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Choeying,張天明,胡春華,習近平、王岐山


Choeying was the youngest of four siblings from a Tibetan family living in Dharamsala, the seat of the Tibetan government in exile.



西方媒體和中國學者談習近平、王岐山和孫政才等
美國和英國媒體以及一位中國學者最近談論了中國政局。
英國雜誌《經濟學人》最近一期的一篇文章的印刷版標題是《孫出局》,網絡版的標題有三行《孫出局習近平的潛在接班人被整肅他寧願沒有疑似接班人嗎?
文章說,郭文貴的斷言似乎沒有損害王岐山。7月17日,王岐山在中共的旗艦報“人民日報”上發表長篇文章,這不像是他的權力在削弱。至於今年秋天的黨代會之後他是否留任,那是另一回事。根據黨的不成文規則,69歲的他應該退休。
文章還表示,更大的疑問是習近平將留任多久。按照慣例,他應該在2022年卸任總書記職務。預期他的很可能的繼任者會在這次黨的大會上出現。而擺脫了孫政才,無疑讓習近平比較容易挑選人。但他的權力現在如此之大,以至於想像任何其他人掌權變得越來越難。下列可能性越來越大,那就是,他將在2022年之後努力保持他的職務,或者任命一位官員,自己在幕後統治中國。他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領導者。
總部設在紐約的美國商業新聞網站《商業內幕》7月23日發表雅各布·夏皮羅的文章,標題是《中國有很多問題,但革命不是其中之一》。
文章說,在孫政才突然下台之前,郭文貴把矛頭對準王岐山,王岐山的職位被認為處在危險中。但後來,孫政才被清除了,這個故事改寫了,現在習近平和王岐山再次成為權力的典範。
作者還寫道:習近平堅定地控制著中國。事實上,自從毛澤東以來,還沒有人對現代中國擁有比習近平更多的控制。習近平繼續反腐。在黨的代表大會前,他不怕實行具有潛在爭議性的政策,包括經濟改革。中國有很多問題,但革命似乎並不是其中之一。
中國學者鄧聿文認為王岐山的權力沒有受到郭文貴爆料的影響,但聲譽受到很大衝擊。
鄧聿文在新加坡聯合早報上發文說,中共十九大常委人選會遵循政治平衡、政治忠誠、主要任務以及年齡任期這四個原則。他分析了有無王岐山的兩個常委人選版本,這兩個版本都有習近平、李克強、韓正、胡春華、栗戰書、汪洋。其中一個版本有王岐山,擔任總理。另一個版本有李源朝或者趙樂際。
鄧聿文還在推特上寫道:“孫政才意外倒下,受益最大的應是同為第六代領導人的胡春華,習為他除了最有力的競爭對手。當然,習肯定主觀上沒有這個意思。但胡也最戰戰兢兢,因為習既然除掉孫,也會尋找藉口除掉他。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胡會加速倒向習,習可能不會接納他,但也不會為難他。胡在十九大上再上位進入常委是沒問題的。”

-----
新華社在上周五發表報道,指善心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張天明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等犯罪,已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報道指,張天明等人涉嫌以「扶貧濟困、均富共生」等為幌子,策劃、操縱並發展人員參加傳銷活動,騙取巨額財物。
《訪民之聲》引述善心匯會員稱,今日共有約6萬人參加請願,要求當局釋放被湖南永州市公安抓捕的善心匯成員。北京出動全城警力對他們進行圍堵抓捕,已經有許多善心匯會員被抓走。善心匯會員又稱,他們的成員在上周五中紀委下跪請願後,次日警察就開始抓捕行動。昨天他們在天安門廣場靜坐請願,被遣送到久敬莊關押。

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謝赫.塔米姆 Sheikh Tamim


卡塔爾與海灣鄰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從6月5日至今,已持續了一個多月之久,卡塔爾君主現在終於打破沉默。卡塔爾埃米爾謝赫.塔米姆周五(2017年7月22日)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呼籲通過對話走出危機。這也是卡塔爾君主在這一危機爆發以來首次做出公開反應。

