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4日 星期一

本田宗一郎 ( 極小部分)

門脅轟二 簡歷:1965年畢業于大阪外語大學中文系,同年進入本田公司。派駐歐美之後,于1993年出任本田技研工業(中國)社長,1995年出任 本田駐中國總代表,1998年任廣州本田汽車總經理,2002年任本田地區執行董事,2004年退休。出生於日本鳥取縣,現年65歲。

  之所以在大學選擇中文專業,與我想讓高中古漢語老師另眼相看有關。那位老師非常挑剔。而天生執拗的我就想取得好成績來讓他讚揚我。因此我就認真學習古 漢語,學著學著學出了樂趣。這使得我對中國的興趣越來越濃。儘管這樣,我高考的第一志願還是經營學。但是誰知第一志願沒考上,最終進入了為了保底而報考的 大阪外國語大學中文專業。

第一次知曉本田是在大學時代。當時我讀了一本本田宗一郎的著書。因為是外國語大學,所以同學的就業方向多為貿易公司。儘管我也有從事與中國有 關工作的想法,但還是希望進入傳媒業或是製造業。父親二戰前在鍛造工廠工作,從小就看著父親勞作的背影,讓我產生了從事製造業的念頭。

  與本田的結緣可謂偶然。大三的時候,在朋友的宿舍不經意地看到了一本書——《我的思考》,是本田宗一郎的著作。翻開一看,書中寫道:“人們把我說成是 ‘霹靂族老大’,好像在說我壞話,但我很樂意。因為我製造出了性能如霹靂一般的摩托車,很自豪它支撐著本田現在的出口業務。”我想,真是位有趣的企業家, 於是一氣讀完該書。不過,之後就把本田忘得一乾二淨了。


——1965年4月,門脅被本田正式錄用。與本田的創業者本田宗一郎的極具震撼力的相遇正在等著他。

  本田的入司儀式是永遠都不會忘記的。那是在琦玉縣的本田培訓中心,一座木板走廊的老房子。腳蹬長靴、身著白色工裝的本田宗一郎(以下稱老爺子)咚、咚、咚地跑了進來。還沒登上講臺聲音就先出來了。
  “小子們,都給我聽好了,今後你們要被我這個小學畢業的人使喚。今後將不論學歷,只看實力!把畢業證什麼的都給我撕了!”話音剛落,天空竟然電閃雷鳴。真是“雷公”啊。那印象真是太深刻了。

  現在想來,實際上老爺子是算好了時機,進行那場“表演“的吧。進入會場之前天空就烏雲滾滾,老爺子該是估摸著打雷的時機講話的。那天儀式的開始時間被推遲,而且老爺子是急忙跑進會場的,應該是看著要打雷才上臺發言的。

  正如這樣,老爺子其實是個細緻入微的人。知道如何才能給初次見面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還有過這樣一件事。老爺子邀請台灣的銷售商到琦玉的狹山工廠參觀。準備讓老爺子登臺致詞。當時我正在作為歡迎儀式會場的食堂擺放椅子,老爺子的秘書臉色驚慌地跑進來叫我的名字。

  “社長叫你。”

  我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急忙跑進了幹部休息室。老爺子正怒氣沖天。周圍的董事都低頭不語,連大氣都不敢出。莫非是我有什麼過失?我戰戰兢兢地問:“您叫我嗎?”

  於是老爺子嚷嚷道:“哦,門脅,這些人我見過嗎?”噢,原來老爺子是想知道與台灣的客人有沒有見過面。於是我回答道:“是,您見過,在台灣工廠的典禮上見過。晚上還開了宴會,氣氛很熱鬧。”“哦,這樣啊……”老爺子的臉色馬上就“陰轉晴”了。

  等到台灣客人休息室的門一打開,老爺子立即就上前挨個握住台灣銷售商的手寒暄道:“哎呀哎呀,在台灣的時候承蒙熱情款待啊。”當然,銷售商們十分高興地認為“本田社長能夠記得我們”。老爺子就是這樣一個注重對方心情的人。

門脅把“WAIGAYA”(暢所欲言)式會議帶到了廣州本田。正因為他是與本田宗一郎有過直接接觸的一代,所以才重視讓經營一線的各種意見相互交鋒。

  我在本田見到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撞擊”。本田的經營也是這樣。我在年輕的時候有過與老爺子共處的機會,多次見過那樣的場景。大家時常是一邊相互“撞 擊”,一邊通過WAIGAYA來推動公司的運轉。我想,正是這種無所不言的做法催生了新想法,推動了產品的製造及市場開拓。

  但是,這種氛圍在成為大企業後就難以維持了。如何在大企業中也能通過WAIGAYA來創造出相互碰撞交流意見,推進工作的環境呢?這也是經營廣州本田所面對的一個重大課題。(未完待續,12月18日 《日經產業新聞》)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