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3日 星期五

蘋論:監督總統 國民黨要換腦袋。眾評自導自演的馬英九11.13記者會 (待續)

"Fools are more to be feared than the wicked." - Queen Christina 

hc:我不相信所謂的密談錄音.......

蘋論:監督總統 國民黨要換腦袋

立法院邀請總統就馬習會進行國情報告案遭到封殺,藍營痛批國會不給「公開透明」、錯失「建立憲政慣例」云云。但這顯然是誤會了。馬英九人都去了,話也講了,連酒都喝了;現在才要來立法院進行不能被立委質詢的「國情報告」,難道立法院還可以讓馬英九把說出去的一中原則吞回去?或提點馬少喝點酒?國情報告當然稱不上立院監督,更與建立憲政慣例無涉。

《憲法》增修條文第四條規定:「立法院於每年集會時,得聽取總統國情報告。」既是「得」,就可以「不得」,完全視立法院意思之表示。修憲以來,立法院幾乎沒用過這權力的原因在於它只能「聽取」,無法「逼問」,根本聊備一格;更甚者,變成總統單方面意志宣示的場域,立委淪為配角,國會變成為總統作嫁。
台灣《憲法》闕漏,總統雖是最高行政權力擁有者,但可以派任閣揆當替死鬼,國會表面上很難監督制衡。其實,在未修憲前,透過強化國會法制,其實仍可強力牽制總統,端看為與不為而已。
十年前,大法官會議做出第585號解釋文,確立國會擁有調查權,還允許立法院在必要狀況下「要求與調查事項相關之人民或政府人員,陳述證言或表示意見」,這已形同總統制國家的聽證權。無奈,該解釋文出爐後隨即政黨輪替;國民黨掌握的國會不願讓立法院插手監督行政事務,相關的《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修法草案,被國民黨團凍結迄今。
三一八學運後,朝野都說要盡速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工作;不過,對於監督的「力道」,朝野版本相距甚遠。於是,為了哪個黨籍召委主審該草案的程序問題,草案一樣無法付委,卡關迄今。
如果有調查權,立法院將可調閱兩岸在馬習會裡書信往返的相關資料,甚至可以聽證會的方式要求總統就此事進行說明;如果有真刀實槍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要求兩岸協議必須資訊公開,甚而容納國會參與,馬政府還敢在舉行馬習會的前兩天才公告周知、突襲立法院嗎? 

豈能讓行政權獨大

該不該針對馬習會進行總統國情報告根本無關宏旨,關鍵在長期擁有國會多數的國民黨,私心作祟、怯於監督、圖利行政部門,讓立法院的兩岸協議監督法制付之闕如。國民黨極可能在下屆立委選舉第一次失去國會多數,一旦在野,要如何思考國會調查權以及兩岸協議監督法制的運用?換個腦袋吧,難道還要讓行政權繼續獨大嗎? 





【邱垂亮專欄】
馬習會是空口說白話,而且都是舊話、廢話,既無新意, 也無突破,沒意義,沒路用,不要大驚小怪。


星期三(2015.11.04)清晨,我還在睡大覺,老婆月琴,氣急敗壞,大叫,「台灣完蛋了!馬習會要召開了!」我被驚醒,叫回去,「怪叫什麼?我要睡覺!」,我無動於衷。歷史性的馬習會於星期六(2015.1…
PEOPLENEWS.TW

馬習會、記者會,都是他開的,
「絕無黑箱」、「各國肯定」,也是他講的。
上個禮拜表演沒完,這個禮拜繼續演出。
真以為這8年來的馬戲,沒被人看破手腳?


----
馬英九和台灣人似乎處在平行時空,
並非因為他對國際認證的loser、cipher無感,
而是本文最後讓人不寒而慄的一句話,
顯示他要透過「高層溝通」,「由上而下」進行兩岸互動,
那民主的協商和內部的監督機制呢?

(管) 馬習會後成果記者會,幫各位網友簡單畫重點:
1. 馬習會是對的
2. 民眾對馬習會是正面的
3. 我促進兩岸關係了
4. 馬習會是相當正面的一個會
5. ‪#‎我不是魯蛇‬
應該是這些吧 (嗯?)

