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候德建、周舵、高新、劉曉波-- "天安門廣場四君子"

上周,{漢清講堂}作"紀念劉曉波"時,我對 "天安門廣場四君子" (作絕食宣言,六四與官方談判讓學生安全撤離)作些研究。

候德建在劉曉波入獄前,與劉曉波、劉霞有聯絡。周舵應該是某單位的退休教授,有人曾質一疑其立場。因為我沒讀過他的"3本論述"漸進民主"的書,有電子版",所以無從說起。高新遠離中國,所以不必談,因為他是自由身。



仍健在"天安門君子"對劉曉波之死持沉默態度
劉曉波是天安門廣場「四君子」之一。當年,他們在1989年中國民眾民主示威浪潮的最後日子裡,發起絕食抗議,試圖阻止坦克和士兵開進廣場,鎮壓學生領導的那場民主運動。
(德國之聲中文網)上週逝世的劉曉波是2010年諾貝和平獎得主,被視為中國最有名望的異議人士。"四君子"中的其他3人則基本淡出公眾視野,對劉曉波的死亡未作公開表態。

劉之逝世正值習近平治下對異見人士的迫害打擊運動日益嚴厲之時。習近平有意在今年晚些時候召開的十九大前擴大監控。一般認為,習近平將在本次黨代會上進一步鞏固自己的權力。
1989"四君子"中的最出名人物是候德建。還在天安門運動爆發前,這名台灣歌手就已離台赴大陸,後來並在那裡過流亡生活,迄今已近20年。周舵為4人中最長者,一直處於警察的監視下。最後一人- 高新,目前生活在美國。
獲知劉曉波逝世的消息後,候德建對路透社說,"對不起,我決定不表態"。
他創作的歌曲《龍的傳人》於1980年在台灣問世,後在大陸走俏,並成為天安門示威運動的標誌性歌曲之一。
"六四"運動後,候德建被遣送回台灣,他的歌在中國官方電台和電視台上遭禁,個人財產被沒收。
不過,2006年,他被悄悄地允許重返大陸。候德建目前生活在北京,在一家電纜電視網當顧問。
2011年,隨著《龍的傳人》被解禁,候德建出現在鳥巢體育館的音樂會舞台上。今年10月1日,候德建將滿61歲。
曾寫書介紹候德健的澳大利亞女作家賈佩林(Linda Jaivin)稱,候德建身體不好。她在接受一次採訪時表示,候德建倦於公共生活,當時,他被遣送回台灣,很快就導致健康狀況每下愈況。她認為,身體虛弱可能是他淡出的原因之一。
強制度假
從6月29日起,同樣生活在北京的周舵被警方強迫出京"度假",經費全由警方承擔。一批異議人士指出,當時,劉曉波病情惡化,當局此舉是為防止周舵接受境外媒體的採訪。


觀看視頻01:50

劉曉波:為人權鬥爭不息

他們表示,每逢政治敏感事件,周舵都會"被度假"或被軟禁在家,這已成為常態。
路透社通過微信聯繫上了周舵。不過,現年70歲的他拒絕接受採訪。
在2009年的一篇文章中,他透露說,每年"六四",他都會在家裡絕食一天,紀念天安門遇難者。他寫作了3本論述"漸進民主"的書,有電子版,但迄今沒有紙製版。
"四君子"中的最後一人- 高新,當時是劉曉波在北京師範大學的同事、共產黨員,現同異議人士圈已無接觸。
高新1991年離開了中國,曾任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訪問學者。他為設址美國的自由亞洲電台撰寫專欄文章。
作為一位成功的作者,高新已出版約10本有關中國精英政治的中文著作。其中,與海外中文媒體人何頻合著的《中共太子黨》描寫中國現任、退休及未來政治領導人的子女,成為暢銷書。
路透社無法聯繫到高新就劉曉波逝世一事置評。網上搜索顯示,他對劉曉波的逝世未做任何公開表態。
最後離開廣場
1989年6月,這4人屬於最後一批撤離天安門廣場的人。
6月3日晚至4日凌晨,中共統治者派遣軍隊和坦克鎮壓廣場上以及廣場周圍的抗議運動。官方迄今沒有公佈死亡數字,但人權組織和目擊者提供的數字從數百到數千不等。
周舵曾表示,那天晚上,在武力清場前,他與候德建一起走向戒嚴部隊,同他們協商允許示威學生離開廣場,此前,戒嚴部隊不得清場。此舉可能拯救了數百人、數千人的生命。
2009年,周舵在總結當時同戒嚴部隊談判舉動時寫道,"四君子"此舉猶如"奇蹟"。
鎮壓行為發生後,4人一起進入了澳大利亞駐華使館參贊喬斯(Nick Jose)的官邸。
喬斯在一次採訪中透露,6月6日,劉曉波謝絕了澳大利亞使館提供的政治庇護,當晚即被逮捕。
一年後,候德建、周舵和高新在準備聯合舉行一次新聞會之前被捕。他們原計劃在新聞會上呼籲當局赦免政治犯,尤其是釋放劉曉波。3周後,他們獲釋,不過,候德建被立即遣送回台灣。
直到因肝癌去世之前,劉曉波多次入獄,一共被關押了13年。
中國當局拒絕了他去國外治療的請求,並將他的骨灰撒在大海裡。他家的友人們指出,當局此舉意在泯滅對他的任何記憶。
周舵去年曾寫下這麼一句話:"我們不過是一根細細的紐帶"。不清楚的是,他指的是中國的異議人士們,抑或是指"四君子"。
他寫道:"別以為我們代表了人民的意志。最多,我們只能自我安慰說:我們代表了未來- 遙遠的未來"。

凝煉/石濤(路透社)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