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Max Jacob (1876~1944);John_Richardson_(art_histori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ohn_Richardson_(art_historian)
Sir John Patrick Richardson, KBE, FBA (born 6 February 1924) 已93歲了。我們看他的畢卡索大傳只出版到1932年。希望能出版到1945年或者更晚的。我們從資料也知道此套書有德譯本,很想知道德國出版社。這套書值得翻譯,因為它們是重要的藝術及文化史 (圖片是無法取代的,每冊約有700張照片;除了傳主本人,Picasso圈的資料也很可貴,除了各期的詩人之外,諸如Max Jacob (1876~1944)等人的資訊,都很可貴。
A Life of Picasso (1991 - ):
The Prodigy, 1881-1906 (Vol 1). Random House, New York 1991, (German edition: Kindler, München, 1991) (
The Cubist Rebel, 1907-1916 (Vol 2). Random House, New York 1996, (German edition: Kindler, 1997)
The Triumphant Years, 1917-1932 (Vol 3). Alfred A. Knopf, New York 2007,


****Wikipedia
Jacob, Max (1876-1944) - 1934 - Foto Carl van Vechten, Library of Congress.jpg
馬克斯·雅各布
出生1876年7月12日
法國菲尼斯泰爾省坎佩爾
逝世1944年3月5日(67歲)
Drancy internment camp
筆名Léon David
Morven le Gaëlique
國籍法國

簽名



馬克斯·雅各布(Max Jacob)(1876年7月12日- 1944年3月5日)是法國詩人畫家作家和評論家。
馬克斯·雅各布在布列塔尼度過童年,就讀於巴黎殖民學校,在1897年開始藝術家生涯。他是畢卡索在巴黎最早的朋友之一。他們在1901年夏天認識,馬克斯·雅各布幫助年輕的畢卡索學習法語[1]
後來,他與畢卡索於伏爾泰大道同居,成為終生的朋友[2]。雅各把他介紹到紀堯姆·阿波利奈爾,他又將畢卡索推薦給喬治·布拉克
Max Jacob (1876~1944 フランス詩人画家評論家) 的Wikipedia:
某些詩歌中文翻譯了
英文選譯了詩歌和散文,如日文版的資料:

来歴[編集]

1876年ブルターニュカンペールユダヤ人の家庭に生まれる。現代詩の先駆者のひとり。パブロ・ピカソアポリネールと芸術的な交友を深め、二十世紀初頭の芸術革新運動に加わり、キュビスムシュールレアリスムに貢献する。絵画的イメージを重視する新詩風を創造。機知とアイロニーを武器に新しい現実の発見を目指し、1917年、詩集『骰子筒』を発表。さらなる音楽性の追求で類似音を重ねる半諧音(assonance)が多用された『中央実験室』や『モルヴェン・ガエリック詩集』を実践。新しいスタイルの散文詩は現代散文詩の手本と言われる。キリスト教改宗後は素朴かつ神秘主義的な宗教詩を書いた。ナチスのユダヤ人迫害に遭い、1944年ドランシー収容所で死去。

著作[編集]

書籍[編集]

共著[編集]

  • Hesitant Fire: Selected Prose of Max Jacob,Max Jacob, Moishe Black, Trans:Maria Green,Univ of Nebraska Pr(1991/12),ISBN 978-0803225749
  • The Story of King Kabul the First & Gawain the Kitchen-Boy: Histoire Du Roi Kaboul Ier Et Du Marmiton Gauwain ; Followed by Vulcan's Crown ,Max Jacob, Moishe Black, Maria Green,Univ of Nebraska Pr (1994/04),ISBN 978-0803225770
  • Selected Poems of Max Jacob ,Max Jacob, William T. Kulik,Field Translations Series (1999/12),ISBN 978-0932440860

日本語の訳書[編集]

