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7日 星期四

專訪:柯文哲、

【新新聞】柯文哲專訪:要留下什麼樣的台灣給下一代?

 
本新聞由新新聞提供
採訪/李彥謀、楊宗興 整理/楊宗興

今年台北市長選舉盛況空前,民進黨內有「五虎將」競爭,還有無黨的柯文哲挾高民調引人矚目,國民黨「王牌」連勝文也已宣布參選,選情急速加溫。

只有我能解決台灣的藍綠問題

日前傳出以民調五八%大勝連勝文的柯文哲,在連勝文宣布參選後的民調,又以微幅差距落後。柯文哲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入黨問題、在野整合的困境,以及「綠皮紅骨」的質疑?以下是本刊專訪柯文哲紀要。

問:你參選市長的初衷是什麼?

答:我本來是個台大的醫生,在台大也都混得好好的,但「人生都是意外」,當上蒼要把一個任務交到你手中的時候,你只能盡力去把它做好。就像電影《大稻埕》中蔣渭水說,「我可以一個一個救,但是救不了所有的人,救得了永樂町,救不了全台灣。」所以我從一連串事件發生後,就開始思考要留下什麼樣的台灣給下一代?

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藍綠對立,因此有人跟我說,「只有你能解決台灣的藍綠問題」,因為我是二二八受難者家屬,又是綠營裡少數中國書籍讀這麼多的,所以我參選台北市長的初衷就是由此開始。

不過真正催生「柯文哲參選」的是莊瑞雄,因為那時候民進黨北市找不到人選,他被媒體逼急了,說要找柯文哲來選,大家都沒想到他才是真正的「造王者」吧。

問:目前民進黨內初選機制已經啟動,你認為還有機會與民進黨進行整合嗎?

答:在野大聯盟沒有民進黨,就只剩下在野小聯盟,因為你還是需要去爭取在野最大的一股力量幫忙,最起碼是合作,所以我會盡我全部的力量去進行整合,絕不放棄。你看他們怎麼罵我都不反擊,其實人不免有情緒,一個人被罵大野狼、外星人、迷幻藥,我能克服而不口出惡言,是因為這場選舉不是為我個人,是為了台灣的未來。

就像謝長廷說的,「對抗不需要腦袋,合作才需要智慧」,因此整合是一定要做的,直到現在也都還在透過各種管道與蘇主席溝通。整合是持續在進行的,無論是兩階段、三階段,我都接受,我從不放棄任何與民進黨整合的努力。
問:你說過當選後也不會加入民進黨。請問,沒有任何好處,民進黨為什麼要跟你整合?

答:政治要講究誠信,我之所以承諾當選後也不會加入民進黨,就是為了對選民負責。我很不喜歡台灣政壇充斥謊言,我不會主動講,但別人問我的話我絕不說謊,我也不希望說謊,一個人應該要正直誠信。如果牽涉的事太重要,我可能會不吭聲或躲避,但絕對不會明著講謊話。這太扯太爛了,我絕不會做這種事。

台北市變天對民進黨怎麼不會有好處?只是他們沒辦法「整碗捧去」而已,但如果照民進黨的方法永遠不會變天啊!民進黨內瀰漫一種「死狗理論」,也就是說放給國民黨爛,爛到一個程度,民進黨就贏了。我深深覺得這不是一個好方法,這也就是為什麼「公民一九八五行動聯盟」去年十月十日,在立院前降下兩黨旗幟,並升起公民旗的主要理由。

問:你曾向蘇貞昌主席承諾「不會分裂綠營」,目前整合狀況不明,如果有民進黨候選人堅持參選到底,你仍會堅持參選嗎?

答:我當時講這話的時候,沒想到今天這種局面,不過這次選舉我會讓「一組人參選」的概念堅持到最後一秒,不會放棄。我承諾,在非國民黨陣營裡,如果有任何一組候選人,他的民調贏我、跟我一樣、或輸我不是很多,我都會讓他選;但反過來說,別人要是差我差到三○%的時候,是不是也請大家考量一下?堅持要選到底的目的是什麼?

問:前副總統呂秀蓮近來對你火力全開,甚至認為有「中國因素」介入選舉。你和對岸的關係是否會影響你的決策?

答:台北市長選戰當然會有中國因素介入,不過我有自己對中國政策的想法,就是「四個互相」:互相認識、互相瞭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這是一個架構。當對岸說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一切都可以談,但我還是會忍不住要問,可不可以先告訴我「一個中國」長什麼樣子,我再來決定要不要參加。

我在蘇花公路領悟到與中國相處的道理,那就是我們要清楚擺出姿態,讓對方知道我們的底線在哪,那就是民主、自由、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這些基本價值。你如果要跟我談,不能讓我犧牲基本價值,但我也不會故意去連結美國、日本找你麻煩。這是我的態度,中國要在這個基本認知下來和我談。

基本上,我不是那種基本教義派。我講「在文化上,我是中國人」被罵,後來我才知道問題出在哪。原來是我過去三十年英文念得比中文多,用英文思考,所以踢到鐵板了。但試問「中華文化」、「華人文化」你要怎麼翻譯成英文?是不是翻成「Chinese culture」?那你再把它翻回中文,是不是「中國」就跑出來了?
問:你很早就提出「在野大聯盟」概念,經過幾個月發展,你認為「在野大聯盟」已經成熟了嗎?面對新黨主席郁慕明不認同,「在野大聯盟」有可能成真嗎?

