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5日 星期五

John Mackey , 張長河(中國軍方黑客)

新聞報導外媒揭密一名中國軍方黑客身份
《彭博商業周刊》報導,戴爾一位惡意軟件研究部門總監,揭密來自中國軍方的黑客身份,這名被稱為“張長河”的黑客,能“自由入侵”駐華使館、一些外國政府、駐華大型公司和媒體的網站。
(德國之聲中文網)2月14日,《彭博商業周刊》發出一篇深度報導,該報導援引在業內知名的網絡安全專家、戴爾(Dell)惡意軟件研究部門總監喬·斯圖爾特(Joe Stewart )長期追踪調查結果,揭密一位來自中國軍方的黑客身份。斯圖爾特在2010年谷歌和英特爾(INTC)宣布遭黑客攻擊後的2011年,把目光投向中國,至2013年的兩年間,尋找來自中國的惡意軟件並應對成為他主要的工作內容。
近期連續有《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等先後宣稱受到中國黑客攻擊。早在2011年美國曾表示5家在華跨國油企和能源企業遭中國黑客攻擊。斯圖爾特指來自中國的惡意軟件已經淹沒了互聯網,並瞄準世界500強企業、高科技創業公司、政府機構、新聞機構、大使館、大學、律師事務所等。而斯圖爾特也越來越多的遇到中國黑客竊取在華企業信息的案例。早前維基解密披露的文件顯示,中國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李長春曾下令黑客入侵谷歌。
中共軍隊黑客在看全世界的郵件?
2011年3月開始,斯圖爾特追查到使用同一套惡意軟件的多個黑客,通過技術手段,他發現這些黑客的註冊地址均由中國最大的網絡營運商之一--中國聯通所有,再通過半年之久的技術偵查,他終得以一窺這個中國黑客世界的內部運作。而他鎖定的這名黑客來自中國河南鄭州。
斯圖爾特表示,黑客目標廣泛,入侵對象包括東南亞的越南、汶萊、緬甸等國家政府,也有外國駐華使館、跨國的駐華能源企業、傳媒機構等。最後他找到了這位黑客的真實E-mail地址,隨後他完成一份長達19頁的報告;而另一名網絡偵查者認為公開黑客身份有助於政府採取對網絡間諜的行動,於是起底這名叫"張長河"的黑客身份。
在《彭博商業周刊》的報導中,公開了張長河的詳細資料,包括登載了其個人照片(照片中有他的妻子與孩子);張長河現為鄭州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助教,該大學是隸屬解放軍總參謀部的軍方研究機構,以信息學科類為主體,包括軍事信息系統等領域的項目。彭博社記者曾根據張長河QQ賬戶上的手機聯繫到張長河本人,他承認為該大學的教師;對於另一身份"河南大成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則表示已經不再從事商業工作;其後拒絕回答其它問題。德國之聲在網絡上查閱,依然可以搜索到張長河,主要研究方向為網絡安全,他的論文"交換式局域網監聽技術研究與實現"刊載在中國科學院科技期刊網站上,論文發表時間為2004年
推特網友"藍色風"表示:"透過商業周刊報導,發現中共軍隊在讀全世界的伊妹兒,可能也包括你的,讀你伊妹兒的人有名有姓,姓張,在河南鄭州。"
"各國對中國的網絡黑客行動還能容忍多久?"
中國新媒體人北風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從谷歌被黑事件到谷歌出走中國、到美國國家安全部門確認中國專業力量對網絡的攻擊,及近期中國黑客攻擊外媒網站事件,世界各國在技術層面認定的事實,在當前的政治角力中似被淡化,因此各國從未明確向中國危害網絡安全的行為提出挑戰和有效的應對策略:"確認來自中國和有來自中國軍方的攻擊已經有多起了,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國際社會對這個問題採取了一個比較綏靖的態度,很多時候並不是需要更多證據的問題,而是能不能做出更多決定的問題。如果能夠確認更多的攻擊來自中國,那有利於國際社會做出態度明確的決定,但是這個度需要在什麼程度?"
據美聯社上月底報導,奧巴馬政府已計劃就黑客問題對中國展開更堅決的行動,報導還援引兩位美國前政府官員表述,指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正在準備新的《國家情報評估》 ,將"指出中國政府在網絡間諜活動中扮演了更為直接的角色";美國《華盛頓郵報》援引美國白宮發言人凱特琳.海登發言:"美國非常並且越來越關注網絡入侵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的威脅,包括盜竅商業信息行為。我們已經反復將我們的關切告知中國高級官員,包括軍方,我們將繼續這麼做。"

