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1日 星期二

Richard Branson (2)

Richard Branson on Meeting Donald Trump - Virgin

https://www.virgin.com/richard-branson/meeting-donald-trump
Oct 21, 2016 - Some years ago, Mr Trump invited me to lunch for a one-to-one meeting at his apartment in Manhattan. We had not met before and I accepted
英國維珍集團創辦人布蘭森(Richard Branson)以敢言著稱。.......

根據我與川普的個人經驗,我最擔心的,是他的報復心太重,如果他入主白宮,可能非常危險。一個想要成為自由世界領袖的人,竟然如此醉心於自我,而不是全球議題,非常令人擔憂。
看著美國大選結果揭曉,我不禁想起了我的孫兒女們。就像許多父母和祖父母必然在想的,我們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長於什麼樣的世界?川普的勝選,給年輕人傳達了什麼樣的訊息,特別是獲得成功所需的行為、原則和對待他人的方式?
我最關心的問題,是美國可能產生一個愈來愈保守反動的聯邦最高法院,讓近年來在平等、女權、移民和氣候變遷等議題上,許多人辛苦掙來的各項進展,面臨倒退的威脅。
國際上,我所認識的大多數企業領袖,對於川普當選後的美國,都感到非常擔憂。作為一個全球公民,我很擔心他說過的一些話,例如「我不相信全球暖化」。
全世界有九九%的科學家都曉得,我們正面臨一場災難,必須趕快採取行動,如果美國政府改變原先的承諾,那麼,我們可能無法阻止這場災難發生。
所以,萬一美國政府撒手不管,世界各地的企業領袖就必須挺身而出,在潔淨能源領域創造大量的工作機會,來應對氣候危機,保護我們的地球,要不然,我們的後代子孫將面臨很大的生存問題。
還有健保問題,全民健保是全世界人民應有的權利,我一直呼籲各國都應實施。美國的健保制度並非完美,仍有待改進。然而,一旦廢除現有的健保,意謂著數百萬美國人都將受害,其中大多數都會是窮人,他們又將回到從前的悲慘困境,沒錢就醫只好等死。要是川普願意認真評估這套制度,也許找企業界幫忙,改善不完美的地方,而不是廢除它,豈不是更好?

勞工得不到想要的改變

人民選擇川普,是因為想要改變,但如果川普執政後只照顧有錢人,不對最富有的一%加稅;如果退出貿易協定,造成美國的進口商品變貴,讓勞工荷包受損;如果遣送大量移民出境,造成美國勞動力縮水,衝擊經濟,這些投給川普的勞工階級,將成為最主要的受害者。
我只能祈禱,他身邊會有一群正派的人,而他會想當一個留下光榮政績的總統。
他必須說,「我將成為所有美國人民的總統,」而且他也必須有所妥協,因為有超過一半的選民並沒有投給他。
過去十二個月已顯示,在幾乎所有社會和經濟問題上,美國人有多麼分裂。競選過程中的激烈言辭更加深了這種分裂,充滿惡意的人身攻擊和各種難聽的話,讓我懷疑,還有什麼政治話語會比這些還要低級?
然而,現在不是製造更多分裂的時刻。我們感到遺憾,卻必須接受選舉的結果,我們必須冀望川普的某些言論只是說說而已,理智和民主制度的制衡,終將勝出。

分裂的美國無法領導世界

眼前的多極世界,特別需要美國展現領導力——不論是填補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權力真空,阻止更多難民逃離家園,或是催促全球各大經濟體,趕快從「氣候談判」轉移到「氣候行動」,保護海洋免於無法挽回的破壞。
但是,美國唯有團結,才能迎接這些挑戰。一個分裂的美國,既不能領導,也無法激勵世界。
我的父母時常用欽佩的口吻,談起二戰時期美國出現的「最偉大的世代」(the Greatest Generation,又稱「美軍世代」),這個世代的人在遭逢重大危機時,團結在一起,拋開彼此的歧見,為了大我而發揮驚人的力量。
他們創造了一個被全世界當成拯救者和道德權威的美國;一個張開雙臂歡迎世界各地的難民、歡迎那些「蜷縮著且渴望呼吸自由氣息的群眾」(註:出自紐約自由女神像底座所刻的一首十四行詩)的美國。
他們勇於承擔人道責任,也從中獲得一個開放、正面的社會所帶來的巨大經濟和社會效益。
同時,這個世代所創造的美國,首度把人類送上了月球,證明只要有共同的願景和目的,再難的任務也有達成的一天。
全盛時期的美國,是一個以建設性的對話、運作良好的制衡機制——不是假消息、仇恨和頑固阻撓——而茁壯的民主國家;它是一個靠著歡迎世人都來追求「美國夢」而欣欣向榮的國家。

未來,不是單由一個人決定

兩位偉大的美國領導人說過的話,浮現在我的腦海:
「人類道德的軌跡綿長,但它終歸正義。」——金恩博士
「『一切都會過去的,』這句話表達得多麼真切啊!對那些得意洋洋的人是多麼大的警示,而對那些深陷痛苦的人又是多麼大的慰藉。這一切,都會過去的。」——林肯
消弭撕裂,讓人民恢復對政治體制的信念和信心,將是巨大的挑戰。這次選舉,對美國的集體心靈、對政治領導人的合作意願,無疑都已造成了持久的傷害。
但還有許多事情要做:維護民主進程、挺身對抗種種的不包容,並且在眼前這些充滿挑戰的艱難時刻,相互支援。畢竟,我們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模樣,不是單由一個人來決定——而要靠我們所有人來塑造(It's up to all of us)。
- See more at: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9569#sthash.nNeBxbhO.dpuf」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