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

江天勇律師

(德國之聲中文網)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外戒備森嚴,當局庭審前發佈告示稱,法院所在的曙光路一帶將在22日進行道路搶修,"實施道路全封閉措施,禁止車輛通行和停放,禁止所有行人通行和逗留。" 江天勇律師的一些支持者提前接到警告,不得前往現場聲援。署名鮑乃鋼的推友發文稱:"天勇律師開庭,多人被管控,本人三餐均非自主,不能自由出行,對不起天勇兄弟了,明天我網絡圍觀。"
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四周高度戒備的同時,長沙中院通過微博對庭審進行了"直播"。法庭公佈的庭審片斷上,江天勇表示:"通過今天的庭審,使我充分認識到自己的行為已經構成犯罪,我對我以前的行為感到既羞恥又悔恨。我深刻認識到自己實施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行為,已經觸犯了刑法,我非常後悔並從內心深處願意認罪服法。"

新華社在長沙庭審結束髮表的新聞通稿中再次羅列了針對江天勇的各項控罪:"2009年以來,江天勇通過'推特'、'微博'等互聯網軟件發表上述言論共計3.3萬餘條,關注者3.7萬人,其中214條系直接攻擊我國政府、煽動顛覆政權的言論;接受境外媒體採訪報導148次,其中70餘次系直接攻擊我國政府、煽動顛覆政權的言論。"
中國律師劉曉原在接受德國之聲電話採訪時表示:"對於本次庭審,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 他注意到,庭審中江天勇的兩位辯護律師並非其家屬為其聘請的律師。處在軟禁狀態中的北京維權積極分子胡佳只能通過網絡關注庭審情況,他對德國之聲表示:"這完全是一場針對言論自由的審判,是因言獲罪。法庭公佈的所謂證據都是江天勇在網絡上公開發表的文章或友人之間通過即時通訊軟件的私人溝通,即便是按照中國共產黨制定的憲法也有第35條有關公民言論自由的規定,公民對任何組織任何政黨的批評權利都是天經地義的。"
對於江天勇當庭認罪悔罪,胡佳表示,他曾多次同江天勇律師一道去會晤西方政要和使館官員,江天勇所談都是709律師的處境,"我們都知道的一些真實的情況,他現在卻在法庭上說這些東西是我編造的,我只能由此推斷,他目前的處境是多麼嚴酷。"胡佳指出,習近平當政五年以來,已經發生過多次公共知識分子和異見人士在中央電視台認罪悔罪的事件。
江天勇律師的妻子金變玲目前生活在美國,庭審前日她發表推文稱:"看來羅山公安要強制把江天勇的父母及妹妹帶到長沙參加江天勇案的庭審現場!看來官派律師、法官開始準備他們自編自演的劇本了。" 今年五月,監視居住狀態下的江天勇發表瞭解聘兩名辯護律師的聲明。金變玲立即表示,"他的'獄中'聲明絕不是他個人的真實意識表達,甚至不排除在酷刑之下而為。"她同時還轉發了江天勇被捕前的一份聲明,內容包括:"我已委託有律師,不會不請律師,堅決拒絕官方指定律師;我是血肉之軀,不那麼堅強,我在非自由狀態下的放棄、悔過、承諾都是無效的。"......
