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2日 星期三

張忠樸先生: 故人的翦影


 我應該將檔案中的兩篇"發揚"文章發布
 2012.9.12補
http://cccbc.net/memory/eurekacp/index.html
 
1950年2月20日出生於台南市新生街
2002年8月29日安息於台北市臺大醫院  


竟然還可以找到此頁 2002


故人的翦影
最佳瀏覽解析度:1024*768

 
1950年2月20日出生於台南市新生街
2002年8月29日安息於台北市臺大醫院
 
日期
重要記事
1962年 台南市南師附小畢業
1965年 台南市南寧初中畢
1968年 台北市成功高中畢業
1973年 東海大學工業工程系畢業
1975年 任職華通電腦公司
1977年 任職飛利浦電子公司
1978年 與林蓮美結婚
1980年 任職迪吉多電腦公司 品管部經理
1982年 張孝慷出生
1984年 張孝慧出生
1984年 出版「品管拾穗」
1986年 亞洲管理學院EMBA畢業
1986年 任職德泰科技公司 品管部經理
1987年 回任華通電腦公司
1987年 東海大學化學工程系兼任講師
1993年 中原大學工業工程系兼任講師
1993年 出版「實驗計劃速學活用法」
1995年 榮獲「中華民國第一屆優秀工業工程經理人才獎」
1995年 成立「尋智專業顧問有限公司」
1999年 榮獲「中華民國品質學會品質個人獎」
2000年 孝慷考上台大電機系
2002年 出版「人生的不標準答案」
2002年 孝慧考上政大中文系


從黑暗到黎明
張忠樸
第一個黑暗
  第一個黑暗,通常突如其來,而且常會伴隨著令人幾乎無法承受的打擊而來,措手不及的壓力,是有擊垮人的力道,這是第一個黑暗最可怕的地方(7/11凌晨的大抽筋就讓我經歷了第一個黑暗)。

第二個黑暗

  第二個黑暗,通常不像第一個黑暗,帶著恐怖的力道,震懾人心,但是它悄悄的來常常有意無意地問:「你真的不害怕嗎?」「何必假裝有康復的信心呢?」 「這場戰真的不容易打呢?」換言之,它藉著這一連串的問題,放下一顆「令人疑慮的種子」,然後,再無聲無息的退去(住院的第一週,病情雖被控制,但沒有一 夜安眠,思慮愁煩似乎揮之不去,現在我才明白原因何在)。

第三個黑暗

  第三個黑暗也是一種轉換的過程,靠著一點點的信心與光亮,慢慢明白第二個黑暗中的思緒其實一點好處也沒有,而且更體認到大部分擔心的事並沒有出現,於 是心境開始被調整,心中不僅有喜樂、更有歌聲──『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常樂無痛苦、常安無慮,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光亮、作工得息、試煉得恩恤, 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永遠的愛』在樂歌中也出現了那平安與寶貴的希望。

榮耀的黎明

  雖僅是一線希望,但這一線希望卻格外寶貝,因為它指引我們──「我要向山舉目,我的盼望從何而來?我的盼望從創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去過阿里山看日 出的人都有這種難忘的經驗,他們抓住一線希望,頭抬得高高的,全神貫注地向山舉目,沒多久,一片發自肺腑的讚美聲歡然響起,榮耀的黎明來了,隨著日頭升 起,黑暗快速退去,大地一片光明,這豈不也提醒我們人生中的黑暗也都是暫時的,真正可貴的是生命之主、永不撇下我們。每天的黎明,不只代表祂的誠信,更是 提醒我們生命永遠有更燦爛的寶貴希望。

重新開始 從頭來過
張忠樸
  這是第三次住入台大醫院,也是最辛苦的一 次,醫生在控制住病情,並觀察已進入穩定狀況後,立即把握根本治療的黃金時間,安排了十五次的電療(每週五次,分三週進行),若您對電療略有所知,就不難 明白,電療似乎就像一碗加了辣的紅豆湯,既然端來了,喝吧!何需再計較苦甜參半。
   每週一電療的主治醫師,會非常細心地觀察,這碗苦甜湯的效果,更重要的是用愛心說明,電療可能在身體上發生那些副作用,讓我們有更好的心理準備。
  我的運氣不錯,最嚴重的副作用,一直沒中獎,直到8月1日才中了一個參加獎—開始掉頭髮了,剛開始只是毛毛細雨,再過一陣,就變成洪榮宏當年最膾炙人口的那首歌了「雨,哪也落沒停!」。
  8月7日一位摯友來看我,鼓勵打氣之後,他也坦誠地問我,對落髮的心態,需不需要先為我準備假髮。我們早已相知相惜,所以我毫無保留地對他說:「這是一個重新開始,從『頭』來過的機會,我反而更珍惜。」摯友聽完我們雙手緊握,一切就盡在不言的默契之中了!

