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2日 星期日

書藝家徐永進/ 其他的世紀的寶貝

在客家電視台看 徐永進(書藝家)專集


世紀的寶貝

墨海行客--書藝家徐永進

徐永進,1951 年出生於苗栗頭份,師範大學國文系畢業。在書法的大海裡已經航行了四十多年,認識他名號的人不多,看過他作品的人卻滿地都是,像是觀光局的Taiwan觀 光標誌、電影「艋舺」的片名題字等。徐永進可說是少年得志型的人物,十七歲開始習寫書法,到二十五歲時,已經獲得七次全省書法比賽的冠軍,而正當他得意自 喜之際,一位前輩的話點醒了他,原來深山修行的高僧是不會參加這樣的比賽。從那時起,徐永進不再參加競賽,潛心研習各家書法,讓自己更進一步地浸淫在書法 大海的黑潮之中。

2001年他幫觀光局寫了台灣觀光標誌,最近則是幫賣座電影「艋舺」題字。一個書藝家的真實生活與他的生命故事,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可不容易,徐老師的書法生命歷程充滿挑戰與磨難。

徐永進的書法有一股屬於他自己的藝術氣息,很難把他歸類。他說他對於書法有一股強烈的使命感,就是書法的命絕對不能在他手中斷送;因此他努力在這個書寫文 字的形式日漸沒落的時代,試圖找出書法的任何可能發展空間。因為他相信天地萬物都是書法,不只人會寫書法,天地萬物也都會,他要讓書法跟更多的可能進行對 話。

導演的話/王雯玲

   我一向是個「花心」的人,當然指的是興趣而言,書法也是其中一項。從小對什麼都有興趣,直到長大依然如此,雖因家境因素從沒上過什麼才藝班,還好從事的 職業是傳播工作,非常能滿足我想接觸各種事務的好奇心。徐永進老師與我非常的不同,從很年輕開始,書法就是他的最愛,到今天,在太太的面前,他也大膽承認 書法是他永遠的情人。我想人要在某一行引領風騷,光是喜愛是不夠的,一定要有一股別人無法理解的狂熱支撐才行。

   記得小學時有位同學有一支讓我非常羨慕的毛筆,因為只要借她的筆寫書法,總能寫出比較漂亮的字,以致書法寫不好的我都怪罪於沒有一支好寫的毛筆。其實, 我也不算錯很大,徐永進老師也說好毛筆才能寫的出好字,但是他更令人驚艷的觀點是不一定要用毛筆才算是書法,這就是他勇於挑戰和不受限於傳統框架的創作態 度。

   差不多將近二十年前吧!曾經為僑委會的案子採訪過徐永進老師,那時節目目標非常明確,常要求徐老師跟著我們的計畫走。這一次「世紀寶貝」的工作方式則希 望能隨著老師的步調緩緩而行,讓大家能看到一位專職的書法家,生活與我們有什麼不同?是否他每天的生活除了書法還是書法嗎?其實不然,人是立體的,生活是 多面相的,除了練字的基本功,仍然需要進入這個花花世界,接觸自然、吸收新知、關心社會、享受天倫、靜坐禪定…..,只要能滋養人身心靈的元素徐老師都會接觸,因為寫字只是在發功,而生活才是書法的精隨。

  拍攝過程中發現老師很守規矩、很膽小。原來節目想取名為「我的黑道生涯~ 書藝家徐永進」,徐老師深怕現代網路連結方便,「有心人士」斷章取義的功力也相當了得,他怕此話一出就會被歸類為「黑道出身」,所以作罷。徐老師將他的膽 小歸咎於是身為客家人的關係,因為客家人生活很低調,所以很怕犯錯。我倒不覺得是這樣。在這樣一個多數人都自私自利的時代,守規矩、怕傷到別人,是道德自 律與和諧共融的表現,出名不在貶抑他人,藝術成就也不在矯柔做作引人側目。我常想,世界上若多幾個這樣守規矩膽小心性的人,人間或許就會良善許多了。

   每一場受邀揮毫的場所,徐老師原應為最耀眼的主角,他卻總是挑選後排的座位直到有人請他移駕專區,連受訪時都不好意思站在台上怕太引人注目,而要求記者 到旁邊的位置。每一次我到場時,老師也一定將我介紹給主辦單位,並親切的關心我有沒有位置休息、會不會口渴,還指引洗手間的方向,完全沒有「大師」的派 頭。