維權律師江天勇
曾任中學教師的江天勇2001年取得律師資格證書後,曾先後代理和參與過陳光誠案、高智晟案、廣州太石村案、胡佳案等敏感案件,也因此一直處於被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2009年7月被北京市司法局註銷律師執業證。
2016年11月中旬,江天勇到長沙看望被羈押中的維權律師。11月21日晚間他在搭乘列車返回北京途中失聯。
12月17日中國媒體報導稱,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證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2017年6月,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正式批捕。
(德國之聲中文網)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外戒備森嚴,當局庭審前發佈告示稱,法院所在的曙光路一帶將在22日進行道路搶修,"實施道路全封閉措施,禁止車輛通行和停放,禁止所有行人通行和逗留。" 江天勇律師的一些支持者提前接到警告,不得前往現場聲援。署名鮑乃鋼的推友發文稱:"天勇律師開庭,多人被管控,本人三餐均非自主,不能自由出行,對不起天勇兄弟了,明天我網絡圍觀。"
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四周高度戒備的同時,長沙中院通過微博對庭審進行了"直播"。法庭公佈的庭審片斷上,江天勇表示:"通過今天的庭審,使我充分認識到自己的行為已經構成犯罪,我對我以前的行為感到既羞恥又悔恨。我深刻認識到自己實施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行為,已經觸犯了刑法,我非常後悔並從內心深處願意認罪服法。"
新華社在長沙庭審結束發表的新聞通稿中再次羅列了針對江天勇的各項控罪:"2009年以來,江天勇通過'推特'、'微博'等互聯網軟件發表上述言論共計3.3萬餘條,關注者3.7萬人,其中214條系直接攻擊我國政府、煽動顛覆政權的言論;接受境外媒體採訪報導148次,其中70餘次系直接攻擊我國政府、煽動顛覆政權的言論。"
----
【VOA连线(金变玲):江天勇案开庭审理 妻子坚称:江天勇无罪】
今天,8月22 日,倍受国际关注的北京律师江天勇被控“颠覆国家政权”案在长沙开庭审理。据中国官媒报道,江天勇当庭表示认罪忏悔,他否认在被监视居住期间遭受“酷刑”,并承认自己是“谢阳遭受酷刑谣言”的幕后策划者。法庭宣布将择期宣判。而在开庭前,江天勇的父母、妹妹被警方带走;一些支持者也遭警方控制。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坚称丈夫无罪,她带来了有关此事的详细介绍。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郭婞淳KUO, Hsing-Chun

郭婞淳 KUO, Hsing-Chun昨晚克服奧運失利,一舉突破世界紀錄
台灣舉重選手郭婞淳昨在世大運一舉奪金,並打破世界紀錄,「神力女超人」般的表現,全台沸騰!…
APPLEDAILY.COM.TW|作者:蘋果日報

台灣舉重選手郭婞淳昨在世大運一舉奪金,並打破世界紀錄,「神力女超人」般的表現,全台沸騰!《蘋果》今年3月專訪郭婞淳(奧運國手靠舉重脫貧 用獎金救回N條命),她透露,曾在前年捐出過往比賽贏得的一半獎金180萬元,給羅東聖母醫院買救護車;經院方轉介,捐給更需要的澎湖惠民醫院。舉重選手靠獎金過日子,為何一次捐出這麼大筆錢?郭婞淳說,她出生時體重過輕又臍繞頸,多虧聖母醫院醫護人員搶救才「倖存」下來,也因此她取名「婞淳」。而開始萌生捐救護車的念頭,緣起2014年她在國訓中心備戰亞運,當時一個疏忽,槓鈴從手中滑掉,直接砸到右腿,郭婞淳當場倒地、無法動彈。「我今天只是砸到腿,而且沒有任何外傷,可是如果車禍,有外傷、流血那種,我很能夠體會他們的心情,怎麼還沒來?我會不會怎樣啊?」加上受傷期間,時任長庚生技董事長楊定一博士教導她分享愛與感恩,因此決定捐贈救護車回饋社會。流著阿美族血液的郭婞淳,生長在單親家庭,成長過程倍極艱辛,母親為了生活在外地工作,她從小由住在台東的外婆帶大。最困苦時,家裡房子被法拍,全家連夜搬到工寮棲身。如今,郭婞淳靠舉重翻轉人生,她的願望是回到台東,在母校附近開早餐店,「讓家境清寒的小朋友可享用營養豐富的早餐,希望他們不要因為家裡的關係,放棄自己的夢想。」(王嘉慶/綜合報導)

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陳金鋒;Isabelle Mège


體壇快報2017年8月\台灣巨砲轟散陳抗陰霾 引燃世大運聖火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ytyDixW1is



【世大運開幕前 讓我們再次回顧被稱為「神」的球員 】
世大運將於今晚6點在台北田徑場舉辦開幕典禮,預計將由 台灣巨砲#52 陳金鋒 揮棒打出火球,點燃聖火,揭開序幕。去年,「台灣永遠的第四棒」在超過2萬人的見證下引退,總統蔡英文當天則在臉書寫下「他是超越勝負的人,他是團結台灣的人,鋒哥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台灣精神。」
究竟,陳金鋒如何成為陳金鋒呢?