  • 占星術の鏡 マックス・ジャコブ著、クロード・ヴァランス著、 翻訳 小浜 俊郎, 国文社(197701),ISBN 978-4772000468

侯貞雄:「誠義─侯貞雄與台灣鋼鐵業七十年」

(中央社記者韋樞台北13日電)東和鋼鐵前董事長侯貞雄家族醞釀很久,完成「誠義─侯貞雄與台灣鋼鐵業七十年」這本見證台灣鋼鐵業的書。工商界和學術界友人今天齊聚同賀,並述說侯貞雄對國家和產業的貢獻。

在鋼鐵業一向以霸氣著稱的侯貞雄在2013年底中風後鮮少露面,家族認為侯貞雄一生貢獻台灣鋼鐵業,當年還曾為台灣關係法奔走、催生,應該要為他出一本書,東和鋼鐵盡全力找出歷史資料。

「誠義─侯貞雄與台灣鋼鐵業七十年」今天新書發表場面盛大,侯貞雄難得露面,5位寫序者中有3人致詞,道出侯貞雄當年對台灣鋼鐵產業的貢獻及不為人知的過往。

曾任國防部長和台大校長的台大經濟研究學術基金會董事長孫震致詞表示,侯貞雄的誠與義從小就內化,靠著誠與義,東和鋼鐵在他手上茁壯,成為全台灣最大的民間鋼鐵廠。

孫震指出,侯貞雄心中想的都是產業、國家的大事,為了大事不計較個人的得失;但是雄心壯志之下其實是有一個溫柔的心,就如同侯貞雄所寫的詩「夢中的台灣」,已經快要譜成音樂了;台大經濟系有幸出了這位傑出的校友,雖然侯貞雄近來身體微恙 ,但語言減少時就是智慧的開端,希望他很快恢復健康,能夠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再聽他大聲唱歌。

台大名譽教授陳維昭說,他比侯貞雄早出生3天,當時他們碰到大學聯考第一次不分組,侯貞雄本來想唸理工,但不分系就變成去唸經濟系。侯貞雄非常令人欽佩,雖然東和鋼鐵是侯貞雄的父親建立的,但侯貞雄從在美國擔任採購起,透過宏觀視野,逐步把東鋼帶成民間最大鋼廠,東和的發展歷程也是台灣鋼鐵業的縮影。

台泥集團董事長張安平推崇侯貞雄為人行事真誠,第一次認識侯貞雄是去美國華盛頓為台灣奔波的時候,讓他看到侯貞雄的真誠。

由於鋼鐵和水泥業的起落非常相似,因此張安平經常和侯貞雄交換意見,他說,兩人看法不一時就互相打賭,但賭注僅止一頓飯而己,他們談宏觀的利率、經濟成長和產業走向。

張安平記得7、8年前一次談及半年後日幣的升貶,結果當天張安平看到日幣的走勢認為侯貞雄輸了他一頓飯,但侯貞雄不死心,直說要再看晚上紐約的走勢,結果當晚豬羊變色,反而張安平輸了一頓飯。

張安平感謝侯貞雄不論同不同意他的看法,但仍願意花時間聽取他的問題,侯貞雄是一位儒商、紳士,所有學商的人都應學習。他非常希望能再隨時拿電話問侯貞雄的意見,兩家再一起吃頓飯。

「誠義─侯貞雄與台灣鋼鐵業七十年」共11部386頁,其中一部談到當時美國德州達拉斯的國會議員馬托克斯(Jim Mattox)與友人楊正雄應中華民國政府邀請來台灣,結果飛機飛行途中,發生中美斷交。

而楊正雄的大舅子就是侯貞雄,侯貞雄與當時中國信託投資總經理辜濂松去接機,告知馬托克斯中美斷交的消息,馬托克斯當下告訴他們,台灣必須透過立法途徑,尋求美國的法律保障,以維護台灣的地位和安定,而台灣後來也就朝著這個方向努力,馬托克斯回到華盛頓也協助在國會推動立法,成就了後來的「台灣關係法」。1061113

公司治理 - 東和鋼鐵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www.tunghosteel.com/investors/org
Translate this page
侯貞雄先生,台大經濟系畢業,美國印第安那大學經濟學碩士。侯貞雄先生於公司成長初期,積極引進先進設備,率先設置連續鑄造機,推動公司股票上市;並於一九 ...


