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8日 星期二

南方朔 (2)為什麼不對馬江等人測謊?/ 瘋子已不適任總統和黨主席!/台灣已進入新的軟性白色恐怖的階段 , 山雨欲來風滿樓!


 10.8 今天此文"為什麼不對馬江等人測謊?"某電視台有簡短介紹 不過只提聖經-蒙田-測謊
參考我的書注
文中書林: 【南方朔專欄】為什麼不對馬江等人測謊?.....The Penguin Book of ...


【南方朔專欄】為什麼不對馬江等人測謊?


南方朔

一九九○年,英國的「企鵝文庫」出了很厚一本《謊言全書》,它將分化謊言和對說謊的研究匯總而成,該書五、六百頁,很有價值。可以讀原文原著的,不妨找來閱讀。

在西方《聖經》舊約是最早說不可說謊的。《出埃及記》裡,耶和華頒下十誡,第九誡就是「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意思是說「人不可說謊害人」。

後 來,十三世紀最偉大的神學家聖多瑪斯(Thomas Aquinas)在他的鉅著《神學大全》裡用了一段主談說謊。他說人和上帝乃是永遠的對話溝通,上帝也是人的良知。而人神對話,幾個前提,那就是人心必須 乾淨清澈。說謊則會阻斷了人神對話的管道。然後,他對說謊這種行為做了很複雜的分析;說謊有很多種,人們有時候會撒一點小謊,有時候會基於好心而說善意的 謊言,這種謊言雖然不好,但只是小罪,但在各種謊言裡,說謊害人卻是死罪,那是上帝絕對禁止的。聖多瑪斯等於把「十誡」的第九誡做了完整的解釋。由於對說 謊害人定義為道德上的死罪,所以西方社會對說謊害人這種行為才有很高的警覺性。西方法庭上,人們必須按著《聖經》宣誓說不作證,這個動作即由此而來,由此 可見第九誡「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是多麼重要的戒律和信條。

除了神學家聖多瑪斯在《神學大全》裡對說謊有深入的討論外,我認為西方哲學裡,對說謊講得最好的乃是十六世紀的法國哲學家蒙田。他在《蒙公散文集》裡,有一篇《說謊家必須有完美的記憶力》,該文指出:

一、事情的真象只有一個,所以說真話才會記得,說謊話必須掩蓋許多事實和捏造許多假話,由於假話並非事實,因此它不容易記得,當環境一變,假話的矛盾和破綻就會暴露出來。

二、因此,說謊必須全部造假,今天說的謊言會在明天忘記,加上說出不一樣的謊,說謊愈多愈兜不攏,最後全部穿梆。由於說謊是有這種必然性,因此最好不要說謊。

蒙 田的分析乃是對說謊問題所做的最深入觀察,也最符合語言哲學的道理。他的分析已在台灣獲得了印證。檢察總長黃世銘最近的講話每次都不一樣,在效果上形同另 類爆料,我以蒙田的理論,認為他就是以前說的話隱藏了太多真象,以前說的不是真話,他遂真假攪得大亂,所以後來講的話才後語不搭前語。

西方人從十誡的時代開始,就把說謊列為最高的戒律,因而西方對謊言有著超乎平常的執念,它把不可說謊列為道德信條,也把不作偽證列為司法信條,這也形成了西方對說謊心理學的研究特別發達,測謊術因而興起,這都是我們無法理解的。

因此,黃世銘洩密案,如果發生在美國,像馬、江、羅,黃等人,一定不會只聽他們說的話,而會要對他們測謊作為傍證。因此我懷疑,我們的檢察官為何不對他們測謊?




 

9.25《星期專論》瘋子已不適任總統和黨主席!

