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30日 星期五

Sir Howard Panter, Rosemary Squire



大使劇院集團的創始人夫婦


幾個月前,霍華德•潘特爵士(Sir Howard Panter)在英國女王生日榮譽授勛時被授予騎士頭銜,以獎勵他在戲劇方面做出的貢獻。他的夫人、大使劇院集團(Ambassador Theatre Group)聯合首席執行官、聯合創始人羅斯瑪麗•斯誇爾(Rosemary Squire)卻一無所獲。大使劇院擁有和經營著倫敦西區的數家劇院、一些英國地方性劇院,以及一家百老匯劇院。
她生氣嗎?“生氣。誰不想 (被封為女爵士)啊。”不過,向前看的心態還是占據了上風。斯誇爾說,和丈夫不同的是,她不需要外界的認可,盡管她確實因在戲劇方面的貢獻獲得過一枚大英 帝國官佐勛章(OBE)。在兩人共同擁有的董事會會議室里,她看著坐在身旁的丈夫說:“他以前得過的唯一獎項就是剋服閱讀障礙努力獎。我上學的時候成績一 直很好。”會議室中擺放著在他們的作品中合作過的各路明星的照片,包括《恨世者》(The Misanthrope)中的戴米恩•劉易斯(Damian Lewis)和凱拉•奈特利(Keira Knightley),以及《三姐妹》(Three Sisters)中的克裡斯汀•斯科特•托馬斯(Kristin Scott Thomas)。斯誇爾說:“你數學得過幾次A?四次還是五次?真不少。虧你還是個生意人……”

丈夫辯解道:“我只是有點閱讀障礙。”
斯誇爾不敢苟同:“你讓他說說自己家郵編多少。”
霍華德只好認輸。他口袋里總是裝著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自家郵編,因為在銀行辦事的時候有時需要用到。

夫妻倆發生分歧時,霍華德爵士往往會讓步,聽從妻子的意見。斯誇爾務實、直爽而且精力充沛,這正適合她作為企業運營負責人的角色,而霍華德則負責創意方面。 兩人都不承認自己是“戲子”。兩人似乎都沒有表現出戲劇化的做作,除非把吐字清晰以及控制發聲的能力算上——兩人在這兩方面都做得很好。

過 去20年裡,這對夫婦打造了英國最大的劇院集團之一。集團在英國全國擁有和經營著39家劇院,包括Lyceum劇院等許多著名的倫敦西區劇院。今年5月他 們收購了百老匯劇院Foxwoods,目前這家劇院正在上演音樂劇《蜘蛛俠:關閉黑暗》(Spider-Man: Turn Off the Dark)。他們還有擴張到亞太地區的雄心壯志。該集團製作和參與聯合製作的作品包括,獲得過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Bafta)頒發獎項的詹姆斯•麥 卡沃伊(James McAvoy)主演的《麥克白》(Macbeth),《律政俏佳人》(Legally Blonde),大衛•哈塞爾霍夫(David Michael Hasselhoff,曾出演電視劇《護灘使者》(Baywatch))等明星主演的默劇。他們還經營一項在線訂票業務——ATG Tickets。在藝術機構補貼遭削減之際,他們的集團去年的銷售額從上一年的9240萬英鎊增長到1.088億英鎊,並實現營業利潤1500萬英鎊 (2011年的這個數字是830萬英鎊)。

夫婦倆的劇院集團每周有40萬席次等待觀眾光臨,他們堅持的一個原則是:必須提供“最優秀”的內 容,並迎合多元化人群。每一部作品、每一家劇院都是一個成本中心。霍華德爵士表示:“你得不停地思考,‘這是一部好戲嗎’?同時還得不停地權衡,‘我們能 讓這部戲賺錢嗎?這是部能在全球演出的戲嗎’?”

