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

李登輝形象冲绳战役台籍死者慰灵碑揭碑仪式:推動台灣正名公投:重燃昔日之火;出席冲绳战役台籍死者慰灵碑揭碑仪式


日前,與一位日籍學者晤談,他向筆者表示:台灣人,完全不明白「李登輝形象」對台灣的意義,竟冷眼旁觀統派糟蹋他,這種無情與無知令人驚駭!

 他的意思是:李登輝先生,在其任內完成的民主志業,使他成為「亞洲的標竿」,甚至被歐美人士稱為「民主先生」,更重要的是,他竟然敢公開與中共展開鬥爭,就連鄧小平這種人也拿李登輝莫可奈何,這是亞洲領袖中絕無僅有的人物,也是台灣歷史上絕無僅有的「英雄」!他的勇武、智慧甚至遠超過鄭成功,鄭成功只對付少數荷蘭人,而李登輝卻對抗了權勢達到顛峰的中共政權!

 「李登輝的形象」不只攸關李本人榮辱,它幾乎就是台灣人不得了的資產,這是台灣人民及某些眼光短淺的民進黨人沒看到的「重大事件」!

**** 李登輝元総統が沖縄到着 25日まで滞在【台北・福岡静哉】台湾の李登輝元総統(95)が22日、沖縄県に空路到着した。同県に25日まで滞在する。李氏の訪日は2016年夏に沖縄県石垣市を訪問して以来。00年の総統退任後では9回目となる。
     24日には同県糸満市の平和祈念公園で開かれる台湾人戦没者慰霊祭に出席する。太平洋戦争末期の沖縄戦では多くの台湾出身者が日本兵として戦い、犠牲となった。李氏はこのほか、在日台湾人の会合などに出席する。李氏の高齢を考慮し、医師が同行する。
     李氏の慰霊祭出席について、中国で対台湾政策を所管する国務院台湾事務弁公室は「植民地統治の美化だ」(安峰山報道官)と反発している。
    ----
    #前總統李登輝 今晚出席 #日台和平基金會 暨 #李友會 晚宴時表示,中國一直沒有放棄霸權思維,是目前整個 #亞洲最不安定的因素,為對抗 #中國霸權,促進中國的和平發展,日本與台灣應合作加深友誼關係,台日都需要為亞洲的和平與穩定作出積極貢獻

    PEOPLENEWS.TW


    【民報】李登輝:中國是亞洲最不安定因素 台日應積極合作
    前總統李登輝今(23)日晚間出席日台和平基金會暨李友會晚宴時表示,中國一直沒有放棄霸權思維,是目前整個亞洲最不安定的因素,為對抗中國霸權,促進中國的和平發展,日本與台灣應合作加深友誼關係,台日都需要為…









    推動台灣正名公投:重燃昔日之火的李登輝

    呼籲“獨立公投、正名入聯”的李登輝如何看待新台海危機陰影下的兩岸關係?他談到習近平和特朗普上台後的東亞形勢變化,和美日台要如何對抗北京的野心。

    CHRIS HORTON

    “中國的目標是吞併台灣的主權,消滅台灣的民主,實現最終的統一,”台灣的首位民選總統李登輝說。他呼籲舉行全民公投,將該島的正式名稱從中華民國改為台灣。
    “中國的目標是吞併台灣的主權,消滅台灣的民主,實現最終的統一,”台灣的首位民選總統李登輝說。他呼籲舉行全民公投,將該島的正式名稱從中華民國改為台灣。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這個故事,人們聽來並不陌生。

    大約三十年前,在一群追求民主改革的大學生帶領下,成千上萬的抗議者來到位於首都中心的一個巨大廣場上,向未經選舉的執政黨發起挑戰,呼籲變革。

    在這個故事的台灣版中,則有個圓滿的結局。

    那是1990年。抗議活動由國立台灣大學的學生髮起,他們反對李登輝被國民黨的671名同僚選為總統,要求實現總統等領導人的直選,以及進行其他改革。這次,並沒有出現如中國共產黨一年前在北京對待示威者那樣的血洗行動。相反,李登輝在任職的頭一天就與一群學生代表會面。經過討論後,他滿足了學生們的所有要求,其中最重要的是,讓人民直接選舉總統。 1996年,他贏得了第一次全國性的總統選舉。

    此外,這與他的國民黨前任——蔣介石和兒子蔣經國處理異見的方式相比(後者對待異見較前者相對寬鬆),有了很大的不同。在1949年國民黨自中國逃至台灣後,台灣經歷了38年殘酷的戒嚴統治,直至1987年,也就是蔣經國去世並由李登輝繼任的前一年。