新闻报道

外媒揭密一名中国军方黑客身份

《彭博商业周刊》报道,戴尔一位恶意软件研究部门总监,揭密来自中国军方的黑客身份,这名被称为“张长河”的黑客,能 “自由入侵”驻华使馆、一些外国政府、驻华大型公司和媒体的网站。
(德国之声中文网)2月14日,《彭博商业周刊》发出一篇深度报道,该报道援引在业内知名的网络安全专家、戴尔(Dell)恶意软件研究部 门总监乔·斯图尔特(Joe Stewart)长期追踪调查结果,揭密一位来自中国军方的黑客身份。斯图尔特在2010年谷歌和英特尔(INTC)宣布遭黑客攻击后的2011年,把目 光投向中国,至2013年的两年间,寻找来自中国的恶意软件并应对成为他主要的工作内容。
近期连续有《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等先后宣称受到中国黑客攻击。早在2011年美国曾表示5家在华跨国油企和能源企业遭中国黑客攻 击。斯图尔特指来自中国的恶意软件已经淹没了互联网,并瞄准世界500强企业、高科技创业公司、政府机构、新闻机构、大使馆、大学、律师事务所等。而斯图 尔特也越来越多的遇到中国黑客窃取在华企业信息的案例。早前维基解密披露的文件显示,中国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李长春曾下令黑客入侵谷歌。
Macro computer screen shot with binary code and password tex, great concept for computer, technology and online security.
access; black; white; communication; computer; concept; connection; crime; data; digital; electronic; entry; firewall; guard; hacker; hand; identity; information; internet; log; login; macro; network; password; pc; protection; safe; safety; secure; security; technology; theft; user; web; binary; close; closeup; digit; ecommerce; electronics; email; input; key; net; number; online; privacy; spy; system; software 中国军方黑客可以看全世界的邮件?
中共军队黑客在看全世界的邮件?
2011年3月开始,斯图尔特追查到使用同一套恶意软件的多个黑客,通过技术手段,他发现这些黑客的注册地址均由中国最大的网络营运商之一--中国联通所有,再通过半年之久的技术侦查,他终得以一窥这个中国黑客世界的内部运作。而他锁定的这名黑客来自中国河南郑州。
斯图尔特表示,黑客目标广泛,入侵对象包括东南亚的越南、汶莱、缅甸等国家政府,也有外国驻华使馆、跨国的驻华能源企业、传媒机构等。最后他找到了这位黑 客的真实E-mail地址,随后他完成一份长达19页的报告;而另一名网络侦查者认为公开黑客身份有助于政府采取对网络间谍的行动,于是起底这名叫"张长 河"的黑客身份。
在《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中,公开了张长河的详细资料,包括登载了其个人照片(照片中有他的妻子与孩子);张长河现为郑州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助教,该大学 是隶属解放军总参谋部的军方研究机构,以信息学科类为主体,包括军事信息系统等领域的项目。彭博社记者曾根据张长河QQ账户上的手机联系到张长河本人,他 承认为该大学的教师;对于另一身份"河南大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则表示已经不再从事商业工作;其后拒绝回答其它问题。德国之声在网络上查阅,依然可以 搜索到张长河,主要研究方向为网络安全,他的论文"交换式局域网监听技术研究与实现"刊载在中国科学院科技期刊网站上,论文发表时间为2004年。
推特网友"蓝色风"表示:"透过商业周刊报道,发现中共军队在读全世界的伊妹儿,可能也包括你的,读你伊妹儿的人有名有姓,姓张,在河南郑州。"
LLUSTRATION - Figuren stehen am Dienstag (24.01.2012) in Hannover vor einem Computerbildschirm, auf dem im Internet die «Liste der Schande» mit Namen griechischer Steuersünder zu sehen ist. Athen stellt seine Steuersünder an den Pranger: Mehr als 4000 Namen mit knapp 15 Milliarden Euro Schulden stehen im Internet. Auch Prominente sind auf der Liste. Foto: Julian Stratenschulte dpa/lni “各国对中国网络黑客攻击还能容忍多久”
"各国对中国的网络黑客行动还能容忍多久?"
中国新媒体人北风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从谷歌被黑事件到谷歌出走中国、到美国国家安全部门确认中国专业力量对网络的攻击,及近期中国黑客攻击外媒网 站事件,世界各国在技术层面认定的事实,在当前的政治角力中似被淡化,因此各国从未明确向中国危害网络安全的行为提出挑战和有效的应对策略:"确认来自中 国和有来自中国军方的攻击已经有多起了,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国际社会对这个问题采取了一个比较绥靖的态度,很多时候并不是需要更多证据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做 出更多决定的问题。如果能够确认更多的攻击来自中国,那有利于国际社会做出态度明确的决定,但是这个度需要在什么程度?"
据美联社上月底报道,奥巴马政府已计划就黑客问题对中国展开更坚决的行动,报道还援引两位美国前政府官员表述,指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正在准备新的《国家情 报评估》,将"指出中国政府在网络间谍活动中扮演了更为直接的角色";美国《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白宫发言人凯特琳.海登发言:"美国非常并且越来越关注 网络入侵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威胁,包括盗窍商业信息行为。我们已经反复将我们的关切告知中国高级官员,包括军方,我们将继续这么做。"
作者:吴雨
责编:雨涵