用一部賺錢的音樂劇來補貼另一部有創意但虧本的戲劇對於集團品牌沒有什麽好處。但規模經濟意味著,集團承擔得起製作新作品的風險,也有錢去投資。音樂劇《人鬼情未了》(Ghost)就是一例。

霍華德爵士表示:“在地方性劇院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有一年曼徹斯特市場會異常火爆,但下一年就不行了,不過或許布裡斯托爾又會突然火爆起來,就這樣此起彼伏。組合效應意味著,這對我們不是生死攸關的問題。”

盡管作品推動著業務發展,但製作只是集團業務的一部分。ATG Tickets為ATG管理的所有英國劇院提供訂票服務,也為英國許多劇場、藝術家和演出打理訂票事務和電子商務。零售和營銷也是集團的重要業務。他們已 經投入了數百萬元,用於編制600萬家庭的數據。這就意味著,他們能夠實施精準營銷,而不是購買昂貴的電視和印刷廣告。霍華德爵士表示:“(我們事先就知 道)你喜歡什麽樣的戲,(也)知道你是否喜歡白葡萄酒。”
他們在悉尼設立了辦事處,作為進軍亞太地區的先頭部隊。進軍亞太地區的先鋒者是, 製作人、作曲家勞埃德•韋伯男爵(Lord Lloyd Webber)旗下的製作公司Tim McFarlane(前身是Really Useful Group)。進軍中國市場目前只是個夢想,還沒有可行的計劃。斯誇爾表示:“在中國市場站穩腳跟要耗費很長時間。”

向全球擴張的雄心壯志 已經大大超越了夫婦倆最初的起點。兩人在1979年的倫敦女王劇院(Queen’s Theatre)相識。當時,斯誇爾在售票處工作,而霍華德正在製作《夜鶯在歌唱》(And A Nightingale Sang)。1986年,斯誇爾有了第二個孩子,正在休產假時被裁掉了。
“霍華德給我打電話說,‘他們瘋了’。”霍華德讓斯誇爾來自己的製作公司當總經理。從此,兩人成為同事。這種工作關系後來發展成私人關系——兩人與各自的伴侶離婚後走到了一起。他們在1994年結婚,如今共同育有一女。

作 為獨立製片商,他們夢想著能買下一家劇院,來演出自己的作品。1992年,在兩個朋友的幫助下,他們以305萬英鎊買下了約克公爵劇院(Duke of York’s Theatre)。這兩個朋友分別是房地產企業家朋友彼得•貝克威思(Peter Beckwith)和希臘船運巨子、慈善家埃迪•庫盧昆季斯爵士(Sir Eddie Kulukundis)。很多原始投資者如今依然是股東。

2009年,他們用9000萬英鎊買下了Live Nation的16家劇院,其中大部分資金由私募股權基金Exponent提供。他們說,投資者(也是最大的股東)一直贊同他們在創意方面的雄心壯志。

斯誇爾表示:“他們認為,如果你有了好內容,就能賣出更多啤酒、更多門票、以及更多周邊商品。”但她不喜歡這種對社會活動非常男性化的看法。她要求他們轉移到威尼斯欣賞藝術,而不是喝酒和裝備黑色級別滑雪道,但這個要求遭到了拒絕。
這對夫妻否認了Exponent近期將出售持有的股份的傳言,但承認這在未來某個時候是必然會發生的。

外部投資者會打探他們的婚姻情況嗎?
霍華德笑道:“(如果我們離婚),投資者肯定會感到關切,這是人之常情。幸運的是,據我所知,我們的婚姻目前還是穩固的。”他緊接著看了一眼妻子,尋求保證。妻子卻說:“沒有誰是不可取代的。”
他們如何把私人生活與工作分開?
霍華德爵士表示:“在這方面我們做得很糟。”妻子也同意他的說法:“問問我們的孩子。他們說,回到家裡還要工作太可怕了。他們不喜歡我們把工作帶回家,但這很難做到。”
譯者/倪衛國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