午編只知道近8年起薪變比以前還低⋯⋯


總統馬英九13日在總統府召開記者會,就馬習會相關議題「向人民報告」…
NEWTALK.TW

馬總統越解釋越自曝其短


作者: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總統應該沒料到,「馬習會」後,他竟需要花那麼多時間釋疑,而且,他越解釋,漏洞越多,越自曝其短。他的回話內容已顯示其專業與戰略能力的不足:

(一)馬總統洋洋得意地說,他是第一個把飛彈議題在大陸領導人面前提出來的台灣領導人。但這有意義嗎?實際上,這個議題一點交換價值也沒有。射飛彈是區域安全的問題,不是台灣己身的威脅,美日印與東協國家同樣在此威脅下。我們有必要做球給習近平打嗎?更何況,馬總統代表的是2300台灣人,而非國民黨,更不應在敵對國的領導人面前說,朱日和基地軍演與飛彈問題是「反對黨常常用來批評兩岸關係的口實」這類批評自己的反對黨去討好習近平的話。

(二)馬總統又透露,馬習閉門會議裡他提到中華民國憲法,他特別注意習的表情「很平靜」。這又是外行話。研究兩岸問題的人都很清楚,中國早就對於「中華民國」採內外有別的態度,也就是:關起門來,任你講;公開場合,就不允許。今年元旦我代表處在雙橡園升國旗,中國便即急跳腳,便是因為涉及公開場合。既是閉門會議,習近平自然是神色自若了,有甚麼好驚訝的?更何況,馬總統描述說,習的表情「很平靜,並沒有不悅神情」,這又是甚麼意思?是否太委屈了台灣領導人的角色,有損國格?

(三)馬總統說,推動馬習會是希望下一任總統無論來自何方,能夠為台海的穩定跟現狀達到一個保證,至少馬習會已有共識,「橋已經搭好,任何人都有機會上橋渡海,但你要遵守交通規則」。馬的說法根本是得了便宜又賣乖之舉。任何政黨執政應服膺於自己的政黨理念,憑自己的本事執政,馬總統急著與習近平共構一中框架,齊力套住民進黨,這只有為民共之間的矛盾加油添醋而已,怎是安好心?政治可以有權謀,有私心,但將私心粉飾成善意,並大聲說出來,這是何等的品行,怎是總統高度的人應講的話呢?



******


(更新:80分鐘記者會全程內容)

「馬習會」落幕後,總統馬英九在今日下午召開國際記者會「向人民報告」,他顯然相當滿意這次會談結果,表示目標「整體來講大致上都達成了」,更公布陸委會所做民調,強調「支持馬習會的民眾,超過六成」!

馬英九一開始先強調,他仍有意願到立院報告,「從我出訪到現在六天了,在行前記者會曾公開承諾,返國後只要立法院邀請,非常願意去說明成果,遺憾的是,因在野黨反對,暫時沒有辦法到立院做國情報告,但我身為民選總統,我有義務向大家說明這次馬習會的成果。」

而對於會談成果,他也表示滿意,「整體來講大致上都達成了」他並分為「國內、兩岸、國際」開始報告!

在國內的部分,他強調已經達到三個成果,「第一希望在國內建立公開透明監督過程」第二讓兩岸建立對等尊嚴模式、第三鞏固與美方高層,獲得美陸台三贏結果」!

而在兩岸部分,他強調,「第一這是兩岸領導人分治66年來會談,讓世界知道兩岸領導人已經建立和平協談機制,第二這是1992年來後,兩岸為92共識背書,我在會談中也向習先生說明九二共識內容,海峽兩岸堅持一個中國原則,這就是九二共識的一中各表。第三馬習會為兩岸搭建跨海大橋,建立兩岸領導人會談新模式,讓未來領導人可遵循比照;第四這是我方第一次在大陸領導人面前正式提出。」

馬英九強調,成果絕對是「正遠大於負」且「馬習會公開透明絕無黑箱」!(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馬英九記者會談話全文:


在場的各位媒體朋友,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大家午安大家好,從我出訪新加坡回來到現在已經六天了,我在行前記者會的時候,曾經公開的承諾,返國後只要立法院邀請,我非常願意到立法院說明這次馬習會的成果,很遺憾的是,今天早上因為在野黨的反對,我暫時沒有辦法到立法院去做國情報告,向立委們說明,不過我身為民選的總統,我仍然有義務向國人說明這次馬習會的成果,因此,我特別舉行這個記者會來向各位報告。

首先要說明馬習會的目標與意義,整體來講,原來我們設定馬習會的目標,可以說大致上都達成了,我們分成國內、兩岸跟國際三個層次來說明,第一我們希望在國內建立一個公開透明的監督過程,第二,在兩岸之間建立領導人對等尊嚴的互動模式,第三,以零意外,鞏固與美方高層互信,兩岸共同向全世界傳遞和平訊息,獲得了美陸台三贏的結果,這些都是對台灣非常有幫助的發展,可以說,馬習會達成了四項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重要意義。