張忠樸
栓塞紀事(第二次住院)
4/26 在台大醫院做超音波及斷層掃描,發現又有陰影。
5/26 外科李教授門診進一步證實陰影的確存在,且出現在接近肝臟中央位置,建議住院追蹤檢查,以便決定後續是否將採栓塞方式治療。
6/5 上午7:30北上赴台大醫院,於9:10辦理住院手續,隨後住入9B17病房。
6/6 上午8:30接獲血管攝影室通知於8:50起進行攝影及栓塞,於11:00順利完成後回病房休息。
下午5:00拿掉沙袋,過了栓塞的第一關。
下午6:00前後,許教授及劉醫師先後到病房探視,表示狀況相當正常,令我倍受激勵。
6/7 出現發燒現象,約在37.3~37.8℃之間,下午振造兄、一成兄、大嫂、三嫂、惇惇及莊懿,分別前來加油打氣,親情可貴但也略感疲累。
6/8 仍然斷續發燒,但精神尚可,只是右肩胛骨十分疼痛,陳醫師及護士均設法為我止痛,這些醫護人員真是有愛心。
上午蓮美先回家陪恬恬,結果二姐就於中午及晚上都特別料理了餐點送來,我的心情雖有些莫名的低落,但為了不辜負二姐的好意,我還是吃了不少。
上午復華夫婦,下午湘生夫婦來探視,晚上濟安、小蓉亦來,其間恬恬來電找我胡扯,心情大好,晚上慷兒來與我作伴。
6/9 上午仍發燒(37.4~37.8℃)可能晚上補充水分不足,清晨先去六樓空中花園晨更,再一次重新得力,我明白這一段時間的思慮愁煩其實與我無益,真正重要的還是完全的交託仰望,靜看神的作為。
原本說定和慷兒一起去教會作禮拜,但是護士通知仍需打點滴,且仍有發燒,所以鼓勵慷兒一個人去。
中午點滴仍未打完,正愁午餐怎麼辦時,蓮美提早回來了,這也是神奇妙的安排。
大哥主持的自由主義文集全套完成座談會,在台大校友會館舉行,雖近在咫尺,但是因點滴未打完,而無法分身參加。會後二嫂與孝忱來訪探視,後相偕去忠本家。
晚上兄弟家人在祥福聚餐,菜很好,但是栓塞之鼠蹊部位一直不舒服,所以興趣總是高不起來。
6/10 一早醫生來抽血,並說如果指數在控制中,明日可出院,令我大為興奮。
下午楊董來訪,為我打氣,聽到金像高階團隊陣容已補滿且彼此同心的好消息,相信必大有可為。之後牧師來訪,牧師的代禱很有力量。晚上九點多,醫生終於通知可以出院了。
 
