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4日 星期三

黃昭堂——自由的笑聲


主席

 .......我喜歡蘇正平的追悼文:

……他常說自己記性不好,記得了別人好處,卻常常忘記別人壞處。其實,他只是要提醒,要做「大事」的人,不能老記著別人的缺點。

.........他太久生活在日本社會,又是搞體制外的革命,習慣豪邁的講話和動作,甚至有明顯的日本大男人作風。他說自己是「無情」男子,不是好丈夫,狀似瀟灑,其實是 因為為革命奔走,對妻兒有歉疚感。他太清楚自己的缺點,不吝自我解嘲,也經得起別人批評,這些缺點就顯得像明月之蝕了……

今晚有昭堂仙的紀念音樂會。
我想念他。

文.胡慧玲 2013-12-04

<附錄>
黃昭堂主席紀念音樂會——自由的笑聲
時間:2013年12月4日,晚上7點
地點:台北車站五樓演藝廳

 Opium鴉片-曾打日俄戰爭的日本第三任駐台總督乃木希典在任內(1896-1898)實施的鴉片政策,到1900灣因鴉片中毒者為169千人占了5.6%1905年臺灣第一次人口普查時人口總數約3041904年台灣財政已可完全自主,無須日本中央再行補貼,主要原因就是日本人賣鴉片,這是昭堂在《台灣總督府》中所提到的
 2011.12.5
黃昭堂(民視台灣演義) 可知要拍有水準的夢想家必須好好準備...


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11月17日驟逝,舉行告別式,回顧他的一生,台大畢業後,1958年赴日求學,取得東京大學博士,由於堅持推動台灣獨立的理念,成為黑名單長達34年,一直到1992年,才得以重回故鄉,更多精采內容,請鎖定12月4日週日晚間7:55,民視台灣演義節目。

1960年黃昭堂等人在日本創立台灣青年社,也就是台灣青年獨立聯盟的前身,1970年1月長期被軟禁的彭明敏,能順利逃出台灣,就是透過該組織,包括黃昭堂和日本盟員宗像隆幸的協助。

90年代黃昭堂回到台灣之後,堅決不加入任何政黨,繼續守住台獨聯盟,除了政治堅持,黃昭堂也和樂器結下不解之緣,中學時代,開始學小提琴,留日期間,也學過吉他,更多精采內容,請鎖定星期日晚間7:55,民視台灣演義節目。



黃昭堂(1932年9月21日-2011年11月17日)[1],又稱黃有仁Ng, Yuzin Chiautong,政治及歷史學者,台灣獨立運動的重要領袖之一,「台獨聯盟」主席,2004年2月28日手護台灣大聯盟」活動總指揮,總統府國策顧問。

目錄

[隐藏]

[编辑] 家庭背景與早年事蹟

黃昭堂,1932年出生於台灣台南縣漁村的望族,台南一中國立台灣大學經濟系畢業。其父以養殖業為業,在「二二八事件」 中曾經擔任過「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成員,事後遭情治人員通緝。有一次警察又登門查尋,時年十五歲的黃昭堂與之衝突並遭打罵,在家族支付台南警察首長 四十萬元後,此事才得「化解」。此外,當時很多知名的醫生、作家紛遭中華民國政府拘提綑綁示眾,使他深信「中國人把台灣人當作敵人對待」[2]
早在二二八事件以前,黃昭堂就注意到國民黨政府設置以來,各方面都在急速的變化。他提到頻仍得偷竊、崩潰的經濟:「在我們沒東西吃的時候,米、糖全都運往大陸」[2]。此外,黃昭堂也對和他一樣的中學生所受到的抑制,尤其是強迫講「北京話」或加入國民黨,有著相當程度的反感。

[编辑] 在日本留學而加入台獨運動的行列

黃昭堂大學畢業後,服了一年半的預官役後,於1958年12月來到日本,進入東京大學大學院國際關係論碩士課程攻讀。然後,他在1959年就開始從事台灣獨立運動。1960年2月,黃昭堂以黃有仁這個化名,與王育德,及幾位台灣來的留日學生,在東京成立了「台灣青年社」,這也就是今天「台獨聯盟」日本本部的前身。據他自己表示,黃有仁是他已去世之哥哥的名字,為了紀念他的哥哥,他選擇了這個化名當作自己參與台獨運動的名稱。
1964年,「台灣青年社」改組為「台灣青年會」,黃昭堂擔任了委員長的職務。1966年,該會再度改組為「台灣青年獨立聯盟」。四年後的1970年,全世界的台灣獨立運動團體(日本的「台灣青年獨立聯盟」、「全美台灣獨立聯盟」、加拿大「台灣人權委員會」、「歐洲台灣獨立聯盟」及「台灣自由聯盟」)共同合組了「台灣獨立聯盟」,總部設在美國。該盟成立沒多久,即發生了舉世震驚的黃文雄槍擊蔣經國事件,史稱「刺蔣案」。
關於台獨運動在日本之活動的梗概,黃昭堂曾經這樣表示:
遠從台灣青年會時代,聯盟在日本的主要活動是遊行示威與抗議,特別是每年二二八的示威活動。1970年蔣經國訪美途中,經過日本,聯盟準備向當時蔣政權的大使館發動示威,日本政府事先得知消息,強制我們不得在大使館區域遊行示威,我們即向法院提出控訴,法院還在半夜特別加班,開臨時法庭受理此案件,結果判決外國人可以在大使館區域進行示威活動,因為我們這個行動,也等於是打破了日本一貫的保守作風。
—黃英哲1991,19[3]

