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9日 星期二

【王全璋判四年半】李文足:公檢法有罪、滅絕人性。中共司法制,見不得人;王全璋案秘密審理庭外警察戒備森嚴;「我可以無髮,你不能無法」 中國709案被捕律師妻子集體削髮抗議王全璋 三年了:被強迫餵藥 應曾受酷刑折磨 、李學智、幣原坦;李文足











李文足指出,內地公檢法對王全璋等人實施「慘無人道的酷刑」,並威脅遭愛酷刑的人不許揭露酷刑,「是滅絕人性的。」

李文足提到,「我尊重和支持王全璋的一切選擇,我會繼續維權,我會帶好孩子,等待王全璋回家……」



THESTANDNEWS.COM

【王全璋判四年半】李文足:公檢法有罪、滅絕人性 我會繼續維權 帶好孩子 | 立場報道 | 立場新聞




2018.12.26

王全璋案秘密審理庭外警察戒備森嚴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在“709大抓捕”三年半後終於開庭。他被控收受境外資金對抗政府。國保警察持續阻擋他的妻子李文足前往聽審。法院方面表示,此案將“擇期宣判”。


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2018.12
709案律师妻子集体剃髮 抗议当局非法办案
本周一,4名在押中国维权律师的妻子集体剃光所有头发,抗议中国司法当局“非法办案”。她们在公开剃发之后,还一同前往最高人民法院,并且通过接待室提交了《督促函》。





在「709 大抓捕」後下落不明達三年之久的維權律師王全璋有進一步消息,其妻李文足今午(19 日)在 facebook 發文,與律師劉衛國會面後,得知王全璋應曾受酷刑折磨,表示擔憂。李文足又在 facebook 提到,支持王全璋不認罪、不妥協。


THESTANDNEWS.COM
李文足發佈王全璋近況:被強迫餵藥 應曾受酷刑折磨 | 立場報道 | 立場新聞



😢
盼爸爸回家盼了三年,王全璋的小兒子不再接受「爸爸去了打怪獸」的說法,開始問媽媽「爸爸是不是已經死了?」⋯⋯

【請來校史館觀賞校長畫的水彩】
這幅水彩是本校前身臺北帝大的首任校長幣原坦先生(1870.10-1953.6)的水彩作品。幣原校長畢業於帝國大學文科大學國史科(相當於東京大學日本史學),也精通漢學,兼具藝術涵養。
左圖裡可看到兩件本校的人文寶藏,都要感謝電機學系李學智名譽教授慨然相贈。10年前臺大創校80週年時,李教授自拍賣市場購得幣原校長書法「山月度寒光」捐贈母校臺大,所費不貲;今年創校90週年,李教授又破費送來一件幣原校長的繪畫小品向學校祝壽;再過10年、創校100週年時,不曉得李教授又會帶來什麼樣的驚喜!敬請大家跟著校史館一起期待……^^!
謝謝李老師、感恩學智學長。


*#李文足等709家屬以驚人的勇氣挺身而出,堅持抗爭,做的也是一個公民的日常功課。
人權律師王全璋失蹤1000天,他的妻子李文足在「709」家屬的陪同下徒步尋夫。時評人長平認為,貌似強大得不可戰勝的「長城」, 將在「正常生活抗爭者」們的笑聲中倒塌。
「值此春暖花開時,幾位婦女為了家庭團聚,為了骨肉不再分離,徒步行走在中國大地。」4月4日,“709"家屬發出公告,人權律師王全璋失蹤已達1000天,他的妻子李文足徒步尋夫,計劃用12天時間,步行至天津,要求天津二中院對王全璋「有罪審判,無罪放人」,要求允許律師會見王全璋。
王全璋是中共打壓律師"709"系列案中的最後一位仍在關押者。和"709"案中的若干人權律師一樣,王全璋以被綁架的形式「失蹤」於警方,然後被羅織罪名。「一罪不成,再生一罪」,一年不夠,再關一年。在關押半年之後,王全璋被正式逮捕,涉嫌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罪」......
#亦哭亦笑亦抗爭
"709"家屬不願屈從,要過正常人的生活的抗爭,已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遭到警察不斷的監控和騷擾,卻決不退縮,可歌可泣。一方面,她們為營救丈夫而奔走呼號,另一方面,她們的行為也構成獨立的公民抗爭,是基本人權的有力倡導者,在沉寂的黑夜中閃閃發光。不久前,中國公民運動網將首次「傑出公民獎」頒發給了李文足,獎勵她在營救丈夫的過程中表現出的勇氣和頑強。
「春季裡來百花香,蝴蝶雙雙過粉牆……」如此詩情畫意,卻是為了唱出孟姜女遭遇的苦難。在這個中國古代的傳說中,孟姜女的丈夫萬喜良被暴秦抓去修建長城,她則千裡迢迢送寒衣。得知丈夫被折磨至死,哭倒長城