◎南方朔
馬英九對王金平發動整肅式的鬥爭,事情一發生,我在「香港明報」的專欄就以「台灣的政治惡鬥已經開始了」,做了報導及評論,那是香港媒體的第一篇正式報導。
也 正因如此,所以最近幾天,包括香港的「鳳凰衛視」、「南華早報」等重要媒體都好意的打電話來訪問,我都坦白的回覆說「馬英九已經瘋了」。我所謂的「瘋」, 不是精神醫學上的「瘋」,而是權力病理學上的「瘋」。那幾位香港記者都程度不錯,當我說「馬英九已經瘋了」,他們都聽得懂,並發出會心的微笑。
昏君諉罪變暴君
近 代對權力病理學的研究已相當深入。特別是學者和知識份子早已注意到「昏君」變成「暴君」的心理機制。當一個昏庸的領導人造成國事日非,這個昏君一定不會自 我反省,而會以種種陰謀論將責任「諉罪」(Blame)於別人。當他的這種「諉罪」之心出現,於是「昏君」很快就會變成「暴君」。當年的明末最後一個亡國 皇帝崇禎,他自己昏庸誤國,但最後他卻認為是「諸臣誤我」,於是一切良臣武將全都被逐被殺,只剩沒有良心的吹牛拍馬等親信圍繞在身旁。一個大權在握的昏 君,「諉罪」於別人是個太好用最廉價的武器。這就是權力造成的瘋狂。因此,十八世紀英國著名的智慧詩人波普(A. pope)遂說:「最壞的瘋狂,是那種自以為最聰明的瘋子!」
而今天的馬英九就已走在由「昏君」變成「暴君」的路上。他治國無能,現在只剩殺大臣來證明自己道德優越唯一的毒招和賤招。因此,在權力病理學上,馬英九真的已成了瘋子。
當年的英國文豪薩繆爾.約翰森(Samuel Johnson)曾說過,對於這種權力的瘋子,我們應該:
─「當一個這種瘋子,拿著棍棒跑到房裡揮舞,喊打喊殺,我們就要懂得自衛,我們必須用棍棒先將他打趴,然後再回頭來對他表示悲憫!」
因此,在權力病理學上,馬英九真的已是瘋了。他這次公開的站了出來,對王金平展開追殺式的整肅鬥爭就完全是權力瘋狂的行徑。上個星期,我為了了解此案,特別訪問了很久不見的國民黨的相當高層人士,得出了這個事件的完整故事。
四人幫滅王大計
─ 馬英九真正決定對王金平下手,是在八月份他前往中美洲訪問,過境美國時,馬和他的第一號親信、現任駐美代表的金小刀見了面。當時就已決定了「滅王大計」, 返回台灣後,馬又和另外的親信江宜樺、羅智強、黃世銘等三人,編好了「滅王劇本」。因此,馬鬥王的整個計畫,除了馬本人外,台灣政壇上的「四人幫」已由暗 處正式走上了台前,這四人就是金、江、羅、黃!
─馬對滅王大計自信滿滿,「四人幫」成員也態度張狂到極點。九月八日「滅王大計」正式展開 前,府內召開了五人小組會議。出席者有馬英九、吳敦義、行政院院長江宜樺、國民黨秘書長曾永權、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在那個會上,曾永權是個沒聲音的圈 外人,只有吳敦義對「滅王大計」唱反調,據內情人士所告知,吳因為唱了反調,曾受到江和羅的圍剿。知情人士表示,江和羅對吳的圍剿,口氣凶狠,完全不像是 對副元首談話,而像是長官在訓部下,最後馬居然與親信附和,暗示要吳閉嘴,那次五人小組會議後,馬還架著吳去開記者會。在那次記者會上,吳鐵青著臉,不發 一言。事後吳和親友說「我已觸怒了龍顏」,國民黨高層則已有人說,「這次是王金平,下次就是吳敦義!」
「道德法西斯」權鬥
─ 馬這次動用司法機器,靠著非法監聽,而展開整肅式的權力鬥爭。這種方法在當代政治學裡,叫做「道德法西斯」,它是指沒有道德的權力者,透過非法違法的特務 監聽,蒐集政敵、反對黨及不滿人士的黑資料,然後擺出一副很有道德的面孔,將別人鬥垮鬥臭和進行權力的恐嚇及勒索。當年的美國聯邦調查局長胡佛,即為「道 德法西斯」的原型,他透過竊聽監聽,蒐集了三分之一國會議員的公私黑資料,因而可以為所欲為。他並竊聽到馬丁路德金恩召妓的床上錄音,希望藉此將金恩鬥垮 鬥臭。後來尼克森搞出水門案,就是受到了胡佛的啟發。美國總統居然用特務當工具搞出水門案,這乃是不可原諒的大罪,所以美國國會才一致決定彈劾罷免,尼克 森在彈劾案通過前只得主動辭職下台。而今天台灣的領導人對國會院長及反對黨黨鞭非法監聽,而且將監聽的材料自鳴正義的展開權力鬥爭,非法還自認有理,這已 是對台灣人民最大膽的藐視。馬以特務手法鬥王,這已不是手段粗糙的問題,而是絕對不可以的問題。如果一個政黨還敢把這種事稱之為黨紀,這個政黨就已不夠資 格稱為民主政黨,如果台灣有嚴格的憲法法院,人民其實已可要求取消它的政黨資格!
權力病理學的瘋子
因 此,馬英九惡整王金平,對台灣社會其實是上了寶貴的一課。台灣人民已知道權力病理學的瘋子是什麼樣子;也知道了國民黨的黨紀原來就是一個人無法無天的旨 意;人們也知道了不只中國有「四人幫」,台灣的國民黨同樣也有親信亂政的「四人幫」,他們原來如此相似;人們也才知道馬英九表演的溫良恭儉背後是一張多麼 殘酷無情的面孔。現在王金平在司法上確保黨籍上已贏得首勝,這顯示馬鬥王將會有得拖,在拖延中馬的垃圾步將會愈來愈多,他的瘋子程度將會變本加厲曝現在國 人面前。
台灣人應該想一想,這樣的瘋子還能再幹總統嗎?國民黨員也該自問,他還有當黨主席的資格嗎?
(作者南方朔為文化評論者)
*****