卡塔爾與海灣鄰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從6月5日至今,已持續了一個多月之久,卡塔爾君主現在終於打破沉默。卡塔爾埃米爾謝赫.塔米姆周五(2017年7月22日)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呼籲通過對話走出危機。這也是卡塔爾君主在這一…
TRAD.CN.RFI.FR|作者:RFI 華語 -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卡塔爾與海灣鄰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從6月5日至今,已持續了一個多月之久,卡塔爾君主現在終於打破沉默。卡塔爾埃米爾謝赫.塔米姆周五(2017年7月22日)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呼籲通過對話走出危機。這也是卡塔爾君主在這一危機爆發以來首次做出公開反應。
卡塔爾埃米爾謝赫.塔米姆(CHEIKH TAMIM)在這一電視講話中說:(C13)
我們由衷感謝科威科埃米爾ˎ 我們的兄弟謝赫.薩巴赫-科威特埃米爾予以的幫助。他的調停,從一開始就給我們予以支持。我們祝願他取得圓滿成功。我們感激美國ˎ 德國ˎ 法國以及俄羅斯對科威特的努力所予以的支持。

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 Thani (Arabicتميم بن حمد آل ثاني‎‎; born 3 June 1980) is the eighth and current Emir of Qatar. He is the fourth son of the previous Emir, Hamad bin Khalifa Al Thani

謝赫·塔米姆·本·哈邁德·本·哈利法·阿勒薩尼[1]阿拉伯語الشيخ تميم بن حمد آل ثاني‎‎,1980年6月3日)為現任卡達酋長國埃米爾,同時也是前任卡達埃米爾哈邁德·本·哈利法·阿勒薩尼的第四個兒子。

生平[編輯]

他於1980年6月3日出生在卡達杜哈,為哈邁德·阿勒薩尼其第二任妻子穆扎·賓特·納賽爾·米斯奈德所生下的第二個孩子[2][3]
塔米姆·本·哈邁德·阿勒薩尼在1998年畢業於桑德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後,便在卡達武裝部隊擔任少尉軍官。之後他開始於卡達政府擔任許多不同領域的職位,這包括有卡達最高教育理事會主席和卡達各機構負責人等[4];與此同時他也致力於促進國內眾多體育賽事的發展,並且擔任了卡達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與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代表成員之一[5]。2013年6月25日哈邁德·阿勒薩尼宣布遜位後便由其繼任卡達埃米爾與卡達武裝部隊最高統帥[6][7],這也使得其除了成為阿拉伯世界中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人[8][9][10],同時也是卡達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埃米爾與當前世界上最為年輕的君主[4]
他目前已經結婚並且有2個妻子並且生下2個女兒與2個兒子,並且亦擁有如巴黎聖日耳曼足球俱樂部等地投資股份,同時曾獲得過如法國榮譽軍團勳章等勛銜[2]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吳清友 1950-2017


吳清友 1950-2017

誠品的吳清友 先生過世了,很多讚美。從經營的價值觀看,他了不起。
吳先生是有品味的人,印象深的是他到英國會跟藝術經銷商說要買Henry Moore(1898-1986) 的作品。更重要的,他們的美學能落實、透展出去。
我以前是其供應商,接觸的,只是採購人員,多屬行政"交易" (譬如說台中某店有我十年前代賣的洋書,請我回收)。
然而,它也無意之間促成許多美事,譬如說,約1996年,我在台大店看到Administrative Behavior 第4版,興起我翻譯該書的"雄心",最美的事,跟作者Herbert Simon (1916-2001)有些電郵,如今在CMU的圖書館可以找到。.....
還有些小事,印象深,譬如說在臺大小福開書局,撐了2年,結束營業時,半賣半送。它也賣過簡體書、拍賣等等,花樣多。以前(約2004)台大店似乎開到晚上12點,我經常去當夜貓子。現在,英文書比較不令我眼亮,地下室的消毒味道需要戴防毒面具。
它是讓我開眼界的地方:台灣出版的新書,我可能只能買千分之一。
據說它在港、中都立了書店的標竿。這不容易。
一個人能在工作崗位過世,或許算是感人或幸運的事。
-----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4028