人權律師王全璋失蹤1000天,他的妻子李文足在「709」家屬的陪同下徒步尋夫。時評人長平認為,貌似強大得不可戰勝的「長城」, 將在「...
STORM.MG

BBC中國博客:「消失的」維權律師王全璋- BBC News 中文 - BBC.com

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39996819

このページを訳す
2017/05/22 - 在2015年的「709大抓捕」中,中國超過200名律師、法律助理、人權活動人士被拘留訊問。但兩年即將過去,王全璋是唯一一個音訊全無的律師。

2018.6.29

因「709 大抓捕」中的被捕維權律師王全璋失踪逾千日仍下落不明。中國新任司法部部長傅政華今日在北京出席記者會後,被記者問及王全璋失踪一事時僅稱,中國是法治社會,任何人的自由權利都要依法處理。





THESTANDNEWS.COM

王全璋失踪逾千日 司法部長:中國是法治社會 自由權利要依法處理 | 立場報道 | 立場新聞
因「709大抓捕」中的被捕維權律師王全璋失踪逾千日仍下落不明。中國新任司法部部長傅政華今日在北...





律師王全璋接受不公開庭審,被秘密關押三年

王全璋是2015年“709”大抓捕中最後一位被起訴的維權律師,被控顛覆國家政權。該案表明了中國當局如何推翻法律保護以壓制威脅。但王全璋和妻子也成為抵抗的象徵。
儲百亮
2015年,中國東部山東省,王全璋與妻子李文足及孩子的合影。
2015年,中國東部山東省,王全璋與妻子李文足及孩子的合影。 Wang Quanxiu/Li Wenzu, via Associated Press
北京——在中國對維權律師進行的兇猛打擊中失踪近三年半後,王全璋於週三在一家法院接受不公開的審理,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此案為共產黨加倍努力壓制政治和宗教異見的一年畫上了句號。
數百名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在始於2015年7月9日的清掃行動中遭到圍剿 ,42歲的王全璋是這些人中最後一位被起訴的。在一場宣傳攻勢中,警方指控他和其他好鬥律師擾亂法庭審判,煽動不滿情緒,陰謀推翻共產黨。
不過,雖然鎮壓行動中遭到拘留的其他人有的在警告後獲釋,有的在電視上讀了預先準備的認罪書獲保釋 ,還有的已受審並被判刑 ,但王全璋卻一直處於秘密關押中。為阻止發生抗議活動,他的審理也處於嚴密的安全措施之中。
“他們整個過程一直是在違法的,那我怎麼能期待它能不能有一個公開、公正的庭審?”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開庭前接受電話採訪時說。 “但我的要求還是無罪釋放他,因為他本來就是無罪的。”
廣告
王全璋出庭受審時的代理律師劉衛國的手機週三晚上一直關機,目前還不清楚庭審何時結束的。但審理此案的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在其網站上表示 ,審判結果將在晚些時候宣布。 “因涉及國家秘密,法院依法決定不公開開庭審理,”聲明說。

本月早些時候,李文足剃光頭抗議丈夫王全璋遭監禁。王全璋是人權律師。
本月早些時候,李文足剃光頭抗議丈夫王全璋遭監禁。王全璋是人權律師。 Fred Dufou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這將是一場經過仔細審查和嚴格控制的走過場審判,”特倫斯·哈利迪( Terence Halliday )說,他在總部位於芝加哥的美國律師基金會(American Bar Foundation)做關於中國刑事辯護律師的研究。 “通過讓王全璋長時間消聲覓跡,中國的國家安全和公共安全部門向維權律師們發出了一個令人不寒而栗的信息——不要出聲,否則這可能也是你們的命運。”
不過,由於中共領導人、國家主席習近平尋求消除對中共統治的潛在威脅,中國今年發生的其他充滿爭議的事件已使王全璋的案子顯得遜色。

