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6日 星期四

人事地 往事片斷: 劉森堯,陳珍吾,Thomas Schumocher



 2013.12.26
這雨,如死亡之握,空氣為之固態,望不見光啊~~
 想起劉森堯兄1978年給我兩封信中的台灣寒流:


1978112

漢清兄:

.......在英國唸書愉快吧?很累,但也一定很 exciting,是不?現在應該是應國最冷的時節吧?前一陣子寒流來襲,台灣地區非長寒冷……這個冷的局面較之英國應該是小巫見大巫的,但我的確比較喜歡冷天氣,只要不冷到令人忍不住就行了,冷天氣總是帶來一種非常詩意的氣氛,尤其在濕濕的台北街(此字寫得有味道))  踽踽而行,那可真是非常的 poetic.......



37

漢清兄:
.......過完年之後的台北,一陣接近O.C 的寒流之後,天氣已經漸漸爽朗了起來,眼看暮春天的腳步已經近了.......



2011/8/12

事地 往事片斷

我在英國讀書時,建築系的陳珍吾先生曾興奮地說,要到倫敦與我會面 (1978年)。可惜,他還是去了美國。他回國後80年代初,透露研究所唸的是一些諸如《朦朧的七種類型》的詩學名著。現在,我相當感謝當年他給我兩封長信,讓我知道他的情與才。主要的原因是我們有位共同的朋友,換句話說,他當年的女友,是我早數月認識的,而且畢業後數年,還有聯絡。可惜,現在他倆可能都在咫尺天涯的台北市

這篇倒是要介紹劉森堯,他是外文系畢業。我相信,現在到博客來網路書店去,一定會發現他譯作等身。我忘記怎麼認識他的。他當時可能在新潮文庫出版過2本電影譯/著作……戴金邊眼鏡,神情有點靦腆

19781-7森堯給我寫過四封信*。他讓我知道當年台北的天氣,從過年起連數月都很不理想。當年他對電影的熱情有點影響我。我們研究所的師生,知道我去30公里外的城市看一場電影 (忘記片名了),莫不稱奇不已

我最近看到英國某校有2人合住的宿舍,也覺得相當有意思。這肯定不是好主意。當年森堯兄將我宿舍當他的度假地,我心裡曾不痛快 (第3次起) 。…… (隔10年多?)他還去過法國和愛爾蘭的一些名校讀書………) 90年代末,我打電話到中部省政府宿舍去和他聊聊天2-3年前永安跟我說他大病一場。然後脫離險境……。我默禱祝福他…..

*信中片段和時空挪移大聯想:
……寄書的問題…..原則上還是先寄去你那裡。
我的學校沒有宿舍,但他們寄給我一個在 London 的暫住地址,是 International Student House…….過一陣子再在學校附近物色一住宿之處,意以為如何
敝校不屬於大學,乃一獨立技術 Graduate School,所以沒有校園可言,但偌大的London,以及座落其間的電影院和藝術館就是我的校園….. 

(當年我非常欣賞他這句話。他的倫敦學校真讓我開眼界。英國很懂得專業教育市場。而倫敦的確是世界文藝中心之一。90年代初,我曾與一位瑞士籍的同事Thomas Schumocher/Schumacher 先生重訪倫敦 (他懂得向英航BA致敬,我們從東京去的,省幾小時……),我很驚訝地發現,他對市中心的Hotels 的價碼,有點怕怕,我們竟然在郊區的一家Holiday Inn 落腳……. 我還請他在市中心的一家廣東飯館大吃一陣…….)

…….你這學期上完課之後有何打算?可不可以到歐洲大陸打工?聽說可以,而且待遇也不錯。最近正忙拍照半拍實驗電影,生活秩序有些混亂,希望到英國開始上課之後能夠夠恢復正常

…….我的學期將在周五(721)結束,我計畫先到你那兒玩幾天,一面等Home Office 寄回我的 Passport和 Visa。我在奧國已弄到一份工作……如果去不成,這個暑假只好留在倫敦遊蕩了…… (這Home Office負責各國留學生的業務的辦公室,位於倫敦和名勝Brighton的中間,我為了辦加簽,去過一次,相當擁擠兼官僚,辦完後的心情,讓我在2011年可以了解英國各地的暴動之一遠因……。)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