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人丁子霖與丈夫,記者賴錦宏


記者賴錦宏回憶當年前往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家中採訪後,他在路上被2台黑色轎車擋住去路,幾個人下車將他套上黑頭套強行載走。
最後他經歷了長達6個半小時的反覆訊問,賴錦宏說:「這讓我之後看諜報片,都很有感觸。」


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人丁子霖與丈夫,在諾貝爾和平獎宣布頒予劉曉波後,一度與外界失去聯絡兩個月才與外界局部恢復聯繫。



丁子霖、蔣培坤 、劉曉波、劉霞;胡適、丁文江
"捧出心肝待朋友,如此風流一代無。"
"曉波尤其欣賞鐫刻在我們家大廳裡的丁文江和胡適那兩手唱和詩,胡適的一首是在丁文江謝世後在悲痛中改訂的。其中最後兩句:"捧出心肝待朋友,如此風流一代無。"
我們與曉波夫婦的相知和相交,日漸日深,久而久之,他對我們的愛護和關照,真像這兩句詩描述的。"
--丁子霖、蔣培坤 《我們與曉波的相知、相識和相交》(2010)
案:丁子霖是"天安門的母親"、叫丁文江伯父;夫蔣培坤是劉曉波的博士論文答辯委員會委員 (丁、蔣在2006~2007間,在《觀察》上發表17篇關於丁文江的文章)。劉曉波說1988年到他家拜訪"是偶然和禮節.....讀過丁、蔣兩位老師的死亡見證之後,....請接受一個甚至沒有資格做你們學生的學生的尊敬--一種靈魂被震撼的謙卑和敬畏。"
他們兩對夫婦一起到過太湖的三山島 (丁、蔣託付曉波:預定灑骨灰於此;曉波在4月1日跳"忠字舞"為劉霞慶生) 和"丁家花園" (龐大的建築群,多改成"黃橋戰役紀念館")。

「我覺得丁在君之死 ,對胡先生影響很大。也可能是他不再談文學的一個心理因素。 胡先生在紐約的書齋不大,但掛著一個獨有的小像,很奇怪的鬍子。我問這誰 ,他說你猜是誰,我說這難道就是丁先生嗎 ? 他以提高的笑聲,壓下自己心中的寂寞,與對朋友的癡情 。」 ── 陳...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