台灣山雨欲來風滿樓!/文﹕南方朔




【明報專訊】上個星期恰逢中秋節,又放長假4天,而放假期間,又是天兔颱風過境,整個台灣的話題都是颱風消息,於是台灣最熱鬧的馬英九惡鬥立法院長王金平的新聞,由彷彿跟覑放假一樣,大家也都好像喘了一口氣。


但馬鬥王真的緩和或暫停了嗎?答案當然是「否」。從9月16日星期一開始,這場鬥爭在馬的策略上已告調整,馬從高高在上、自鳴正義、喊打喊殺的姿態突然改變了,他重新擺出溫情的樣子,發動新一輪的攻勢,改打媒體戰,整個台灣的媒體界已在他的壓力下被迫必須選邊,但馬鬥王滅王的決心並沒有改變。台灣已進入新的軟性白色恐怖的階段。
馬鬥王在9月初開始時,馬的攻勢極為凌厲。他自己站上第一線公布王金平的所謂監聽黑資料,他公開表示王已不適任立法院長;他押覑國民黨的考紀委員開 會,開除了王金平的黨籍。在馬的盤算裏,這一連串的攻勢下,王金平的立法委員資格就可以輕鬆取消,他的立法院長也可以輕鬆拔掉。
但馬的算盤顯然打錯了,王金平是個通達法律和政治的行家。他雖然處於極為不利的地位,但他並沒有罵馬,而只是向法院提出保留黨籍的民事訴訟,台北地方法院3個女法官作出了王金平勝訴的判決。這是個歷史性判決,它等於推翻了黨紀大於國法的政治慣例。
因此,由於王金平的表現既有禮、又有理,所以馬鬥王的結果,反而使得王成了受逼害的好人,馬則成了人民眼中以權勢欺侮人的惡棍。台北TVBS電視 台,9月12日公布民調,馬的滿意度只剩11%,9月15日公布民調,只剩9.2% (案:年代電視),對他不滿意的高達80.5%。2006年6月,當時的陳水扁滿意度跌破了18%,馬即公開表示扁應「知恥下台」,而今馬自己跌到9.2%,「知恥下台」這句話已可用到他自己身上。
因此,TVBS公布馬的支持度跌到9.2%,乃是個轉捩點。馬自己顯然也知道,他這種高姿態的鬥王滅王,不但殺不了王,反而「殺敵八百,自損三千」,於是他的鬥王滅王原則不變,但手段已必須講究。於是從9月15日起,馬的媒體戰新策略開始出現﹕
媒體戰新策略 我被《中國時報》逼退
(一)台灣的媒體勢力裏,國民黨畢竟最大,但過去這幾年,由於社會改變,親國民黨的媒體也多少有了一點自主性,會刊載一些批評馬英九的文章。但從9 月15日起,他已親自打電話給親國民黨的媒體,要求停止批評馬英九的文章。我本人就是個例證,我長期在《中國時報》寫專欄,但上個星期就已被《中國時報》 逼退。這種他親自打電話給各媒體的事,台灣新聞界已廣為人知,甚至也鬧出了新聞。