林懷民談吳清友

.......「困頓的時候,我想:跟吳先生比起來,我的困難算什麽?只好繼續匍伏前進。」
從淡水雲門劇場離開,捷運上接到雲門創辦人林懷民傳來這句話。或許這就是猝逝的誠品創辦人吳清友,留給台灣最珍貴的資產:無數被誠品啟迪的人們和一種精神。
吳清友比林懷民小三歲,但林懷民覺得他像大哥一樣,是他景仰的對象。外界覺得他們是相熟的好朋友,但林懷民說他們一年不過見面兩、三次。教養好的吳清友見面時總是西裝筆挺,常讓林懷民忍不住叫他把西裝脫掉。
傳統教養讓吳清友對自己有追求,而宗教信仰讓他對眾生有追求。林懷民怎麼看吳清友和誠品?以下是專訪摘要:
我幾乎忘了什麼時候第一次見到吳先生,我認識他之前是先認識誠品,我們是老文青嘛。
雲門1988年停了,誠品是1989年成立。他自己說的,因為雲門停了,所以他堅決要辦誠品。因為文化的事情必須要延續下去,而他本來就要做,只是大概是這件事讓他下定了決心。
我很佩服他、景仰他,他個子那麼高,而且基本上他像個哥哥一樣。他年紀當然比我小,但他個子那麼高,是大老闆,做了很多事,我做雲門這樣幾十人的小團,都已經團團轉,而他可以做那些呼風喚雨的事情。
我覺得辦誠品幾乎是他的信仰,他本來就是很會賺錢的人,還沒弄誠品的時候身家大概十億,所以如果他要賺錢,我認為方法是非常多的。但他就是要辦一個有氣質、有品味的書店,碰到困難也必須做,所以這是一種信仰,而整個事情,我甚至覺得是一種「苦修」。他每次出來都是西裝筆挺、紳士、大方,你看不到他的焦慮。有時候他找我去,我忍不住會說「你西裝脫掉啦!(台語)」。
他待人總是非常客氣,從來不會讓你感覺到他有什麼不安。他也不會跟我討論什麼誠品經營困難,他只關心我這邊有什麼經營困難,哈哈。有時候他會捐錢給雲門,我就跟他說你自己這麼多事!有一陣子誠品不賺錢,又要弄信義店,那是大錢,我就說你都要用大錢,不要再給了,但他還是會定期的捐錢。
他很有趣,管很多事,比如說像他看到蔡國強(中國大陸藝術家)來台灣,他就一定要湊成我們倆合作。他跟我介紹蔡國強,說來了要見面。後來蔡國強邀我去北京做奧運開幕,我說我沒有空,但我問他你要不要留下來幫我做個作品。當時吳先生不在場,他知道了後立刻找我們吃飯,怕蔡國強飛走、事情不成。所以後來我跟蔡國強合作了《風.影》。
他一天到晚在弄閱讀這些東西,後來經營一些非書的行業,可是沒有那些就不能去供養書店。以誠品信義店來講,沒有其他那些東西,他就沒有辦法供養那兩層樓的書店,可那書店是多麽驚人,你有那個環境可以閱讀,你要什麼書幾乎通通都能找到。所以他曾經在大陸講過一句話,他說:「沒有商業,誠品活不下去;沒有文化,誠品也不想活。」這句話道盡一切。
我要扯開來講,誠品作為文化地標,作為國際注目、兩岸華人世界的一個備受尊重的文化企業,但是我想有個事情是,到最後這是什麼?公司叫誠品生活,到最後是真的落實到生活裡面。
誠品1989年成立,剛好是解嚴那年,以及台灣錢淹腳目的時候,是那個時代,那是整個華人第一次具備中產階級雛形的時代。你看那時候,同時是股票萬點、大家樂、電子花車流行,都是那個時代的事。但是我們有了中產階級的雛形,有那樣的經濟,卻沒有那樣的品味。
誠品的出現等於是,提供了一種美學的也好、生活的也好,一種品味的啟迪。
那些拿XO乾杯的人,不一定會到誠品,但他的孩子會到誠品。等於是兩代人吧,誠品快三十年了,差不多,兩代甚至三代,更不要說我很多朋友,他們週末時候做什麼?把小孩丟在誠品,誠品敦南店兒童讀物區那裡,50坪耶。這些東西都是耳濡目染,在那個精緻的環境。你要知道,這是台灣人第一次走進這樣子的地方,除了誠品,你什麼地方看得到這些精緻?那要在五星級飯店,但一般人不敢去,因為那不是一般人的生活範圍。