[编辑] 在日期間的相關學術研究

黃昭堂所有的學術研究,幾乎都和台獨運動脫離不了關係。每當有人問起黃昭堂他專門的研究領域,他總是回答:「台灣獨立運動才是我真正的專門」[3]。這好像也不無道理,黃昭堂在台灣大學讀的是經濟系,後來拿到國際學碩士、社會學博士。然而,他於畢業後在昭和大學所教的,卻是國際政治史和政治學,同時也寫了不少歷史以及國際法的論文。而不論他從事什麼題目的研究,整個重點似乎都和台灣 ─ 或者是台灣的國際地位 ─ 脫離不了關係。
就以他的學位論文而言,他的碩士論文,是以美國政策及台灣海峽中立化為題目。至於他的博士論文,則是以台灣割讓給日本時的「台灣民主國」當作研究題目。基本上,如果不將單篇論文或論文合輯計算在內的話,黃昭堂在這段期間比較有系統的著作,以下這三本大概是最重要的:《台灣民主國の研究:台灣獨立運動史の一斷章》(1970)、《台灣の法的地位》(1976,與彭明敏合著)、以及《台灣總督府》(1981)。剛剛已經提過,這裡所列的第一本書,事實上是黃昭堂博士論文的研究題目,這本論文在提交出去以後,立刻受到日本學界的肯定,不久後就由東京大學出版會出版,這也是東大出版會首次出版由外國人撰寫的博士論文。這本書幾乎可以算是截至目前為止,關於台灣民主國這個短命政權品質最好的幾本研究著作之一。不過,該書要一直到1993年,才有中文翻譯版問世。
完成博士論文以後,黃昭堂以英文發表了《Historical and Legal Aspects of the International Status of Taiwan (Formosa)》(1971)這本書,從國際法的 觀點來解釋台灣史,是一種在方法論上前人所從來沒有採用過的嚐試。以這本小書為基礎,黃昭堂又和彭明敏合作,於1976年完成了《台灣の法的地位》這本 書,和其博士論文一樣,也同樣由學術地位崇高的東京大學出版會出版。正是在這本書中,黃昭堂和彭明敏將台獨運動圈裡面已經談了很久的「台灣地位未定論」,予以進一步的系統化和學術化,從國際法的觀點,論證台灣並不是中國的領土,台灣基本上是台灣人的領土,至少台灣的歸屬至今未定。所以,要決定台灣的將來,必須尊重台灣人的意願。這本書的出版,對於台灣獨立運動人士在理論論述上和國民黨政權的抗爭,提供了相當程度的合法性基礎。
黃昭堂的第三本台灣史重要著作,是於1981年出版的《台灣總督府》一書。這本書的主要內容是描寫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的歷史。書出版後,出版社立刻把這本書列入「日本史叢書」而大力推銷,這在日本是一件比較少見的事。而他自己則是這樣說明他的史觀:「很少有人站在台灣人的立場來寫台灣史,大部份的人都是站在漢族主義立場來寫台灣史,還有不少的人站在日本人、中國人的立場來寫台灣史。因此,我們的台灣史研究應該建立在『台灣人史觀』上面,換句話說,應站在台灣人立場來解釋過去台灣歷史上發生的種種事實」[3]

[编辑] 黃昭堂主要學術著作目錄

(單篇論文不列入)
  • 黃昭堂,1970,台灣民主國の研究:台灣獨立運動史の一斷章。東京:東京大學出版會。
  • 黃昭堂,1981,台灣總督府。東京:教育社。
  • 黃昭堂,1989,台灣總督府,黃英哲譯。台北:自由時代。台北:前衛。
  • 黃昭堂,1993,台灣民主國之研究,廖為智譯。台北:台灣現代學術研究會。台北:前衛。
  • 黃昭堂,1996,台灣淪陷論文集。台北:財團法人現代學術研究基金會。
  • 黃昭堂,1998a,黃昭堂獨立文集。台北:前衛。
  • 黃昭堂,1998b,台灣那想那利斯文。台北:前衛。
  • 黃昭堂主編,2000,中國的武嚇與臺灣的安全保障。台北:台日安保論壇。
  • 黃昭堂編,2001,台、日、中的戰略關係。台北:台日安保論壇。
  • 黃昭堂主編,2002a,八田與一研究。台北:現代文化基金會。
  • 黃昭堂主編,2002b,西太平洋安全保障。台北:台日安保論壇。
  • 黃昭堂主編,2002c,國際人權研究,陳文恬執行編輯。台北:現代文化基金會。
  • 黃昭堂,2003,台灣新生國家理論:脫出繼承國家理論、分裂國家理論來促成新生國家的誕生,侯榮邦翻譯。台北:現代文化基金會。
  • Ng, Yuzin Chiautong. 1971. Historical and Legal Aspects of the International Status of Taiwan (Formosa).Tokyo: World United Formosans for Independence.
  • 彭明敏、黃昭堂,1976,台灣の法的地位。東京:東京大學出版會。
  • 彭明敏、黃昭堂,1995,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蔡秋雄譯。台北:玉山社。

[编辑] 參考文獻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