(二)9月16日,乃是立法院開議。根據常理,行政院必須上台報告。由於行政院長江宜樺乃是鬥王滅王的主要推手,民進黨立委要他為不當干涉立法公開 道歉,否則就不讓他上台報告。結果當天江遂無法上台。於是國民黨媒體遂在「立法院公轉」上大做文章,而完全不提行政院干涉立法院是不是違背憲政原則的問 題。台灣的民主有個最致命的缺點,那就是雖然號稱民主,但實質上仍是官本位主義,意思是說仍以行政權最大,民意代表較小,民意代表動輒受到醜化。現在馬英 九就把戰線拉開,他已把立法院無效率當成了最新的敵人,藉此來合理化鬥王滅王。所以上個星期,醜化立法院已成了他的重點。
(三)根據台灣媒體報道,上個星期國民黨已在它的核心地盤發動耳語攻勢。宣稱王金平和民進黨勾結,企圖透過立法院使馬沒有政績,然後有利於民進黨奪 權,這乃是馬必須鬥王滅王的原因。國民黨的核心地區主要都是外省人的省區,因而馬鬥王已變成了台灣省籍鬥爭的新戰場,國民黨已煽動出台灣外省人新的恐懼 症。
(四)馬的高姿態鬥王無效後,他從9月16日起,改採低姿態。他鬥王滅王的決心未變,他仍在法院抗告,希望在法院能夠鬥贏,但姿態已經放軟,他召開 記者會和安排電視訪問,表示「我不是無情無義的人」,只是在爭「要有個是非」,他也願意與王金平「和」,他既說「和」,但鬥爭卻仍在繼續,因此甚至台灣最 挺馬的《聯合報》也承認這是鬥王的「溫情牌」。台灣有個古老的經典漫畫《哭鐵面和笑鐵面》,那個漫畫是在說兩個武俠人物,一個是戴了哭的鐵面具,一個是戴 了笑的鐵面具,而今馬英九乃是哭笑兩個面具在於一身,隨覑需要忽焉這個面具,忽焉就換了另一個面具!
因此,馬鬥王這齣戲,仍未了結。9月16日,台大法律系教授為主、有36個法律學者具名在臉書上發表聲明,指馬英九鬥王已越權干涉到國會自律事項, 跨越了憲政民主紅線。法律學者對馬指摘,對馬顯然有極大的殺傷力。馬鬥王這齣戲,可能要到「九二九」國民黨「十九全」才會見真章,台灣已有好幾個團體,表 示要在這一天集會反馬,宣稱要搞到10萬人以上。它最後會演變到什麼程度,不久之後就會揭曉!
南方朔
《亞洲週刊》主筆


【政治中心/台北報導】名政論家南方朔今在香港媒體《明報》(http://news.mingpao.com/20130923/msa1.htm)爆料指出,馬王政爭後,國民黨改變媒體新戰略,由總統馬英九打電話給親國民黨的媒體,要求停止批評馬的文章,該戰略已奏效,「我本人就是個例證,我長期在《中國時報》寫專欄,但上個星期就已被《中國時報》逼退。」

《中時》撤文事件發生後,《蘋果》社長陳裕鑫立即與南方朔聯繫,取得南方朔同意定期在《蘋果》即時新聞網發表時論專文。

陳裕鑫表示,南方朔是資深媒體人,對時論有銳利見解,他的文章不應遭遇任何干預、審查或是發生撤稿情形,基於服務閱聽大眾及維護台灣言論多元化價值,《蘋果》即時新聞特邀南方朔開闢專欄。南方朔專欄將固定每周二在《蘋果》即時新聞網發佈。