獻上感恩
6/12 陳瑞香老師答應先帶前兩週的成人主日學,讓我減少備課壓力,可專心療養。
上午居然睡著了一個半小時,對昨夜的失眠大有助益。
胃口恢復了(失去胃口已經九天),晚上吃下一整碗雞湯麵。
6/13 11:40趁著太陽露臉,去中大散步,身心十分舒暢,這是出院後第一次去中大散步。
下午也第一次下池游泳,回想開刀後第一次下池游泳的光景,突然信心倍增,深信靠著那加添我力量的,我必康復。
午餐吃瘦肉鹹粥,胃口大開。
心中仍有平安喜樂,所以雖然今天的生活看似不規律,但都能隨遇而安。
6/14 終於又恢復送恬兒上學,證明雖病仍有用處。
回家路上順道去市場買了一些海魚,並料理一道紅魽薑絲豆腐湯,與蓮美及小蓉分享,樂事一件。
6/15 昨晚一夜不得安寧,但清早起來晨更時,仍然決定選擇感謝和讚美,結果心中充滿喜樂和平安,慢慢能夠明白不讓環境影響心境的道理。
送恬恬去公司讀書後,轉往中央大學散步,幾乎寸步難行,才知道身體真的虛弱,於是回家補眠,熟睡約一個鐘頭。
今天是端午節,大姊、二姊及四哥均於中午趕到我們家來共度佳節,尤其二姊做的荷葉排骨十分好吃,也對胃口幫助不少。
晚上去接恬恬時,帶著楊牧谷牧師的「再戰」第七卷錄音帶在車上聽,這一卷的主題是癌症復發的病人與上帝的關係,對我很有幫助。
6/16 早餐後和蓮美、恬恬一起去教會參加主日崇拜,許多會友都來誠摯的問候,其中牧師、簡老師、涂姊、劉(李)媽媽發自肺腑的問候與擁抱,都讓我倍受激勵。
主日崇拜後仍有許多會友來探問,這時我深深感受到身體的虛弱,所以並未久留而先行返家休息。
晚餐後,本預定去揚昇,但因體力不繼,決定在家洗澡休息,小寐之後,體力回升,從這件事讓我明白如何學習聽身體的聲音,彈性的調整習以為常的生活習慣,這是另一種收穫。
6/17 下午去揚昇運動前,再喝了兩碗補氣湯,游泳時就沒有前幾天浮不起來的感覺,可見中醫調理氣血之說,的確有一些智慧和道理。
晚餐前,恬恬主動表示要彈鋼琴給我聽,她彈的那首歌是Over the rainbow,而且邊彈邊唱,真是十分溫柔動人,我再次嚐到為父的滿足感。
6/18 下午丁希如打電話來,告知大愛電視台希望介紹「人生的不標準答案」這本書,預計6/25錄影,由王力行發行人親自主持訪談,這當然是一個好機會,但我不知到時身體能否適應。
6/19 恬恬今天高中畢業,中午去學校接她,順便去「一張桌」為她小小慶祝一下。
下午與蓮美、恬恬一起去揚昇,看到恬恬考前仍然可以輕鬆地調整自己,心中也為她高興。
晚餐吃雞湯燴餅,好久沒吃了,覺得格外好吃,這也是出院以後胃口最好的一頓飯。
飯後散步時,詩篇二十七篇第一節:「耶和華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我還懼誰呢?耶和華是我生命的寶藏,我還怕誰呢?」一直跳入腦內,甚覺奇妙。
6/20 今天回到台大門診,居醫師及李教授都覺得我的狀況不錯,這對我是極大的鼓勵,有關腹部脹氣造成開刀的傷口持續疼痛的現象,根據醫師的看法,開刀病人在栓塞 之後,這其實是一種蠻常見的現象,所幸來看門診,不然因為自己缺乏經驗而瞎操心,那真是划不來的事,所以今天收穫很大。
6/21 早餐後送恬恬去中大圖書館讀書,晚上8:40再把她接回來,她整整讀了12個小時的書,在回程的車上還有說有笑,真感謝主,賜給我們兩個喜歡讀書的兒女。
最近常常想到苦楚和榮耀的對比(哥林多後書四章16-18),苦楚就像栓塞後身上的疼痛,它是直接的,它會影響我們的作息,我們有時難免在苦楚中唉聲嘆 氣,但是保羅勉勵我們不要只把注意力擺在苦楚上,因為跟神為我們所預備的永遠的榮耀相比,苦楚只是暫時的,也是微不足道的,這是人生中一個了不起的功課, 希望自己能夠學得更快更好,相信有一天超越苦楚,就變成了自然而然的生命抉擇。
6/28 這一個多禮拜比較重視休息,睡眠也明顯進步,但是相對的,人也變得比較懶散,一時還無法適應這種調整,所以心情比較不好,那種一事無成的感覺,仍然是一個還不知如何應付的挑戰。
「人生的不標準答案」這本書慢慢開始受到媒體重視,昨天信義之聲忘憂谷節目約好七月四日用20分鐘談這本書。今天漢聲電台也來電要訪談這本書,時間暫訂在 7/8上午10:30,但我可以不需要去台北,用電話連線訪談即可,希望在這些訪談中,我們都能彰顯神的榮耀。
6/29 今天早上去錸德,上完實驗計劃的最後一堂課,堅持到底的學生將近20位,他們都很有心,希望他們的專題成果也能有好的成績。
