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詹宏志:第一屆的楊士琪卓越貢獻奬(李遠);失去之後的溫度─點滴追憶王宣一 。蕭珊





馬世芳分享了李遠貼文



李遠


2小時 · Taipei 台北市 ·



夢幻騎士-------懷念一個人和一個狂野的八十年代

已經不止一次了,她衝進位於西門町的中影製片企劃部,這個傳説中的台灣新電影的革命大本營,劈頭就説:「我覺得很糟呢!去年(1983)我們還有海灘的一天和兒子的大玩偶,今年呢?很沉悶呢?」她的口氣像是我們的老闆,其實她是跑我們新聞的記者,凡事衝動、熱情又越界。她叫做楊士琪。在兒子大玩偶慘遭國民黨文化工作會修理的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拯救了這部重要的電影。


但是她並不知道表面上年輕世代的大獲全勝,卻是私底下真正整肅的開始,我們的老闆明驥正要被撤換,我們也正考慮要辭職。這是1982年新電影運動從中影興起之後的1984年保守勢力最大的反撲。原本齊聚中影的年輕導演們紛紛鳥獸散各自在中影之外尋求拍片機會,像侯孝賢直接投資楊德昌拍青梅竹馬,並且擔任男主角。

那一天她又打電話來向我詢問目前電影界有那幾部由文學作品改编的電影,她要先讀完小説再根據自己的判斷做專題報導,她想向我借其中一本已經買不到的小説。她向來不受片商的賄賂和威脅,堅持媒體的批判精神。就在一個意志消沉的上班清晨,聽到了她的死訊,因為熬夜氣喘病發作,瞬間不告而别。她的英年早逝對我們而言真是晴天霹靂,頓失戰友的悲傷使大家思考如何面對,於是有了楊士琪電影紀念奬的誕生。年輕世代的電影工作者和有共同理念的媒體人组成了工作委員會,連續三年的得主分别是台灣新電影之父明驥、大陸第五代導演之父吳天明及協助許多缺少資金和資源的阿榮片廠創始人林添榮。其中吳天明在天安門事件後流亡海外,輾轉來到台灣領取王童設計的天使獎座,使得這個奬充滿了傳奇色彩。

從比較宏觀的台灣電影史角度看來,一個年輕記者之死意外的凝聚了原本快要潰散的興新革命力量,楊士琪纪念奬的意義在當時的重要性等同於三年後的1987年台灣新電影宣言。 在第一屆楊士琪纪念奬頒奬典禮上侯孝賢説了這樣一句話:這時代應該輪到我們了吧?而楊德昌也罕見的把青梅竹馬獻給了楊士琪,那一年兩位導演才三十七歲,我們大部分人才三十出頭。之後,這些年輕導演們紛紛又齊聚中影展開了二次革命,完成了更精彩的作品如「童年往前」、「戀戀風塵」、「恐怖份子」、「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我這樣過了一生」、「稻草人」等,直到1987年由政府發動的保守勢力再度反撲為止。

這個已經消失了三十年的楊士琪電影紀念獎,在一群以胡幼鳯為首的老朋友們花了近十年的時間奔走、遊説下,竟然奇蹟式的在第十九屆的台北電影節中的台北電影獎中復活了。它和原本的卓越貢獻奬合併,成為第一屆的楊士琪卓越貢獻奬。只因為時代又改變了,這一切水到渠成:柯文哲市長、鍾永豐局長、台北電影節新上任的沈可尚總監,和一群新組成的年輕諮詢委員們,缺一不可。之後,在激烈辯論後,詹宏志先生獲得四分之三的評審委員們的支持下成為第一屆的得主。一個消失了三十年的傳奇電影獎頒給了另一個幾乎被遺忘的電影傳奇人物,一切皆是實至名歸。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描述詹宏志的得獎理由,我會這樣描述:「他是引領台灣新電影浪潮第三次革命的人。」在為「台灣新電影宣言」(1987)執筆之後,才31歳的詹宏志乾脆從一個鼓吹者成為行動者,藉由「合作社」這樣一個虛擬的平台組織,陸續協助侯孝賢及楊德昌完成了「悲情城市」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也繼續參與其他影片的拍攝,使原本會結束在八十年代末期的新電影浪潮翻過了另一個更艱困的高峰,延續到九十年代,由李安、蔡明亮等人接棒,使得台灣電影在國際三大影展中出盡了風頭。做為一個義無反顧、挺身而出的跨界知識份子,詹宏志所代表的正是一種歷經殖民統治時代,知識份子引領思潮,引領大眾在黑暗中摸索向前的微光,是種永不放棄的志氣和希望。台灣社會能夠在強控制下一再蛻變成功,靠的正是這樣「夢幻騎士」般的精神。

「夢幻騎士」是怎樣的精神?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精神, 是愛打抱不平的美國西部片中除暴安良的大鏢客的精神,也像是武俠片中神秘的武林高手對抗邪惡勢力的精神。他們在掏槍或揮劍的瞬間,大壞蛋和大魔頭應聲倒地,之後大鏢客或武林高手便又風塵僕僕的離開了。詹宏志跨界做過許多轟轟烈烈的事,從出版、音樂到網路報,他是從不畏失敗中不斷開創新天地。他也寫歌,有一首「夢的風暴」有一段歌詞是這樣寫的:「一隻劍能擊殺多少情仇?一隻手能擋多少洪流?孤單的你,怎樣才能夠渡過黃昏的決鬥?」從打抱不平出發到直接介入台灣新電影的製作,他本身的故事充滿了傳奇。

其實才十九歲的台北電影節本身也和楊士琪、詹宏志一樣,在台灣電影界一直是扮演著除暴安良、行俠仗義、扶植弱勢的角色。台北電影節誕生在1998年,正值台灣電影工業式微之際,我們決定把所有資源都給剛開起步的年輕電影工作者。十年(2008)後台灣電影終於在年輕世代手中復興。直到今年(2017),我們更從台北電影獎的報名及入圍名單中看到了下一波崛起的更年輕更勇猛的世代。

2017是特別的一年。正逢楊德昌導演逝世十週年,台灣新電影宣言三十週年,解除戒嚴三十年,香港回歸中國大陸二十年,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時代巨輪不停前進,我們每個人彷佛只能隨波逐流。夢幻騎士的精神卻告訴我們,只要我們願意,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相互扶持,小人物仍然可以在舊時代中創造全新的局面。

7月14日19:30光點華山2F多功能藝文㕔

對談人:詹宏志/小野

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電影工作者
在沙灘不遠的海岸公園,我遇見了蕭珊,全台最年輕的咖啡店老闆。蕭珊...
OPINION.CW.COM.TW


詹宏志專文:失去之後的溫度─點滴追憶王宣一
詹宏志 2015年04月12日

*****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