批馬遭撤稿 南方朔:以後不再中時寫專欄
點擊圖片可瀏覽相關圖片
新頭殼取得的2011年5月17日南方朔「這一次北京不和馬英九玩套招遊戲了!」,報紙要進印刷廠的大樣(上圖)已經做好了,但卻臨時被換掉,改成許育典的「友善校園的第一課:同理心」一文(下圖)。圖:新頭殼合成

新頭殼newtalk2013.09.23 林朝億/台北報導

出身中國時報、筆名南方朔的王杏慶今(23)日指出,在中國時報日前再度拒絕刊登他的稿件後,往後他將不再中國時報投稿。他說,在總統馬英九打電話給報社高層後,想要批評馬英九,在國民黨系統的報紙大概沒有機會了。

香港「明報」今日報導,王杏慶今日在明報A28觀點版的評論中透露,因是他寫了一篇批評台灣總統馬英九的文章,已被「中國時報」「逼退」。但「中時」主筆室人員回應稱,並未取消王的專欄。

明報指出,王杏慶昨日對他們表示,他原本在「中時」寫專欄,上週就馬英九與立法院長王金平一事寫了文章,「中時」通知說稿子不能用。王認為做法不合理,決定不再給「中時」寫專欄。他懷疑「中時」是收到「通知」,要停刊批馬文章。

明報訪問「中時」主筆室一名編輯指出,該編輯否認受到壓力而抽起王的文章,「我們沒有取消他的專欄,沒有受到任何壓力」;上週王杏慶來稿標題是「開除四人 幫向王院長謝罪」,指控馬英九與台灣駐美代表金溥聰等商討滅王計劃,「他這樣寫,就要有根據,我們社裏的顧問就跟他講,但他拿不出根據」,「中時」遂決定 不登這篇文章。該編輯強調「中時」並無取消王的專欄,「如果他之後再給我們寄文章,我們看過沒有問題的話還是會登」。

對此,王杏慶今日接受新頭殼訪問時表示,「中時」是透過一位他認識的前主筆向他說,「因為中國時報不好意思跟你說,叫我來告知將不使用」這篇稿件,也沒有說如果修改該段文章後可以刊登。他因此向該主筆表示,以後他不寫了;而該前主筆聽到後回答,「就這樣了」。

他認為,這段時間都怪怪的,因為馬英九打電話給報社高層,因此想要批評馬英九,在國民黨系統的報紙大概沒有機會了。

根據新頭殼先前取得的資料,這並不是南方朔的文章第一次被「中時」撤稿。2011年5月17日南方朔的一篇文章「這一次北京不和馬英九玩套招遊戲了!」,報紙要進印刷廠的大樣已經做好了,但卻臨時被換掉,改成許育典的「友善校園的第一課:同理心」一文。

後來,南方朔接受新頭殼訪問時曾指出,中國時報編輯部當時向他說,該文章裡提到2008年的一段「絕對機密」,國共喜歡玩套招遊戲,「當時正在大選,不罵 北京怎麼行」,訊息傳到北京,「胡錦濤親自下條子,你覺得怎麼說有助於當選,我會理解」,由於有了套好招及下條子在先,於是馬總統不惜重話轟擊溫家寶,甚 至還丟出了重話,「不排除停止派團出席北京奧運」。這對於2008年當選,肯定發揮了相當的作用。南方朔說,「中時」編輯部說,這段絕對機密沒有根據,他 們不能刊登。

跟南方朔遭遇類似的還包括王健壯。2012年11月15日,前中國時報社長王健壯也曾以「漫長的告別」一文,結束他在中國時報「凱撒的面具」專欄。他當時 接受新頭殼訪問時表示,選擇離開的原因,一方面跟蔡衍明還是干涉編輯自主有關;另一方面,也是更直接的是,既然蔡衍明對於他在8月寫的2篇文章不滿,他就 選擇結束在中國時報的專欄了。