而這樣的影響力有多大?誠品最多時,有50家連鎖店,從斗六到台東都有。裡面的環境、氛圍,我們說美學吧,或生活的品味,慢慢在那邊形成,特別是年輕人在那邊學到了這些。誠品很有趣,它不只是硬體做得好,你看他的服務、銷售人員,也跟別地方不太一樣。你去看敦南店,一批帥哥美女,就是很有型的。
誠品的出現,第二個作用是開拓視野。就是在解嚴後的那個空間裡面,所有的書都出現了,以前上不了架的、地下的、左派的書、女性議題、性別議題,什麼東西都出來了,你自己決定要看什麼,古今中外都在那裡,那是知識大爆炸提供的一個可能性。當然,那時社會也準備好了,比如說政治解嚴、經濟起飛,可若誠品沒有在那裡的話,今天台灣可能就不一樣。
今天大家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我覺得誠品有它相當的貢獻。因為這也是耳濡目染,現在各種商店開了,也讓人會更有要求。就是這些誠品的quality的影響,誠品誠品,那個品質品味,那個「品」,是我們以前普羅社會不大講究的,所以它的影響是驚人的,除了說是台灣的驕傲、是文化地標,也是非常感動人的。
再來,誠品永遠走在時代潮流上。誠品一開始吳先生有他的夢想跟浪漫,但他用年輕人。年輕人去做策劃、設計這些東西,像是各種活動、出版誠品好讀,所以誠品能永遠跟年輕人在一起。而且他所用的建築師,姚仁喜、簡學義、陳瑞憲等等,當時都是年輕人,當時他們都還沒那麼紅,因為用了年輕人,就反映了年輕世代的品味。
我到誠品蘇州店參加開幕的那天,真的覺得很驕傲。姚仁喜設計的樓梯,一進去就是嚇死人,格局是嚇人的。開幕那幾天,附近的年輕人全部出動,他們的各種髮型、衣服通通上街,那邊的人告訴我說,我們自己都不曉得我們有這麼多、這麼潮的年輕人,通通冒出來。那時候我想起台灣的90年代,他們也對新事物嚮往,對知識渴望。
誠品是透過包裝來誘導閱讀,成績斐然。吳先生講過一句話我很喜歡,「希望這些來來往往的人能夠在誠品得到生命的啟發」。這句話很有趣,你在書店看到什麼、摸到什麼書,是有意義的,而且我們有時候去書店,事實上是帶著問題、帶著渴望去的,有時是去買哈利波特,有時候就是去晃晃。他把閱讀變成一個時尚,今天老實講你不透過商業經營,是沒有辦法達到這種效果的,誠品做的是一個嚇人的事情,當然吳先生和他的團隊是嘔心瀝血。
吳先生他是很龜毛的人,從平時來往,就知道他對所有事情、對自己的要求,他怎麼behave、怎麼講話,都可以知道他對自己的要求。每次看他上台講話,稿子大概已經改了一萬次,我希望我們官員也這樣,他做事就是做到極致去了。
他老是說他的書店希望讓人能夠安頓下來,那個安頓有一個是physical的,你人如何坐下來讀書,信義誠品是真的嚇死人,那裡可以窩下來的地方真多啊,可是我還是喜歡敦南店,大概跟早期有關係,那個牆角就這樣一個一個,在半夜真的是奇觀嘛。
吳先生的這些思考、執行,我覺得是非常驚人的。基於他的健康狀況,基於他的佛教思想,他真的是當作是一個修行,這整件事情是他的修行。
我覺得,天啊!他走了,他最後作品剛好完成(誠品R79地下書街),一本書(《誠品時光》)也留下來,死在崗位上,在誠品(辦公室),而不是在香港的馬路上或上海的什麼地方。想一想非常惋惜,但我覺得他真的是很圓滿的人生,有奮鬥、有成功,影響了很多人,很positive,我們都是誠品的粉絲吧。