【殷琪公開獻吻 感恩鋼鐵英雄誠義相挺】
侯、殷2代是多年世交,殷琪的父親殷之浩創辦的大陸工程是東鋼的長期客戶,殷琪接班後,繼續和東鋼有生意往來。
1997年由她主導的台灣高鐵聯盟,拿下高鐵BOT案,侯貞雄也主動表態投資3億元;後來高鐵融資卡關時,侯貞雄更跳出來折衝協商,高鐵才有今日的局面。
#侯貞雄 #殷琪 #高鐵 #鋼鐵業 #東鋼
3年多前中風後從未在媒體曝光的東鋼前董事長侯貞雄,13日在《誠義:侯貞雄與台灣鋼鐵產業70年》新書發表會上露臉。尚不太能言語的他,以略帶靦靦的「侯氏」笑容,向在場的來賓揮手致意。
LNK.PICS

羅時瑋-李金台(2)

東海大學校園建築之「象」 2017-11-08 羅時瑋
羅時瑋 東海大學建築系教授: 我來大膽分享的題目是:…
YOUTUBE.COM




"娘家"不只有文理大道、路思義小教堂、草坪......更有朋友。

Hanching Chung
匆匆一年,又值時瑋生日慶了 (金台已退休!)。祝賀!
他倆神仙侶,活在許多充滿靈氣的建築物中,with sensitivity and passion,近40年了。多少同學懷念他倆。
-----
昔日(1987)年讀C. A. 等人的A Pattern Language : Christopher Alexander,Sara Ishikawa, Murray ...
將設計比喻成"寫詩"般。同學都覺得玄。"....改園更比改詩難;果能字字吟來穩,小有亭台亦耐看。" (汪春田)。
"名園已隨人意改,獨流清淚上小樓。" (陳从周)
---
我喜歡聚會或者開會的紀錄。
沒有人寫,或是缺憾。
2015年6月,北美的校友懷念1963級的蒲慕蓉,讀她的同學會日誌:
"...Thus I write this travelogue with the sensitivity to the precious time itself. Life is still worth living and defending, but it cannot promise us that it will stay the same or become better. .."--蒲慕蓉 11/11/2013所寄出的第5屆畢業50週年同學會日誌

0618
聞金台要退休

最認真的Oba san, 快
屆齡了
幾代的親情,有點累了
說什麼退休、離休
躲不過校園記憶
近半世紀的浪漫
高雄、台北、魯文、大肚山
二子一女拱月神
一家和樂最開心
Yuan Lo 和 Yuan Fen Lo 及 Peter Lo
羅媽媽要退休了,整理辦公室抽屜整理出一堆老照片⋯應該沒人認得出哪個是我了吧⋯⋯⋯⋯🙄



讀時瑋{古堡裡的王子}
小女愛妻拋東海
古堡王子鄉愁濃
兔子雁鴨喜鵲集
城堡洋蔥頭屋頂
導師前輩引
魯汶宿舍文圖忙
台北都市發展史詩長
比國室友歌舞慰
王子老婆小女
魯汶齊開懷

