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6日 星期一

陳姿蓉/趙嗣強

伴隨天使的教父-趙嗣強教授- PeoPo 公民新聞


看著一幅幅的畫作,真的令人十分驚訝,誰也想不到這是出自一位因為車禍而患有失憶及行動遲緩的女孩之作;在一次的報導下,牽起陳姿蓉及趙嗣強教授的師生緣。 趙嗣強教授在這六年來無私的付出,指導折翼天使畫作,並且給予她最大的鼓勵,就好像家人一般,即使有經濟壓力,他也盡自己全部的心思在陪伴陳姿蓉;而現在可以展出的屬於折翼天使的畫展,想必是他最大的驕傲。


不一樣父親--承諾牽起師生緣 趙嗣強亦師亦父 大愛新聞回首頁
類別:專題WMV 700K 列印|字體大小:

明天就是父親節,今天不一樣的父親系列報導,要帶您認識一位大學美術教授趙嗣強,我們常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用這句話形容他會更加貼切。趙教授在七年前,一個對朋友的承諾,讓他開始教導有智力障礙的陳姿蓉學畫畫。

姿蓉雖然因為車禍失憶、行動遲緩,但卻有著藝術的天份。趙教授教導她畫畫,也向父親一樣的照顧他,好幾年來,都由他提供昂貴的材料費。而姿容也沒有辜負他的期望,在台灣還有國際間,畫作都獲得好評。

在每幅畫作前,總能滔滔不絕做講解的這位,叫做趙嗣強,他是遠東科技大學的教授,牆上一幅幅鮮豔、生動的畫作,竟是出自三歲車禍導致失憶及行動遲緩女孩陳姿蓉之手,而激發女孩繪畫潛力的正是趙教授。

七年前,對朋友的一句承諾,意外開啟這段難得的師生情誼,為了打開陳姿蓉內心封閉的世界,趙嗣強教授經常帶著姿蓉,近距離觀察樹木成長、用雙手撫摸冰冷的石頭,就像母雞帶小雞般,重新認識生活的這片土地。

2009年,趙教授終於為姿蓉開了兩次個人畫展,其中五星級飯店的邀約,就是受到趙教授的感動,他就像一位父親,不厭其煩向世人炫耀特殊孩子的成就,現今跟在教授旁邊的孩子變多了,他們多數是單親或失親的孩子,然而對對趙教授來說他們全都獨一無二。

他相信只要多一點愛,這些孩子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天空、展翅高飛。

許文玲 蕭宏澍 高雄報導


繪畫當橋樑 打開封閉的世界
陳姿蓉畫「八家將」,趙嗣強直言,八家將快將畫布踢破,極具震撼力。(記者楊美紅攝)

記者楊美紅/專訪

「八家將那一腳簡直像要踢破畫布!」談起陳姿蓉創作,指導教授趙嗣強滔滔不絕,對於陳姿蓉歷來的創作,給予極高的肯定,趙嗣強說:「我六年來都不敢創作,因為我不如她!」

遠東科大數位媒體設計與管理系教授趙嗣強,六年來無怨無悔指導陳姿蓉,他說這樣的機緣非常難得,每週有五十一個小時免費指導,情同父女,幾乎形影不離待在畫室彩繪,雖然無法透過言語溝通,但無怨無悔的付出,造就了陳姿蓉對他的全然信任。

談 起陳姿蓉的「鬼鬼系列」,趙嗣強表示,陳姿蓉多年來都被鬼魅般的夢魘所擾,睡不安寧,醒來又十分恐懼,經常邊說邊哭,他鼓勵她畫「八家將」、「官將首」以 及石佛,藉由畫作驅鬼,陳姿蓉並以自己的形象畫出天使,阻止鬼將趙教授的影子帶走,談起創作過程的點點,讓趙嗣強充滿感動。

趙嗣強說,從三歲失憶後,陳姿蓉不知道自己的性別,也很難學習,不過在創作上卻又才華洋溢,他透過藝術教育理論,以及各種油畫技巧的引導,藉由畫作瞭解陳姿蓉的內在世界,「當她開始畫石頭、船,由藝術治療理論上,我知道她開始認識自己是女性」。

現年廿五歲的陳姿蓉,畫作主題涵蓋多面向,趙嗣強說,陳姿蓉愛畫熱帶鳥,看著書本自己畫,他一直跟她說不夠好,因為太具象,他希望她將大嘴鳥拆解,最後她畫出了熱帶雨林的天空、森林、花朵與大嘴鳥混合又拆解的抽象畫,讓人驚嘆。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