下午回家覺得十分疲累,但是因為肩痛,始終睡不著,快三點時,蓮美幫我準備熱敷袋,才熟睡了一個半小時,這讓我開始學會聆聽身體的聲音,慢慢調整自己。
6/30 今天主日崇拜,花蓮門諾醫院的黃院長來證道,講到基督徒的生涯規畫,他提到兩個看似矛盾的觀念,就是基督徒一方面要信靠上帝,另一方面更要有所打算,才不致於浪費了上帝給我們寶貴的恩賜。
晚上在去揚昇的路上,坦白告訴蓮美這三個禮拜來心中驚恐與不安的感受,因為栓塞之後,人突然變得十分虛弱,也出現了一些不舒服的症狀,如今我終於可以用更坦然的心來面對,感謝主。
7/1 恬恬明天即將參加大學聯考,甚願主賜給她平安的心,去面對每一節的考試,至於上那一所學校,我並不擔心,因為深信「耶和華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耶和華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相信神已經為她預備了最適合她的好學校。
7/4 一大早和蓮美去台大醫院,先驗血,再作斷層掃描,然後也加掛了牙科,全部弄完已近十二點半,搭火車回中壢時,近兩點,雖然辛苦,但牙床腫脹近三週的問題,終於澄清,心中有平安。當沒有操心的事,精神也就特別的好,再次證明「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7/5 今天在公司完成了「圖解六個標準差」這篇文章,這是栓塞後第一篇著作,喜樂之情難以言喻。
中午小哥、孝忱送慷慷回來,親情十分可貴,小哥真的年紀愈大,對人愈關愛。四週不見兒子,當然很高興,中午一起吃飯,大家都很開心。
敬鵬陳副總再度來看我,並帶了自己種的綠竹筍,讓我深感友情可貴。
7/6 散步回家吃完藥之後,再去公司和同仁處理未來兩週Homepage 之事,弄到有眉目已接近中午十二點,再回家和大家一起吃午飯,筍湯很甜,筍子燒黃豆也格外好吃。
今天周哥、大姊在這裡幫了一天忙,將家裡裡裡外外整理得十分清爽,但也清出了許多垃圾,所幸垃圾車來時,在全家一起幫忙及清潔隊從旁協助下,垃圾也清得一乾二淨,讓人覺得十分舒暢。
晚上全家一起去揚昇洗SPA,這也算是近半年來第一次有這樣的機會。
7/7 早上全家一起去作禮拜,主日崇拜後,恬兒去學長笛,她又開始重新接觸為了聯考而放下一年多的長笛。
早上主日崇拜時,吳益宗傳道的信息—彩虹的人生,對我有很大幫助,也讓我認識到,他是一位相當有深度的傳道人。
7/8 雖然體力不好,但一進公司看到金像林副總與蔡松均寄來的兩封E-Mail ,給我極大的激勵,他們兩位都是不善言辭的人,但從網頁上了解我栓塞的病情後,都立刻用 E-Mail 來回應,那證明他們的友情更坦率,更可貴。
十點半在辦公室接受漢聲廣播電台的電話採訪,談「人生的不標準答案」這本書,主持人很用心,問的問題都很深入,相信這是成功的一次訪談。
午睡後和蓮美一起去揚昇運動,因為受到雙腳腫脹的影響,所以以柔軟操及足部運動為主,然後再去SPA,這樣的隨遇而安,讓我輕鬆了不少,洗SPA時,突然 那首聖詩『我本軟弱,主剛強』不斷在心中重覆出現,那是一種由天而來的鼓舞,讓我可以不要過份看重暫時的軟弱(無論是身體或心理),因為神說是要藉著我們 的軟弱來賞賜祂的剛強。
7/9 心中開始有一種新的衡量出現,工作在生命中的優先順序真的應該重新被調整,什麼是正確的順序也許還沒有完整的答案,但是工作的順序我至少不會把它放在信仰、家庭、健康這些事情的前面。
晚上李茂森到家裡來看我,我和他討論了一些兒女教養的問題,但是越坐腳也越腫,甚至連小腿都腫,而且用手一壓,小腿的皮膚已無法立即彈回,我和蓮美都覺得 事態比我們想像的還嚴重,但是偏偏又求助無門,所以晚禱時我們兩個都覺得十分沉重,我們甚至向神哭求幫助,我想這樣類似的經歷也許也曾經在很多病友的身上 發生,那是一種很深沉的對身體變化轉換無能為力的感覺,我願忠實記下這一段,希望未來的病情,不要讓我有無助的感覺,是一定可以逃避的,所幸晚禱的最後, 神又賜下安慰我們的心,才又從無助中見到那永恆曙光。
7/10 其安送我們去懷寧診所,吳院長一看到我們就親切的打招呼並做了詳細的診斷和說明,他告訴我,我的水腫是因肝臟而引起 ( 最可能的原因是門靜脈不暢通,以致於白蛋白偏低,進而連帶造成水腫 ),這除了讓我對病情有更進一步了解外,也幫我離開了為水腫亂操心的谷底,對我的幫助很大,也感謝主讓我有機會認識這樣一位有愛心與耐心的醫生。
7/11 凌晨12:30左右,因抽筋送醫(第三次住院)。
7/11 - 8/14 第三次住院。