第一,這是兩岸領導人隔海分治66年來,第一次的會談,讓全世界都知道,海峽兩岸領導人已經建立了以和平方式解決彼此爭端的機制,這個對國際社會是一個極為正面的示範,第二,這是1992年兩岸達成九二共識23年來,兩岸領導人同時為九二共識背書,確認九二共識是兩岸共同的、關鍵的政治基礎,我在正式會談中,也向習先生說明,九二共識的內容,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其涵義可以口頭聲明的方式各自表達,這就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我方表示內容完全不涉及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者是台灣獨立,因為這是中華民國憲法所不容許的,這樣的定位非常明確,也獲得了台灣多數民意的共識。

第三,馬習會為兩岸搭建了一座跨海大橋,讓兩岸雙方藉此建立領導人對等尊嚴的見面會談的新模式,這次是跨出第一步,讓未來的領導人可以遵循比照,第四,這是我方第一次能夠在大陸領導人面前,正式提出大陸對台灣軍事部屬的相關問題,還有國際空間的問題,被要求大陸對此採取具體的善意的行動,政府也會密切關注大陸後續的作法,希望大陸能正視台灣民眾對於安全跟尊嚴的關切。

再來我們想談一談國際和國內的反應,根據外交部統計,到今天中午為止,國際媒體報導馬習會相關的新聞,已經累計將近一千篇,世界各國的政府,都表示肯定支持,美國國務院發言人John Kirby說,歡迎兩岸領到人會晤,日本的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說,日本方面期待兩岸直接對話和平解決問題,歐盟則發聲明指出,馬習會令人鼓舞,展現兩岸和解過程中所建立的互信,其他包括新加坡、德國、俄國、比利時、韓國等,重要國家政府,都發表聲明或透過發言人表示,對馬習會高度肯定。

前兩天東協國家的印尼,甚至主動表示願意擔任下一次兩岸領導人會面的東道主,或者協調人,這也是我上任以來一直強調的,只要兩岸和解,就會有外交紅利,就是這個道理,至於國內的反應,根據陸委會今天公布的最新民調指出,支持馬習會的民眾,超過六成,百分之六十一點六,不支持的,只有百分之二十六點一,有六成民眾認同我向習先生完整地闡述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不認同的只有百分之二十三點三,認同一中各表的一中就是中華民國的民眾,比例百分之六十點七,更是有史以來最高,不認同的只有百分之二十六點六,馬習會之後,認為兩岸交流速度太快的,有百分之二十五點八,太慢的,有百分之十九點五,剛剛好的,有百分之四十一點五,顯示目前的速度應該是剛剛好。

認為大陸政府對我們不友善的比例,則下降了五點五個百分點,認為友善的增加了五點五個百分點,差距拉近了十一個百分點,所以整體來說大部分民眾樂見兩岸領導人會談,也願意支持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基礎上,繼續以目前的步伐,發展兩岸關係,所以整體來說,不論是國際或國內評論報導,對馬習會的評價,都是正遠大於負。

第三,我要談到馬習會,我們溝通過程透明,絕無黑箱,我要再次強調,馬習會一經商定以後,在11月3號,晚上媒體曝光之前,我們在當天下午,我個人就親自打電話給王院長,告訴他我已經要求毛院長,總統府的曾秘書長,還有陸委會的夏主委,在第二天的上午十點鐘,去拜訪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向他報告,當時我並沒有告知他是什麼事情,然後第二天,這三位就到了立法院,把詳情向王院長報告了,然後王院長就決定當天下午,在立法院招開各黨團的會議,也按時好像在兩點多招開了,請夏主委來報告,夏主委去了之後呢,當場沒有看到民進黨跟台聯的代表,但無論如何,對其他兩個黨團做了詳細的報告,然後呢,在下午五點鐘,在陸委會,招開了記者會。

第二天早上十點多,我在這個地方招開國際記者會,一共招開了七十五分鐘回答了五十一個問題,向全世界詳細說明馬習會,11月7號,我們到了新加坡之後,除了馬習會的開場白以外,我在正式會談之後,也再次地舉行國際記者會,按照規定了,我不能超過半小時,我還稍微超過了一點點,三十二分鐘,一共回答了14個問題,所以連同國內外一共回答了65個問題,在回國的飛機上,我也接受隨行記者採訪說明細節,隔天的媒體也有相關的報導,那陸委會在11月9號,到立法院專案報告的時候,也把正式會談中我個人發言,全部逐字稿都公布了,這種三次記者會兩次說明會公開透明的程度,這幾天連美國訪問中華民國的聯邦眾議員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邵建隆(Matt Salmon),眾議員都肯定的說,我是以不可思議的透明公開方式,與全球媒體及國內對話,是非常負責任的領導人。

