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只有傻子才會相信北京" (德國電視一台); 馬英九施施從外來(江春男);蘋論:為什麼是陳建仁



"只有傻子才會相信北京"

"習馬會"落幕不久後,德國電視一台發表了題為"只有傻子才會相信北京"(Nur ein Narr würde Peking vertrauen)的評論文章。作者指出,中國和台灣的歷史性會晤總體來說雖然友好。但藉鑑香港的發展狀況,台北應該有所警惕。因為"只有傻子才會相信中國的共產黨們。"

評論文章在開頭寫道:"中國和台灣開始相互​​接近。誰不會為此高興呢?幾十年來,這兩個中國對手一直處於冷戰狀態,而這種冷戰許多次都差點演變成真正的熱戰。北京有1500多枚飛彈對準台灣,直截了當的發出了入侵的威脅,前提是台灣宣布獨立。而台灣則一直要求美國對台軍售,為的就是在一定程度上抵禦大陸不斷增長的實力。一場台灣戰爭有可能讓中美這兩個大國陷入軍事爭端。一場噩夢。"

"看到新的對話渠道正在打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打破禁忌,和台灣人正面相對。而且在和馬英九會面的時候,幾乎能感覺到雙方的一種真情,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在如今變得越來越不太平的世界裡,看到人們能通過握手、對話與合作,心平氣和的解決衝突,誰又會不為此而感到高興呢?!這是一個好的發展勢頭。不是嗎?許多台灣人對此次會晤和接近​​中國的政策持懷疑態度。他們有充分的理由這樣想:中國維護領土主權,希望實現統一的訴求固然可以理解。雙方確實在歷史和文化上有著緊密的根源。但如今台灣所關注的不僅僅是國家和歷史上的對抗,而是民主和自由。台灣是該地區內的一個榜樣型民主國家。一個已經從蔣介石建立的獨裁體制中擺脫出來的島嶼。 "

作者最後寫到:"所以台灣人在解讀這位北京強人(習近平)的表態時應該謹慎小心。在有關自由的問題上,相信中國共產黨的人是一個傻子。(Ein Narr, der den chinesischen Kommunisten vertraut , wenn es um die Freiheit geht.)一大部分台灣人已經估計到了這一點。明年一月,這個島嶼將舉行選舉。民調結果顯示,對中國明顯更持批判態度的民進黨有可能贏得大選。到那時,馬英九的親密路線也就走到頭了。"

"台灣目前能夠爭取到的最好狀況就是保持現狀:和大陸維持和平與經濟往來,放棄名義上的獨立,但也和北京保持政治上的距離。台灣只能希望,習近平會對此滿意。"




司馬觀點:馬英九施施從外來(江春男)

漲潮時你不啟航,退潮時你就擱淺在沙灘上」,這幾乎是朱立倫的寫照。他去美國一趟,依樣畫葫蘆,蔡英文見過的都要見,但美方對兩人的期待不同,蔡滿載而歸,朱則沒有帶走一片雲彩。
朱的行程很少公開,充滿神秘,其實有苦說不出,老美和僑界有一大堆問題等著他,包括馬習會、挺柱滅柱,和其他黨內問題。今後沒有維基解密,要當面問清楚,這種問題怎麼公開呢?
他是親美派,訪問美國得心應手,理應受到真誠歡迎,可惜一切有利條件都被他浪費掉了。尤其他的訪美行程和馬習會重疊,小馬去新加坡和習近平握手,小朱到華府替小馬擦屁股,處境尷尬,任務太沉重了。

馬習會佔滿媒體版面,馬英九風光無限,把朱晾在一邊,許多人不知朱仍然是總統參選人,以為他也被換掉了。馬被習大人的金手一握,立刻全身通電,肌肉隆起,至今仍在高度興奮狀態。 
民調上顯示,朱與蔡的差距越來越大,他的美國之行,被馬習會的新聞所覆蓋了。朱回來之後政治行情更差,因為他再過兩個多月就要下台,馬回鍋兼任黨主席,似乎已成定局。一方面,這是黨內生態平衡,一方面北京屬意馬重操舊業。 
有內幕消息指出,習近平一見面就把馬看扁了。習年輕時下放陝北,挑糞種菜吃過苦頭,又長期擔任地方領導,閱人無數,他看到的馬英九,既不接地氣,又沒有底氣,當縣長都不及格。但是對北京而言,這樣的人最好用。 
馬英九對馬習會自彈自唱,回味無窮,令人聯想到「驕其妻妾」的成語故事。話說齊人在外面到處碰壁抬不起頭來,回家後卻擺出神氣活現的樣子,家人發現真相後相泣於中庭,他卻「施施從外來,驕其妻妾」,這不是在形容馬英九嗎? 

蘋論:為什麼是陳建仁


英文選擇陳建仁擔任副手是聰明的,他是本省籍男性,有國民黨地方派系背景;他年長蔡英文5歲,有很高的學術與醫療(公衛)專業,幾乎每一項條件都與蔡英文互補。儘管陳建仁曾在民進黨政府擔任政務官,政治光譜偏綠,很難說耳目一新;但蔡英文民調已經來到四成五左右,不求加分而能祭出一位相對安全的副手人選,其實已經是一張好牌。
從4年前後的副手選擇,也可看出蔡英文的政治行情已截然不同。4年前的蔡英文總被嫌「不夠綠」,沒辦法激起民進黨支持者的熱情,因此她在民進黨的派系夾縫中選擇蘇嘉全擔任副手。沒想到從蘇的豪華農舍開始,蔡概括承受了蘇嘉全的政治爭議而得屢屢回防。不管是這次挑學術背景濃厚的陳建仁任副手,或不分區立委名單率皆排除派系天王的牽制,顯示蔡英文在民進黨內部的權力基礎已經相對穩固。
相較之下,目前民調仍落後蔡英文兩成的朱立倫對副手應有不同的思考。為求別開生面有效加分,他不太應該從傳統國民黨裡覓才;也由於對手是女性,加上國民黨被視為父權主義濃厚,朱應可朝女性副手思考,補足這項缺憾。
從這角度來看,先前傳出的幾名資深的女性電視主播可能出任朱立倫副手,是一項「合理的推測」。
不過,這又牽涉到當事人意願,以及省籍問題(朱立倫與女主播都是外省籍),終讓傳聞無疾而終。
從選舉攻防來看,耳目一新的副手短時間內固然可以有點火效應,但很難撼動選戰的基本面。也由於正副總統候選人都必須接受高規格的檢驗,一旦副手的學經歷與政治資歷出現「破口」,反而可能拖累總統大選,這是越來越多總統候選人傾向從較單純的學界尋覓副手的原因。 

須承受總統功過

其實,除了作為備位元首,副總統幾無政治角色,所以最理想的副手典型其實是「沒有聲音」的李元簇。從台灣有民選總統以來,包括連戰、呂秀蓮及吳敦義,所有想以副總統為踏腳石「進階」總統者,無一人能成功;原因在於台灣民意快速轉換,副總統得概括承受總統的所有功過,無法切割。
一直不掩鴻鵠之志的吳敦義,最後只能坐視大諸侯朱立倫扶搖直上,對此勢必點滴在心。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