張忠本
  忠樸還是走了,他只有53歲,沒有看見他的一對兒女完成學業,真的十分惋惜他走得太早。
  十二年前大哥患了肝腫瘤之後,許金川大夫要我們兄弟姐妹都去作超音波檢查,當時就發現忠樸有肝硬化的跡象,以後忠樸一直維持長期的追蹤、檢查。直到2001年7月胎兒蛋白等一些指數出現異常的現象,即進行超音波檢查,但並未發現任何陰影。
  直到2001年11月台大醫院許金川醫師才診斷出忠樸患了肝腫瘤。十二年前大哥忠棟也罹患了肝腫瘤,到三年前大哥過世,經過了九年的時間。所以我們對忠樸心存希望,相信醫學的進步,應該給忠樸更多的時間,讓他去實現一些未了的心願。
  當他第一次動手術切除肝腫瘤時,李伯皇大夫就告訴我們說忠樸長的部位在動脈血管旁邊,手術很難切乾淨,而且也已蔓延到靜脈血管內壁,情況不太樂觀。助 理醫師出來更直言不諱的說已是末期,生命不會太久。當時,大瑞與蓮美聽後大哭。我曾暗斥這個小醫師危言聳聽,因為有很多癌症病人,醫師說只有幾個月的生 命,卻多活了好多年的例子。不幸如今卻一語成讖。
  手術後半年,忠樸一方面充分調養,一方面仍不停完成「人生的不標準答案」書中最後一部分「養生有悟」,並在2002年5月出版。他的「尋智管理顧問公司」也仍然開著,每週在網路上與他的同儕及「尋智」網友溝通。他一直樂觀地認為半年後將重出江湖。
  但不幸今年6月再度發現肝腫瘤已復發,立刻作了酒精栓塞。回家休養不久,7月11日深夜突然大抽筋,緊急送醫。當時中壢壢新醫院問明他的病史,即判斷可能是癌細胞轉移到腦部,作了腦斷層掃瞄,再轉送台大醫院,台大急診室也立刻證實相同的結論。
  許金川大夫及熱心的台大醫院莊哲彥前副院 長 (目前是遠東診所所長),立刻安排台灣腫瘤權威彭汪嘉康院士,為忠樸診斷,並進行鈷六十照射治療。另外請按摩老師,每天為忠樸按摩。忠樸很有毅力的完成療 程,成效也很好,很快就能站起來行走,他也勉強自己每天練習走路。8月14日他出院,住在我家,當晚我下班回來,他笑著對我說,「感謝主!我出院了。」只 是我們發現他體力差了很多,但看到他每天高興地吃東西,飯後在室內散步,大家仍然很有信心。
  但不幸回家只過了四天「正常生活」,18日早上再度抽筋,立刻進台大醫院急診室,醫師又作斷層掃瞄,指著影片,告訴二哥與我,說他腦部不只是原來的兩 處,其他還有多處已蔓延。接著用高劑量藥物抑制他的抽筋與腦壓。但是他的體力更見衰弱,每天多數時間意識不清,有時想說話,帶著氧氣罩,語音也渾沌不清。 不過每天兒子孝慷念聖經,女兒孝慧唱詩歌給他聽,他都能領會,也頗得安慰。27日他出現腹水,這是肝硬化末期的現象,醫師為他打了白蛋白,仍未見療 效;28日晚間已無法排尿,腎臟功能已受損;29日中午血壓急速下降,晚間8:41分在蓮美及孝慷、孝慧以及兄姐和其他親友環繞下,由牧師帶領大家唱詩禱 告,送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早在12年前,忠樸發現有輕微肝硬化現象。這些年雖然他滴酒不沾,但是工作卻毫無節制。特別是離開華通,自行創設「尋智專業顧問公司」,這是拼體力與 腦力的工作。這幾年他的專業頗受電子業之肯定,諮詢顧問、訓練講座、出版「品管拾穗」、「實驗計劃速學活用法」及十三輯「尋智書摘」。他的工作愈受肯定, 他就愈拼愈有勁。雖然他活得生龍活虎,但也過份透支了體力。二姐與我早已發現他恐怕太累了,勸他多節制。但他是不會拒絕別人的人,在盛情難卻下,終於賠上 了寶貴的健康。十分疼惜他這樣不珍惜自己。
  從去年11月到忠樸過世,十個月的時間,蓮美不分日夜守在忠樸身邊,無怨無悔地照顧他。我們一直擔心蓮美瘦弱的身體能否支撐得下去;更擔心她能否承受 忠樸英年早逝的傷痛;所幸蓮美的堅強超乎我們的想像。兩個孩子中孝慧個性像爸爸開朗、樂觀。孝慷則較內斂,特別是忠樸剛生病的時候,他相當地懊惱。但是7 月癌細胞轉移到腦部後,已知爸爸來日無多,孝慷反而愈見剛強。他跟媽媽說,如果上帝真要爸爸早些走,他只希望爸爸少受一些苦。
  在忠樸幾度住院期間,年近70歲、本身也患高血壓的二哥忠樑,幾乎每天像上班一樣準時到醫院協助照顧忠樸。在忠樸左半身麻痺期間,每天要到台大醫院舊館去作放射線治療,二哥每天將忠樸抱上抱下,手足之情溢於言表。
  忠樸的飲食,輪流有蓮美的大姐蓮玉、忠敏二姐及大瑞的小妹大瑜為他們作菜,送到醫院。
  雖然我們疼惜忠樸如此早逝,但是他在病床上看見自己的妻兒、兄姐及親友對他如此溫情的照顧,最後帶著盼望回到天家,這也是一種福氣。
 