    “我很關心學生,”現年95歲的李登輝在一次罕有的採訪中告訴《紐約時報》的記者。

    他回憶了自己1940年代後期就讀台灣大學,並擔任學生會會長,以及北京大學學生沈崇1947年遭兩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強暴後,參加反美抗議的過往;當時,國民黨從中華民國的首都南京控制著台灣。

    從雅緻簡樸的起居室通往樓上的樓梯底部過道上,一個花瓶裡放著大朵的太陽花,讓人想起了另一個他曾支持過的學生運動。 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擾亂了與中國簽訂的服務貿易協定,該協定原本會向中國資本開放台灣的服務業——反對者認為,該協定會讓台灣容易受到北京的政治圖謀的影響。 “我也很關心他們,”他談及“太陽花運動”中的抗議者時說道。他還對肩負尋求終止中華民國政府等使命的新政黨“時代力量”表達了敬意。 “我們有同樣的性質,”他說。

    李登輝用台語交流時最為自如,但他經常在普通話、英語和日語之間來迴轉換。與20年前鼓勵台灣選民挺身面對中國的演講相比,他說話更慢,也更從容了。在某些時候,通常是談及台灣需要對中國需要採強硬態度時,那昔日之火又會重燃片刻。

    如今,台灣再次受到來自中國的軍事威懾,經升級換代的中國海軍及空軍定期測試台灣的能力。新台海危機的這個想法越來越像是一個什麼時候發生,而不是會不會發生的問題。

    與此同時,隨著中國試圖通過向企業和國家施壓的方式抹去台灣的國際存在,挖走台灣剩下的最後幾個正式外交盟友,李登輝在當地政壇變得更加引人矚目。他呼籲進行改革,以便明年就台灣為國名的新憲法舉行全民公投,而北京方面誓言將以軍事行動回應這個舉動。

    以下是《紐約時報》與李登輝的訪談摘錄,採訪主要以書面進行,內容經過刪減與編輯。

    4月,中國在海南島舉行的數十年來最大的海軍軍演。
    4月,中國在海南島舉行的數十年來最大的海軍軍演。 Li Gang/Xinhua, via Associated Press

    問:想把1995~96年的第三次台灣海峽危機和目前兩岸關係進行對比。有哪些相似的地方?有哪些區別?

    答:從過去到現在中國對台灣的目的一直沒變,就是併吞台灣主權,消滅台灣民主,達成終極統一。

    登輝任內有效地運用“明德專案”(李登輝主政時期為建立台灣和美日秘密渠道而採取的一項重要政策——編註);這專案平台讓台灣、美國、日本三方,透過政府與政府之間最直接的對話,共同合作以促進國防、軍事、外交、經濟等各領域的全方面發展,對促進亞太地區的穩定,力抗中國的野心,成功地化解1995年年台海飛彈危機,功不可沒。

    面對中國習近平上台嚴重破壞區域和平現狀,台日兩國擁有共同的價值觀,也是四面環海,有許多地緣政治利害一致的地方。有必要也有需要守護東亞的安定與和平,進行安全保障上的對話。

    現在日本安倍政府已改凡事依賴美國的態度,對於自身的安全轉向積極,並進而主導美國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後的半真空狀態;安倍政府首提“印度洋—太平洋戰略”是值得肯定的事。台灣要積極爭取加入,國家主權與經濟發展才不會邊緣化。

    問:李總統對自1996年年以來的中國的經濟發展有什麼看法?是中國和國際社區雙贏嗎?

    答:中國崛起後,在馬(英九)政府時代開始,積極展開對台灣優惠政策,這些措施都暗藏政治企圖,且會上癮的補助,如果台灣把它當成是依靠,下場是台灣的體制逐漸弱化喪失長期的經濟競爭力。

    台灣要成完整的國家,就政治經濟層次而言,對內要維持政治自主,對外要經濟自主;台灣如何在全球化規則下,像與其他國家一樣和中國正常貿易往來,同時以實力與智慧捍衛政治自主,提防失去經濟自主從而失去政治自主,淪為中國經濟殖民地,是台灣不可忽視的問題。

    問:李總統對解放軍快速的發展有什麼看法?是和平崛起嗎?

