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争取刘晓波出国治病 香港民间接力静坐;德国驻华使馆就德国专家会诊刘晓波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 Foreign doctors say sick Chinese dissident Liu can be taken overseas. As Liu Xiaobo fades, his hopes for reform in China are dying as well. The EU's Human Rights Dialogue with China: Quiet Diplomacy and its Limit;曉波他終於見到了德國和美國的專家。s ;雪萊、拜倫、劉曉波【哀希臘】【大國沉淪】....让我的头再一次 高贵地昂起,直到最黑的时刻降临

Yiwu Liao
德国驻华使馆就德国专家会诊刘晓波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
某某当局对为刘晓波会诊的德国医生进行录音录像,此行为违反德方意愿,也违反双方在访问前的书面形式约定。这些录像被有选择的泄露给一些中国官方媒体,看来安全机关正在引导进程,而不是医学专家,这种行为破坏了对当局处理刘晓波案例的信任——这对确保最大限度治疗成功至关重要。
Statement about breach of Doctor-Patient Confidentiality by certain actors in the case of Liu Xiaobo (10.07.2017)
We have noted with deep concern that certain authorities have evidently made audio and video surveillance recordings of the medical visit of Mr. Liu Xiaobo by a German doctor. These recordings were made against the expressed wishes of the German side, which were communicated in writing prior to the visit. It seems that these recordings are being leaked selectively to certain Chinese state media outlets. It seems that security organs are steering the process, not medical experts. This behaviour undermines trust in the authorities dealing with Mr. Liu's case, which is vital to ensure maximum success of his medical treatment.
http://www.china.diplo.de/…/Erk…/170710__StatemVideoLXB.html
Ende der Chat-Unterhaltung
Verfasse eine Nachricht ...
Statement about breach of Doctor-Patient Confidentiality by certain actors in the case of Liu Xiaobo (10.07.2017)
CHINA.DIPLO.DE



美国之音中文网
【争取刘晓波出国治病 香港民间接力静坐】
香港支联会7月10日发起“争取刘晓波出国治病”接力静坐行动,呼吁民间团体和市民星期一晚6点开始,在中联办外静坐,直至身患肝癌末期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能由家人陪同出国治病。
⋯⋯更多
香港支联会7月10日发起“争取刘晓波出国治病”接力静坐行动,呼吁民间团体和市民星期一晚6点开始,在中联办外静坐,直至身患肝癌末期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能由家人陪同出国治病。
VOACHINESE.COM


Reuters

Ailing Chinese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Liu Xiaobo can be moved abroad safely for treatment and he wants to go to either Germany or the United States, but it needs to happen soon, two foreign doctors who visited him said on Sunday.










Yiwu Liao 新增了 2 張相片
親愛的AAA,
請你們看看以下圖片,曉波他終於見到了德國和美國的專家。
新聞這樣寫的:
身患末期肝癌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經德國和美國兩名肝癌專家會診後,證實他的肝癌已經處於終末期。劉曉波在會診期間意識清醒,交流順暢,可以用英語與兩名外國專家溝通,他重申希望出國治療,首選是德國,美國亦願意前往。家屬對此表示同意,並懇切希望獲得當局批准。
今天下午會診現場,除了德國、美國兩名肝癌專家,中方醫生、專家、翻譯,劉曉波太太劉霞和她弟弟劉暉都參與了。
他快不行了。但他的臨終願望,還是來德國!我知道他的心願,是用最后的生命護送他的妻子及妻弟來自由的德國。
我家附近有柏林最美的墓地,中心有個水鳥飛翔的湖泊,他可以埋在這兒,我們和劉霞也好經常去看他,以後我們也埋在這兒。
請您們替我和小螞蟻和螞蟻媽媽,轉告默克爾夫人,謝謝她的努力。可我依舊還是想知道,劉曉波的最後願望能否實現?另外,美國政府已經聲明,希望中國政府出於人道,儘快滿足劉曉波及其家屬的願望,美國願意竭盡全力,派專機接劉曉波、劉霞、劉暉去美國搶救。
德國呢?到了最後關頭,我們想知道默克爾夫人與習近平的斡旋結果。
我們全家想見到你們!!!
愛你們的亦武,7月8日


------
(德國之聲中文網)大約在週五,德國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外科系主任Markus W Büchler教授到瀋陽參加對劉曉波病情的會診。媒體報導說,這是近十年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見到的第一個外國人。我讀到這句話的時候,感到格外悲涼。事實上,醫生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探視者。因為言論和思想,劉曉波判刑入獄。除了被長期軟禁的少數家人,沒有任何人可以探視他。直到患肝癌到了末期,留在塵世的時間屈指可數,除了醫生、護士和少數家人之外,他能見到的人,仍然只是奉命隔離他的看守和警察。他正在與世隔絕中和世界告別。
全世界154位諾貝爾獲獎者聯名呼籲,希望中國當局允許劉曉波和妻子劉霞自由與親友見面接觸,並且按照自己的意願在任何地方接受醫療治理。聯合國人權官員、多國政要、人權組織及數以千計的中國公民,都發出了同樣的聲音。中國政府充耳不聞,如同吞噬一切的黑洞。
在讓異議人士沉默,對其支持者消音的同時,中國政府前所未有地放聲全球。習近平比任何前任都更加興致勃勃地登上各種國際講壇高談闊論,中國官方媒體甚至稱其要為人類未來指明方向。收買各種媒體,打壓外國記者,改變全球輿論,成為中國政府不加掩飾的進攻性策略。默克爾可以和習近平花大把的時間在柏林動物園談熊貓,卻對病危的劉曉波隻字不提。很顯然,並非她不瞭解、不關心劉曉波,而是受到中國政府的壓制。

