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1日 星期三

定海神针/如意金箍棒; 姚人多:馬英九是一隻快樂的猴子;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等多人「人間蒸發」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的卜睿哲在该智库发表的评论中说,习近平给台湾下一任政府指明2个可能的选择,一个是遵循北京所称的“和平发展”道路,另一个是就是恢复以往“对立”、“分离”的零和敌意,至于中国将允许台湾走哪一条路,做哪一种选择,就要看台北是否“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共同政治基础”。习近平还警告说,如果没有这个“‪#‎定海神针‬”,“和平发展之舟就会遭遇惊涛骇浪,甚至彻底倾覆”。

如意金箍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https://zh.wikipedia.org/zh-tw/如意金箍棒

Translate this page
... 该出现,遇此圣也?”龙王果引导至海藏中间,忽见金光万道;龙王指定道:“那放光的便是。”最初作为定海神针的金箍棒“乃是一根铁柱子,约有斗来粗,二丈有余长”。



【姚人多專欄】馬英九是一隻快樂的猴子2015-11-11 12:30
馬英九好久沒這麼快樂了。自己先跳進如來佛的手掌心,掌心到底有多大,沒有人知道。政治框架已經在那裡,日後他每天就等著看下一隻猴子要如何掙脫。這會讓馬英九感到很快樂。
姚人多

上個周末,這個地球上最快樂的人絕對是馬英九。他被習近平叫去新加坡,在全世界媒體的注目下,上演一場兩岸領導人的會面大戲。相較於習近平的淡定,他幾乎無法掩飾他的興奮。他手揮得比習高,笑得比習燦爛。甚至,會後中國方面只派出張志軍出來開個像是朗讀比賽的記者會;馬英九還是親自披掛上陣,與媒體一問一答。如果不是還要跟習近平吃飯,他巴不得那場記者會永遠不要結束。

建立在許多謊言上的快樂

他好久沒這麼快樂了。不過,他的快樂是建立在許多謊言,以及更多人的痛苦與憤怒上頭。最明顯的謊言是,馬英九違背他當初競選連任時,所做出的「不會與中國領導人會面」的承諾。他在新加坡的記者會中明確表示:「馬習會談了兩年了。」換句話說,在他連任之後一年多,他就開始與對岸洽談這件事情。他的誠信非常不值錢。應該這樣說,他當年的承諾是在選舉壓力下不得不做出的欺騙行為。
他還說:「原先我們希望在APEC,但是他們認為有問題。」雖然馬英九這裡的APEC指的是馬尼拉,不過,跡象顯示,他早把腦筋動到去年北京的APEC上頭。換句話說,馬英九再度撒了一個謊。他說在第三地見面沒有違背當年的承諾,但他曾經主動尋求與習近平在中國見面的機會。
坦白講,批評馬英九沒有誠信是一件沒有意義的事,因為這已經是全台灣人民的共識了。之所以還是要點出這一點,原因是想指出一個嚴重的事實:在台灣,一個總統其實可以為所欲為。不管他民調再怎麼低,當他想硬幹時,整個政治部門與公民社會,對他是莫可奈何。
這就是台灣目前最堪慮的局勢。一個即將卸任、只有少數民眾支持的總統,卻選擇在這個時候,進行非常有爭議的兩岸政治經濟整合。更糟的是,他的暴衝缺乏相對應的力量來與之制衡與抗衡。

馬暴衝,公民社會攔不住

選舉期間,民進黨明顯投鼠忌器,他們有勝選的壓力,絕對不希望此時此刻選戰的主軸被導引到兩岸關係上頭。然後,太陽花學運之後的公民社會已經呈現疲態,社會從亢奮中沉澱下來,短期間之內不太可能會有大規模的抗爭活動。更何況,當初許多參加抗爭的人,現在自己都投入選舉,他們的邏輯也早已從社運模式轉換成選舉模式。
大家都來選立委的結果,就是台灣公民社會急速政治化。過去他們集體向政治部門潑糞,現在自己也難從糞坑中爬出來,畢竟,號召選民與號召公民是兩件事。整個社會道德領域與公義部門呈現斷層,這就部分解釋了,為何馬習會這麼一件大事,引起的抗爭卻只有零星炮火,無法感動人民。
馬英九是個聰明人,他當然看得出這箇中奧妙,所以,他就一馬當先,勇往直前,直奔習近平身邊。他怎麼會不知道,他跟習的會面,國際上唯一的解讀方式就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當然,我們可以阿Q式地把馬英九看成是阿Q,把他的暴衝解釋成:他天真地認為只要習近平見他,就代表習承認中華民國。