    答:中共人民解放軍自開放軍隊、軍人可兼做營利事業後,與民爭利現象層出不窮,同時衍生貪污舞弊歪風。這現像在習近平上台後,已整頓調整,但後續成效如何仍有待觀察。

    慶幸的是,台灣的國軍在登輝任內完成“軍隊國家化”。但由於台灣和許多國家沒正式邦交關係,加上世界各國忌憚中國抗議,所以國軍面臨到武器獲得管道狹窄,研發能力製約,以及願意從事軍職的年輕人逐年遞減。這些都是台灣國防安全迫切的危機。

    事實上中國在2005年制定《反分裂國家法》,就是要把兩岸關定位為中國內政問題,藉由制定此法來確認及維護侵略台灣的正當性。所以,解放軍的發展,對周遭的國家都是威脅,尤其對台灣而言,這發展不是和平崛起,解放軍一直都是台灣的外敵。

    如果美國、日本為顧慮中國,而採取承認台灣是中國領土的態度,會鼓舞中國不斷的增強軍備。這是非常危險的事,台灣若被中國侵略,最大的受害者會是日本,因為對外航路會受到中國的製約,就像掐住喉嚨,而且在併吞台灣後接下來就是釣魚台(港台稱釣魚島為釣魚台——編註)、沖繩、朝鮮半島等地方,步步進逼日本的本土。

    台灣的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個別的“存在”。能夠以台灣之名而存在,才是唯一的重點。更進一步說,其實我從未主張過“台灣獨立”,因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沒必要在國際社會作出引起爭執的發言。此舉,更讓中國解放軍毫無藉口理由對台再次動武,以轉移自身社會對立的高度矛盾。

    自蔡英文當選總統以來,中國加強了對台灣的壓力。蔡英文領導的黨派一直以來支持該自治島嶼獲得正式的獨立。
    自蔡英文當選總統以來,中國加強了對台灣的壓力。蔡英文領導的黨派一直以來支持該自治島嶼獲得正式的獨立。 Taiwan Presidential Office/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問:對台灣民主發展來講,李總統覺得哪些方面比較成功,哪些方面還要進步?

    答:登輝在1988年繼任總統時台灣是“中國法統”的地方政府,國民黨政權是以威權方式統治台灣;用一部不適合台灣現況的《中華民國憲法》套用在台灣身上,整個國家的軍隊跟資源都是國民黨的資產。

    歷無數困難,在人民支持之下,1990年6月召開“國是會議”後,完成不流血的“寧靜革命”,也就是六次修憲工作達成的主要目標包括:終止“動員戡亂時期” ,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第一屆代表中國法統的老立委、老國代退職,從此中央各級民意代表全面改選總統、副總統,各縣市首長也全部由人民選舉產生。

    此外,“軍隊國家化”是登輝推動所有民主化改革真正的起點;國防是國家安全最重要的基礎,也是國家主權最重要的象徵。讓軍隊不再屬於個人或政黨,落實軍隊國家化,成為安定國家主要的力量,登輝的民主改革才能穩定推動。

    現在經過三次政黨輪替的經驗,已暴露憲政體制的三大缺失;代議制度無法順暢運作;國會政黨非理性惡鬥內耗;司法失去公正性與人民的信賴。

    而且,經濟太過度依賴中國;中國對台灣的優惠,都是出自政治企圖會上癮的補助政策,目的是讓台灣的經濟體質喪失競爭力。當人民在享受政治自由的同時,經濟上卻沒有自由權、自主權,台灣的民主政治進程將蒙上陰影。

    總之,台灣的發展,現在主要面臨兩項問題:第一項是“國家經濟的困境”,這和領導者的能力、兩岸關係以及全球治理的風險有關,領導者若沒有施政願景,國家發展當然就會受影響。第二項就是“政治改革的停頓”,譬如中央政府組織再造只有形式上的合併,但效率與效能並無提升,以及地方分權的不足,使地方的發展與治理不夠健全。