王健壯當時還透露,當年8月,他與李念祖、朱敬一等3人,曾跟蔡衍明面對面談了2個小時,主要希望他要盡全力挽留何榮幸、莊佩璋等人才;對於涉己事務的報導必須符合新聞專業;雖然不一定要簽編輯部公約,但應該要尊重編輯部專業,也不要到編輯部開會。

王健壯說,當時蔡正要到上海開會,也允諾會好好想一想。而蔡衍明也的確有段時間,1、2個月左右,沒到編輯部開會。但最後,王健壯還是選擇離開,其中跟蔡 衍明沒能尊重編輯台自主有關。不過,最直接的還是他知道蔡衍明對於他在8月寫的這2篇文章「很生氣」有關。蔡衍明相當不能接受王健壯在文章裡對於蔡的批 評。對於涉己事務的處理方式,蔡也有不同的意見。

2013.8.25
 《星期專論》「馬好人」「王聖人」的真相!
◎南方朔
前幾年,哈佛政治哲學暨倫理學著名學者湯普遜(Dennis F. Thompson)出版了一本論文集《恢復責任感》,書中的有些觀點助我良多, 我在有些文章裡曾提過其中的一些,現在願再談他在〈私人生活和公共職位〉這篇論文裡的論點。
道德標準 必須公私分明
湯 普遜教授指出,私人道德和公共道德乃是不相干的兩回事。私人道德著重在個人生活的一面,自己的居家生活,對妻子兒女以及對友人的態度等;而公共道德則是指 一個政治人物對於公共事務應有的態度,如必須有是非、肯負責、有遠見等。一個人私人道德和公共道德都好,兩相得兼當然最好,但這兩者並無必然的相關性或因 果性。一個私德好的人並不必然是個稱職的公職人物。這種公私道德之辨,美國有過最經典性的討論。那就是一八八四年總統大選,民主黨的克里夫蘭對共和黨的布 萊恩。克里夫蘭公共道德極佳,絕對是個稱職的國家領導人,但他卻私德欠修,他和小三有個私生子的事鬧得好大;但布萊恩則不然,他的私人道德無可非議,但他 無能貪腐亂搞卻人盡皆知,於是那次大選,遂成了「私德壞人,公德好人」對「私德好人,公德惡棍」最經典性的一次大選,幸而美國公民還算有程度, 結果是克里夫蘭當選。如果讓私德無可非議,但無能貪腐亂搞的布萊恩當選,美國史上一定會出現一個黑暗年代。
因此,湯普遜教授在論文中特別對 當今美國政治上,喜歡在私人行為方面做文章,發表了他的批評。他認為一個社會、媒體和公民一定要有公私分明的判斷標準。他有一段話對台灣也極具啟發性。他 說一個社會的公共人物如果過分在私人行為上做文章,處心積慮的精打細算,那就是公共德性上的劣幣驅逐良幣,只會讓人注意謹小慎微的私人行為不出差錯,而荒 廢了政治人物對公共美德及責任感的追求。湯普遜教授已從另一種角度,將好人政治致命的缺點指了出來。由他的論點,我就自然而然的想到,我們社會一度拚命的 宣傳「馬好人」、「王聖人」,到了今天又如何?
滿口仁義道德 愚人自愚