答:當民進黨、親民黨、台聯的議員站出來一起開記者會,這就是一個象徵。我和親民黨的互動也愈來愈頻繁。

至於郁慕明對我的不認同,我要強調,我們是在野「大」聯盟而不是在野「全」聯盟,本來就不是所有政黨都要進來。不過如果沒有民進黨,就只剩「在野小聯盟」,所以一定要爭取合作,哪怕是要打落門牙和血吞都要忍耐。

不被一群童子軍幕僚推著走

問:陳水扁、馬英九當年參選市長也是萬人空巷,你的高人氣和這些過去的政治明星有何不同?

答:無論陳水扁或馬英九,都只是反映一個時代的需要。陳水扁是對藍營失望產生,馬英九是對綠營失望產生,而柯文哲則是對藍綠失望所產生。所謂的「柯文哲現象」是不正常社會的產物,但我非常清楚自己只是被浪潮推著走,「柯文哲現象」只是社會對兩黨不滿的出口。

我從來不認為我是多厲害的人,就像布袋戲裡那句「時也、命也、運也,非我之所能也」,但我跟他們又有很大不同。我是到五十四歲才從政,之前我是個學者、醫師,所以我讀很多書,陳水扁、馬英九三十幾歲就從政了,所以我多了二十幾年的準備時間,不論在知識基礎或哲學修養都比較好。我是講出我的想法並且領導,而不是被一群童子軍幕僚推著走。這是我和他們最大的不同。

問:如果你當選,有什麼機制可以防止你淪落到權力的傲慢?

答:關於監督機制,我也很擔心這個問題。我用很大力氣在防止自己墮落,比如說我每天早上起床就是打坐,我會想「我昨天做錯什麼?」如果你仔細觀察我會發現,我的進步速度很快,因為我一直在反省。台大葉克膜團隊的成功,就是因為我對每個病例都做出檢討改進。

我也不斷把自己「圈住」,我只有腳踏車而沒有汽車。你沒看過我穿西裝,因為我沒有西裝。只有給別人請客才會吃葷,平常我都吃素。我是透過這些簡樸的生活來控制自己不致墮落。

另外我允許部下講話,這你們可以去問台大葉克膜團隊。身邊的人願意跟你講實話,你就比較不會腐化,因為一個人之所以會被蒙蔽,是因為身邊的人都不敢講實話。我不斷修煉自己、過簡樸的生活、還讓別人講實話,這些都是防止我墮落的方式。

失言,是講出別人不敢講的話

問:媒體披露你和邱復生、王文洋等政商名人餐敘,你不擔心有損形象?

答:我們這個社會為什麼常把一個人貼標籤?對我來講,王文洋是一個重要的企業家,邱復生是重要的媒體大亨,他們講的話我為什麼不能聽?我常講那個老和尚背女人過河的故事,我都放下了,是你們還放不下。

我很坦然,我不只和王文洋講過話,我也和曹興誠講過話,這不代表什麼。

問:外界認為你的失言是選情重要變數。你要如何解決失言問題?

答:關於失言,我有幾點說明。第一是我的失言次數沒有比較高,那是因為我講太多了,如果你去調我過去六個月的影音檔,我相信是連勝文的一百倍,但我的失言次數有比他多一百倍嗎?沒有!

為什麼講太多,是因為我們沒有人、沒有錢,只好被迫用寄生蟲的方式到處去演講。此外,我也是在實踐蔣渭水的新文化運動,我最不會拒絕的邀約就是演講。 我講一個半小時的演講,媒體卻只剪我講「秀斗」的那五秒鐘。你如果去調帶子來看,我那天講的時候也沒有惡意,卻被放到日報頭版頭罵了一整天,事實上,我心裡是感到委屈的。

我反省過,問題出在低俗,我試圖把複雜的醫學名詞用通俗的話講給大家聽,沒想到就造成失言風波,只好道歉了事。

檢視過去很多失言其實不算是失言,「兩個太陽」只是講出民進黨人不敢講出來的話;「終結律師世代」也是,一個國家的政黨領導人,有八成都來自同一個學校同一個系,這不是很奇怪嗎?至於批評顧立雄「矯情」,那是被媒體騙了,人家明明是早上八點半發臉書,記者騙我說六點,那我當然覺得六點起來寫臉書很「矯情」。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