古堡裡的王子
1991年回到母校建築系任教,也覺得教書日子新鮮好玩,就這樣教下去也不錯,未完成的博士研究就放下一邊了。 不久,教育部不承認學校給我的副教授資格,因此學校改以講師聘。 這下,才好好想過一番,決定還是回去把博士論文寫完。
1993年十月裡離開未滿周歲的女兒,回到魯汶大學待兩周,只為了跟指導老師再搞定論文架構。 我跟原來住過的Camelo Torres宿舍的舍監申請到一間單人房,這宿舍是以前我與老婆、兩個兒子們住了三年多的老地方,環境倒也親切熟悉。 只是這時一個人住在小小的單人房,有點覺得侷促些。 第一晚睡到半夜兩點醒來,黑暗中發現自己滿臉淚水,想不透為什麼拋開妻子兒女,一個人千里迢迢來就為了一張文憑? 我幹甚麼呀,竟然忍心離開可愛小女兒,為了莫名其妙的博士玩意兒?
兩個禮拜後回台灣,回到家門口,小女兒正坐著學步車玩,我跑到她面前,她抬起頭看我,眼神中已經認不得我是誰了。 隔年秋天,我向學校申請留職停薪一年,準備好好把論文拚完。 這次先去了兩個月,論文章節大概都談差不多了,不過文字內容還在與教授確認中。 有次在布魯塞爾同學會飯局中,我跟台灣同學說我女兒正學說話中,我學給他們聽:「把拔,偶屬歡你」、「把拔,看! 月亮,雲遮住!」大家於是知道我有一個好寶貝的女兒。 回國時,老婆帶著小女兒來機場接我,我上車坐後座與女兒一起,女兒站著挺挺地,眼睛盯著後車窗外不理我,這回她懂得氣我離開那麼久了。
過完年,又得遠行努力了。 那天我送女兒去上幼稚園,她已經敏感猜到要發生的事,但仍是勇敢地忍住眼淚跟我說掰掰。 因為臨行前跟已在魯汶完成論文的朋友聊過,也約略搞清楚完成論文的流程,最重要的是心理整個進入拚論文的情境了。 我帶著弟弟找來他朋友拼裝的筆記電腦(那是1995年喔),在飛機上就開始一指一指地key-in起我的論文。 下了飛機,住進建築系館後的St. Jans House,因為時差關係,天還沒亮就醒來,也不多睡了,就趕到研究室寫論文,待到天亮大家陸續上班時,我已寫完一頁的英文稿,感覺很有成就感,再利用一整天時間趕寫完3-4頁,如此天天以這樣進度不間斷地趕寫,一個月就把論文寫完了。
記得三月底有天比利時朋友邀吃晚飯,黃昏時走出研究室,經過灌木叢時,才發現那株灌木已開滿了花,我天天趕早摸黑經過它,居然完全沒注意到它的花期悄悄地開始許久了。
說起來我的研究室頗有來歷,它在一座古堡後棟的閣樓上(三樓上面),古堡以Arenberg Castle為名,坐落在寬闊的Arenberg校園裡。 魯汶大學是15-16世紀創辦的大學城,主校舍散落在魯汶城裡各處,後來購得城外的Arenberg莊園(約有3-4個東海校園那麼大),是一整片綠草如茵的美麗校園。 古堡是這片校園的核心,東半部是建築系使用,西邊有工學院辦公室,我的研究室在西棟後頭,應是原來僕人住的房舍。 古堡前有流水,有一橋引入拱型城門,城門邊不遠處有一大水車。 古堡正前方為一狹長緩坡花園,為兩米多灌木叢圈住,古堡斜前方有一池塘,常有雁群駐留,越過池塘可拍攝城堡的後期歌德式建築正面,映著池裡波光倒影,美麗得令人摒息讚嘆。