國 民黨是一個本質非常中國的政黨。而人們都知道它的官吏教養就是把滿口仁義道德這一套當做口頭禪,做為愚人自愚的手段。因此,中國是人類史上第一個靠宣傳立 國的王國,皇帝大臣明明得盡了一切特權好處,但他們對那個特權結構從不做任何反省,一個個都在自己的私德是多麼偉大上吹噓宣傳。當皇帝的例必愛民如子,當 大官的必然知書達禮、子孫賢良、生活儉樸,在私德上儼然都是無可非議的好人,但他們對自己的利益卻不放鬆,大話會講但大事卻不做。而他們這種自我吹噓的好 人形象,在中國文化下有個知識陷阱,中國文化講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它把私德和公德連繫了起來,公德以私德為基礎,一個好官的前提是個好人, 因此自我宣傳是個好人,就可以很容易欺騙別人,讓別人相信自己是個好官,但這種靠吹噓、宣傳、欺騙而得到的好人形象真的就會變成好官嗎?馬英九在他權力還 沒有最大時,做盡一切工夫,要讓人們相信他是個好人,靠著這個「馬好人」的形象,他贏得二○○八大選,二○一二年許多人仍以「不管怎麼樣,他畢竟是個好 人」,繼續投票給他,而今那個「馬好人」安在哉?
馬自從踏入政壇起,就非常明瞭中國式官場及深受中國文化影響的台灣選民的知識盲點,刻意塑 造他是個好人的形象,他溫良恭儉,見人有禮貌,喜歡慢跑作秀,一雙鞋子和一床棉被用了好多年。這種私德宣傳乃是道德上最廉價也最討好的劣幣,人們已不會去 過問他的能力和有沒有公共政策制訂視野等複雜問題,既認為他是個好人,這個馬好人必然是個馬好官。就靠著這種好人形象,雖然那麼多年來他並無任何具體的事 功,但他終究能一路竄起,直到如今。
但這種靠著宣傳而加工製造出來的好人是真好人或假好人,今天大家都應心知肚明。他那句有名的「謝謝指 教」,看起來很有禮貌,其實是一種最不禮貌,它等於是在說「隨便你們怎麼說,老子就是不理你」;他的存款多於他的所得,顯示他所宣稱的捐款都是在用特別 費,這其實是自私而非慷慨。除了這些私人行為外,宣傳來的好人,宣傳久了自己也會信以為真,認為自己是好官,於是自以為是、擇惡固執的獨斷獨行遂告出現。 騙人的最後是騙到自己。「假好人、真劣政」因此而形成,今天台灣搞得天怒人怨,遍地烽火,就是馬好人所造成的。
假好人真劣政 扭曲民主
除 了「馬好人」的騙局已被自動拆穿外,我還順便談一下王建煊這個「王聖人」。「王聖人」也是靠著形象塑造而竄起的人物,最後成了最高統治核心五院院長之一。 他絕對有權去推動監察權的改革,但他出任院長迄今,正經事沒做幾件,無聊事倒是鬧了不少,他說「馬的歷史地位就是無能」,在無能的領導下,他就應無所眷戀 的辭去職位;監察權不彰乃是他的責任,他就應辭職負責,以他的下台刺激出監察院的改革風潮。但講了這麼多話,他只是像個路人甲般不提自己辭職之事,他這個 聖人聖在哪裡?更像是個只在那裡狗咬狗的小丑。
因此,「馬好人」、「王聖人」攏係假,他們靠著宣傳私德而賺到名號,但在公德的責任心上都相當低劣。湯普遜教授說:「在討好的私人行為上精打細算,最後會扭曲民主,蛀壞了責任感。」他講的真是有道理啊!
(作者南方朔為文化評論者)