下面我想談一下Mercy(吳清友女兒吳旻潔),我覺得吳旻潔女士是一個偉大的角色,這麼年輕、這麼冷靜、這麼穩健、這麼熱情。她爸爸的熱情是外顯的,她的熱情是在裡面,很浪漫很浪漫。
她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她做的事情是讓人抬頭挺胸的,吳先生永遠在講浪漫,所以賠錢賠很多年,「可以浪漫但不一定要賠那麼多年」,我是這樣跟他講。他最後有一個殺手鐧就是關掉不賺錢的書店,並且走向複合式經營。
吳先生會覺得,關掉了書店小孩子要讀什麼,但我覺得旻潔就會說先關掉,有能力的時候再做好,比較腳踏實地。
有人說她會用誠品的品牌去變成百貨公司?我覺得不會,吳旻潔爸爸是個傳奇的人,旻潔是安安靜靜去創造另外一個傳奇,也許在21世紀在網路發達、實體書店飽受威脅的狀況下,她仍然能讓紙本的芬芳持續下去,這就是誠品嘛。
這兩天我想起來我考高中的時候,我十四歲寫小說,文青fu大發,我就會一天到晚去租書店,那是一個退伍軍人開的,很破爛的地方,一本書幾毛錢,我一天可以看20本武俠小說,坐在那邊看。一直等到租書店老闆說,林懷民啊,你就要考聯考了,你不要再來,考完以後你來一週都不收你的錢。
那是我那個時代的我,我在青春期的時候,一樣有苦悶,而今天的誠品對這些年輕人是不一樣的,這是很重要的事情。
吳先生私底下,是很客氣的一個人,那是古早台灣人的客氣。就是傳統上大家應接的禮數很足,完全台灣人的傳統,台灣人的禮數是很清楚的,就在他身上。吃飯的時候,我都說你西裝脫掉吧?他才會脫掉西裝。他都懷民兄懷民兄這樣叫我,渾身的教養。
基本上我從他身上學了很多,看他的堅持、他怎麼做事,而他走了,對他有一種感念,我講過,可以沒有雲門可是不能沒有誠品,因為誠品是經年累月站在那邊,而且在各個地方。雲門是這樣演,我們當然有reach數以萬計的觀眾,但跟誠品不一樣,那是長期的、細水長流的、每天都在的,龍應台說得很好啊,靜水流深,真的是這樣。
到最後誠品不是一個building、不是一個書店,不是一個賣東西的地方,到最後是沈澱到很少人沒有被感染到的那個東西。它是很多人在各方面啟蒙的店,從你發現一本書,到買一個很帥的瑞士刀,你開始對很多事情有要求,慢慢就是對自己有要求,那個東西是不容易的。
你要知道Eslite(誠品英文名),是elite菁英的古法文,他期待自己做一個精英,期待給社會菁英的品味,很有趣。我覺得這個從台南馬沙溝出來的小孩真是了不起。
台灣這個社會有一種好的品質,你看看齊柏林,也是一位司機跟賣菜婦人的小孩,當然你要講誠品不能不講到童子賢(誠品大股東、和碩董事長)。那年我們跟蔡國強做《風.影》,在演出前我們派一個人,裝翅膀到國家戲劇院的琉璃瓦屋頂飄揚,從下往上面看好漂亮。童子賢告訴我,他說琉璃瓦有一部分是他安上去的。他在台北工專讀書的時候暑假打工,就是去做工人,他小時候是在花蓮瑞穗街上賣冰淇淋的。
你看台灣有這麼多出身平凡、但卻願意往前衝的人。我經常跟吳先生說,你也稍微停一下。那時他說要去信義路開大店,我就快要擔心得瘋了,可是最後人家就是做得出來。創業在每個時代都是難的,可是吳清友讓我們感覺到,你要相信,你要相信你相信的,你要相信你的付出,有時候付出並不等於利益,可是你做過了,那個價值會如何豐厚你的生命,所以你可以繼續走下去。
我想,有四個字形容吳先生吧,利益眾生。
他就是從家裡教養到宗教信仰,「利益眾生」這個事情,透過閱讀、企業的操作,他是個傳奇,了不起的一個人。