  生活是徐老師書法生命的重心,因此在 拍攝的過程,就像是在記錄他的生活,他不為創作而創作,他只是努力在生活中找到書法任何的可能性,換句話說,大概就是徐老師希望把他的生活書法化,而他也 確實實踐了。做為導演的我,則希望這一集的節目,觀眾們不僅能看到徐永進老師書法上的藝術表現,也能從老師身上看到他行事低調謙遜、書寫專注固執、生活輕 鬆自在的生命故事。

創作歷程/王雯玲

   “光陰似箭“這四個字用在專注的人身上,真的十分貼切;雖然我沒有專注到只做一件事情,不過這幾個月來跟著徐老師東奔西跑,拍攝、訪談、閱讀、構思,一 點兒也沒注意到時間已經來到了年終歲末之際,就像每次跟徐老師談話一樣,總是談到欲罷不能,談到師母要出來送客方才停止。

   徐老師是此次拍攝的主角,他的人生經歷豐富,故事精彩;但是經過較長時間的接觸之後,我發現師母其實也是不簡單的人物,從她為徐老師所寫的書裡面,雖然 講的都是徐老師的創作與生活點滴,但是從一位專業藝術家的妻子角度來看,讓人讀來似有超近距離剖視這位當代書法奇才的味道。

   原本是想幫徐老師呈現他創作的多元面貌,但是後來漸漸感覺到,是徐老師帶領我經歷書法世界的千變萬化。書法與其它領域的結合,說起來很容易,聽起來也很 普遍,但是他如何成功地做到呢?答案就在於他“做“了,幾十年每天一篇赤壁賦的習寫,從未間斷,基本的功夫不荒廢,實力也就日積月累地向上層進。有一顆堅 持的心,每件事情做起來就踏實許多,離夢想也就好像沒那麼遙遠。

   以前曾讀過作家史蒂芬金談論寫作的書,他建議有志成為作家的人除了要有夢想之外,更要有豐富的平凡生活經驗,除了每天花固定時間在書桌前,其它時間他儘 量在享受生活,閱讀、音樂、散步、旅行、上餐廳。徐老師的身上,我也同樣得到印證,縱使因為一顆超涼口香糖的意外,使得他人生頓時挫敗,但是此時的他,卻 找到面對與克服的方法,走在市郊的山林步道上或是住家附近的菜市場,他都盡情享受生命所帶給他的考驗,然後也把這樣的領悟化成更令人驚艷的作品。

  被電影片頭題字所吸引的朋友,或許能夠把握這個機會,停一下腳步,細細品嚐徐老師用生命所開闢的書法世界,那不單是毛筆所畫出的線條,那也是一顆執著與堅毅的心所幻化而成的美麗境界。


***


墨魂:臺灣當代書藝家徐永進


  他,徐永進,能把書法由熟寫至生,愈寫愈年輕,他的書藝魅力究竟何在?他又是如何的一個人呢?

  電影導演鈕承澤說他生猛有力的書法,就是符合電影要的力道與活力;廣告達人孫大偉也醉心在他的創意、他變的本事;連外國人也喜歡他的作品,一如台灣通閔傑輝;藝評家石瑞仁說他是怪咖但怪的有理,音樂家林谷芳讚他人自然作品也自然。

   生命原是一場冒險,人生不只是被命定,值得你出手闊綽,揮霍一番,且把它揉成知己。徐永進的書寫創作注入了他個人強烈的愛與信仰,書法不只是書法,它可 以是由書寫出發的各種越界整合。如今他已由早年的搏命書寫乃到放鬆,書寫不再是寫過去的傳統,他只是寫當下的感受,與當下的應對心境。他覺得以前他太叛 逆,慢慢地他希望能夠寫得天真、自然,保有小孩的遊戲心,享受書寫創造性喜悅;他更希望有志於書藝創作的年輕朋友能細細品嚐,走出自己的創作之路,玩出自 己生命的無限面向。

本書特色

  ★電影「艋舺」二字令人驚艷的題字者、臺灣觀光標誌「TAIWAN」的設計者,當代最夯的臺灣書法大師──徐永進的創造心法、書法秘訣,毫無保留完整呈現!

作者簡介

鄭芳和

  中國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曾任台北市立美術館學術編審,台灣現代美術、當代書法及美術館文化等專文論述七十篇,發表於藝文雜誌。



****


世紀的寶貝#24妙手--中醫師易權衡
世紀的寶貝#23東線鐵路人范淮增
世紀的寶貝#22玲瓏戲丑張有財
世紀的寶貝#21阿力伯的菸田
世紀的寶貝#19李昭清的泥香世界
世紀的寶貝#18單鏡頭人生--攝影師劉安明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