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4日 星期一

高行健慶70歲生日:在藝術中尋找自己的流亡地



高行健倫敦慶70歲生日 盼世界不再有危機 【1/5 08:25】2010

〔中央社〕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今天在倫敦歡度70歲生日。首次慶生的他說,生日的願望就是期待世界不再有危機;在完成電影製作及最新戲劇書籍後,「這生該做的事都做完了」。

高行健的好友包括作家陳邁平、馬建、詩人楊煉等人,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舉辦「高行健創作思想研討會」,邀請來自瑞典、法國、捷克等國的漢學家與會,吸引數百名愛好文學的民眾踴躍參加,現場座無虛席。

一身黑色樸素裝扮的高行健一出場即受到熱烈掌聲,他說,自己向來不過生日,很意外好友們在倫敦為他舉辦這場盛大的活動,「令我非常感動」,現場觀眾隨即祝他生日快樂。

對中央社記者詢問生日願望為何?高行健說,希望新的一年,世界不要變得更壞,「世界不斷發生危機,沒有人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最好的願望,就是明天不要有危機」。

對中央社記者再追問,回首人生,是否有些遺憾?最想做那些事?高行健表示,最近他完成有關他戲劇理論總結的新書「戲劇論」,這是他這一生一直想做的事,很高興終於做完了。

另一件事則是拍電影,高行健透露,19歲在大學求學時撰寫第一個電影劇本,期間也曾有中國、德國、法國的製片人邀請他共同合作拍片,但因對手要求拍攝的題材並非他要的電影,計畫遲遲未能實現。

同時擅長繪畫及戲劇創作的高行健說,電影製作不同於小說、繪畫,需要的資金很龐大,等待了50年,花了4年的時間,才完成「側影或影子」這部作品,圓了電影夢。

不過由於「側影或影子」這部影片不夠商業化,發行片商以無法賺錢將它拒於門外,高行健只得在有他參與的研討會和活動時播放,觀眾都很喜歡,反應也很熱烈。他因此認為,電影發行市場隔斷了藝術與觀眾的聯繫。

高行健表示,拍電影是他這生最艱難的願望,都實現了,加上剛完成戲劇理論總結的新書,「該做的事在70歲前都完成了」,原本計劃和陳邁平電話暢談一番慶生,沒想到熱心的好友安排了這場特別的活動,令他很感動。

他笑說,原本以為事情做完了可以休息,但邀訪活動已排到2011年初,「看來還是不能休息,還有很多事要做」。

研討會後現場播放「側影或影子」影片,現場觀眾全神貫注觀賞。對中央社記者詢問,希望觀眾從影片中獲得什麼訊息或意念?高行健說,影片是開放的,觀眾可以依據自己的人生經驗,有不同的詮釋,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

今天現場還播放高行健製作的音樂與舞蹈電影短片「洪荒之後」。

陳邁平說,由於中國政府的禁令,許多中國年輕人不認識高行健,高行健也無法到中國旅行,令人遺憾;今天在倫敦不僅是為高行健慶生,也是為中國的藝術慶祝。

他強調,高行健獲諾貝爾獎是因為他為中國文學、戲劇開出了一條文化新路,高行健是全球唯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華人,他扮演的正是先驅的角色。

曾數次前往台灣訪問的高行健告訴中央社記者,今年4月他將再度應邀前往台灣訪問,參加文學座談活動。(本文附有照片和影音)


文学艺术 | 2010.01.03

高行健:在藝術中尋找自己的流亡地

作家高行健曾於2000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他最著名的作品是《靈山》。但他的書在中國被禁。自1987年起,高行健定居巴黎,並於1998年加入了法國國籍。今年1月4日,高行健將慶祝其70歲壽辰。本台記者為您介紹這位作家和藝術家的生平。


在高行健的長篇小說《靈山》中,主人公前往中國南方旅行,沿著揚子江前行。他的目的地是一座充滿神秘色彩的山--靈山。而最終,旅途本身其實正是旅行的目的。作品可以被理解成一種尋找自我與民族學研究的結合體。高行健講述巫師和隱居者的故事,描繪按照傳統風俗生活在山間的族群,以及揚子江畔的日常生活圖景。 《靈山》講述的是穿越迷失的家鄉這樣一種旅程。作者曾說過,我一出生就是一個流亡者:

"自從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之後,我就不再有理由回到家鄉。我已經過了20多年的流亡生活。中國已成為過去。"

自1987年起,高行健定居法國。文化大革命期間,他曾下放農村勞動,並被強迫燒毀自己的文稿。後來,特別是他的戲劇作品成為審查部門的眼中釘。風格荒誕的話劇作品《車站》是一出詩意喜​​劇。 80年代,高行健再次受到威脅,要把他送去勞動改造。於是他開始低調寫作,並最終前往法國。從那以後,高行健的文學作品在他的家鄉受到忽視,即便是2000年的諾貝爾文學獎也沒有帶來任何改變。

"我的作品在中國已經被禁止22年了。我的名字也被禁止提及。不久前,一位記者給我看了一份歷屆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名單,在這份名單上,2000年這一年被跳了過去。我當時問這位記者能不能複印一份這個名單給我,作為紀念。"

在語言上,高行健也與自己的家鄉漸行漸遠。如今,他寫作的第一語言是法語。

"我沒有中文的受眾,那麼為什麼要用中文寫作劇本呢?那是非常可笑的。對我來說,用另一種語言寫作,如同一種歷險。"

高行健不認為自己是一位政治作家。這種脫離政治的態度、以及他對中國保持距離,令他的一些作家同行感到失望。去年秋天,中國作為主賓國參加法蘭克福國際書展期間,一位來自北京的作家公開批評說,高行健沒有把諾貝爾獎給他帶來的聲譽用來幫助其他異議人士。這位作家說,高行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藝術裡,這令人感到遺憾。高行健則表示,他認為思想的自由只存在於藝術世界裡。

藝術對於高行健來說不單是寫作。他同時也是一位知名的畫家。他的水彩作品深受中國傳統繪畫的影響,在繪畫市場上頗受歡迎。

"藝術創作對我來說並不是一種職業,所以我也不需要說我是一個畫家或者作家。有時候,我必須得寫作。也有時候,我被吸引著去創作繪畫作品,或者戲劇劇本。我不但寫劇本,而且負責當導演,我還拍電影。既不是故事片,也不是紀錄片,而是一種嘗試,一種新的類別,以電影形式表現的詩作。"

高行健,這位法籍華人,似乎在藝術中尋找到了自己的流亡地。

作者:ard/苗子

責編:樂然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