------
財訊
【吳清友:不論做任何事,都要先成為一個好人】
誠品書店創辦人吳清友昨(18)日病逝北醫,享壽68歲。醫師證實,吳清友今晚到院前已無心跳、血壓,經急救仍不治。誠品發出重大訊息聲明,董事長吳清友辭世,會擇日開臨時董事會推舉董事長。
雖然吳清友辭世,但他留下書香文化,以及經典名言等最有價值的「遺產」給社會大眾,令人懷念。
#吳清友 #誠品 #eslite



做個「人」和做個「生意人」是一樣的,你不能說,當一個人要講誠信,當…
WEALTH.COM.TW



「要淬鍊的不是事業的經營,要淬鍊的是心性,因為KPI很容易比較,但DNA很難追尋」- 吳清友




https://zh.wikipedia.org/zh-tw/吳清友

Translate this page
吳清友(1950年10月-2017.7.18),臺南縣將軍鄉馬沙溝人,誠品書店的創辦人。 目录. [隐藏]. 1 早年; 2 創建誠品書店; 3 媒體關注; 4 參考資料. 早年[编辑]. 吳清友台南高工機械 ...

候德建、周舵、高新、劉曉波-- "天安門廣場四君子"

上周,{漢清講堂}作"紀念劉曉波"時,我對 "天安門廣場四君子" (作絕食宣言,六四與官方談判讓學生安全撤離)作些研究。

候德建在劉曉波入獄前,與劉曉波、劉霞有聯絡。周舵應該是某單位的退休教授,有人曾質一疑其立場。因為我沒讀過他的"3本論述"漸進民主"的書,有電子版",所以無從說起。高新遠離中國,所以不必談,因為他是自由身。



仍健在"天安門君子"對劉曉波之死持沉默態度
劉曉波是天安門廣場「四君子」之一。當年,他們在1989年中國民眾民主示威浪潮的最後日子裡,發起絕食抗議,試圖阻止坦克和士兵開進廣場,鎮壓學生領導的那場民主運動。
(德國之聲中文網)上週逝世的劉曉波是2010年諾貝和平獎得主,被視為中國最有名望的異議人士。"四君子"中的其他3人則基本淡出公眾視野,對劉曉波的死亡未作公開表態。

