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王岐山:從“救火”到“打虎”

乾部=幹部
2014年08月06日 06:56 AM

王岐山:從“救火”到“打虎”


2012年下半年,當王岐山被任命為中紀委書記時,許多人感到些許失望。他在處理棘手的金融、經濟及外交問題上的成績令人印象深刻,讓這些人感到,出任這一職位是對他能力的一種浪費。

至少,在政治局常委的七名成員中,現年66歲的王岐山只排在第六位。七人常委實際上是中國最高層領導班子,其中包括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

不過,在領導了一場逾18個月的激烈的反腐運動後,王岐山的權力幾乎可說僅次於習近平。這場反腐運動已導致近25萬乾部落馬,其中包括39名副部級或更高級別官員。
自本屆政府就職以來,反腐就一直是它的核心政策。這次反腐運動持續時間之長、力度之大,令幾乎所有人都大跌眼鏡,更不用說被當作主要目標的官僚階層了。
反腐運動波及到了全國各地的各級官員,還涉及到從金融到食品生產在內的各個行業。周永康曾掌權的國安部門、四川省及能源產業——至少在運動之初——成了反腐“重災區”。
國有企業受到反腐沖擊最為嚴重,而跨國公司也同樣受到了影響。其中包括制藥公司葛蘭素史克(GSK),中國警方指控該公司在華業務涉嫌行賄。另外,由於中國官員不再敢接受禮品和賄賂,奢侈品品牌——包括瑞士各手錶品牌、路威酩軒集團(LVMH)、人頭馬君度(Rémy Cointreau)和帝亞吉歐(Diageo)——在華銷售都出現了大幅下滑。
據中國媒體報道,在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oration),被“雙規”的高管如此之多,以至於該公司規定,高級別官員每天都要向部門負責人報到。
如果任何人失去了聯系,就會被認為已被中紀委“雙規”,第二天他的職務會被事先安排的繼任者接替。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是已上市的中石油(PetroChina)的母公司。
類似這樣的安排,反映出中紀委所擁有的非同尋常的權力。這個高度保密的機構置身於司法體系之外,雖然不具有逮捕和起訴的權力,卻有權羈押和調查中國8700萬黨員中的任何一人。
在實際操作中,中紀委經常被控蠻橫執法——尤其是在對待較低級別乾部時。
2013年初以來,被各級紀委調查的官員中,已有近70人自殺或在羈押期間死亡。
不過,直到王岐山執掌帥印之前,中紀委的名聲都不怎麽好。有人認為中紀委官員才是中國最腐敗的一群官員,還有人認為中紀委是乾部們在體制內清除異己的政治工具。
即便王岐山也曾暗示,必須建立更健全的體制,才能解決貪腐成風的問題。
去年晚些時候,在談到中紀委在他領導下開展的反腐行動時,他曾表示:“堅持標本兼治,當前要以治標為主,為治本贏得時間。”
當王岐山被任命為中紀委書記時,北京的一些政客曾開玩笑說,這是因為他沒有子女。在過去幾十年裡,許多中國高級領導人的子女都聚斂了巨額財富。
但對這一任命更嚴肅的一種說法是,王岐山不被視為任一派系的成員,多年來卻一直與中國歷屆最高領導人都保持密切關系。
他的岳父姚依林曾是實權人物,是1989年時批準坦克進入天安門廣場的中共高級乾部之一。王岐山的“駙馬”地位對於他的升遷至關重要。
不過,他能夠在上世紀90年代獲得中國高層的青睞,並博得中共“救火隊長”的名聲,主要還是因為他能力超群,且直言不諱——這在一個鼓勵奉承的體制內尤其難得。
上世紀90年代中期,作為建設銀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行長,他曾與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合資成立中國第一家真正的投資銀行。90年代末,他又在債台高築的廣東省督辦過國有廣東國際信托投資公司(Guangdong International Trust and Investment Corp)的破產案,這一破產案涉及資金規模達40億美元。
2003年,當北京遭遇非典(SARS)襲擊時,王岐山曾被空降為北京市長處理這一危機。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際,他再次被委以重任,負責主持中國的應對方案。
在中國與歐洲或美國展開棘手談判時,王岐山往往會成為北京方面的代表。他還曾告訴人們,他最喜歡的電視劇是《紙牌屋》(House of Cards),這是凱文•斯貝西(Kevin Spacey)主演的一部勾心鬥角的美國政治劇。
金融危機期間,時任美國財政部長的亨利•保爾森(Henry Paulson)曾與王岐山密切合作。而其實早在1998年王岐山處理廣東省的破產案期間,當時還在高盛(Goldman Sachs)任職的保爾森就曾與王岐山合作過。對於王岐山,保爾森的評價是:“一個執著的歷史學家,喜歡哲學辯論,還有著略顯頑皮的幽默感”。
正是這樣的個性,促使王岐山在兩年前向所有中共高層同僚推薦亞里克西斯•德•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的經典名著《舊制度與大革命》(Ancien Regime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
王岐山的幾位老友表示,王岐山選擇此書是想傳遞出兩層信號:改革可能會造成意料之外的後果,但不改革可能會讓統治精英們掉腦袋。
谷禹補充報道
譯者/何黎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