第四點,有關這個國情報告,馬習會消息曝光的時候,民進黨眾所一詞,批評是黑箱是傷害台灣民主,要求我立刻到立法院說明,蔡英文主也強調馬習會必須是國家需要人民支持跟國會監督,國際媒體評價跟國內評價顯示,兩岸領導人確實是有需要會面,目的是確保兩岸關係能夠繼續的和平發展,同時就民眾的支持方面,超過六成的民眾認為馬習會有利於兩岸的關係,實際上在先前陸委會的調查裡面,比現在還更高,那麼他們也願意支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基礎上,繼續發展兩岸關係,所以剩下最後一個問題,就是國會監督,其實我在11月5號在此地呢,公開的承諾,返國之後我願意遵循憲政體制,如果立法院邀請,我願意去做國情報告,這不是我的權利而是我願意被動的接受。

那麼我的考慮是什麼呢,第一個,尊重國會、尊重台灣民主的價值,我是民選的總統,立法院是民選的民意代表,雖然我不對立法院負責,這是憲法的設計,但是這麼大的事情,我應該讓國會了解整個的狀況,以建立了中華民國總統到立法院做國情報告的憲政慣例,這對於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來講,是極為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我覺得所有支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人,都應該在這個時候呢,讓我去做國情報告,這不是為了我個人或我的政黨,而是為中華民國建立一個可大可久的憲政體制,所以看到在野黨反對的理由,我感到非常不了解,我們覺得實在不應該為了一黨之私,放棄監督的責任,這實在是讓人很失望。

我再次要強調,我們希望我們立法院,盡快的能夠改變心意,讓我前往報告馬習會,讓我們共同為中華民國建立一個重要的憲政慣例,因為總統尊重國會,尊重民主、尊重民意的憲政傳統,這應該是任何的中華民國總統,都必須做到的,未來,未來,只要立法院改變心意,我隨時準備好到立法院去做國情報告,以上就是我簡單的說明,謝謝大家。


媒體Q&A:

東森新聞黃暐瀚
Q:請問總統這個,如果立法院邀請您的話,您在立法院的報告會不會跟今天有什麼不一樣,還是說就是這樣的內容,就是跟立院報告跟國人報告,您剛剛所提到您在幾個新加坡的閉門會晤的部分,現場包含您在內的其他,這樣你們七位官員應該都有聽到,夏主委所公布的那段,這個全文,就是你有在閉門之後的會晤內容當中,明確提到了中華民國憲法,一中各表跟隔海分治,那公布的文稿也有,可是現在在野黨還是不相信,你要怎麼來讓國人相信你確實是在習近平主席面前講了這些話,謝謝。

A:我們在11月9號之前,當我們把會場的錄音逐字稿拿出來的時候,我們立刻就上網公布了,這是非常非常不尋常的,許多外交官聽了都嚇一跳,哪有這種事情,這種會談講的話怎麼可以公布,但是我們認為,用這樣的方式來取信於大家,我們講了什麼我們沒講什麼,因為我們原來去的時候,最早的規劃是在開場白的時候就說,但是開場白的時間比較短,同時雙方覺得在那個場合,對於有一些可能會引起爭議的,我們都放到正式會談來說,大家有這樣一個共識之後,我們就照這個來處理,非常重要的呢,是我的開場,習先生講了四分鐘,我講了七分鐘,講到最後的時候呢,他們已經開始在趕人了,你們大概都記得,把媒體請出到外面去,那我當然就接著講正式會議我要說的話,其實第一點,就是九二共識,所以有些人都告訴我他們都聽到在講這個,他們都聽到了,因為他們沒有完全走出去嘛,那我當時講的就特別清楚,這是最完美的版本,1992年8月1號我國國家統一委員會,全體委員通過,關於一個中國涵義的這句協議,內容是,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是雙方所賦予的涵義就不同,兩岸在1992年11月達成的九二共識,內容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涵義可以口頭聲明的方式各自表達,這就是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我方表示內容完全不涉及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台灣獨立,因為這是中華民國憲法所不允許的,這樣的定位非常明確,也獲得台灣多數民眾的共識,各位看看,我提到了中華民國,提到了憲法,甚至在前面還提到了國統會,國統會的決議,同時也表達一中各表講得非常清楚,在這個正式會議當中,各位手上如果有這個文件的話,在第六頁特別提到,我說習先生,中國近代史充滿了太多的戰亂紛擾,現在大陸崛起,請注意下面這句,加上台灣的民主發展與成就,民主我也提了,都是中華民族的驕傲,所以各位可以看的出來,這是有史以來,我們台灣的領導人,在大陸領導人面前提到了中華民國、憲法、一中各表、民族成就,我也跟各位報告,我們講這些就是希望讓他了解的,台灣目前的情況,更何況我們也提出,有關國際空間,還有大陸對台灣軍事部屬的問題,我都講了,謝謝。