註︰張哥住院期間,教會為張哥發動禁食禱告列車行動,多半由張哥口述,戴文峻牧師、柴中鳳姊妹摘錄,轉發給教會弟兄姊妹,以下為代禱內容及病情摘要。

中壢浸信會禁食禱告列車起動:

七月十一日
  您可以成為一個教會復興的推手,一起加入禱告列車吧!
  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7),當他抽筋時他們一家一起背誦詩篇二十三篇,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的竿,你的杖都安慰我!以上是張哥要與我們一起分享的經文 。
禱告重點:
  1. 一起來憑信心宣告:上帝將權柄給教會,卻沒有給醫生,所以我們要一起來宣告,這也是讓教會得復興的關鍵點,疾病、退後的靈不能侵擾我們,讓中壢浸信會再一次經歷神, 張哥再一次要大大為主作美好的見證。
  2. 七月十一日凌晨二點張哥左腳抽筋持續三十分鐘,至壢新就診照 X 光,之後轉院至台大,作腦部核磁共振,請為追蹤治療禱告。
  3. 為林姐,慷慷,恬恬有足夠體力,心情平穩,出入平安禱告。
  4. 為了讓張哥及林姐有好的休息,減少接待的壓力,目前請勿來院探望,最新狀況會隨時傳遞進一步禱告訊息,請持續守望。
七月十二日
  張哥說:上週還能自由走動,現在連下床都有困難,不能控制自己的手腳。一週前還覺得我們有一雙好腳,一雙好手是理所當然,實在不能輕忽神給我們的恩典,天天都是值得感恩的日子,學習多感謝!
  與大家分享一段經文是:腓立比書四章六及七節:「應該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你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張哥說一定要跟大家分享許多的感恩:
  1. 當晚由壢新轉至台大過程十分順利。
  2. 順利找到病房,而且還是一人的,超過所求所想。
  3. 醫生謹慎細心,解決我們所有的疑問,有耐心又有豐富的知識。
  4. 許多弟兄姊妹的禱告及扶持。
  5. 雖然臨時安排檢查,讓林姐不知所措,而蕭哥即時的出現及協助。
  6. 為恬恬大考完,慷慷放暑假感恩,讓他們成為家中的好幫手,最佳看護,也為恬恬填寫志願有智慧禱告,讓神親自為她預備一個好的學校。
代禱事項:
  1. 目前白蛋白過低,只有3.1,正常人是3.5-4.8,張哥需要能多攝取白蛋白,又因目前不能吃太油及太硬不容易消化的食物,也忙於做檢查,所以吃不多,請為他能多吸收禱告。
  2. 目前已知因腦部神經的壓迫,所以左腳無法使力,也讓手腳有些水腫現象。為找到原因及即早發現感謝神,更為日後醫生會診後,決定治療的方式禱告。
  3. 為日後所有的檢查治療時間及安排順利禱告,能縮短住院的時間。
  4. 為他們全家都有好的睡眠,有好的體力禱告。
(以上多由張哥口述,中鳳記錄之。)

七月十三日

   早上9:00到醫院,張哥還是與我們分享感恩的事,如前封代禱信中提及的,後來一起禱告後張哥才休息!週末醫院沒有安排檢查/治療,有親友來探望!張哥 一直掛念陪伴同工在日光室的時間,要我們早一點回去...,求神特別讓我們一同單單地倚靠祂、學習站立在祂的恩典當中!
「我們既屬乎白晝,就應當謹守,把信和愛當作護心鏡遮胸,把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帖前5:8)
感恩的事:
  1. 張哥今天早上在床上左腳已能彎曲與右腳同步且持續1-2分鐘!
  2. 血液檢查身體目前的鉀含量在High-End!
  3. 謝謝弟兄姊妹的代禱托住他們(請繼續在神面前守望)!
代禱的事:
  1. 目前因身體白蛋白缺乏,有四肢水腫及腹水現象,預計下週施打白蛋白(效果約持續7-10天),請特別為他身體排水能夠恢復正常禱告!
  2. 目前醫師考慮先用藥物(利尿劑...)排水,但藥物會有副作用,會將鉀也排掉(感恩的是目前鉀含量在高檔),會造成心臟的問題比較麻煩,請特別為藥物治療的過程禱告,讓身體內部鉀離子的指數能維持在平衡狀態!
  3. 請為張哥腫瘤部份的治療禱告,腦部電療的部份,目前院方能排到的時間是8/1,林姐特別請我們為能安排到早一點的時間,不致延誤治療禱告!!
  4. 張哥坐著說話會累,請特別為他有好的休息好的體力禱告,也為家屬禱告!
(張哥需要休息,若非需要,請勿前往探視增加家屬的負擔!)