專家和王全璋的朋友們說,2015年發生的拘留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事情,是中國走向更強硬政策的一個轉折點。他們說,王全璋被長期拘留一事已成為一種象徵,表明如果中共認為法律保護有礙於壓制它眼裡的威脅,那麼它越來越願意推翻所承諾的法律保護。
“大批拘禁、監視活動,以及新疆發生的其他迫害,是我們此時此刻所知的最糟糕的例子,但這些事情與在中國更大範圍發生的事情是有聯繫的,”艾華( Eva Pils )說,她是在倫敦國王學院研究中國維權律師的法學教授,認識王全璋。 “政府公開把捍衛人權者描述為人民的敵人,與其他外部敵人進行聯絡。”
面對官方的壓力和粗暴的拒絕,李文足和其他被拘留律師的家人們聯合起來,做出了堅定而富有創造性的反抗 。

2016年,彼得·達林在泰國清邁的家中。他在中國被拘留,並遭驅逐出境。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她們發起了紅桶抗議行動,也曾試圖徒步前往關押王全璋的拘留中心。本月,她們用剃光頭的方式來對她們所說的法官未能按照中國法律維護王全璋權利的做法表示抗議 。 (在普通話中,頭髮的“發”與法律的“法”諧音。)
“在漢語,'無發'的發音是和'無法'的發音很像,”李文足說。 “我們的意思是我們是可以無發的,但是不能無法的。”
檢方對王全璋的指控似乎吸取了政府從幾個方面把中國人權律師作為一個整體進行打擊的精華。
據瑞典維權人士彼得·達林(Peter Dahlin)公佈的一份檢方在2017年準備的起訴書,檢察官對王全璋提出三項指控:“尋釁滋事”,因為他曾呼籲律師和支持者要求看守所釋放被拘留的人員;他在代理被禁止的精神運動法輪功的成員時,在網上詆毀中國的法律制度;他與一家海外支持的組織密謀“傳授與政府對抗的方法、技巧”。這份起訴書上有達林的名字。
2016年,達林因幫助維權活動人士在北京被拘留了23天,後被驅逐出中國。他說,他確信那份起訴書是真的,並拒絕接受王全璋的活動夠得上“顛覆國家權力”罪名的說法。
王全璋出生於中國東部的山東省,從法學院畢業之前,他就喜歡公益活動。與其他許多接手有爭議案件的中國律師一樣,他的當事人大多是普通公民,他們在土地徵用、拘留和警察濫用職權等問題上與官員發生了糾紛。

週三,警方封鎖了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門前的街道。
週三,警方封鎖了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門前的街道。 Nicolas Asfour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王全璋的妻子和朋友說,他有比大多數維權律師更固執的性格特徵。
他的固執性格可能“支撐了他,讓他能度過多年的虐待和單獨囚禁,給了他拒絕被迫認罪的力量”,曾與王全璋一起在北京工作的人權倡導者邁克爾·卡斯特( Michael Caster )在電子郵件中寫道。 “他從來沒有被法官的威脅或警察的肉體摧殘嚇倒過。”
當被問及王全璋及其他在2015年鎮壓行動中被拘留的人的情況時,中國官員曾表示,他們得到了他們所有的合法權利。但法律專家說,王全璋被長期秘密關押,無法與自己的律師聯繫,這些都是無視中國法律的做法。今年10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一個工作小組譴責了對王全璋和其他兩名中國維權人士的秘密關押 ,稱這種做法違反了國際法。
中國的法院受共產黨的指導,在極具政治敏感的案件中,很少(或幾乎不)會判被告無罪。王全璋的一些支持者說,他可能會像其他那些在2015年被拘留的律師一樣,被判處緩刑。但其他人對王全璋的提早獲釋不抱太大希望。
“儘管眾所周知全璋是無罪的,”最近被取消了律師資格的中國維權律師謝燕益說,他試圖旁聽王全璋案的審理。 “ 但是王全璋的妻兒老小還是要有充分的心理準備。”
謝燕益說,他試圖前往天津那家法院,但遭到了便衣警察的阻止。那些到了法院附近的支持者說,他們也遭到了警方的驅趕。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說,王全璋被拘留前,她對丈夫的工作知之甚少。但自從他被拘留以後,她既要支持丈夫,又要保護他們6歲的兒子,並已經在這兩個方面有了不少經驗。她在今年7月寫給王全璋的一封公開信中說,她告訴兒子,爸爸去打怪獸了。
李文足在信中寫道,兒子對一個朋友說,“咱們一起幫我爸爸打怪獸,怪獸打完爸爸就回來了。”
儲百亮(Chris Buckley)是《紐約時報》駐北京記者。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