每天晚飯後,我常在城堡前繞著狹長花園散步,經過一整天在閣樓趕工寫作,偷閒時一個人又悶得發慌,只有美極的建築與風景,稍稍撫慰被孤寂啃咬著的無奈靈魂,這時真是慶幸能找到那麼美的校園來念博士,換個平庸的校園來孤獨求學,那就真太悲慘了! 女兒這時兩歲多了,還認不得字,每周寫回家的信,跟老婆、兒子訴說完,只能畫畫跟女兒溝通,通常就畫些城堡周邊可見到的兔子、雁鴨、喜鵲,還有古堡的洋蔥頭屋頂等等,補充些童言童語讓老婆念給她聽。 每隔陣子打長途電話回家,從老婆到兒子們排隊講話,每次輪到小女兒時,她只會在電話那頭唱:「妹妹揹著洋娃娃,坐在花園來看花,娃娃哭了叫媽媽,樹上小鳥笑哈哈」,我在電話這頭聽了卻常常笑不出來。
論文寫好,就一章一章的給指導老師看,他也很認真的仔細看,每頁都寫滿意見。 另外就得趕著做圖,比我早拿到學位的肇立兄留下了典範,論文兩百多頁,圖說也兩百多頁,我得跟著不能漏氣。 那時編輯圖說的軟體還不普遍,只能用影印剪貼方式一頁頁的製作,做了一百多頁時,就很惶恐了。 因為文字檔可以備份好幾份,一大疊圖說只有原稿,白天放宿舍或夜裡放研究室都不安心,只能走到哪就帶到哪才放心。
跟我一起住在St. Jans House的都是年輕學生,大部分是比利時籍大學生, 還有兩三位大陸生,和幾位非洲來的。 平時大家都相處不錯,還有廚房讓我們輪流做飯請客,我下廚做過楊州炒飯請大家吃。 再來復活節假期到了,宿舍裡只剩一半人,比利時學生閒閒的過假期,天黑了就成群出去散步。
有天夜裡,我照常在城堡上閣樓研究室裡趕論文,突然聽到窗外吵雜聲,打開窗戶往外看,一群比利時室友們跟我招呼,他們有男有女在我窗下的路燈旁,對著樓上的我唱起歌來,大家還擺起身子跳起舞來,唱了蠻久的歌給我聽,我探身窗外,回頭瞥見一彎月亮就掛在古堡屋頂外,感覺自己像個王子,雖然被困在城堡上頭,卻有一群朋友寵愛我。
比利時人(尤其這些荷語區的Flemish人)通常都害羞內斂,不善於表達自己。 所以第二天,我問這些朋友為何那麼有興致唱歌給我聽。 他們說逛遍Arenberg校園,所有建築物都暗黑一片,只有我的研究室燈火通明,他們忍不住要給Poor Shih-wei一點點安慰。 我聽了真是好感動,我跟他們說我一定要把這故事講給我的子孫聽,讓我的後世子孫都記得,這群可愛的比利時年輕人對待他們先祖的溫暖友誼。
我的指導老師對我的論文大致OK,只是建議我緒論與結論必須加強,暑假也已經近了,我在城堡已待了四個月,實在無法再孤單面對暑假裡空無人氣的Arenberg校園,決定打道回府返台完成這兩章。 在東海校園又經過半年多的別人放假我趕工的日子,終於論文審查都受到肯定,1996年初夏我帶著老婆與小女兒到魯汶順利完成論文答辯,也讓女兒親眼看到我曾經畫給她的兔子、雁鴨、喜鵲和城堡上方的洋蔥頭屋頂。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Amar Gopal Bose, Vanu Bose, 傅達仁:安樂死取消了

