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8日 星期五

達赖喇嘛“现在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從70年代初我在東海大學圖書館讀 Lost Horizon
到現在達赖喇嘛退出政壇 說: “现在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大約40年過去了
中國的滅西藏文化暴政也約成功了

然而藏傳佛教卻因花果飄零而普世

--

新闻报道 | 2011.03.10

“现在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和往常一样,十四世达赖喇嘛看起来富有活力,心情不错,和身边的西藏流亡政府的官员们谈笑风生。不过,西藏流亡政府政治领袖达赖喇嘛却明确表示,他今后只将是藏人的精神领袖。

1960 年以来,达赖喇嘛一直在强调,藏人需要的是一个通过民主和自由选举出来的领导人,他将把手中的政治权力移交给民众直选的行政首长。“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 已经到了可以这样执行的时候了。”76岁的达赖喇嘛在“3·10讲话”(西藏和平抗暴纪念讲话)最后做出这样的表态。
早在2001年的时候达赖喇嘛就宣布自己进入“半退休”的状态。也是从那时候起,西藏流亡政府的总理(首席嘎伦)一职不再由达赖喇嘛指定,而是由流亡藏人直选产生。1989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几十年来一直在为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化做出自己的努力。
虽 然达赖喇嘛今天在“3·10讲话”中做出“正式退休”的表态对外界来说并不完全令人感到吃惊,但很多藏人还是对达赖喇嘛现在真的迈出这一步感到震惊。在达 兰萨拉—喜马拉雅山脚下一个以流亡藏人为主要居民的印度城市,很多人为这位受到所有藏人尊敬的精神领袖因年事已高而告别政治舞台感到伤感,同时这里更多弥 漫的是一种无助的气氛。
因 为达赖喇嘛的退休就意味着今后会出现大量的问题。其中最大的担心就是,今后谁可以代表生活在海外和中国境内的600万藏人的利益?对于西方不少国家的政府 首脑来说同宗教领袖达赖喇嘛举行会晤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今后公开会见西藏流亡政府的最高权力代表,这便意味着将要面临在政治和经济两方面都可能遭到北 京当局“惩罚”的危险。
西藏流亡政府现任首席嘎伦桑东仁波切认为达赖喇嘛做出的是一个让人感到进退两难的决定。桑东仁波切在就达赖喇嘛“3·10讲话”接受媒体问答时说,一方面他希望年迈的达赖喇嘛可以安享晚年,但另一方面“达赖喇嘛的退职让我们陷入宪法危机和政权合法的危机”。
桑东仁波切说,西藏流亡政府目前施行的宪法中根本没有有关达赖喇嘛“退休”的相关条文。因此他也不相信,由46人组成的流亡政府议会会批准达赖喇嘛的退休提议。
达兰萨拉的立法机构现在还有4天时间寻找既满足达赖喇嘛的愿望又符合藏人要求的应对措施。下周一开始举行的全体大会必须同达赖喇嘛达成一致。桑东仁波切说:“过去3个月我们收到上千封请愿信,请求达赖喇嘛不要退休。”
但 很多年轻的藏人并不掩饰他们认为达赖喇嘛万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的想法。他们当中的一个代表性人物就是36岁的顿珠拉达。顿珠拉达是流亡藏人当中最大的非政 府组织—西藏青年大会的副主席。藏青会有35000名成员。顿珠拉达说:“达赖喇嘛本来也不应该单独承担政府的全部责任。2001年以来我们有一个民选出 来的政府总理。”
顿 珠拉达说,达赖喇嘛的退休当然是一件让人感到难过的事。但这并不意味着达赖喇嘛不再为藏人的自由继续抗争。西藏前政治犯,42岁的巴卓表示,达赖喇嘛已经 为藏人对他退休之后的事做好了安排。“他让每一个流亡的年轻藏人都能获得良好的教育,他们现在应该承担起政治抗争的责任。”
还 有一位刚刚从澳大利亚赶到达兰萨拉的年轻藏人姑娘说,“达赖喇嘛始终都是我们的精神领袖”。她认为,退休对于年事已高的达赖喇嘛来说是一件好事。她希望达 赖喇嘛的退休可以缓解流亡政府同北京之间的紧张关系。“也许中国政府以及中国人终于可以停止把所有的坏事都推到达赖喇嘛身上”。
作者:Adrienne Woltersdorf 编译:洪沙
责编:乐然



媒体看中国

达赖喇嘛的悲观继承人

流亡藏人近日在达兰萨拉举行会议,磋商未来对中国战略。这是达赖喇嘛辞去政治职务以来流亡藏人的最大规模会议。《南德意志报》指出,鉴于同北京的和平对话毫无进展,年轻一代藏人对非暴力抗争的意义越来越持怀疑态度。
(德国之声中文网)《南德意志报》写道:
“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知道寄托在他身上的、现在还无法满足的那种希望。中国在西藏问题上毫厘未动。洛桑森格是流亡藏人的噶伦赤巴(Kalon Tripa),相当于政府总理。去年,达赖喇嘛大大增加了这一职务的份量,并以自己未来将只从事宗教事务的表态使追随者大吃一惊。在流亡藏人社区历史上首 次民主选举了政治领袖,胜出的是洛桑森格。他在境外出生,还从未去过西藏。......担任了一年的噶伦赤巴后,他尚未极度绝望,虽然在同北京的政治较量 中他还拿不出任何可以量度的成绩。......尽管在最重要的问题上迄无进展,在达兰萨拉的医院、市场、饭馆里,流亡藏人们依然赞扬这位总理的勤勉、努力 和改革意愿。与此同时,噶伦赤巴因其所持的温和立场受到批评。而这一立场正是他从达赖喇嘛那里继承下来的:在中国框架内争取更多西藏自主权,仅此而已。”

《南德意志报》指出,在年轻一代的流亡藏人中间,已出现对这一温和立场越来越多的怀疑,甚至不满:
“对西藏青年大会主席次旺仁增(Tsewang Rigzin)而言,这一立场过于温和。......他的办公室距位于达兰萨拉谷底的噶伦赤巴官邸不过数公里,但在观点上,两人之间则明显不同。这位西藏 最大流亡组织的负责人表示,‘如果藏人要在这个星球上存活,独立于中国是唯一的解决办法’。......次旺仁增指出,不断增加的(藏人)自焚数字是绝望 的反应,这一绝望情绪在西藏年轻一代中日益普遍。西藏青年大会明确反对自焚,但‘这种为自由西藏而战的斗争中所作出的最大牺牲对我们是一种激励’。现年 41岁的次旺仁增表示,为西藏进行非暴力抗争是达赖喇嘛提出的要求,他的支持者遵从这一要求。但‘未来会是何种路线,现在还无法预计’。”

中国首艘航母本周正式交付海军入役,引起外界对中国大力增强武装力量的强烈关注。
国力大增的后果?
《明星》周刊就中日岛屿主权之争新近加剧指出,中日争执并非孤立现象,而是中国经济成功、国力增强的后果之一,可以解释中国何以也同其他周边国家发生主权争议:
“依靠其经济力量,中国在亚洲也实施起一种帝国主义的战略。他的外汇储备增加到了3.2万亿美元。中国将昔日的强国日本排挤到第三经济大国的位置,并成为 地区各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不过)北京知道,有些问题是无法用金钱和礼物解决的。为对付这些问题,人民解放军在过去数年里进行了彻底的现代 化改造和装备。它未来应能在全球范围内投入战斗,该国军队规模为220万人。”
摘编:凝炼
责编:叶宣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