《報導者》走訪台南大內、陳金鋒的老家,循著他的成長腳步,像是踩上了他的揮棒軌跡,追望著被他撃向遠方天際的球,試圖望穿,陳金鋒何以成為陳金鋒。
TWREPORTER.ORG


謝謝你,陳金鋒~

謝謝鋒哥「永遠的52」 巨砲退休


陳金鋒引退 20052名球迷 尖叫.歡呼.流淚
【楊逸民╱桃園報導】「台灣巨砲」陳金鋒在球場奮戰18年後,昨在破中職例行賽紀錄的20052名觀眾面前,舉行引退儀式,向球迷宣告他今年球季結束後,就結束個人棒球選手生涯。賽後全場球迷不斷高喊:「陳金鋒!陳金鋒!」他緩緩走入場中發表告別演說,他說:「我此時心情很平靜、...

09/18 義大 vs Lamigo 賽後,滅火器帶來「曾經瘋狂」向鋒哥致敬
YOUTUBE.COM

~~~~
Isabelle Mège had the will of an artist, but she distributed the means of creation to others––celebrated photographers whose work she admired.

For twenty-two years, Isabelle Mège had been contacting photographers whose work she had seen and admired, asking them to incorporate her into their art.



The New Yorker 發表了 2 則更新。


In the course of two decades, an ordinary medical secretary in Paris persuaded scores of renowned photographers to take her picture.

NEWYORKER.COM|由 ANNA HEYWARD 上傳

紀念劉曉波 (Liu Xiaobo);Sir David Tang 鄧永鏘

Sir David Tang KBE (Chinese name: 鄧永鏘) (Cantonese pinyin: Tang6 Wing5 Cheung1; Mandarin pinyin: Dèng Yǒngqiāng) (born 2 August 1954) is a Hong Kong businessman. He is best known for founding the Shanghai Tang fashion chain in 1994, which he sold in 1998 to Richemont.[1] Tang's grandfather, Tang Shiu Kin, "founded the Kowloon bus company and became one of Hong Kong's greatest philanthropists".[2]



Sir David 為人寸爆,但他書確是看不少,而且,特別喜歡寸不喜歡看書的人(包括其他有錢佬)。
香港書展有好幾年安排英倫作家來港,都是 Sir David 一手包辦。他不是隨便找些暢銷書作家過來,而是找和他有私人交情的猛人,像 Thatcher 女兒、Stephen Fry, Alain de Botton, Frederick Forsyth, Andrew Roberts等。大概由於是朋友邀來的,加上 Sir David 風格使然,這批作家表現毫不拘緊,不但妙語連珠,而且好玩得,真我個性盡流露(我見過很嚴肅的英國作家,名字就不提了,畢竟這也不是壞事)。那個英倫作家盛會是每年香港書展我唯一不會錯過的活動。
國際大都會,就該請些國際級作家過來。
去年我在台,錯過了盛會。今年書展請來的英倫作家陣容已遜色得多,而且不像是 Sir David 主持,我已料不妙。
Sir David 這一生活得精彩,希望他走得痛痛快快。63歲雖然年輕,但生命並不在乎長短。有些國家的領導人就活得太久了。早死對自己和人民都是好事。
死在英倫,是福氣。
我也將會永遠懷念 Sir David。

Flamboyant billionaire, 63, who founded the Shanghai Tang fashion label, plans a party in London as doctors have given him just a few weeks to live
ATIMES.COM





紀念劉暁波 2017-07-15

紀念劉暁波(1955年12月28日 - 2017年7月13日) 漢清講堂 劉暁波 1955年12月28日:生於中國 吉林省長春市 1988年: 北京師範大学文学博士 1989年3月 - 5月: 美國COLUMBIA大研究 1989年4月27日 -…
YOUTUBE.COM

----

<劉暁波氏死去1カ月>「毛沢東時代のよう」友人が危機感

8/13(日) 7:10配信
毎日新聞
 【北京・河津啓介、ベルリン中西啓介】先月13日に死去した中国の民主活動家でノーベル平和賞受賞者の劉暁波(りゅうぎょうは)氏と共に反体制作家として闘ってきたドイツ在住の中国人作家、廖亦武(りょうえきぶ)氏(59)が毎日新聞の取材に応じ、劉氏の生前の思い出を語り、死後も厳しさを増す中国の言論統制への危機感を訴えた。