 -----

Bibliography

  • Be the Solution: How Entrepreneurs and Conscious Capitalists Can Solve All the Worlds Problems (with Michael Strong, John Wiley & Sons, 2009)
  • Conscious Capitalism: Liberating the Heroic Spirit of Business (with Bill George and Rajendra Sisodia,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Press, 2013)

 John Mackey的有趣商業生涯參考


John Mackey (businessman)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en.wikipedia.org/wiki/John_Mackey_(businessman) - Cached
John Mackey (born August 15, 1953) is an American businessman. He is the current co-CEO of Whole Foods Market which he had co-founded in 1980. Named ...

資本主義需要更多自由市場英雄作者: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盧克•約翰遜
企業所有者很容易掉入這種陷阱:認為唯一重要的是財務結。當然,利潤、現金和回報很重要,沒有它們,企業將破產,而且無法籌集資本。但如果這些是一家企業的唯一目的的話,那麼企業就不太可能成功,不太可能長久,也沒有多少樂趣可言。企業的目的肯定不僅僅是金錢。對此深信不疑的是全食超市(Whole Foods)聯合首席執行官及聯合創始人約翰•麥基(John Mackey)。他是一位不同尋常的企業家,因為他會深刻思考他的工作以及商業創造的意義。另外,儘管全食是一家上市公司,但他不怕表達他的觀點,其中很多觀點頗具爭議。大企業的高管很少會當“出頭鳥”,他們擔心這會影響公司股價或他們的職業前途,這一點毋庸置疑。如今,麥基與他人合著了一本書,名為《自覺資本主義》(Conscious Capitalism),副標題是“解放企業的英雄主義精神”(Liberating the Heroic Spirit of Business),書中闡釋了他的哲學。儘管這本書存在缺憾,但我還是會向所有領域的企業家和投資者推薦此書。我深信,它將成為今年年度優秀商業圖書之一。我喜歡這本書的一部分原因在於,麥基是一名實踐者。他做到了:32年來,他創建了一家市值高達180億美元的大企業,該企業在美國有機和健康食品零售領域佔據領先地位。他不僅僅是一名觀察家,還是一位取得巨大成功的參與者,他親自學到了那些他所稱頌的原則。麥基給我們帶來了頗為有趣的性格研究。他信奉一些可能被視為進步的觀點:協作、團隊精神、環境意識等等。他寫了大量關於熱愛和美在企業中的重要性、其責任以及更高目標的文章。然而,他反對工會,支持小政府,他是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和路德維希•馮•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等自由市場思想家的崇拜者。他在應對醜聞(他曾因匿名在留言板上發帖受到美國證交會(SEC)的調查)方面有著另類的方法:他冥想,並使用“全息呼吸法”。資本主義亟需這種擁護者。麥基願意站出來,慶祝自由企業取得的成就,並為企業家被視為現代英雄提出合理理由。他是可信的,因為他的企業很酷但盈利能力很高。他令人信服的反對躡手躡腳的政府監管和資本主義妖魔化。當然,如果你在日益擴大的行業經營著一家成長型企業,那麼談論資本主義的所有那些好處是比較容易的。我曾經營過一些市場衰落或者有著巨大結構性挑戰的企業。那時做企業往往是一場生死之戰,沒有多少時間考慮軟性價值,而是更多的關注於保持償付能力。儘管讓供應商、員工、客戶和持股者都高興是它們的理想,但它們必須經常做出妥協。另外,有很多蓬勃發展的企業實際上不可能被視為有道德。我指的是下列公司,例如專利流氓公司,它們會買斷知識產權,然後以告狀維生;還有武器製造商,它們生產地雷等產品;煙草企業;或者全行業的尋求可疑事故索賠的律師事務所。甚至連麥基在書中稱為自覺資本主義典範的一些企業,也不符合我對正派企業公民的定義。例如,裡面提到了搜索壟斷企業谷歌(Google),該公司是他人創造的內容的搭便車者,也是在英國支付低的可以忽略不計的企業所得稅方面的高手。然而,我同意他提出的很多廣泛原則。例如:更幸福且受到更良好培訓的員工生產力更高;有利的企業文化有利於激發創新和增長;最高薪資與最低薪資之比不超過19倍是明智的做法。《自覺資本主義》充滿有思想的洞見,能夠有利於從初創企業到跨國企業等所有企業的獨創觀點,更有利於為所有股東創造金融和社會財富。本文作者管理著私人股本公司Risk Capital Partners,並擔任StartUp Britain主席  譯者/梁艷裳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