聯合報記者楊湘鈞
Q;剛才總統您提到很多陸委會民調的數字,其實在馬習會結束之後,聯合報也做了一些民調,他其中兩個數字要請教總統您的看法,第一個就是說民眾對於馬習會後,有三成七的民眾是滿意的,可是有三成四的民眾是不滿意的,顯示這兩個滿意與不滿意之間,還是蠻相對的,第二個比較特殊的是我們有做一個民調,就是說,如果說下任總統是蔡主席當選的話,那希望蔡主席去跟習近平見面的比率是高達六成七,而且不管藍或綠的民眾,都有高度的一個希望期許他們兩個來見面,那第一個我為什麼會想要問總統對這兩個數字的看法,是因為總統您曾經提過,就說上了這個橋要遵守交通安全規定,你也提過說如果不遵守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政治基礎的話,可能後果無法預期,既然民眾現在已經對下一任總統有這麼高度的一個,可以說是期許也是壓力,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話要對下一任總統講,謝謝。

A:我對這個議題,其實我講過很多次了,我推動馬習會而且把剛剛說的這些話,都跟習先生說明了,目的就是剛剛在開場白說的,要建立兩岸領導人一個互動的新模式,這個模式建立之後,兩岸就有一個最高層次的平台來交換意見,這會使得雙方在減少誤解達成一致意見的機會大為增加,因此,你現在問民眾,尤其大家看了馬習會之後,當然會支持兩岸領導人會面,因為他們以前都沒有想到過有這個可能,我們把這個新的可能創造出來了。

中央社謝佳珍
Q:關於這次馬習會,國際媒體都正面評價比較多,但是最新一期的英國經濟學人,他有一篇針對這次的馬習會,他認為說這是歷任大陸領導人對於主權議題對台灣的最大讓步,不知道總統你怎麼看經濟學人的這篇報導,謝謝。

A:我昨天就看到了,這個經濟學人的報導,他的意思就是說1980年代,大陸跟英國達成有關港澳的處理協議之後,他們對台灣所做的最大的這個,有關關鍵議題,核心議題的讓步,實際上我覺得應該從什麼角度來看,第一個就是開會的形式,雙方都不稱對方的官銜或者是正式的名稱,他們很多國際的人士就覺得,這在他們原先是沒辦法想像的,以大陸現在的國際體系當中的這個力量身分,他們認為這是一個讓步,然後我們都是完全在平等的方式討論問題,尊嚴對等,所以在這上面我們也感覺到,所以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模式,也不是開完一次馬習會就沒有了,希望以後都是用這方式來溝通,他們過去曾經承諾,一定用平等的方式來對待,這次基本上是做到了,所以我覺得經濟學人這個說法應該是正確的。

自由時報 王寓中
Q:還是要請教一下總統,您的談話全文當然全部公布了,可是對台灣民眾來講還是有一個最大的疑問,那就是一個中國,既然是台灣民眾最大的疑慮,總統為什麼要在致詞一開始就講一個中國原則,為什麼要一開始就講,那總統在TVBS專訪時提到,一個中國是議題,不是前提也不是結論,那總統講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那可不可以請總統具體的闡述,所謂的一個中國框架金箍咒,對台灣來講他到底是什麼。