 劉氏と初めて出会ったのは1985年、詩人仲間だった劉氏の妻・霞さんの北京の自宅だったという。「当時の劉氏は気鋭の学者で文芸評論家として大胆に発言し、尊大に思えることもあった」

 その4年後、「人生の分岐点」(廖氏)が訪れた。89年6月に多数の犠牲者を出した天安門事件。劉氏と廖氏は事件に関連して投獄された。「事件後、劉氏はずっと罪悪感を背負っていた。『犠牲者のために生きねば』と民主化に人生をささげ求道者のように生きることを選んだ」

 廖氏にとり劉氏は、笑い合い、言い争いもした友でもあった。記憶に残るのは96年夏、廖氏の地元、四川省成都でのハイキングだ。途中で「負けたら10元(165円)」と将棋を指し、3連続で負けた廖氏が走って逃げ出すと、劉氏が追いかけてきた。「金は払わないよ」「だったら裸になれ!」。なぜか2人で服を脱ぎ山中を騒いで駆け回った。

 その楽しい思い出は、苦い記憶とも結びついている。ハイキングの直後、霞さんから電話で劉氏が身柄拘束されたと聞いた。電話口で20分間続いた霞さんの泣き声を「昨日のように覚えている」。

 劉氏の死後、廖氏は劉氏から受け取った手紙を読み返した。「一人の殉難者が民族の魂を根底から変える」。劉氏は信じた道に殉じたが、現実は厳しいままだ。

 「中国社会は臨界点にある。新聞を読むと毛沢東時代に戻った気さえする」。それでも廖氏は決意を語った。「劉氏が願った社会まで道のりは長いが理想を掲げ、努力を続けなければ」

“刘晓波不会用流亡换出狱”2012.10.10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已经两年,他的妻子刘霞依然被中国当局软禁。英国媒体近日曝出,当局向刘霞施压以迫使刘晓波流亡,多位人士认为,刘晓波不会接受当局附条件的“自由”。
This undated image provided by Voice of America shows Chinese dissident Liu Xiaobo who won the 2010 Nobel Peace Prize Friday Oct. 8, 2010. (AP Photo/voanews.com)
(德国之声中文网)英国BBC英文报道,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两周年之际,与刘晓波家庭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称,中国当局正在向刘晓波妻子刘霞施加压 力,以迫使刘晓波流亡国外;消息人士还透露刘霞在贴身的两位女警的监视和多位便衣警察监视住宅的情况下,受到极大的"精神折磨"。
据刘霞好友、中国独立评论人莫之许向德国之声表示,报道中基本是事实,但已经是很久前传出的消息,但从刘霞家人及朋友、刘晓波弟弟等渠道都没有传出最新消息,因此不能确定当局目前针对刘晓波的进一步行动。他亦认为中国政府无理由限制刘霞自由,这也有损其"大国"形象。
另据来自"中国网"消息,10月9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中国的司法改革》白皮书发布会上,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姜伟平在回答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关于中国政府是依据什么法律或制度来软禁刘霞的问题时,该官员表示对刘霞的软禁是依据中国法律认定。
In this Sept. 28, 2010 photo, Liu Xia, wife of Chinese dissident Liu Xiaobo speaks during an interview in Beijing, China. When the police came for Liu Xiaobo that night nearly two years ago, they didn't tell the dissident-author the reason for taking him away. The line in the detention order for "motive" was blank. But everyone in Liu's dark Beijing apartment knew exactly why. Liu was hours from releasing a call for peaceful political reform in China that would represent the democracy movement's most comprehensive demand ever _ and that would earn Liu multiple nominations for this year's Nobel Peace Prize. (AP Photo/Andy Wong) 刘霞
"他们是用哪条法律对刘晓波判刑、对刘霞软禁?"