七月十五日

親愛的代禱同工:平安!
  今天張哥精神不錯,在沒有打擾之下,終於睡了一個舒服的午覺(檢查完後),張哥要我唸了今天領袖守望突破禱告手冊,今天提到為自己的禱告是讓我們向保 羅一般聽見主的意象呼聲,讓我清楚知道你對我生命中的旨意,並求你賜我突破環境的信心,回應你的呼召。讀完我們有些思想,林姐就預備好張哥的晚餐,在張哥 的要求下,我們在場的親友一起手牽手一起謝飯禱告!恬恬餵爸爸吃了一碗多的雞湯麵線,水果等,開心的他就在床上做起運動了!

感恩:
  1. 為今天有45分鐘的好睡眠。
  2. 為曹弟兄能來按摩,讓張哥腿部不致僵硬。
  3. 可以學習腳步復健運動。
  4. 為今天下午家政的即時出現協助照X光順利。
  5. 為教會目前正在慕道中的魏弟兄,前來探視,可以一起開口禱告,為這個新生命感恩,又多了一個白天可排班的弟兄壯丁。
代禱:
  1. 為明天要做腦部定位禱告。
  2. 為早日可以安排電療禱告。
  3. 目前白蛋白尚未提昇,繼續禱告,讓張哥有好的胃口,好的吸收。
  4. 今天照右肩X光片,求神保守一切正常。
七月十六日
  今天下午2:30張哥順利完成放射治療前的定位,下午5:30立即進行第一次的放射治療,比起預排的日期(8/1)提早了將近半個月,感謝主應允大家的禱告!這樣張哥就不必拖那麼長的時間等待了。
  張哥要我轉達他的感恩:
  1. 這段住院治療期間,再度體會神是比起醫生更瞭解人體構造的大醫生,因此每次治療前,他學會先為醫生禱告,求天上的大醫生賜智慧給為他治療的醫生,並且他會放心的把自己交給主。
  2. 等待定位時看到幾位年長的病患自行走路前來作放射,不禁為自己必須坐輪椅而感到沮喪。然而神立即安慰他「在何處有憂傷軟弱,就在何處有神的安慰和恩典」,因此他得到激勵,深覺是神讓他蒙更多的恩典。
  請繼續張哥未來的放射治療禱告,醫生評估 必須做十五次,每週一至五晚上在6:00至8:00之間選定一個固定的五分鐘來作。這樣的消息對林姐和家屬來說是一個好消息,使他們忐忒不安的心可以脫離 未定的假設性憂慮。慷慷告訴我他心中的石頭終於放了下來。此外,奇妙帶領浸信會仁愛堂曹弟兄為張哥做腳底穴道按摩,使他原本僵硬的左腿已感有力(今天扶他 上下床時連林姐都可以感覺得出來),這也是要感謝神的!
  讓我們繼續用禱告來服事張哥一家,再度提醒大家:除排定前往幫忙的同工,請個人不要前往探望,請給張哥和家屬更多休養的時間。若想要轉達問候,請與牧師聯絡轉達,謝謝大家!(戴牧師寫)

