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5日 星期日

習,薄,全中國地方官商,朱夏蓮

中國政經觀察:習,薄,全中國地方官商,朱夏蓮




我覺得各地方言越來越嚴重,我昨天上香港看一則華碩代製Google公司的新產品行貨到港……要和電信單位夾一夾”……都要查資料才可以。同樣一般人讀中國網頁,障礙豈只是繁簡字的認識而已。舉個例,近日習近平講許多毛的語言,除了毛的大日子近了,或許跟薄案背景等有密切關係---薄案的審理必須讓被告這樣唱作俱佳當英雄。

Political Stagecraft in China’s Trial of Fallen Official
Analysts say the spectacle is an effort by China’s leaders to convince allies of Bo Xilai that he had his say in court, and that the long sentence he is expected to get is based on evidence, not political payback.

-----
我每周總要跟山外書店的老闆,大談我對中國的觀察與推論”---- 前一陣子有一則消息是,中國維安費用超過國防費用……上周某報系訪問余英時教授,也提到奧運北京就有數萬(6-8)維安人員,又舉他的某親戚是天安門媽媽,經常有維安人員陪他/她出城旅遊十來天,我說他們還可能拿假發票向政府報帳……這種共用國家資產的情形一定很多啦。

其實,中國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如何將全國各地的泡沫建設煞車,去/前年的溫州崩盤其實是先聲,這種崩盤,當然不只是與政府合建的單位等,許多人都將積蓄借給這些單位…….從改革開放起,他們開始吃到發展/成長的甜頭,還是頭一次必須面臨斷頭”/失敗/泡沫的現實……..


 *****

2013年 08月 23日 11:06

中國債務問題明星分析師朱夏蓮


美 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 簡稱:美聯儲)高層希望瞭解中國金融系統時,他們會找到朱夏蓮(Charlene Chu)。不乏中國問題專家的高盛(Goldman Sachs)也會與她會談,並將對話稿發給客戶。全球最具影響力的投資公司之一GMO有限責任公司(GMO LLC)將她稱為“搖滾巨星”。

互動圖:中國上升中的風險
朱夏蓮效力於惠譽國際評級(Fitch Ratings),目前已成為最受追捧的研究中國金融系統的專家之一;現在這個系統的風險正逐日上升。

朱夏蓮表示,發生在中國身上的是企業信貸過量的經典故事,但非常極端。根據惠譽的測算,截至6月底,中國私人部門債務與經濟規模之比從2008年的129%升至214%,這數字比政府數據要高。

當中國央行在6月份製造的流動性緊張狀況令國內銀行系統癱瘓時,朱夏蓮的支持者表示,她在兩年多之前就已預言了這種狀況的發生。

GMO策略師Edward Chancellor表示,逐一翻閱她的報告,你會發現這個故事越發深奧,驚心動魄。他說,隨著中國銀行業陷入困境,朱夏蓮的知名度得到提升,他們戲言她成為了搖滾巨星。GMO管理的資產達1,080億美元。

朱夏蓮揭開了中國影子銀行系統的蓋子,使巨量隱藏債務曝光。其他中國問題專家認為,她是促使中國央行在2011年把通過影子銀行發放的貸款也納入債務指標的功臣。但朱夏蓮表示,即便是現在,也不是所有的這類債務都被計入了官方數據之中。

中國央行未回覆記者的置評要求。

作 為最為唱空中國的人士之一,查諾斯(James Chanos)表示,他們非常欣賞朱夏蓮的工作。查諾斯的對沖基金Kynikos Associates從2009年開始做空中國,當時朱夏蓮警告稱,中國為應對全球經濟危機而採取的債務驅動型刺激計劃可能會製造出信貸泡沫。

高盛本月向客戶發送了一份名為《中國信貸問題》(China Credit Concerns)的研究報告,裏面是與朱夏蓮的對話,文末還附有高盛七位中國問題專家撰寫的文章列表。高盛對此不予置評。

美 聯儲副主席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和紐約聯儲(New York Fed)行長William Dudley在去年訪問中國時,與北京頂尖金融界人士舉行了會談;據公開的Dudley行程安排和知情人士表示,他們還擠出時間和朱夏蓮共進早餐。在加入 惠譽之前,朱夏蓮曾在紐約聯儲工作。紐約聯儲發言人對此不予置評。Dudley還曾在2010年與朱夏蓮會面。

Gilles Sabrie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供職于惠譽國際評級公司的朱夏蓮在她北京的辦公室內,照片攝于本月早些時候。
朱夏蓮對上述會面輕描淡寫。她表示,她不喜歡傍別人的名氣自抬身價。朱夏蓮是負面消息的低調發佈者,這一點與Meredith Whitney和Nouriel Roubini等高調的批評人士不同,後兩人在金融危機之前就做出了尖銳的預測,並且獲得了媒體的大肆報導。

朱夏蓮預計,最糟糕的情況是,危機正在醞釀之中;而最樂觀的情況是,中國有可能經歷長期的、債務壓頂的經濟放緩。

現年42歲的朱夏蓮生於美國丹佛,母親是美國人,父親是中國移民,生於湖南的一個茶商家庭,後成為蔣介石國民黨的一位將領。

1949年中國共產黨建立政權後,她的父親逃到了香港,後來在59歲時移民到了美國,在一家醫院做洗碗工,並在那兒認識了她的母親,一位在百貨商店打零工並兼職電話銷售員的天主教方濟會修女。

朱夏蓮在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獲得了國際關係和商務碩士學位,師從頗具影響力的美國對華經濟關係批評家、經濟學家Nicholas Lardy。

2000年她受雇於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負責監測中國金融系統狀況,並研究銀行業。

這 個時機很好。當時中國銀行業還在舔舐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信貸狂潮之後留下的傷口,中國政府於2004年對國內銀行業進行了救助,之後各大銀行高調進行了首次 公開募股。朱夏蓮說,她從來不認為政府從銀行手中接管一些不良資產、再注入一些資金,之後推動這些銀行上市,一夜之間情況就能出現根本的轉變。

渴望進一步瞭解中國銀行業以及她父親家族狀況的她在2005年來到了中國,當時她並沒有任何工作,第二年她開始就職於惠譽負責研究銀行業。

兩年後朱夏蓮從一位中型銀行高管口中瞭解到中國影子銀行業的興起。這名高管向她透露,他正在通過打包銀行貸款並出售給客戶,即所謂的理財產品來減少銀行帳面貸款額。朱夏蓮稱這一過程既能夠擺脫政府信貸額度,又能夠隱藏問題貸款,一舉兩得。

當時她懷疑如果這些貸款出現問題是否會出現在銀行資產負債表上,並開始對此進行深入研究。到2010年7月份,影子銀行業務急劇擴張。她在一份當時被廣泛援引的報告中指出,中國上半年信貸增速的低估幅度達到28%,相當於人民幣1.3萬億元(合2,120億美元)。

六個月之後朱夏蓮及另外兩名分析師構成的團隊發現了以貼現和承兌票據形式存在的人民幣1.6萬億元的隱藏信貸。

隨後中國央行在2011年7月份公佈了更廣泛的信貸指標—社會融資總額,這一指標納入了朱夏蓮發現的許多表外信貸。

Alex Frangos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