正被北京警方软禁的维权人士胡佳向德国之声透露在一个多月前的一个晚上,通过特殊方式让刘霞打开窗帘向外凝望,胡佳站在刘霞家的楼外,用智能手机的灯闪、 及轻声呼唤刘晓波和刘霞家人对其的昵称"傻瓜,胡佳",尽力使刘霞能够看到自己,因为不能惊动监禁警察,双方没有语言交流:"她还是光头的样子,戴着眼 镜,那种氛围让我感到她是特别孤独无助的。因为声音比较低,我并不确定她是否听清楚了这些话,如果她能听清楚,她就能明白我是去找他的,我希望这种探望, 尽管我们不能够相互说一句完整的话,但是让她知道有朋友在时刻关注她的状态,为她的自由在行动。"

“刘晓波不会用流亡换出狱”(音频)

曾任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秘书、中国知名民主人士鲍彤向德国之声表示,他已经有两年无法与刘霞会面,很担忧她的处境,同时他也对中国当局 对刘晓波判刑和软禁刘霞再次提出质询:"他们是用哪条法律呢?如果中国政府准备依法治国,就应该把自己的法律条文向全世界宣布。他们根据什么法律把《零八 宪章》宣布为'颠覆中国政权'?刘晓波不管境况如何,毕竟是经过所谓法院审判,对刘霞软禁是根据哪条法律,不说清楚,只说根据中国的法律,这是搪塞,说中 国有自己的法律这就是说不准备依法治国,因为中国的法律就是没有法律。我希望再有媒体记者问的时候,中国发言人应该有点进步。"
一直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恢复刘霞自由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刘霞当前处境也让中国当局大失形象的同时感到更加棘手: "中国独裁政府没有变通办法,走到一个死巷也必须走下去,如果新的执政者没有一个办法把刘霞释放,以此为指标我们不要对新的执政者进行政改、平反六四等抱 有希望。"
FILE -- In this Sept. 28, 2010 file photo, Liu Xia, wife of Chinese dissident Liu Xiaobo, speaks during an interview in Beijing, China. Liu Xia, the wife of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Liu Xiaobo, said in a Twitter message that she had been under house arrest since Friday Oct. 8, 2010. (AP Photo/Andy Wong/file) 刘霞的摄影作品
"刘晓波曾表示态度:不会流亡"
鲍彤也表示因为无法联系到刘霞,对中国当局对刘晓波是否采取强迫流亡行动尚不得而知,但他早前和刘晓波、刘霞都曾谈起是选择在中国还是在海外生活的话题,他认为刘晓波不会选择流亡:"他过去曾表示过这样一个态度,如果让他流亡,他不会。"
廖天琪透露,确实在前段时间经由一些渠道听闻,中国当局想让刘晓波流亡,刘晓波拒绝接受这种附条件的自由,廖天琪坚信刘晓波即使在狱中,这种坚守其实也是 推动一种有力量的行动:"如果用出国当作出狱的条件,我想他不会答应的。刘晓波他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精神符号,不止是一个政治犯或异议人士,确实也代表中国 一部分知识群体的良心、道德、责任。他不会接受政府的收买或开恩而离开监狱,这也表示他们不会屈服于权力的。"
但廖天琪和胡佳都对中国当局有可能为达成迫使刘晓波流亡,而加大对刘霞的施压表示忧虑,胡佳说:"刘晓波现在唯一要权衡的就是会给刘霞带来多大的压力。"
 ***Das Pressebild darf nur in Zusammenhang mit einer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die Ausstellung verwendet werden***
This Tuesday, Feb. 7 2012 photo shows 2010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Liu Xiaobo holding a doll in a detail of a photograph by his wife, Chinese artist Liu Xia on display at during a preview of "The Silent Strength of Liu Xia" exhibit at The Italian Academy in New York. The photos were spirited out of China just before Liu was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 after her husband, imprisoned in 2009 for urging democratic reform, won the Nobel. Her works are censored in her native country. The exhibition opens Thursday, Feb. 9, 2012. (Foto:Mary Altaffer/AP/dapd)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上特为刘晓波设置的"空椅子"