    何貴森(Chris Horton),現居台北,《紐約時報》等媒體的特約撰稿人。

    推动台湾正名公投:重燃昔日之火的李登辉

    呼吁“独立公投、正名入联”的李登辉如何看待新台海危机阴影下的两岸关系?他谈到习近平和特朗普上台后的东亚形势变化,和美日台要如何对抗北京的野心。
    CHRIS HORTON
    “中国的目标是吞并台湾的主权,消灭台湾的民主,实现最终的统一,”台湾的首位民选总统李登辉说。他呼吁举行全民公投,将该岛的正式名称从中华民国改为台湾。
    “中国的目标是吞并台湾的主权,消灭台湾的民主,实现最终的统一,”台湾的首位民选总统李登辉说。他呼吁举行全民公投,将该岛的正式名称从中华民国改为台湾。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个故事,人们听来并不陌生。
    大约三十年前,在一群追求民主改革的大学生带领下,成千上万的抗议者来到位于首都中心的一个巨大广场上,向未经选举的执政党发起挑战,呼吁变革。
    在这个故事的台湾版中,则有个圆满的结局。
    那是1990年。抗议活动由国立台湾大学的学生发起,他们反对李登辉被国民党的671名同僚选为总统,要求实现总统等领导人的直选,以及进行其他改革。这次,并没有出现如中国共产党一年前在北京对待示威者那样的血洗行动。相反,李登辉在任职的头一天就与一群学生代表会面。经过讨论后,他满足了学生们的所有要求,其中最重要的是,让人民直接选举总统。1996年,他赢得了第一次全国性的总统选举。
    此外,这与他的国民党前任——蒋介石和儿子蒋经国处理异见的方式相比(后者对待异见较前者相对宽松),有了很大的不同。在1949年国民党自中国逃至台湾后,台湾经历了38年残酷的戒严统治,直至1987年,也就是蒋经国去世并由李登辉继任的前一年。
    “我很关心学生,”现年95岁的李登辉在一次罕有的采访中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
    他回忆了自己1940年代后期就读台湾大学,并担任学生会会长,以及北京大学学生沈崇1947年遭两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强暴后,参加反美抗议的过往;当时,国民党从中华民国的首都南京控制着台湾。
    从雅致简朴的起居室通往楼上的楼梯底部过道上,一个花瓶里放着大朵的太阳花,让人想起了另一个他曾支持过的学生运动。2014年的“太阳花运动”扰乱了与中国签订的服务贸易协定,该协定原本会向中国资本开放台湾的服务业——反对者认为,该协定会让台湾容易受到北京的政治图谋的影响。“我也很关心他们,”他谈及“太阳花运动”中的抗议者时说道。他还对肩负寻求终止中华民国政府等使命的新政党“时代力量”表达了敬意。“我们有同样的性质,”他说。
    李登辉用台语交流时最为自如,但他经常在普通话、英语和日语之间来回转换。与20年前鼓励台湾选民挺身面对中国的演讲相比,他说话更慢,也更从容了。在某些时候,通常是谈及台湾需要对中国需要采强硬态度时,那昔日之火又会重燃片刻。
    如今,台湾再次受到来自中国的军事威慑,经升级换代的中国海军及空军定期测试台湾的能力。新台海危机的这个想法越来越像是一个什么时候发生,而不是会不会发生的问题。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试图通过向企业和国家施压的方式抹去台湾的国际存在,挖走台湾剩下的最后几个正式外交盟友,李登辉在当地政坛变得更加引人瞩目。他呼吁进行改革,以便明年就台湾为国名的新宪法举行全民公投,而北京方面誓言将以军事行动回应这个举动。
    以下是《纽约时报》与李登辉的访谈摘录,采访主要以书面进行,内容经过删减与编辑。