Amar Gopal Bose (November 2, 1929 – July 12, 2013) was an American academic and entrepreneur of Indian descent. An electrical engineer and sound engineer, he was a professor at the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IT) for over 45 years.[1] He was also the founder and chairman of Bose Corporation. In 2011, he donated a majority of the company to MIT in the form of non-voting shares to sustain and advance MIT's education and research mission.[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mar_Bos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Vanu_Bose
肺栓塞
----
84歲的前體育主播傅達仁因罹患胰臟癌,日前赴瑞士成為安樂死機構合格會員。他透露不捨家人...
CNA.COM.TW
......傅達仁的父子相擁照令無數人鼻酸,他寫下一首詩:「骨中骨的擁抱,熱與熱的燃燒,血與血的滙流,如火山未爆,肉與肉的黏連,難解難分加情緣,心與靈的交互,捨也難!不捨也難!哭,表不了那世紀的離別!淚,流不完那巨大的悲切!」他此回赴瑞士,希望求仁得仁,取得安樂死護照過程中,不改資深媒體人本色,順道採訪「尊嚴」診所,最後他拿到「綠燈」,生命開始倒數。 

辦安樂善終義展

身高180公分的傅達仁自曝,體重僅剩50公斤,昨在臉書透露「要回家了」,表示將趕製父子相擁畫作,連同旅途繪畫,參加在新光三越A9館B2舉行的「安樂善終」詩書畫義展,盼大家支持「安樂善終」法案。
曾因老公平鑫濤插鼻胃管跟平家3子女決裂的瓊瑤,因切身之痛支持傅達仁,昨她說:「鑫濤失智前並未希望安樂死,我也不會讓他安樂死,他希望的是『不靠加工方式的自然死』,也就是『尊嚴死』,這和安樂死是不同的!」
傅達仁23日將出席國民黨立院黨團首席副書記長李彥秀辦的公聽會,討論安樂死相關議題,並邀請作家瓊瑤及長期關注安樂死議題的民眾與會。據了解,傅達仁也將持續向民進黨高層陳情,推動修法。 

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

回憶錄:究竟與中國簽不簽訂所謂的"服貿協議",我個人的一項準則 、《一個工人之死》郭台銘 2014。 Fujitsu Notebook LIFEBOOK U937 (2017);越戰與美軍大量來臺




究竟與中國簽不簽訂所謂的"服貿協議",我個人的一項準則是,如果《天下雜誌》等能夠在中國發行,可簽。不然,就擱置它。
40年前的新潮文庫版本叫《中國人的光輝:當代名人訪問錄》台北:志文,1971;台北:天下雜誌,2011
現在這些生命的故事仍然讓作者與讀者有生之勇氣.....(2011)
2014.11 在舊書攤買到1977年的再版本,重溫此書,很感動。譬如說第一篇的訪問張愛玲:
走出門後,卻忽然想跑跑跳跳起來。便跑著跳著地趕上了最後一班開往波士頓的地下車。
那時雨已停了,時間也已過午夜。
——一九六八年七月《皇冠》



我看郭台銘。郭先生是台灣產而縱橫中國的經濟動物。曾有產業大老喻之為工業的成吉思汗 (最後奇美LCD被改名)。他對台灣的貢獻是讓GDP的數字增加,然後把錢搬到避稅天堂和捐給中共的大學等等。他的中國工廠和事業那樣大,當然也須肩負教誨台胞的使命。.....一個不懂民主的人(政治民主和產業民主),不要一直賣他的經濟藥方。



謝謝丁先生。作點補充:
約1993年,某次杜邦公司全球director級主管(約500名)的會議中..,人人研讀一本MAX DePREE著的LEADERSHIP is an ART。我的主管李(Chuck Lee 新加坡人)先生參加完會議之後,此書由我接收。這本書先後有洪建全基金(1991)和經濟新潮社(2008)的譯本《領導的藝術》,當然以後者為佳,舉個例,第1章是很感人的《一個工人之死》,記作者父親約在1928年到該廠的一位工人家去悼念。喪家希望公司的創始人能讀幾首詩.....("竟然"是過世工人的作品......)
在我們的企業生活中(In our efforts to understand corporate life 翻譯有小瑕疵),我們該從這故事中學習些什麼呢?除了那些財務比率與目標與參數與利潤(botton lines)之外,最重要的是,領導者必須認定"人"的觀念(leaders endorse a concept of persons)......要從了解人的天賦、才幹與技能的多樣性開始。
此文末引一首名詩部份,洪建全基金版略去,經濟新潮社版本譯出,不過還不夠好

Xu Lizhi, who worked for the company that produces most of the world's iPhones, committed suicide in September. These are some of his poems.
WASHINGTONPOST.COM


++++++
越戰與美軍來臺時,在我國小五年級1964年起,到初中。
當時我在台北和台中。
台北是在動物園和兒童樂園:某美軍帶他小孩,在中山北路路上跟賣玩具的買給小孩,掏出新的大鈔台幣,攤販要找錢,他不收。
當時,沒看過花花新鈔以及小費等,印象很深刻。
台中,初中時,多了許多酒吧,然而,與我家隔約1~2公里,我沒體驗。