"我们的存在就是一种抗议"
胡佳表示透过刘晓波早前作品已明其志,既成为中国变革和观察和见证者,胡佳认为中共将刘晓波关在狱中,也承担了世界范围内的巨大压力,如果释放,又担心刘 晓波接下来会推动《零八宪章》进入实施阶段、促成国际社会和中国民间、知识界的联动,以推动中国的宪政民主等,因此中共应该愿意将刘晓波流亡海外,割断其 与中国的联结:"当局在这方面其实很恐惧,他们不希望中国出现哪怕软禁中的昂山素季一样的人物,他们把这个风险预估得很高。"
胡佳引用昂山素季"我们的存在就是一种抗议", 认为刘晓波会有和昂山素季、曼德拉等人一致的选择:"对于刘晓波来说,他作为诺贝尔平奖获得者在中国监狱的存在,就等于在中共脸上浓墨重彩的写下'侵犯人 权的凶手',也反衬中共的丑陋,这三年多来晓波在看守所或监狱,他会知道在这个国家坚守会有什么样的价值,如果出去的话对他的理想的实现就会弱很多。"
而鲍彤、廖天琪、胡佳都认为,释放刘晓波和恢复刘霞的自由,是中国政府如果重建公信力或意图改革最直接和容易达成的一种方式。
作者:吴雨
责编:洪沙


劉曉波 = http://zh.wikipedia.org/zh-tw/%E5%88%98%E6%99%93%E6%B3%A2


评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 对共产党政权一记响亮耳光

多國政府對劉曉波獲諾獎表示歡迎

劉曉波
中外政府對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反應 不一
聯合國秘書長,歐盟多國政府、多個國際組織歡迎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獲 得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
法國、德國等國政府、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無國界記者」等機構在劉曉波獲獎後也再次發出釋放劉曉波 的呼籲。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表示,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顯示國際間對改善人權的實踐和文化日趨一致的看法。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皮萊說:「劉曉波當之無愧是非常著名的人權捍衛者。」
歐盟主席巴羅佐說,劉曉波獲獎向世界各地為自由和人權做出重大犧牲的人們發出強烈的信息,這些價值觀正 是歐盟的核心所在。
德國聯邦政府發言人賽博特說,希望54歲的劉曉波能夠獲釋,並"親自領取這一獎項"。他說,劉曉波完全 以非暴力的方式進行努力,希望在自己的祖國幫助實現民主、保障人權。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說:「劉曉波獲獎當值無愧,這是我的朋友們和我向諾貝爾委員會提名他的原因。」
哈維爾也讚揚了「08憲章」的其它簽署人和他們的家人。此外,他讚揚諾貝爾委員會評委們沒有被中國的警 告嚇倒,沒有把人權置於經濟利益之上。
中挪關係
挪威首相斯托爾滕貝格祝賀劉曉波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他表示:「劉曉波因捍衛言論自由與民主而獲得這一獎 項。」
評獎結果公布前,中國官員曾警告挪威不要讓劉曉波獲獎。
而挪威外長斯托爾就劉曉波獲獎和中國反應說,劉曉波獲獎不應該引起中方的敵意反應。
他強調說,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決定誰獲獎是不受挪威政府控制的。
斯托爾說,如果中國對挪威就此採取敵意行動,將損害中國的國際聲譽。
挪威正和中國談判一項能源協議。
人權組織:釋放劉曉波
人權組織「國際特赦」說,劉曉波獲得本年度諾貝爾和平獎使中國違反人權的情況受到關注。
該組織發表聲明,呼籲中國政府釋放包括劉曉波在內的所有在押的「良心政治犯」。
該組織亞太區副主任巴伯表示,劉曉波獲獎當之無愧,劉曉波在內的很多中國人為基本自由和人權進行了鬥 爭,希望這能使他們的努力受到關注。
2009年12月25日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劉曉波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 權利2年。他目前正在中國遼寧的監獄中服刑。

Back Page

In absentia: An image of Liu Xiaobo in Oslo during the ceremonies marking his winning of the 2010 Nobel Peace Prize.

