活態度上,習近平很保守,馬更保守。本月9日本報《論壇》版張小虹教授發表的《馬英九的西裝》一文中,就明白點出馬的保守思想,還停留在把西裝套進農業時代的奢華╱樸實、貪瀆╱勤儉、時髦╱落伍、洋氣╱土氣的對立意識裡,不知道現代早已把時尚、美學作為「時代感性的變化」。習上台後在北京的講話,像是七不准講,就很封建保守。馬雖不致如此,但保守心態本質上與習無異。難怪《時代》雜誌亞洲版總編輯9日在專文中說馬「已是過去式的人」。
可惜了,若無國共對峙、若無台灣民主化,馬習是可以做換帖兄弟的。 






不只bumbler!時代雜誌以「loser、cipher」形容馬


作者 | Yahoo奇摩(新聞) – 2015年11月10日 上午11:44
馬英九總統7日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面,握手長達80秒。馬習會後,美國《時代雜誌》亞洲總編輯阿卜杜卡林(Zoher Abdoolcarim)發表評論,直指馬英九是無用之人(cipher)、魯蛇(loser),引發討論。

2012年,知名媒體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曾以「笨蛋馬英九」(Ma the bumbler)批評馬英九執政5年來光環消失,民調創新低、薪資倒退,民怨不斷;這一次,馬英九成為「時代認證」的魯蛇。他在文中指出,馬英九與習近平的會面,雖然讓他成為鎂光燈的焦點,但明年1月16日總統與立委選舉後,馬英九恐成無用之人,連部分國民黨黨員也把他當魯蛇。

阿卜杜卡林在文中指出馬已經是「明日黃花」(yesterday man)。他以低迷的狀態結束兩任任期,滿意度勉強達10%;在他任內台灣經濟一片慘淡,黨內搞分裂,缺乏國家長遠願景。許多台灣人覺得馬英九此次倉促與習近平會面,簡直是出賣台灣的行為。

馬英九在國外媒體的眼中,從bumbler進階到cipher,網友紛紛留言「一針見血」、「不愧是時代」;一名網友感歎,馬英九的歷史定位已與魯蛇、笨蛋劃上等號,外國人怎麼這麼中肯!還有網友諷刺,這次會面得到好多國際認證,接應不暇呢!也有網友覺得,這篇媒體評論真的罵超兇。

2014.10.16

我愛掀馬統相片

我愛掀馬統

馬團隊涉收獻金醜聞越滾越大 .......................

回顧一下今年10/16的壹週刊︰

馬英九是頂新最大門神

曾指示陳保基 助魏家打通兩岸農產市場




《壹週刊》報導影射總統馬英九是頂新最大門神,曾指示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全力協助魏家打通兩岸農產品市場,陳親自前往台北一○一大樓頂新總部,與魏家商討協助其農產品快速通關。陳保基昨日坦承,曾到一○一大樓與魏家商討農產品通關事宜,到場才發現,有中國海協會副會長鄭立中在場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821959

蘋論:滅頂反被滅頂


 蔡正元說連勝文競選時,本來要提議滅頂當作政見,但被國民黨高層勸阻。這番話引來社會合理懷疑國民黨拿了頂新的2億元政治獻金,甚至有傳言頂新還給了某些個人。若為真,也難怪滅頂滅不下去,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嘛。
國民黨的黨產富可敵國,還要拿頂新的獻金,豈非貪婪作祟?事情現在撲朔迷離,由於沒有簽收的文件,到底誰收取?依法向有關機關登錄了嗎?繳給黨庫了沒?繳了多少?是否有黑吃黑?是否有某幾個個人從中揩油?頂新的獻金是一筆2億元全給國民黨,還是另外給予某個或某些個人若干元?為什麼不守法登記政治獻金?馬自命清廉,如何縱容黨部可以如此貪婪?馬也可能被蒙蔽,真的不知2億元神隱何處?還是幫忙隱匿包庇?
現在馬個人的清廉也遭到懷疑,被人猜疑是頂新的門神。我們希望這些都是謠言,子虛烏有,否則給民眾的打擊太大,若從此不再信任政府,無論誰執政都不是好兆頭。馬總統執政失敗,只剩下他個人清廉一項還撐著,一旦清廉也破功,他個人不但遺臭萬年,國民黨也將窮途末路,民眾對政府和國民黨完全不信任,對台灣將是災難,因為沒有黨能夠制衡民進黨,那一定是國家級的噩夢。
這當中有個要害。如果頂新魏家給的黑錢是給國民黨,而黑心油事件是政府的司法案件,屬於公訴罪。若國民黨拿了錢給頂新當門神,干預司法偵查,就又回到以黨領政的黨國體制老路。關說連勝文不要滅頂,其實就是以黨干政,走的是回頭路。馬英九是吃黨的奶水長大的,很習慣黨國體制的運作,但經過轉型運動,這套做法已經太落後而遭到淘汰,然而一碰到危機,立刻產生返祖現象,使用黨的管道影響政府的決定,或許這就是黨部高層叫連不要滅頂的緣由吧。 