A:因為我們在開始開場白所說的,講的是1992年的共識,1992年在香港為什麼要聚會呢,就是因為大陸說請台灣方面就這一個中國的原則來討論,討論的結果,我們提出五個方案,他們也提出五個方案,結果沒有一個方案有共識,雙方在香港有一點點不歡而散,那各自回家以後,海基會在11月3號,發傳真也開記者會,又提出了三個方案,最後11月16號,也就是差不多兩個禮拜後,大陸來函說他們接受其中的一個,就是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因為認知有不一樣的,所以同意以口頭聲明的方式各自表達,那對方認為尊重接受這樣一個說法,那到了11月16號,我們認為雙方有共識了,所以往後一兩天就有媒體美這個叫做,有人說是各說各話,但是也有人說這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這個名詞不是我們取的,而是媒體取的,那天我在現場也拿出簡報給大家看,所以當時要討論的是一個中國原則,所以我說那個時候呢對這個一個中國原則達成的共識,就是我們後面要講的,我那時候還特別講了一句話,這個部分等一下在會談的時候,我會再做進一步的說明,也就是說我預告我剛剛講的只是開個頭,我真正要說的在後面,是這個意思,那我想寓中你是想為什麼一開始就講,我剛剛不是說了嗎,雙方有一個默契就是在開場的時候,這些問題放到後面的正式會談來說,因為那個時候時間比較長,開場的時候時間比較短,大概是這樣的一個考慮,並不是說我們不敢講或是什麼,我後來不都跟他講了嗎,而且我在講了之後,差不多一個小時,我就開國際記者會把這個全部講出來了,所以習先生在的時候我講了,在國際記者會上我也講了,應該是很清楚了,然後我後來還把我發言的內容,逐字稿全部公布了。

Q國際媒體各國對馬習會反應正面,這次朱主席到美國訪問,出發前你們會談一個多小時,據說是要他傳話,內容為何?
A不是傳話,是說明馬習會過程和過去跟美國的約定,零意外。不要美方等到報紙出來才知道,我們跟美方在這些議題上溝通的非常好,我們會打招呼,我覺得這是和平解決爭端的前奏,美方的反應是肯定的,美國國務院表示很歡迎這樣的一個發展,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的副國務卿說現在台灣跟美方關係是最好的關係,其中有一個就是因為兩岸和平發展。

Q媒體報導你跟習先生談到釣魚台的問題,你們兩位什麼樣的意見?南海問題兩位的意見?
A:我們沒有談到南海問題

Q總統怎麼看待馬習會對總統選舉的影響?
A我為什麼這個時候跟習近平先生見面,兩岸發展7年多,現在是最和平的狀態,3個候選人都主張維持現狀,這個現狀是政府民間創造出來,我當然希望繼續維持,問題是要怎麼維持,民眾要了解,陸委會的民調做得很細,也多次比較,對於統、獨、維持現狀高達88%,幾乎沒有什麼變化,中間有改變的是認為太快、太慢有起伏,陳水扁時代認為太慢比較多,我們認為太快比較多。

Q馬習會3次記者會1次TVBS專訪,立院不讓你去說明,這樣記者會還會開幾次?馬習會達到您的目標,未來你對國家大政還有什麼構想方向?
A馬習會達的目標有的是程序性,國內公開透明,兩岸尊嚴對等,國際是互信跟多贏,這是做到了,但這都是程序,最重要的是實質,我們在裡面提到中轉、互設機構、貨貿問題、軍事等問題,不可能開一次馬習會問題都解決不可能,但是建立一個高層溝通管道,我們思考多年認為此時有需要!

Q請教您提到很多國外媒體對馬習會正面報導,但也有媒體提出嚴苛批評,像是時代雜誌亞洲總編輯認為您是魯蛇,還用到像是yesterday這樣的字眼。這次馬習會他看到是這些,且認為您除了握手外還能做更多,您服氣嗎?還是有甚麼話要跟他說?很多民調贊成的人超過一半,似乎一半的人對馬習會懷疑態度,再一次的話,你在這馬習會會加強什麼部分?
A這次馬習會的國際報導約有一千多則,少數負面,您覺得這還叫做魯蛇嗎?國際間認為很正面的原因為何?台灣海峽是亞洲衝突熱點,我們做了7年,把溫度降低,兩邊領導人出面同時肯定這個做法,力量是不一樣。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希望戰爭,和平沒有輸家,戰爭沒有贏家,我把中華民國在國際間角色塑造為和平製造者,國內當然有不同看法,但是大家從一開始認為親中賣台,如果只是國內的看法,大概不太了解國際怎麼看這個問題!