馬只是個比較帥的愛國同心會

不過,這絕對不是事實。事實的真相應該是,馬英九明明知道,這一去,就代表台灣被迫要往統一的方向邁進,但是他執意要去。「見」即是「表」,這只是欺騙那些藍軍支持者的廉價謊言。這兩個人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也企圖把一個中國的原則在這次會面中確立下來。我一再強調,說穿了,馬英九不過是一個長得比較帥的愛國同心會而已。
換一個角度來說,習近平之所以答應見馬,除了南海那些戰略上的考量之外,最直接的原因是,他認為,明年中國國民黨一定會輸掉政權。他今天選擇跟馬英九握手,為的是日後要跟蔡英文翻臉。這就是馬英九口中,「兩岸領導人會面常態化與制度化」的所有奧祕。未來,兩岸領導人是否會面,將是檢視兩岸關係的唯一指標。見,就代表兩岸關係繼續走在和平的道路上;不見,那就代表兩岸關係呈現倒退。民進黨還沒上台,就被中國掐住了脖子。
現在判斷蔡英文見或不見習近平的標準尚言之過早,這個標準是浮動的,有彈性的,可以透過努力改變的。日後,在兩岸關係上,蔡英文的政府所要處理的最迫切事項,就是與中國政府協商,見與不見的那條線要怎麼畫。

如來佛的手掌心到底有多大

當然,我的意思絕對不是說,蔡英文一定要見習近平。我想要表達的是,政治框架已經在那裡,就算蔡英文明年以懸殊的差距痛擊朱立倫,她終究免不了要跟中國在這件事情上頭討價還價。
寫到這裡,我希望已經成功讓讀者瞭解,馬英九之所以這麼快樂的原因了。如來佛的手掌心到底有多大,沒有人知道。馬是一隻快樂的猴子,名譽掃地沒關係,社會在他面前撕裂也沒關係。他先跳進手掌心,日後他每天就等著看下一隻猴子要如何掙脫。


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人間蒸發」震撼出版界

2015.11.11


香港銅鑼灣書店
Image caption香港銅鑼灣書店以專賣中國政治禁書馳名。

香港銅鑼灣是繁忙的商業區,滿布專向遊客售賣藥品及衣服的商店,其中一間書店──銅鑼灣書店──以專賣中國政治禁書馳名。
銅鑼灣書店規模不大,一本本滿載中國政壇的小道消息、批評中國政府的紙本書陳列書架上。銅鑼灣書店深受中國遊客歡迎,因為他們不能在大陸買到這些書籍。
不過,兩星期前,四名銅鑼灣書店的老闆及職員突然「人間蒸發」,而他們的同事認為,因為書店的關係,四人被中國官員拘留。
其中一名職員李先生對BBC說:「我懷疑他們全部都被拘留。四人同時失蹤。」
四名失蹤者其中一名是桂民海,一名已入籍瑞典的華人。他是巨流傳媒有限公司的股東,而巨流傳媒有限公司去年收購銅鑼灣書店。
即將出版的書本
由於害怕中國官員的報復,李先生拒絕透露自己的名字。他說,對上一次與桂民海聯繫是在10月15日。桂民海當時在泰國芭堤雅寫電郵給他,而桂民海在芭堤雅有一個渡假屋。
桂民海寫電郵給印刷商,他將會傳送書本的草稿給他們,請他們凖備印刷新書。自從之後,桂民海音訊全無。
另外兩名失蹤者是巨流傳媒總經理呂波、銅鑼灣書店業務經理張志平,他們的妻子都在深圳居住,亦在深圳失蹤。
第四名失蹤者是林榮基,是銅鑼灣書店的經理,他最後一次是在香港露面。
李先生說:「我頗肯定桂先生是他們的頭號目標。他們想阻止桂先生出版那本書。」李先生指他不清楚桂民海計劃撰寫及出版的書籍包含甚麼內容。
「我估計中國官員以為書本內容已被傳出去,所以其餘三人才被帶走。」



香港銅鑼灣書店賣的書籍
Image caption銅鑼灣書店深受中國遊客歡迎,因為他們不能在大陸買到這些書籍。

非常令人憂慮
李先生說,林榮基的妻子已經向香港警察報案,而警方亦向BBC證實此事。
BBC曾致電香港的中國外交部辦公室,不過沒有得到回應。另外,BBC未能成功接觸四名失蹤者的家屬。
熟悉失蹤者家屬的知情人士指,國際社會對事件的關注,可能帶來更大的害處。
其他團體對失蹤事件表達關注。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 潘嘉偉說:「假如消息是真確的話,我們認為事件非常令人憂慮,對香港言論自由有嚴重影響。」
政府影響?
言論自由在香港受保護,不過不少出版界人士說,中國政府正向出版業伸出無形之手。
去年,香港出版商姚文田,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在大陸被判監禁十年。他的家人認為罪名是欲加之罪,姚文田被判刑是因為他計劃出版由流亡作家余傑撰寫的《中國教父習近平》。
《中國教父習近平》最後由香港開放出版社與台灣前衛出版社出版。
上星期,兩名香港記者王健民、咼中校因銷售政治雜誌在深圳接受審判。
獨立中文筆會的呂秉權說:「銅鑼灣書店四人失蹤,加上王健民、咼中校被拘留,兩件事件時間脗合,為香港的新聞自由埋下陰影,而香港的新聞自由受基本法保護。」
中國政府暫時沒有透露四名失蹤人士身在何方,不過他們突然在人間蒸發,已經在香港出版業敲起警鐘。
(編譯:蔡曉穎 責編:蕭爾)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