    4月,中国在海南岛举行的数十年来最大的海军军演。
    4月,中国在海南岛举行的数十年来最大的海军军演。 Li Gang/Xinhua, via Associated Press
    问:想把1995~96年的第三次台湾海峡危机和目前两岸关系进行对比。有哪些相似的地方?有哪些区别?
    答:从过去到现在中国对台湾的目的一直没变,就是并吞台湾主权,消灭台湾民主,达成终极统一。
    登辉任内有效地运用“明德专案”(李登辉主政时期为建立台湾和美日秘密渠道而采取的一项重要政策——编注);这专案平台让台湾、美国、日本三方,透过政府与政府之间最直接的对话,共同合作以促进国防、军事、外交、经济等各领域的全方面发展,对促进亚太地区的稳定,力抗中国的野心,成功地化解1995年年台海飞弹危机,功不可没。
    面对中国习近平上台严重破坏区域和平现状,台日两国拥有共同的价值观,也是四面环海,有许多地缘政治利害一致的地方。有必要也有需要守护东亚的安定与和平,进行安全保障上的对话。
    现在日本安倍政府已改凡事依赖美国的态度,对于自身的安全转向积极,并进而主导美国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后的半真空状态;安倍政府首提“印度洋—太平洋战略”是值得肯定的事。台湾要积极争取加入,国家主权与经济发展才不会边缘化。
    问:李总统对自1996年年以来的中国的经济发展有什么看法?是中国和国际社区双赢吗?
    答:中国崛起后,在马(英九)政府时代开始,积极展开对台湾优惠政策,这些措施都暗藏政治企图,且会上瘾的补助,如果台湾把它当成是依靠,下场是台湾的体制逐渐弱化丧失长期的经济竞争力。
    台湾要成完整的国家,就政治经济层次而言,对内要维持政治自主,对外要经济自主;台湾如何在全球化规则下,像与其他国家一样和中国正常贸易往来,同时以实力与智慧捍卫政治自主,提防失去经济自主从而失去政治自主,沦为中国经济殖民地,是台湾不可忽视的问题。
    问:李总统对解放军快速的发展有什么看法?是和平崛起吗?
    答:中共人民解放军自开放军队、军人可兼做营利事业后,与民争利现象层出不穷,同时衍生贪污舞弊歪风。这现象在习近平上台后,已整顿调整,但后续成效如何仍有待观察。
    庆幸的是,台湾的国军在登辉任内完成“军队国家化”。但由于台湾和许多国家没正式邦交关系,加上世界各国忌惮中国抗议,所以国军面临到武器获得管道狭窄,研发能力制约,以及愿意从事军职的年轻人逐年递减。这些都是台湾国防安全迫切的危机。
    事实上中国在2005年制定《反分裂国家法》,就是要把两岸关定位为中国内政问题,藉由制定此法来确认及维护侵略台湾的正当性。所以,解放军的发展,对周遭的国家都是威胁,尤其对台湾而言,这发展不是和平崛起,解放军一直都是台湾的外敌。
    如果美国、日本为顾虑中国,而采取承认台湾是中国领土的态度,会鼓舞中国不断的增强军备。这是非常危险的事,台湾若被中国侵略,最大的受害者会是日本,因为对外航路会受到中国的制约,就像掐住喉咙,而且在并吞台湾后接下来就是钓鱼台(港台称钓鱼岛为钓鱼台——编注)、冲绳、朝鲜半岛等地方,步步进逼日本的本土。
    台湾的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是个别的“存在”。能够以台湾之名而存在,才是唯一的重点。更进一步说,其实我从未主张过“台湾独立”,因为,台湾已经实质独立,没必要在国际社会作出引起争执的发言。此举,更让中国解放军毫无借口理由对台再次动武,以转移自身社会对立的高度矛盾。

    自蔡英文当选总统以来,中国加强了对台湾的压力。蔡英文领导的党派一直以来支持该自治岛屿获得正式的独立。
    自蔡英文当选总统以来,中国加强了对台湾的压力。蔡英文领导的党派一直以来支持该自治岛屿获得正式的独立。 Taiwan Presidential Office/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问:对台湾民主发展来讲,李总统觉得哪些方面比较成功,哪些方面还要进步?
    答:登辉在1988年继任总统时台湾是“中国法统”的地方政府,国民党政权是以威权方式统治台湾;用一部不适合台湾现况的《中华民国宪法》套用在台湾身上,整个国家的军队跟资源都是国民党的资产。
    历无数困难,在人民支持之下,1990年6月召开“国是会议”后,完成不流血的“宁静革命”,也就是六次修宪工作达成的主要目标包括:终止“动员戡乱时期”,废除《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第一届代表中国法统的老立委、老国代退职,从此中央各级民意代表全面改选总统、副总统,各县市首长也全部由人民选举产生。
    此外,“军队国家化”是登辉推动所有民主化改革真正的起点;国防是国家安全最重要的基础,也是国家主权最重要的象征。让军队不再属于个人或政党,落实军队国家化,成为安定国家主要的力量,登辉的民主改革才能稳定推动。
    现在经过三次政党轮替的经验,已暴露宪政体制的三大缺失;代议制度无法顺畅运作;国会政党非理性恶斗内耗;司法失去公正性与人民的信赖。
    而且,经济太过度依赖中国;中国对台湾的优惠,都是出自政治企图会上瘾的补助政策,目的是让台湾的经济体质丧失竞争力。当人民在享受政治自由的同时,经济上却没有自由权、自主权,台湾的民主政治进程将蒙上阴影。
    总之,台湾的发展,现在主要面临两项问题:第一项是“国家经济的困境”,这和领导者的能力、两岸关系以及全球治理的风险有关,领导者若没有施政愿景,国家发展当然就会受影响。第二项就是“政治改革的停顿”,譬如中央政府组织再造只有形式上的合并,但效率与效能并无提升,以及地方分权的不足,使地方的发展与治理不够健全。
    何贵森(Chris Horton),现居台北,《纽约时报》等媒体的特约撰稿人。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