七月十八日

  今天邱哥,周姐及桂哥來看張哥,他們三人都才由國外回來,八點多張哥做完電療回到病房,意外看見大家很興奮,畢竟這些都是多年的好同工,真是哥們,縱然做完電療很累,又要打針吃藥,他還是忍不住要跟大家分享,............
  張哥說:這幾天的所流的眼淚,要比過去二年流得還多,我不是為自己的病痛而哭,而是對神的愛所激動。
  知識份子與神的關係總是隔上一層,這段時間我的心更加柔軟,更摸著神!神的愛,這一生都無法回應完全,出院之後,重新思考生活的重心,我的公司將縮減 工作,不是追求那所看得見的,如:暢銷作家如此的頭銜等等。更加體會服事人比受人服事更有價值。詩篇二十三篇--走過那死蔭幽谷,這已經不是只是背誦,是 我真實的與主一起走過。這段住院期間,神讓我更能體會這其中的無助,其中的需要及苦痛;我更知道如何幫助那與我有一樣疾病的人;以切身之苦,更能細心明白 那無法表達的需要,在未開口時也就為他做了;這樣的經歷更能讓我知道如何陪人走過這一段路,體貼人的軟弱,那種力不從心,那種無力,只有更多體諒,扶持他 走過去!...........
  因為實在不能讓他再說,必須要打針吃藥了,所以打斷了張哥的分享,我們手牽手一起禱告,邱哥開始,周姐,桂哥,我做結束禱告,這段時間禱告,都是感 恩,都是爭戰,都是得勝,也充滿許多的淚水,我想這不是我們軟弱的眼淚,當然也不是桂哥及張哥愛哭,而是向張哥說的這其中充滿了神無比的愛!
  今晚我的禱告是,主在十字架上所受的鞭傷,使我們得著醫治。我再說,主我愛你,縱然事奉路多艱難,我願一生跟隨你,回應你的愛!
治療:
  1. 每週一三五下午,需做復健,所以下午排班服事的弟兄們,要提早一點半到,陪同做完復健,張哥休息,如無其他任務,即可回家。
  2. 每天晚上八點做電療,所以七點半左右預備。目前晚上慷慷或張哥的二哥會協助他,所以晚上無需排班。做完電療十分勞累,吃藥打針,梳洗一下,張哥九點就睡了。所以切勿在這期間去探訪,今天是錯誤示範,日後不得犯規啊!
七月廿六日(張哥口述,中鳳記錄)
感恩:
  1. 這幾天復健有進步,相信神要為我預備一雙出院的腳!
代禱:
  1. 最近睡眠品質極差,許多時候不知不覺腦中會出現許多東西及不佳之念頭,我需要更深的倚靠神,讓祂安穩的靈在我心中。
  2. 希望大家能更多體諒我的狀況,目前因為白天有許多醫生需不定期會診,復健,電療,實在沒有體力,加上睡眠不佳,休息時間不足,所以希望大家暫時不要來院看 我。懇請大家為我禱告,我會將感恩及代禱事項透過牧師及關懷部執事中鳳與大家分享!
再次謝謝大家,您的禱告,是我最大之動力!

七月廿八日

感恩:
  感謝神,張哥今天可以自己不用別人扶,也不用扶東西,由病房走到護理站,再走回病房,太棒,這是我親眼見到的,迫不急待,要跟大家分享!真是感謝神!
代禱:
  1. 昨晚張哥一晚都無法睡,還好今天下午沒訪客也沒檢查,可以補一下,傍晚才能如此有力出來走路,如果您在睡前想到張哥請為他的睡眠禱告。
  2. 張哥一直不忘關心教會現況,但是他目前狀況過於憂心,更無法入眠,所以讓我們為他能全然交託禱告。我們實在不能加諸煩惱給他。
  3. 張哥說要我們可以一起傳遞,讓中壢浸信會教會成為一個充滿愛的教會,一起以愛來事奉。
八月一日
感恩:
  張哥今天已經可以走到地下一樓, 無須別人攙扶。已經在病房待了近三週,第一次到地下一樓走走,四處逛逛,真是興奮。復健師希望他可以練習離開復健室,周圍人來人往仍然可以行動自如,才算 成功。感謝主,張哥目前只要有空除了走路外,還可以爬爬樓梯。張哥說,他要在最後一次電療時,自己走到舊大樓作電療。讓我們一起來為他加油!
代禱:
  1. 電療:這個階段的電療,到下週二為止,週三需要作核磁共振,看目前腦部腫瘤之大小,再決定是否要進行第二階段之治療,讓我們迫切為張哥禱告,求神親自來掌管這個腫瘤。
  2. 水腫:目前右腳的水腫也有明顯之消去,而左腳仍須努力。
  3. 白蛋白指數:目前已回升至3.3,標準值是3.5,二餐之間,張哥願意嘗試喝安素,增加白蛋白。
八月十八日
  張哥今天又因抽筋緊急住院,目前腦部放電的情況已有緩和,也已經有恢復意識,目前已由加護病房轉出!牧師與桂哥、邱哥、中鳳已經前往醫院!請您特別為張哥及家人守望!

八月十九日

   目前張哥無法表達,時時痙攣,醫生常來會診,林姐手機響不斷,家人已經十分忙碌,林姐一再表示謝謝大家關心他們,他現在最需要的懇求,請大家為張哥迫切 禱告。目前台北的親戚會照顧他們吃喝,也請了24小時專業看護幫忙,請勿掛念。因為醫院尚無一人病房,所以實在很不方便,請大家體諒,暫時不要來院探訪, 讓張哥及家人可以有休息的機會,張哥過於興奮或激動都對病情有不良之影響,牧師會將近況與大家分享!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