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6日 星期六

沈鎮南,劉晉鈺


1961年我們爭取到國際開發基金協會援助的四個計畫……其中地下水開發計畫由台糖公司承辦 台糖是最早開發地下水的單位 1949…….就開始進行地下水打井計畫  總經理沈鎮南還因此吃上官司 被指控浪費國家外匯 事實上這件事情牽涉政治因素居多 他實在很不幸被犧牲了
李國鼎: 我的台灣經驗》,台北: 遠流,2005p. 131


  1. 沈鎮南- 台灣大百科全書Encyclopedia of Taiwan

    上海市人。父沈寶善曾任教北京大學,為推行注音符號的先鋒。1922年畢業於清華大學,1928年赴美留學,先後取得俄亥俄州立大學化工學士、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 ...
紀念我的父親沈鎮南


沈孝同
 
   
 
 
 
    我父親曾任台灣糖業公司第一任總經理,於民國四十年一月十一日以「通匪」罪名被判死刑;同時台灣電力公司總經理劉晉鈺也遭到同樣的命運,是「白色恐怖」案 件中最震撼人心的兩件大案。五十年來父親的名字沒人敢提,台糖公司的人事資料也全部失蹤,甚至於死亡證明也拿不到,有如他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直到民國八 十五年,台糖公司爲慶祝五十週年計劃出版「台糖五十年」紀念冊,經籌備會決議將父親的照片和名字列入;承蒙張有惠、袁樹聲、蔣湄、關炳昭數位熱心長輩的力 爭,終於使家父的名字和照片能重見天日,讓我銘感五內!
 
    我父親在兄弟中是老大,但上面還有一個大姊,排行第三是大妹,排行第八是小妹。我與大哥相差四歲,記憶中父親在家的時間很少,因我小時候不愛講話,所以母 親有些事都告訴大哥,而我卻一無所知。小妹孝怡是抗戰勝利後在上海出生,與我整整差十歲,她記憶中的父親只有照片,但母親的去世對她打擊很大。她來美後在 德州工業大學取得企管碩士學位,先生姓侯,有二女(長女已出嫁)。我大哥繼承了父親的工程頭腦,曾在中鼎工程公司服務十多年,不幸在民國八十四年因淋巴癌 不治去世,大嫂武莉露是我師大附中同班同學,遺有一子一女。
 
    父親不沾菸酒,喜打橋牌,平日應酬很多,不常回家吃飯,吃完晚飯就躲到書房去看報紙和收聽美國新聞。他從不過問小孩子功課等等,更沒有對我們打罵和發脾氣,這並不表示他心中不愛我們,只是一如祖父、祖母時代一樣,認爲教育子女屬於母親的權責而已。
 
    我們來台後先住在大安區信義路一棟日式宿舍中,從家裡走到師大附中只要十分鐘,如果起得晚了,則從田埂上抄近路只要五分鐘。一年後遷到貴陽街電信總局後 面,因此需要有自行車代步,我與大哥不想騎日式的自行車,就向媽媽要求買上海製造的英國式自行車,當時這種自行車很少,價錢比日式的要貴一些。沒想到父親 不但一口答應,而且親自帶我們去買,那家車行的老闆是同學的父親,也是同鄉。父親沒有還價,還跟同學的父親聊了好久,有說有笑,一點沒有平時嚴肅的樣子, 等成交後就讓我們騎了新車回家。一路上心中有說不出的高興,因爲我們看到父親仁慈可親的一面,這是在我的記憶中很深刻的一件事。
 
    台北當時只有一個淡水高爾夫球場,是由日本人建造,不但標準而且風景絕佳。一般高爾夫球會入會費很貴,父親則有球會送給各機關首長的會員證,除了要自付桿 弟小費和吃東西的花費外,不需要再有其他花費。因此大部分的週末我們都跟父親去球場玩,夏天當他打球時,我們跟母親就去海邊撿貝殼消磨一整天。到了冬天則 常去陽明山台糖招待所過一個晚上,偶爾父親也會約兩、三家好友一起上山,當大人聊天、打橋牌時,我們一大堆男孩子則在溫泉澡堂裡造反。因這間招待所相當 大,而且從山上遙望台北燈火十分美麗,最後被改爲蔣總統繼大溪、士林後的第二官邸。
 
    民國三十八年台糖公司遷入漢口街新廈,記得好像正是聖誕節,公司有晚會慶祝新廈落成,當然我們全家都準時去參加,會場佈置和氣氛都不錯,食物、點心也很豐 富。不料父親看到樂隊正在排練,即請主辦人及總務主任到辦公室問爲什麼要有樂隊,他們兩人異口同聲說,許多同事認爲大家爲公司努力工作了多年,現在公司業 務蒸蒸日上,希望能有歌舞節目助興一下,家父同意他們的說法;但是他的原則是當時社會風氣未開,如果台糖藉新廈落成之名舉行舞會,領導敗壞社會風氣,將招 來新聞界的口誅筆伐,所以堅持取消跳舞節目。等三人離去後,他還不放心,一直等到樂隊離開,才回家去。我以爲父親沒有錯,錯在主辦人明知公司不可能批准, 卻希望以先造成事實的方法去遷就少數人的慾望,是不對的。
 