兩黨操守皆監督

執政黨貪腐,一定染黑政府官員,因為執政黨與政府的關係太密切,很多政務官也是高階黨員。反之,如果在野黨收受超過政治獻金的錢,暫時不會影響政府,但風氣墮落後,一旦執政就會讓政府很快從根爛起。所以,我們在監督政府的同時,也須監督兩個政黨的操守和品質。 
-----
轉了一圈,內閣總辭變單辭,除閣揆換人外,閣員幾乎不動;馬英九是辭了黨主席,卻換上與他有結盟關係的吳敦義暫代;昨天還傳出,在恐怖平衡下,未來的國民黨主席選舉恐怕無人敢登記。馬英九使出乾坤大挪移,躲過了逼宮危機,卻還是黨政權力的最後影武者,他被民意唾棄,政途日薄西山,卻依舊牢牢地吃定國民黨。

從敗選以後,馬英九貌似敬謹、狀甚哀傷,但全部在講空話。他說,「人民傳達的訊息我都收到了」,但絕口不提他到底收到什麼?他又說:「選舉輸了,但國家總路線沒輸、朝向自由開放的改革路線也沒輸。」如果一切都沒錯沒輸,那錯的輸的到底是什麼?選後檢討連篇累牘,馬英九豈會不知他錯在哪裡?但,他不能講也不敢講,因為一講開,馬的權力基礎就垮台了。
馬英九原本打定主意不辭主席保黨權,後來見勢不可為,改以守住「馬金體制」為總目標。先放出辭黨主席的訊息,躲過奪權的第一擊;接著,在中常會瀰漫認錯道歉辭主席的假氛圍下,要同志「莫散了團體、莫灰了志氣」,完敗所有中常委。加上中生代的接班矛盾,包括朱立倫、郝龍斌、胡志強這些有實力的地方諸侯,即便敗選第一時間曾大鳴大放,到最後卻全部噤聲,完全被隔絕在這波權力改組之外。馬英九很不了解台灣民意,卻很熟諳國民黨的權力眉角。
國民黨的立委昨大放馬後砲,說什麼「未來重大法案要先經黨團通過」。這一群腦袋空空的草包,國民黨的大船都要沉了,卻沒敢在國民黨中常會集結造反,沒膽要馬金體制下詔罪己,只會躲在立法院貪這些蠅頭小利,一年後的國會選舉真是死不足惜。
毛組閣令人驚心
最令人驚心的是毛治國組閣案,一個在大選中潰敗、民調低到不能再低的總統,任用一個民調跟他一樣低盪、多數國民黨立委也不支持的閣揆,這是在開人民的玩笑,更完全瓦解民主政治的信任基礎。但馬英九與金溥聰可是樂此不疲,現在不只「政」是他們的分身,連「黨(主席)」都變成他的傀儡,普天之下還有這麼爽的民選總統嗎?
國民黨,請你們自重自救,就算要下台,台灣也需要你們當一個像樣的反對黨!
----http://www.appledaily.com.tw/…/art…/forum/20141206/36250429/
蘋論:馬英九 吃定國民黨
2014年12月06日
Despite their collective failure to predict the financial crisis, economists are still very influential. Why? One reason, say the authors of a new paper, is tha⋯⋯
更多



吳典蓉專欄:馬英九是國民黨的送行者?