溫紳分享了 Windson Chen 的貼文
台灣史上大小事/溫紳專欄
越戰與美軍大量來臺(1965-11-14)
當《時代》(TIME)週刊刊登介紹駐越美軍五天海外「特別假」報導中,文內提及台北等都市之介紹,其中台北竟登出北投女侍應生陪美國大兵淋浴照片,同時在這篇「五天幸運之旅 」(Five-Day Bonanza)報導北投春光特寫,使老蔣不悅,但只能技術性處理這期棘手雜誌。除由新聞局長魏景蒙召見攝影師「關切」、另由負責審查外文書刊進口的出版處長出面,針此發表官式聲明:
「對該誌進口,不會採取任何報復措施;也不認為會刺激中美兩國民族感情。但這張照片最可恥的是,一個執行軍中風紀的美國憲兵,居然容許別人拍他這種傷風敗德的照片,且刊於流傳全球的雜誌上,他們的道德水準如此,我們無話可說。美軍在遠東渡假的地區如日本、泰國和香港等地也都有娼妓,連美國也有,為何獨選登台灣,令人費解。不過《時代》一向對我友好,因為它是亨利.魯斯辦的雜誌,相信他們會檢討這件事,看了作何感想?」

立院最近三讀通過修正《社會秩序維護法》部分條文,藉此回應「罰娼不罰嫖」違憲質疑,並授權地方政府規劃性交易專區,有條件的承認和限制性工作權利,這種作為讓人不禁回想到台北市政府,在李登輝擔任市長任內的一九七九年,他便獨排眾議得推動北投禁娼,到了一九九七年,阿扁在台北市長任內也宣布全面廢娼大動作;而這兩人後來都當上總統,可是在有關「罰娼不罰嫖」的棘手問題上似乎束手無策,以致延宕迄今還是見仁見智、各說各話。
PNN.PTS.ORG.TW
-----
近年,在BBC World News 等處,可看到日本的"國家形象廣告" (其技術、援助等,"行銷"世界各國 (英國、台灣 (火力發電設備)、緬甸.......) 。這種有系統的推廣努力,可能超過半世紀了。
約40年前,我認為台灣要有幾個"世界級"的大師,並非不可能,不過,這方面,已"斷念"了。



2017.11.13,在CNN看到Today Japan: Fujitsu Notebook LIFEBOOK U937的廣告,很驚訝!
原先以為,日本的筆記電腦幾乎全軍覆沒了......
回憶錄: 1990/91年,Fujitsu 發表重量沒超過2公斤的筆記電腦。這是領先全世界的記錄。
Acer的創始人之一林先生,還約我到他辦公室,看看杜邦 公司有沒特殊的技術可幫助該公司。當然,我只能苦笑:這世界高手如雲,杜邦公司的資源還是極為有限的。





With its extraordinarily light design, weighing only 920g and an all-day battery runtime, the Fujitsu Notebook LIFEBOOK U937 is an ultra-mobile notebook for business professionals who are always on the move. The solid magnesium housing ensures durability while security features such as the integrated palm vein sensor keep your business data protected. The powerful performance and the optional embedded 4G/LTE provide you with best-in-class user experience.














http://www.fujitsu.com/fts/products/computing/pc/notebooks/lifebook-u937/index.html












wiki

Lifebook is a line of laptop computers made by Fujitsu, which also offers a range of notebooks and tablet PCs within the same Lifebook family.

Lifebook[編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LIFEBOOK商標

Lifebook P-1032

Lifebook 810U
Lifebook是一種由富士通或其子公司製造的筆記型電腦。經銷商與Lifebook的型號視地區而定。富士通西門子富士通亞太富士通電腦系統是富士通分別在歐洲、亞洲及美國經營Lifebook產品的子公司。各種分類的Lifebook型號﹕B、C、E、N、P、S、T和Q等級。
絕大部分Lifebook型號仍全於日本製造(已有小部分是中國裝配,如LifeBook L1010),這是一件罕見的事情因為大部份筆記型電腦賣方將工廠移到中國大陸台灣。Lifebook的口號使用了短句「Made in Japan. World Class.」。
有趣的是在日本Lifebook產品稱為"BIBLIO"。
LifebookP系列(特別是P 1000系列)包含了一些最小型的PC相容電腦可供購買。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