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3日 星期四

謝愛齡,粗心或合法偷漏税的富豪-高官;台灣冬奧隊


豈止「意圖侵佔官舍」?根本就是敗壞官箴!!!
十年前謝愛齡在台北文山戶政事務所,因為先生證件沒帶齊,承辦人婉拒辦理,謝的先生朝承辦人員丟紙團,謝則咆哮承辦人員,「你不知道我是誰嗎?」 更誇張的是,她之所以到戶政事務所洽公,因為五年內不斷在台北與花蓮間反覆搬遷戶籍,為的是保留先生在花蓮官舍不想繳回,鑽政府官舍內規的漏洞,監院移送 懲戒不是她咆哮文官,而是「意圖侵佔官舍」。

台灣冬奧隊服 美網站評選為本屆最難看 【2014/2/8


〔本報訊〕俄羅斯索契冬季奧運開幕式在莫斯科時間7日晚上8點14分(台灣時間8日凌晨12點14分)舉行,台灣代表團身著藍色隊服並手舉中華台北旗幟出場。然而這件藍色隊服,卻被美國網站評為本屆冬季奧運最難看的隊服之一。

 美國雅虎運動(Yahoo Sports)網站今天評選本屆冬季奧運隊服,其中台灣、美國、伊朗、百慕達和英屬開曼群島的隊服被選為本屆最難看。文章中表示,台灣隊那長到快拖地板的藍色隊服不但沒必要又不吸引人,而且看起來簡直就像是油漆工,或是準備要去作禮拜。

 不過最特別的應該是英屬開曼群島,隊服竟然是短褲配上拖鞋。不畏寒冬又隨性的穿著也被批「活像是在秋天晚上出門倒垃圾」,但如此單薄的隊服也讓人擔心在寒冷的俄羅斯是否會受凍。新聞圖片
台灣代表團的藍色隊服被美國雅虎運動選為本屆冬季奧運最難看。(圖片截取自Yahoo Sports)

 




在《中時》喊冤 蔡衍明遭批財大氣粗


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今以「台商」署名,在《中國時報》頭版刊登「台灣各大新聞媒體老闆 請注意」的全版廣告,指賺到的錢匯到境外投資或置產是「合法的」,學者批評,對蔡這種財大氣粗的個人行事風格不意外,等於把《中時》當成自己保鏢,但也顯示台灣應檢討賦稅制度。

美 國「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前天點名旺旺集團蔡家等12大家族設立境外公司或信託,把財產移往避稅天堂,蔡衍明今在《中時》頭版刊登全版廣報澄 清。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管中祥說,蔡衍明刊登廣告澄清作法不意外,但凸顯出台灣在賦稅制度與法令要通盤檢討。黃國昌也認為,蔡衍明的個人風格是財大氣粗, 買廣告澄清不意外,遺憾的是《中時》還刊登文章配合,挑戰國際組織公信力,等於蔡把《中時》當成自己保鏢跟打手。

對於學者批評蔡衍明作法財大氣粗,《蘋果》欲透過《中時》社長吳根成詢問蔡衍明看法,但吳根成手機未接,發送簡訊及留言也未回應;《中時》副社長張景為則說,蔡衍明董事長的想法已經清楚表達在報紙上,他個人無法代替蔡衍明回應。(生活中心/台北報導)

 

偷漏税--德国"粗心"的精英们

名人逃税的行列继续壮大。在德国之声评论员Felix Steiner看来,他们道歉中给出的理由比偷逃税的事实更令人气愤。
德国之声评论员Felix Steiner
(德国之声中文网)没有人乐于缴税,无论在德国,还是在世界其它国家。因此,每个公民都尽量减少自己的税务负担,有时也使用非法手段。逃税是一种全民运动:私人开销列为职业支出,伪造收据,打黑工。这一切使得国家每年损失数十亿欧元收入,实在是件坏事。
没有人真正怀疑,国家需要收入来完成其任务。即便那些通过花招和违法手段逃税的人也不怀疑。尽管没有调查,但甚至连公务员和公共机构职员也常常向法庭提起诉讼,要求减少其税务负担。
在此背景下,过去数天的曝光是否还会激起人们的情感波动?德国有良好声誉的《时代周报》长年的总编和发行人索默(Theo Sommer)因逃税被判缓刑。 德国女权运动代表人物施瓦策(Alice Schwarzer)出现在各个电视节目中谈权利与正义,却在瑞士拥有数十年未申报的账户。柏林政府文化专员施密茨(André Schmitz)也利用瑞士账户逃税。足球经理人 赫内斯(Uli Hoeneß)逃税案将在数周内开庭。
Alice Schwarzer 德国女权运动代表人物施瓦策(Alice Schwarzer)在瑞士拥有数十年未申报的账户
这些事件的曝光是必须的,即便大多数情况下是以违法途径公之于众的,因为在德国,即便判处有罪的逃税者仍享有税务保密的权利。但是,这些事件必须曝光,不 是因为某些案例中高得惊人的金额,也不是因为所谓"仇富"心理,而是因为,这些逃税者都属于德国社会的精英阶层。他们应当发挥榜样的作用,但是却无一人做 到这一点。
德国首都的文化事业一直缺乏资金,其负责人却没有依法缴税,令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老同事称索默过于拘泥细节,他本人却称逃税的原因是"粗枝大叶"。施瓦策则将自己描述为受害者:她之所以在瑞士开账户,是因为数十年前担心,自己有一天必须离开德国。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法治国家早已对三宗案件作出宣判,处以罚金。三位逃税者仍是富有的公民,一无所缺。除了信誉,而恰恰是信誉使他们一直以来在工作事业上受益。如今,这一损失无可挽回,而且越描越黑。如果他们还想为国家和社会做点最后的贡献,那最好是余生在公众视野中沉寂。
作者:Felix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