    當政府由大陸撤退到台灣之時,中國銀行在美成立分行。上司陳長桐及好友姚崧齡等都勸父親說時局不穩定,不如帶全家去美,重回中國銀行工作。但是父親以爲重 建台糖是國家交付的重任,不能爲自己私利而輕言放棄;焉知白白犧牲了自己的性命,使妻子兒女無依無靠。幸有清華同學所籌的一筆教育基金,讓我們三兄妹得以 順利完成大學教育。母親因受打擊太大,就在父親去世後罹患乳癌,雖經手術截除,仍在七年後民國五十三年被癌細胞奪去了生命。她看到我成家,但是沒有能見到 她的第一個孫子,造化弄人莫過於此。
 
    母親畢業於上海聖瑪莉亞女中,與陳誠夫人譚祥相識。我曾陪同去副總統官邸拜見她,請他們幫忙,但最後的回音是一切由蔣經國作主,他們愛莫能助!可能陳誠自 己也對父親不滿,因爲政府推行「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土地改革政策時,受到大地主們很大的壓力,要求政府先放領擁有土地最多的台糖耕地,父親極力 反對;理由很簡單,他認爲沒有穩定的甘蔗供應,就沒有砂糖的生產。最後由張厲生副院長決定台糖得以保留蔗田土地。軍法處有一位工作人員車啟亮,私下拜訪受 害人家屬,表示他能幫忙和釋放人犯,爲數不少的婦女在無路可走之下被他凌辱。母親告訴我他也曾到過我們家,但母親婉拒了他的花言巧語。這位車先生後來因爲 殺妻案被關入牢獄,不久,在獄中被他人神祕殺死,當年曾轟動一時。
 
    父親被抓時,我在師大附中初二(一共四班)與彭孟緝的兩個兒子彭蔭剛和彭蔭宣同年級但不同班。彭蔭剛有一天突然跑到我們班上來玩,大剌剌的坐在我旁邊說他 會看手相,他抓起我的左手,看到我指甲上有一點白色斑紋,就一本正經的說:「這白點表示家裡會死人!」我一聽他如此說,就知道父親要遭殃了,全身從頭冷到 腳;但回家卻不敢在母親面前透露,果不其然,父親一週後即遭槍決。
 
    許多人爲了追逐名利才去做官,因爲這是一條捷徑。我父親對金錢非常不重視,從不想非分之財;終其一生在銀行界、工業界服務,甚至對自己退休以後的生活也沒 有想到。我不知道最後被沒收的美金一千五百元是公債、股票,還是現金儲蓄;不管怎麼說,一個人快到五十歲而僅有這麼一點財產,是很難令人相信的事,保安當 局三番數次到我們寄居的五叔家搜索及向國內、國外銀行調查,最後都證明父親毫無財產。
   
    五十年後的今天,父親的案子終於能得到平反。雖然是遲來的正義,但是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可惜的是家兄先走了一步。我們沈鎮南的子女,終於跨出了陰霾,能 再度抬起頭來,挺起胸膛,說應該說的話,做應當做的事,而面無愧色。最後讓我們全體的受害人能坦然面對過去,撫平心靈的創傷。
  ***



劉晉鈺(1898年-1950年7月17日),福建省林森縣人,為中國的電力工程技師,曾擔任台灣電力公司的總經理,被依匪諜罪名處決。
劉晉鈺在上海震旦大學電氣系畢業後,進入法國巴黎大學深造,1930年返國。在1932年日軍進攻上海時,劉晉鈺出面維持淞滬軍民所必需之自來水電力。日軍攻下南京之後,劉晉鈺前往昆明,先後擔任資源委員會昆明電廠工程處主任、昆湖電廠廠長,並且負責建造四千瓦汽力廠及兩千瓦山洞防空電廠。1940年劉晉鈺前往越南,擔任中華民國經濟部駐越南總代表,負責運輸經濟部建設物資。1943年劉晉鈺前往美國加拿大英國等國家考察電氣事業。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劉晉鈺出任資源委員會專門委員,並負責接收台灣電力事業。1946年台灣電力公司成立後,劉晉鈺擔任該公司總經理。1950年7月劉晉鈺因「縱容左傾子女前往大陸」的「通匪」罪名被逮捕,並與台電職員嚴惠先遭到槍決。劉晉鈺被指稱為匪諜的案件,不但引發台灣國內的震撼,也造成吳國楨任顯群蔣介石的失和。

劉晉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

 http://www.taiwantt.org.tw/books/formosacalling/13.htm

台電總經理劉晉鈺
因兒子左傾被槍決


台電總經理劉晉鈺遭槍決之判決書
劉晉鈺是留學法國巴黎大學的工程人才,與當時省主席吳國楨是同學。劉晉鈺因共產黨透過他的兒子和朋友寫信對他統戰,而變成判亂死刑犯。劉晉鈺的死,也間接促成吳國楨、任顯群與蔣介石父子的不和。
劉晉鈺的三個兒子,都曾是台、師院「四六事件」脫逃離台的左傾學運成員,他們曾寫信託蔡孝乾轉交其父,表示共軍攻台在即,請保全日月潭發電廠,不要毀損。
蔡孝乾被捕後供出來,不但劉晉鈺被判死刑槍決,後來也牽扯出省主席「民主先生」吳國楨和財政廳長任顯群,不滿特務抓人,與蔣介石、蔣經國父子衝突,導致後來吳國楨辭官流亡美國,任顯群丟官下獄5年的下場。

----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