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日 星期一

Theodore H. White 白修德

Books Birdviews 書海: 美國的自我探索America in Search of Itself ...

2011年3月19日 ... 美國的自我探索: 總統的誕生(上下冊)>>西奧多.懷特著美國在台協會附設今日出版社1984. America in Search of Itself : The Making of the President ...

America in Search of Itself: The Making of the President, 1956–1980



http://www.answers.com/topic/theodore-h-white-1

----

親歷中美政治變遷的白修德

  • 2011-05-03
  • 中國時報
  • 【林博文】

 白修德深度採訪一九六○年美國總統選舉,並出版《一九六○總統的產生》一書,為大選的採訪報導樹立了典範,獲得一九六二年普立茲獎。

 抗戰時代做過〈時代〉周刊駐重慶特派員的名記者白修德(Theodore H. White),三○年代就讀哈佛大學時是「中國通」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的得意弟子,以最優成績畢業。波士頓猶太貧民窟出身的白修德(熟人都叫他Teddy),一生從事新聞工作,有三件大事名滿天下,一是嚴 厲批評蔣介石、孔宋家族和國民黨的腐敗無能,而與擁蔣寵蔣的〈時代〉創辦人魯斯(Henry R. Luce)鬧翻;二是一九四六年與賈柯貝女士(Annalee Jacoby)合著:《來自中國的雷聲》(Thunder Out of China,又譯《中國的驚雷》),震撼世界,宋美齡要求魯斯把白修德炒魷魚,遭到拒絕。

 第三件大事為深度採訪一九六○年美國總統選舉,並出版《一九六○總統的產生》一書,為大選的採訪報導樹立了典範。這本暢銷書獲得一九六二年普立茲獎(一般非小說類),白修德繼續在一九六四、一九六八、一九七二和一九八○年採訪大選並推出《總統的產生》系列著作,不過都不如一九六○年那本精采和深入。同時,效法白修德採訪大選的政治記者亦越來越多。

 白修德出生於一九一五年五月六日,死於一九八六年五月十五日,終年七十一歲。他從波士頓拉丁學校(高中)畢業後,送了兩年報紙,一九三四 年獲獎學金進入哈佛,與約瑟夫.甘迺迪二世(即未來的總統約翰.甘迺迪的哥哥,二戰開飛機殉職)同學,但兩個人從未交談過。多年後,白修德曾當面告訴約翰 說,他不喜歡約翰的爸爸老約瑟夫,約翰聽了甚是痛苦,並解釋說他的父親「並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討厭,你只要和他接觸就知道。」三○年代哈佛學費一年才四百 美元,白修德全靠獎學金,而甘迺迪是富家子弟。當時東部白人權貴世家的眼中,最看不起兩種人,一是猶太人,因此許多猶太人改姓(如白修德),另外就是愛爾 蘭人(如甘迺迪)。

 白修德個子矮小、脾氣火爆,但天生不怕苦、不畏難。

 哈佛的學術空氣使他非常滿足,他運氣好,遇到了很賞識他、比他大八歲的費正清。費正清和妻子費慰梅(Wilma Fairbank)鼓勵他學中國史,費氏夫婦對他很好,白修德後來為兒子取名,中間名字即為Fairbank。白氏畢業時獲獎學金周遊世界,一九三九年到 了中國後即決定留下來找工作,首先在重慶國民黨中宣部國際宣傳處 (處長董顯光)工作,後被〈時代〉駐重慶特派員約翰.赫西(John Hersey)羅致,加入〈時代〉並接替赫西的職位。白修德親睹了一九四三年的河南大飢荒;看到了蔣介石與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Joe W. Stilwell)的失和;碰到了國共對抗和國共人物的角力,特別是周恩來的靈巧手腕。白氏批評國民黨政府的報導,屢遭〈時代〉紐約總社的修改,最後導致 白氏和魯斯的決裂,約有十年時間不來往、不講話。

 白修德一九六○年投入大選採訪時,一開始對甘迺迪並無好感。他有次問甘迺迪五○年代白色恐怖時期,為什麼污衊他的恩師費正清,公開指控費 正清和另一「中國通」拉鐵摩爾(Owen Lattimore)是親共分子,左右國務院對華政策並造成中國大陸變色。甘迺迪當面向白氏道歉、後悔,他說他當時了解不多、認識不足,才會有這種失誤。 甘迺迪於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遇刺後,其遺孀賈桂琳曾向白修德傾吐內心的悲慘,建議他為〈生活〉雜誌撰文紀念甘迺迪。賈桂琳並引述英國中古時代亞瑟王與圓桌武士的所在地「康美樂」(Camelot)的故事形容甘迺迪朝代的「那一段短暫而又光輝的一刻」,她要白修德為甘迺迪創造神話。

 當年在重慶親歷國民黨政府和蔣宋孔家族「喪盡人心」的白修德,在天上看到今天海峽兩岸(特別是大陸)大捧蔣宋孔,甚至有史家稱蔣介石是「梁啟超的傳人」、說宋子文是「清官」,一定會大聲說:「這個人間真是變得像神話世界了!」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