上週,在美國國會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針對中國人權狀況舉行的聽證會上,美國「法律與全球化中心」主任特倫斯•哈利迪強調:事實證明,在人權問題方面,中共必須被公開譴責、公開羞辱,這樣他們才會做出回應。公開羞辱中共?在很多人看來,這話說得有點自大——事實上,中共一直在公開羞辱西方人權和民主。西方人能做的,也許只是阻止或減少這類羞辱。
公開譴責會有用嗎?有些人會為默克爾不提劉曉波辯解說,她是在委曲求全,低調做事。無論拯救病危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還是改變中國的專制體制,很多人都相信"私談"更有用,甚至認為公開施壓會適得其反。二十年來,歐盟諸國與中國的人權對話,也採用悄悄進行的方式,這被稱為"靜默外交"。
事實上,獲得救助者從來都是媒體曝光較多、讓專制者真正感受到國際輿論壓力的人。無數不為人知的受害者,當局從來沒有因為他們的"低調"而網開一面。恰恰相反,他們總是受到更加殘暴的迫害。不僅個案如此,德國學者凱特琳・欽佐巴赫(Katrin Kinzelbach)2014年出版的著作《歐盟與中國的人權對話:靜默外交及其侷限(The EU's Human Rights Dialogue with China: Quiet Diplomacy and its Limits)》,追索歐中人權對話由1995年開始直到2010年的全過程,檢視了包括內部備忘錄在內的各種文獻,並進行了大量的訪談,跨越20多個成員國、歷屆輪值主席和機構變動。研究結論認為,"靜默外交"途徑對中國人權的正面影響微乎其微。這種途徑不但未能達到預期成果,反而讓中國政府更加蔑視人權,敷衍對話,反制質詢、批評和建議。
兩週前,大赦國際、人權觀察、公民力量、國際聲援西藏運動、中國人權、國際人權服務社及無代表國家和民族組織等七家人權組織發表聯署聲明,呼籲歐盟暫停與中國之間的人權對話。他們認為,這一靜悄悄的對話並未改善中國人權狀況,而是成為了歐盟避免棘手話題的"擋箭牌"。
欽佐巴赫在書中認為,"靜默外交"策略下的人權對話軟弱無能,歐盟唯一有效的政策工具是自"六四"後開始的對中國武器禁運。想要真正改變中國人權狀況,歐盟必須具備更多的勇氣、堅持和支持人權事業的廣泛意願。
當政客們都在滿面笑容地談論熊貓多麼可愛,而對一位專制反抗者在與世隔絕中死去無動於衷時, 也許中國的宣傳機器說的完全正確:的確,習近平正在為人類未來指明方向--放棄人權、民主和自由等辛苦積累的政治文明,讓我們用高級的經濟與科技成就,建立一個更加野蠻、更加黑暗和更加卑鄙的叢林社會吧。(長平)


----

雪萊、拜倫、劉曉波【哀希臘】【大國沉淪】....让我的头再一次 高贵地昂起,直到最黑的时刻降临

Percy Bysshe Shelley 1792.8.4-1822.7.8 今天訪拜倫之後,葬身希臘外海.....
昔日希臘為拜倫國葬。
今日,多人為寫【哀中國】(【大國沉淪】)的劉曉波("我沒敵人")默禱、默哀。

Percy Bysshe Shelley was one of the major English Romantic poets, and is regarded by some as among the finest lyric poet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and one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Wikipedia
BornAugust 4, 1792, Horsham, United Kingdom
DiedJuly 8, 1822, Lerici, Italy

A poet is a nightingale, who sits in darkness and sings to cheer its own solitude with sweet sounds.
O, wind, 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Our sweetest songs are those that tell of saddest thought.

"A traveller from the cradle to the grave
Through the dim night of this immortal day."
-Prometheus Unbound (1820) act 4, l. 551


亲爱的,该起身了
通往深渊的桥就要坍塌
以你的炸裂咬住我的意志
怀疑从西西佛斯的石头开始
信仰从你丢掉家门的钥匙开始
我把全部的惶恐和仇恨
交给你,只交给你一人
让我的头再一次
高贵地昂起,直到最黑的时刻降临




China’s Nobel peace laureate will be hard to replace, amid ever-tighter control
THEGUARDIAN.COM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