Liu Xiaobo's Plea for the Human Spirit

By JONATHAN MIRSKY
In essays and poems, the imprisoned Chinese poet demonstrates a considerable amount of anger while retaining his Gandhian nonviolent spirit.

Maryam Mirzakhani, 1977-2017;Jeanne Moreau (1928-2017) 珍蒙露, a Grande Dame of the French New Wave

Jeanne Moreau, who died on Monday at the age of 89, was a grande dame without haughtiness or prejudice.
Moreau spanned generations, not merely in her life and in her career but in…
NEWYORKER.COM
珍蒙露走了
不久前還想著要拍她 
多年前我們在巴黎一家摩登的茶館見面
我邀她來演臉
只有一天的戲
那是多麼大膽的邀請
她非常喜歡小康
一直看著他
問他很多問題
我忍不住說
將來我來拍妳跟康主演的電影
她說 為何不
嗓音沙啞低沉
-----


我的珍妮摩露
兩月前到曼谷
想看一間關閉己久的大旅館
我的朋友 一位泰國年青導演找到的
不巧 管理員不在 進不去
之後 遇見一埸暴雨
我們被堵在路上兩小時
望著車窗外的風雨世界
我告訴他藏在心中己久的一個念頭:
我想拍小康在異國的酒店
與珍妮摩露相遇的故事
珍妮摩露? 朋友說 很老了吧?
我說 是 但不知道她有多老
不久 珍妮摩露走了
2008年夏天 我帶著小康
在巴黎一間時尚的茶館與珍妮摩露見面
她坐在僻靜的座位
等著見一位來自遠方陌生的華人導演
製片王琮幫我們翻譯
當然她事先就知道我的來意
大概心裡想著:
看你這小伙子要如何說服本小姐去客串你一埸戲
我記得我當時故作和緩地說
您在亞洲有很多影迷
日本的藝術院線很早就發行楚浮的電影
香港特別有趣
60年代初就有一幫影評人直接寫信給導演
楚浮從善如流 用他們負擔得起的費用授權
讓香港的影痴們得以在大銀幕看到他的作品
在台灣 一直到80年代
我當時還是個電影科的學生
我在剛成立的國家電影中心
第一次看《夏日之戀》的錄影帶版本
沒想到2000年 有台灣的年輕片商
在楚浮逝世的二十幾年後
一口氣引進了4部他最經典的電影
珍 您主演的夏日之戀
經過近半個世紀的時光
終究在台北的戲院正式上演了
珍 你不覺得很奇妙嗎?
珍妮摩露靜靜的瞪著我
一顆淚自眼角滑下
不久 她開口說:
蔡 你想要我演什麼?
她的聲音沙啞 低沉
在羅浮宮的拿破崙廳
我正頭痛著如何處裡大餐桌上過多的擺飾
劇本描述的是一埸奢華的宮廷式野宴
美術組還真弄來一支烤鹿
但是我只想讓鏡頭裡只有珍妮摩露呀
珍妮摩露忽然現身
她説 我不想一個人在化妝間發呆
你們也不必理我 讓我坐在這看你們打燈
她才坐下 一位女管理靠近並輕聲道:
摩露小姐 對不起這把椅子不能坐的 它是古董
珍轉頭看她 淡淡地 低沉 沙啞:
不就是一把椅子嗎?你覺得我會把它坐壞嗎?