劉之逝世正值習近平治下對異見人士的迫害打擊運動日益嚴厲之時。習近平有意在今年晚些時候召開的十九大前擴大監控。一般認為,習近平將在本次黨代會上進一步鞏固自己的權力。
1989"四君子"中的最出名人物是候德建。還在天安門運動爆發前,這名台灣歌手就已離台赴大陸,後來並在那裡過流亡生活,迄今已近20年。周舵為4人中最長者,一直處於警察的監視下。最後一人- 高新,目前生活在美國。
獲知劉曉波逝世的消息後,候德建對路透社說,"對不起,我決定不表態"。
他創作的歌曲《龍的傳人》於1980年在台灣問世,後在大陸走俏,並成為天安門示威運動的標誌性歌曲之一。
"六四"運動後,候德建被遣送回台灣,他的歌在中國官方電台和電視台上遭禁,個人財產被沒收。
不過,2006年,他被悄悄地允許重返大陸。候德建目前生活在北京,在一家電纜電視網當顧問。
2011年,隨著《龍的傳人》被解禁,候德建出現在鳥巢體育館的音樂會舞台上。今年10月1日,候德建將滿61歲。
曾寫書介紹候德健的澳大利亞女作家賈佩林(Linda Jaivin)稱,候德建身體不好。她在接受一次採訪時表示,候德建倦於公共生活,當時,他被遣送回台灣,很快就導致健康狀況每下愈況。她認為,身體虛弱可能是他淡出的原因之一。
強制度假
從6月29日起,同樣生活在北京的周舵被警方強迫出京"度假",經費全由警方承擔。一批異議人士指出,當時,劉曉波病情惡化,當局此舉是為防止周舵接受境外媒體的採訪。


觀看視頻01:50

劉曉波:為人權鬥爭不息

他們表示,每逢政治敏感事件,周舵都會"被度假"或被軟禁在家,這已成為常態。
路透社通過微信聯繫上了周舵。不過,現年70歲的他拒絕接受採訪。
在2009年的一篇文章中,他透露說,每年"六四",他都會在家裡絕食一天,紀念天安門遇難者。他寫作了3本論述"漸進民主"的書,有電子版,但迄今沒有紙製版。
"四君子"中的最後一人- 高新,當時是劉曉波在北京師範大學的同事、共產黨員,現同異議人士圈已無接觸。
高新1991年離開了中國,曾任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訪問學者。他為設址美國的自由亞洲電台撰寫專欄文章。
作為一位成功的作者,高新已出版約10本有關中國精英政治的中文著作。其中,與海外中文媒體人何頻合著的《中共太子黨》描寫中國現任、退休及未來政治領導人的子女,成為暢銷書。
路透社無法聯繫到高新就劉曉波逝世一事置評。網上搜索顯示,他對劉曉波的逝世未做任何公開表態。
最後離開廣場
1989年6月,這4人屬於最後一批撤離天安門廣場的人。
6月3日晚至4日凌晨,中共統治者派遣軍隊和坦克鎮壓廣場上以及廣場周圍的抗議運動。官方迄今沒有公佈死亡數字,但人權組織和目擊者提供的數字從數百到數千不等。
周舵曾表示,那天晚上,在武力清場前,他與候德建一起走向戒嚴部隊,同他們協商允許示威學生離開廣場,此前,戒嚴部隊不得清場。此舉可能拯救了數百人、數千人的生命。
2009年,周舵在總結當時同戒嚴部隊談判舉動時寫道,"四君子"此舉猶如"奇蹟"。
鎮壓行為發生後,4人一起進入了澳大利亞駐華使館參贊喬斯(Nick Jose)的官邸。
喬斯在一次採訪中透露,6月6日,劉曉波謝絕了澳大利亞使館提供的政治庇護,當晚即被逮捕。
一年後,候德建、周舵和高新在準備聯合舉行一次新聞會之前被捕。他們原計劃在新聞會上呼籲當局赦免政治犯,尤其是釋放劉曉波。3周後,他們獲釋,不過,候德建被立即遣送回台灣。
直到因肝癌去世之前,劉曉波多次入獄,一共被關押了13年。
中國當局拒絕了他去國外治療的請求,並將他的骨灰撒在大海裡。他家的友人們指出,當局此舉意在泯滅對他的任何記憶。
周舵去年曾寫下這麼一句話:"我們不過是一根細細的紐帶"。不清楚的是,他指的是中國的異議人士們,抑或是指"四君子"。
他寫道:"別以為我們代表了人民的意志。最多,我們只能自我安慰說:我們代表了未來- 遙遠的未來"。

凝煉/石濤(路透社)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