Q92在九二共識中,一中各表但是陸方不承認一中各表,馬習會後陸委會發稿,92共識到底哪裡有共識,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算是共識嗎?
A沒有92共識論也出現20年了,如果沒有的話,兩岸怎麼打交道呢?我們雙方達成的共識最重要的是雙方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是對於一個中國用不同說法,2008年我第一次選總統勝利了,美國布希跟胡錦濤通電話,胡說希望能恢復跟台灣在92共識基礎上進行會談,他說所謂92共識是說方承認一個中國,但是定義不同,他講了這個話跟李登輝先生主持國統會講得幾乎完全一樣,我當時不太敢相信,我當時請副總統蕭萬長先生跟胡錦濤先生講,我非常支持這個說法,台灣大陸涉及主權問題,有不能讓步的困難,但是雙方願意擱置,我們還有非常多問題可以共同合作,不能說我們還沒達成協議不能去做,我們當然很多問題跟他想法不一樣,是不是因為這樣就不談,不行嘛!

Q兩岸最高領導人會見,進一步兩岸建立政治互信,實質問題解決更重要,明年520前是否會有馬習二會、三會?
A目前沒有這個規畫。

Q您不斷提92共識,國統會國統綱領,但陳水扁總統宣布停止適用,一個中國原則,很多民眾無法適用,國統會國統綱領您怎麼看?
A92共識一中各表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來的,三個候選人不管誰當選都要在這裡宣誓就職,依據憲法第48條的文字,余必遵守憲法,憲法還包括增修條文,明確界定台灣地區、大陸地區,現在台灣對兩岸定位是一個中國、兩個地區,這個是一個系統出來的,國統綱領沒了就失去依據了?沒有啊,我們依據的是憲法,所以我跟習先生講,兩岸人民的依據是憲法增修條文,這就是這次我們有這個機會我們感覺不錯!

Q馬習會後張志軍轉述習近平,認為哪個政黨承認92共識會繼續交流,如果某個政黨不承認92共識,兩岸是否會斷絕交流?
A這個問題難預測,不過可以觀察一下,2000年政黨輪替,當時有人問新政府是否接受92共識,當時他們對這個問題有些猶豫,那8年發生甚麼事情或許可以給各位參考依據,但是我不能說一定會發生,從那個時候開始92共識就是非常重要的依據,我自己觀察,92共識23年了,它跟兩岸間的互動是相合則望、相離則傷、相反則盪!

Q馬習會後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矚目美日都要自己解讀,關於區域穩定架構平衡,部分解讀台灣大陸會面後台灣表面接受一個中國原則,接下來蕭前副總統要出席國際場合,雖然沒有跟習主席再次會談,但會接觸許多國家領袖,是否囑咐他在這些場合解釋兩岸關係現狀和兩岸政策不變?
A蕭前副總統是領袖代表去,他對這個議題非常熟悉。美日或歐盟我們通知它們都說明了,它們非常了解,跟我們關係最深是美國,它們的反應非常支持,兩岸會更和平,不會有他擔心的事情!

Q這次馬習會沒有增加對國民黨的支持是否會擔心?
A原來推動馬習會沒有考慮政黨,是為台灣創造新的可能,無論未來誰當總統兩岸關係都和平。我們跟大陸說了,兩岸關係都注意到這個發展,92共識不是大陸逼迫我們接受,而是我們提出來,大陸接受的,我們中華民國憲法是一個中國原則,因為是1947年制定,那時大陸還沒見證啊,我們提出來92共識對我們是有利的,我們講出來一個中國跟他們講的不一樣,我們都同意只有一個中國,但是解釋不一樣!

Q您為了兩岸搭建跨海大橋,有些人不認同,蔡主席認為您框線台灣未來,您怎麼看?
A蔡主席曾演講時在憲政體制下推動兩岸關係,當時我就問,如果接受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為何不接受92共識,當時(立委)陳超明問她92共識,當時她承認92共識,但是她是說各表一中,她們知道,92共識是中華民國憲法來的,我們制憲的時候,台灣大陸還沒有分治,現在就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有些關係像國際關係,有時像國內出入境,這樣做不會讓大陸對台灣做什麼行動,我們為什麼不做呢


Q藍鵲瓷器,對方回送畫作,畫作有什麼內容?何時公開?
A我今天才看到,山水畫,有題中華什麼,沒有政治涵義!