那人訕訕然走開
她就一直坐在那三百年的古董上
靜靜等著我們把燈打好 把機位擺好
等著娜塔莉貝葉和芬妮亞當的到來
這三位楚浮不同階段的女主角
向來各自稱后 從未同台
卻在我的電影裡不期而遇
我讓她們赴了一個奇怪的無人宴
沒有主人 沒有賓客 沒有侍者
三位在銀幕上鋒芒了半個世紀的女伶
什麼埸面沒見過 照樣怡然自得 喝酒談笑
芬妮亞當和娜妲麗拜走出鏡頭外去彈琴作樂
哼唱起那首「生命的漩渦」
正是珍妮摩露在她的成名作《夏日之戀》
親口唱的主題曲
當年美如月神的少女 如今聆聽著自己熟悉的旋律
珍妮摩露調侃地吐出一句:這是個陷阱
這是她送給我的電影《臉》
一句充滿機智 懸念 最美的台詞
我回想起那日茶館
珍妮摩露顯然非常喜歡我的男主角
一直看他 還讚他漂亮
當她跟小康擁抱道別時
我忍不住說:珍 下回請您跟康合演一部電影好嗎?
她深望小康一眼 回答我:為什麼不?
聲音沙啞 低沉
珍妮摩露給我設了個陷阱
然後就走了
2017/08/20, 自由時報文化週報
http://news.ltn.com.tw/news/culture/paper/1128432
Photo by William Laxton



【謝宛儒╱綜合報導】法國國寶級女星珍妮摩露(Jeanne Moreau)昨在巴黎住處辭世,享壽89歲。她1950年登上大銀幕,縱橫影壇68年,合作的導演都是影壇最重量大腕,演出超過百部電影,包括與法國新浪潮教父楚浮的名作《夏日之戀》(Jules et Jim),曾與她合作的蔡明亮昨聞噩耗表示:「悲傷、不捨。」
珍妮摩露1960年以《如歌的中板》獲封坎城影后,從影68年來獲美國奧斯卡金像獎、法國凱撒獎,以及柏林、坎城、威尼斯3大影展終身成就獎,也曾任1995年坎城影展評審團主席,影壇地位崇高,曾演出蔡明亮2009年的電影《臉》。
她的銀幕形象強悍霸氣,1958年在路易馬盧執導的黑色電影《死刑台與電梯》中,飾演謀害丈夫的蛇蠍美人,在《夏日之戀》則周旋於2男之間,1964年在布紐爾的《廚娘日記》飾演工於心計的女子,最近一部作品為2015年的法國片《我的朋友好有才》(Le talent de mes amis,暫譯)。 

從影68年 獲4大終身成就獎

●姓名:珍妮摩露(Jeanne Moreau)
●出生地:法國巴黎
●卒年:享壽89歲(1928╱01╱23∼2017╱7╱31)
●婚姻:法國演員尚盧理查(1949-1964)、美國導演威廉弗萊德金(1977-1979)
●著名作品:
1958《死刑台與電梯》、1961《夜》、1962《夏日之戀》
1964《廚娘日記》、1968《黑衣新娘》、2009《臉》
●殊榮:
1960坎城影展最佳女主角╱《如歌的中板》
1998奧斯卡金像獎終身成就獎、1992威尼斯影展終身成就獎
2000柏林影展終身成就獎、2003坎城影展終身成就獎
2008法國凱撒獎終身成就獎 




----



------
more:
http://www.bbc.com/news/science-environment-40617094

Maryam Mirzakhani, first woman to win maths' Fields Medal, dies







Maryam MirzkhaniImage copyrightCOURTESY OF MARYAM MIRZAKHANI
Image captionProf Mirzakhani is seen as an inspiration for young female mathematicians

Maryam Mirzakhani, the first woman to receive the prestigious Fields Medal for mathematics, has died in the US.
The 40-year-old Iranian, a professor at Stanford University, had breast cancer which had spread to her bones.
Nicknamed the "Nobel Prize for Mathematics", the Fields Medal is only awarded every four years to between two and four mathematicians under 40.
It was given to Prof Mirzakhani in 2014 for her work on complex geometry and dynamical systems.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