 產生縮網址 

吳典蓉 2014年12月06日
雖然已是民主時代,但作為主權者的意志表達,所謂的「民意授權」(mandate)絕對比天威還要難測,在民主國家中,如何解讀mandate,仍然是一門藝術,錯誤的解讀絕對足以讓領導人或政黨粉身碎骨,死得不明所以。

九合一選舉結果出爐,又到了解讀mandate的時刻,面對國民黨慘敗的事實,政治觀察家們有點像神探可倫坡一樣,清楚誰是凶手,但要推敲國民黨大選如何敗的(如何犯下凶案的),恐怕神探可倫坡清晰的腦袋尚嫌不足,還要有梅林大師的魔法才行。

馬英九現在已是眾矢之的、臉上明白的烙印著「失敗者」3個字,但如果大家不健忘,16年前他可是國民黨的明星,人氣擋都擋不住,國民黨大老們要懇求他出來參選台北市長;再回憶8年前,特別費案已經爆發,仍無損馬的人氣,他是藍綠陣營都眼紅的政治寵兒。

馬英九和今天的政治明星柯文哲有點像的是,民進黨因為需要,才忍受柯文哲的白目作風;同樣的,國民黨及大老們之所以忍受馬英九,唯一的原因就是馬英九能帶領他們勝選;一個老朽的國民黨,安上清新的面具,再加上未老先衰、失去改革動能的民進黨,就是馬英九2008年大贏的真相。

所以,這次選舉國民黨遭逢史上最大挫敗,是對當年耍詐的報應嗎?其實未必,可以看一下國際的例子,英國保守黨黨員平均年齡60歲(國民黨可能還稍好一些),擁抱小政府,到現在還抱者接近物競天擇的殘酷競爭理論,因此之前面臨轉型後的新工黨,可說是連連吃敗仗,曾經在野將近15年,一直到2005年保守黨選出形象清新幹練的卡麥隆之後,才終於轉運,並在2010年成為執政黨。

所以,政黨靠政治明星來整型,並非完全沒有正當性,但如果只是到此為止,可就是一場災難!看看英國,保守黨老舊本質,也許沒有多大改變,但卡麥隆擔任首相以來,卻有許多新作為,和自民黨聯合內閣創二戰後首例,再加上今年中以最佳條件同意蘇格蘭公投;在政策方面,不說完成了符合右派理念的教育改革,即使左派的進步理念,卡麥隆也推動國會通過,讓英國成為第16個同志婚合法化的國家。

所以,即使國民黨一成不變、全依舊章,只要馬英九能夠成事,國民黨未必不能包裝成台灣的保守黨,但問題是,馬英九不是台灣的卡麥隆。馬執政第一年的美牛案及油電雙漲案,即使有外交上及財政上的戰略目標,但馬政府全然無能辯護,最後折損了一位國安會祕書長蘇起,及一位行政院長劉兆玄;然後,接下來的7年其實就是永劫回歸,一再的輪迴重複第一年的失敗經驗。誠實記載馬政府執政第一年的《維基解密.台灣》,現在看起來簡直就是預知死亡紀事。

馬任內並非沒有改革理想,例如前年的證所稅案,但是馬氏「Bumbler」的改革作風,事前未廣徵博議、謀定而後動,推出時不知結合盟友,最後是國民黨內倒戈成功,推動的政務官人頭落地,一場政改草草收場。現在回想起來,證所稅的失敗已是一錘定調,馬政府從此再也不敢有大作為。

即使如此,馬英九今日的失敗,其實是個化妝師的失敗,他無法包裝國民黨,更別說改革改變國民黨;但國民黨如果有任何理想、戰略目標、甚至有一絲絲想贏的企圖心,那麼,化妝師的失敗不會是致命的,他日總還可以找到稱職的化妝師,民進黨2008年廢墟重生,難道不是借用了當時形象清新的蔡英文作為助力。但如果國民黨只想吃老本,不改老朽作風,那麼,一個不稱職的化妝師,就足以成為國民黨的送行者了。

果然,國民黨立院黨團敗選後第一個動作,就是在立法院修法,準備將仍未實施的證所稅「大戶條款」門檻從10億上修到50億,最後只有200名大戶會被課到稅!其實,大家對藍委這個動作一點都不意外,這已是國民黨的慣性,像1949年前後一樣,敗亡當頭,大家搶著發黨難財,在搖搖欲墜的大宅倒下前狂撈一筆。


更糟的是,如果藍營諸公們錯誤解讀,誤認馬英九過去幾年來嘗試推出的改革政策(雖然都沒成功),是導致該黨離心離德的主因,那麼國民黨的跌勢將難有止境;而這也是台灣的悲哀,因為,「豬一樣的隊友」雖然可恨,但有「豬一樣的對手」,最後弄到台灣一黨獨大,對台灣也未必有利!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