Q前總統李登輝也是其一,不承認台灣有92共識,覺得總統和習先生握手時就說是中華民國總統,覺得應該勇敢一點,你覺得這次勇敢嗎?有什麼要改進?
A這不可行,我說中華民國總統,他說什麼主席,怎麼辦?以前總統都忘記了他在1992年8月2日主持國統會,討論案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在他的裁示下通過了,他說海峽兩岸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賦予涵意有所不同,然後說我們的含意是什麼,它們的涵意是什麼。他跟胡錦濤在2008年說得幾乎完全一樣,不就是這個意思嗎?李前總統否認很多年,但我看沒什麼效果。

Q有關中國大陸對於台灣飛彈佈署,在野黨攻擊是影響兩岸關係的藉口,引起國際爭議,包括媒體也覺得有問題,要怎麼回應批評?
A我跟習先生特別說明台灣人民對安全議題特別關心,希望大陸注意這點,我也提到朱日和基地,布置得很像總統府,我說希望它們就這些問題提出有善意的具體行動,我們不是談判是告訴他我們的關切,他說飛彈不是針對台灣,我沒辦法滿意,之後會正式跟他談下去,以中華民國領導人的身分對他提出來,往後會繼續關心。

Q美方高度肯定馬習會,卻在南海派出兩架轟炸機,是否美方不滿意?
A美國雙方針對這個議題有相當自制,今年5月26日我提出南海和平倡議,南海附近的國家都有權利進行飛越,雙方有爭議應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擱置主權爭議,共同開發資源,主權無法分割,資源可以共享,我們跟日本擱置主權,共同開發漁區,這就是成果啊,就是擱置爭議共創雙贏,我相信美國跟大陸也會走上這條路!

Q國際輿論認為習近平相較前任幾個中共黨魁對台灣態度相對溫和友善,放棄文攻武嚇做法,您的觀察為何?
A:我在做決策的時候相當彈性相當快速,我們也希望他這些人格特質能夠反映到未來兩岸關係,另一方面他的前任胡錦濤先生,這些方面我們簽了23個協議都是胡先生在任時簽的,他也扮演重要角色,我當時也以黨主席身分去感謝他,我們所採取的兩岸政策符合當年92共識,相對來說容易跟我們達成共識,我們上任後簽了23個,從胡先生開始到習先生,我們抓到兩岸關係核心政治基礎。

xQ馬習會至今沒聽到總統對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究竟是什麼表述?在新加坡聽到張志軍清楚的表述他們心目中的一個中國「充分體現一個中國原則,大陸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不是兩個國家,也不是國與國的關係」,但總統一直沒有大聲的說他們是PRC我們是ROC,如果他是一個國家,我們也是一個國家,怎麼可能不涉及兩個中國?
A我們表述的一中當然是中華民國,陸委會的民調,一中就是中華民國,60.7%認同,20%不認同,為什麼胡錦濤跟小布希講雙方承認一個中國,但是定義不同。我們排除兩個中國,是我們不會主張兩個中國,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當然我們同意,他們不同意,這就是爭議,我們擱置爭議,才能簽了23個協議,我們跟釣魚台的爭議也擱置,才能簽協議,這就叫做擱置爭議共創雙贏!我們能做到這點真的不容易,我們做到漁民能去打漁,如果先解決主權問題,那就沒辦法談啦,這是我們40年來爭議不斷,但是能夠解決,雙方都很高興,這是和平解決國際爭端最好的方式,兩岸就是擱置爭議求同存異共創雙贏!

Q台灣人民沒辦法接受一個中國說法,因為台灣人民要民主法治重視人權言論自由的中國,這是現在中國所沒有,習近平是否要從這個方向推進,您對他有甚麼建議?
A台灣人民就是要民主法治的中華民國,因為跟大陸不同,所以我們把爭議擱置,其他不管食品安全、陸客來台等,兩個政治實體間有爭議,甚至會打仗,我們現在不用,就是和平談啊,才能解決問題!

Q國際言論馬習會強調時間點在此時舉辦,在南海議題,是否有選邊站的疑慮?選擇美國或大陸?
A我們馬習會選大陸,跟美國買武器選美國,我們跟大陸曾經兵戎相見過,我們把武裝對立衝突減緩,只有靠不斷地談,以前沒有談不知道甚麼問題可以解決,我上任7年半,跟它們談都是以和平為基礎,到現在看不出1992年沒有解決的問題,現在可以解決,我們就擱置爭議,解決問題。我想這種情況下我們採取求同存異、擱置爭議、共創雙贏,這個原則下這7年半就是這樣走過來,否則怎麼做得到,就像我們跟大陸共同打擊犯罪,司法協議,那些詐騙案沒有跟大陸合作,我們能處理嗎?我們詐騙案件少了一半,不是合作怎麼辦呢?一開始騙台灣人,跑到大陸還是騙台灣人,後開始騙大陸,它們就覺得這個問題很嚴重了,最核心的問題還沒辦法解決,但是我們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和平解決。

(記者會結束)

出版:17:11
更新:18:20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