----2011.6.18
許達然老師早上九點多時,臨時決定上台北找朋友談天。結果計程車20分鐘,高鐵50分鐘,台北就到了;而且憑證件可半票優待。幾乎等於他從芝加哥郊區進城的時間。
陳忠信夫婦,我家兩人,趕快請許老師到台大的「新月台」暢談;從吃 brunch 到下午茶。約2小時之後,忠信打電話約許老師的老有南方朔先生來談天----所近兩周都不讀新聞,所以今天才知道施明德先生開記者會告南方朔先生、真是的。
我們聊了一大陣子,到台大校園散步並晚餐。餐後繼續在樹下談半鐘頭,我們再先送南方朔先生回去—約10年前,他們在我家開過一次會,那時我就說他是台灣第一健筆、現在依然如此。

(2013補:當時談到某山內部都是雷達顯示......可能是60年代著名的Dr. Stranglove電影中的War Room嗎----這電影史上最壯觀之一景. 連雷根入主白宮時都要先問它在那? "報告總統 白宮沒這戰情室!"  據說雷根回答:"電影中不是有這嗎?")



我們從許老師知道東海的許多事情、多少很感傷。忠信談有次參加國家文藝獎的頒發儀式、主辦單位將它委外主持,其文化素質簡直是對所以與會者是侮辱又、主委和馬總統都有很沒水準的語言,真是充分表示台灣的玩笑國家獎。
東海的故事之一竟然是要設徐復觀講座、被家屬控告。另外,我對於校友會介入學校的內鬥、深不以為然。
2月前將「教育人行道」blog 加上「東海大學哀歌」等標題、不幸言重。
我跟許老師說,希望他下回想上台北,就要像今天這樣一氣呵成。



就某方面而言 南方朔先生是'書呆子'
不過台灣更多是些不學習有心術的人



南方朔觀點-不能讓沒有資格的人發號施令

幾年前,當我首次讀到德國評論家哈夫納(Sebastian Haffner)所寫的《德國人的故事》時,內心澎湃良久,因為作者以極其細密的觀察,紀錄了當時德國人心靈的墮落和納粹的興起。

 其中,讓人感觸最深的是一九三三年哈夫納以實習法官身分見證到的柏林高等法院的一幕。一群流氓式的納粹褐衫軍突擊隊侵入法院大肆叫囂,大吼「猶太,滾出 去」,他們是毫無資格向人發號施令的人,但在頤指氣使的脅迫下,法院居然有人說「早就滾了」。後來有個突擊隊員問哈夫納:「你是亞利安人嗎?」雖然對方毫 無質問別人的資格,問的也是個假問題,但他當時還是囁嚅的答說「是的」。後來哈夫納氣自己,真想打自己耳光。因為這代表了他的良知已失敗投降。世界上有一 種人喜歡對別人進行操縱,藉著實質暴力、氣氛暴力或語言暴力,迫使別人回答一些假問題。這是種思想學術的控制,人們對它的警號已需提高警覺!因為許多的更 大的迫害都從此開始。

台灣喜歡夸夸而談人權,但其實台灣人權的倒退早已舉世有目共睹。今天台灣已無明目張膽的政治迫害,但政治上的欺壓已轉化成了以性別歧視為外形的模式,單身未婚女性的被妖魔化,更是其中的常見。

舉例言,前副總統呂秀蓮長得相貌普通,毫無貴婦架式,二○○○年台灣政治變天,如果人們不健忘,當還會記得有人即在她的醜上做文章。更可惡的乃是當時有個 神經男子做了許多看板,演出向呂副總統求婚的出人洋相鬧劇;鬧劇中則隱藏著相貌歧視,這些行為都惡劣無品,在我的新聞良知裡,它根本沒刊載價值,但當時媒 體卻大登特登,儼然成了美醜歧視及對女性單身未婚歧視的幫凶。

 其實,台灣的性別與性向歧視是相當嚴重的,台灣受到古代三妻四妾舊文化影響,男子到處劈腿,性伴侶多到好幾個手掌數不完,這是雄風的證明,也可美名化稱 之為風流;而對女子則是另一套標準,甚至到了單身未婚都被說成了是一種道德上的罪的程度。中國古代的無聊男子文人特別喜歡在尼姑這種不婚出家人身上發揮性 淫蕩想像力。現在對女同性戀問題了解多了,這種性狂想迷往女同性戀這個方向發展,女子只要過了適婚年齡仍單身,一定是性向出了問題。在蔡英文性向問題上做 文章,話是說得冠冕堂皇,但說的人知道,聽的人也知道,這是要把蔡英文的單身未婚往女同性戀這個方向扯,讓蔡英文直接去面對歧視女同性戀的文化,他是挖個 洞要強迫蔡英文跳,如果說這不是惡意,那麼世界上再也沒有什麼是惡意的事了。

近年來西方進步的學術界日益重視到政治「操縱」 (Manipulation)這種新現象興起,所謂「操縱」乃是指政黨及政治人物愈來愈擅於藉著掌控媒體和製造新聞、詭辯的言詞,強辭奪理來炮製各樣假議 題,而在假議題裡則都暗槓了原本的歧視文化因子,挑撥離間等因素。最近這段期間,由於政權防衛壓力大增,台灣的政治操縱已各路人馬紛紛上陣。當代操縱學專 家洛西可夫教授(Douglas Rushkoff)指出,操縱得太多,只會讓是非更形混亂。性向風波一事,居然有人宣稱這是施明德在暗助蔡英文,當話講到已無話可說,這種渾話都講得出來,是非顛倒到這樣的程度,真讓人夫復何言!(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