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Martin Schulz 舒爾茨; Angela Merkel leads Europe’s fight for liberal values

2017年德國大選

舒爾茨:躋身諾獎的書店老闆想當總理

「我會成為德國總理」社民黨候選人馬丁‧舒爾茨這樣說道。他能做到嗎?在問卷調查中基民盟的默克爾依然領先。那麼挑戰現任總理默克爾的馬丁‧舒爾茨有著什麼樣的履歷呢?
Deutschland wählt DW Interview mit Martin Schulz (DW/R. Oberhammer)
(德國之聲中文網)對馬丁‧舒爾茨來說2017年的大選可以說起點很高:當社民黨主席加布里爾令人意外地宣佈放棄競選後,舒爾茨成為該黨的總理候選人。"百年老黨"社民黨也再次煥發活力,民調顯示社民黨的感召力突然上升,新增成千上萬名黨員。民意調查機構認為,曾任歐洲議會議長的舒爾茨在德國內政中還是"全新的",人們對他寄予了變革的希望。這種"舒爾茨效應"也讓基民盟感到不安。
在社民黨中人氣很高的舒爾茨有著什麼樣的履歷呢?他的政治仕途並非在德國,而是在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2012年他如願以償地成為歐洲議會議長,直到2017年才戀戀不捨地離開了這一職位。然後將政治觸角伸向了柏林,恰逢社民黨的調整時期,也是因為前外長施泰因邁爾成為了德國總統。
Deutschland Potsdam Wahlkampfauftritt Martin Schulz (Getty Images/AFP/S. Loos)
舒爾茨Martin Schulz成為總理候選人,"百年老黨"社民黨也再次煥發活力
以全票當選
雖然舒爾茨沒有成為外長--這一職位由加布里爾接替,但他成為了總理候選人和社民黨新主席。領導層更相信舒爾茨有能力挑戰默克爾,畢竟他沒有在大聯合政府裡幹過,不是大聯合政府的成員。
還有一點非常令人振奮:在2017年3月的特別黨代會上,舒爾茨以全票當選社民黨新主席。他在極短的時間裡成為危機重重的社民黨的希望之星,不僅是因為他會講話,還有他的能力和感召力。如果在這個時間節點上馬上進行選舉的話,舒爾茨的勝算還是比較大的。在今年2月和3月的問卷調查中,他的支持率一度超過德國最受歡迎的女政治家默克爾。
"我曾經在最底層"
馬丁‧舒爾茨能成為黨主席和總理候選人,並不是"含著金湯匙"從搖籃裡帶過來的。他生長於亞琛附近一個叫烏瑟爾林的小鎮,說起來有些好笑:17歲時他想成為一名專業足球運動員,並為此放棄了高中畢業。後來由於身負重傷,不得不放棄了心愛的足球運動,並且開始喝酒,最後成為一個失業的酒鬼,倒在排水溝裡。他的哥哥和黨內的朋友把他拉了上來。談到那段往事他總是說:"我曾經在最底層"。
Deutschland | SPD nur noch bei 20% - enttäuschter Martin Schulz (picture-alliance/U. Baumgarten)
舒爾茨曾經是一名失業的酒鬼
重新振作起來之後,他在烏瑟爾林開了一家書店,結了婚並有兩個孩子的舒爾茨說:"閱讀就是我的生命線"。他很願意為大家推薦一本德國大歷史學家寫的,有關魏瑪共和國覆滅的書。從中人們可以學到,對破壞民主的行為及時做出反應的必要性。
北威州最年輕的市長
踏上仕途後,舒爾茨賣掉了書店。不過直到今天,這位萊茵蘭人依然懷念自己的書店。舒爾茨31歲就當上了烏瑟爾林的市長,1994年入選歐洲議會,2012年成為議長,並於當年與歐盟委員會及歐洲理事會的高層一同獲得了奧斯陸頒發的諾貝爾和平獎。2015年獲得著名的亞琛卡爾獎。
不過,舒爾茨豐富的歐洲政治經驗對他轉戰柏林所地來的幫助是有限的:雖然他一直強調對"底層百姓"的關切,但在內政理念上卻長期模糊不清。今年早些時候有批評者嘲諷他代表了"除了內容以外的所有東西"。後來他拿出了一個方案,內容包括數十億歐元的教育投資。
Bundestagswahl TV-Duell Merkel skeptisch Schulz ernst (Reuters/RTL)
舒爾茨將矛頭直接對準總理默克爾,說她"驕傲自負"和"脫離現實"
舒爾茨效應何在?
社民黨的這位候選人能帶來多大的拉動力呢?從幾個州議會的選舉結果中已經不難看出:社會黨在薩爾州沒有實現權力更迭的願望,在石荷州和非常重要的北威州,基民盟的人成為州長。舒爾茨通過良好的州議會選舉結果為大選鋪路的希望無疑落空了。
期間,民意調查顯示,社民黨的支持率再度跌回了之前的20%左右。馬丁‧舒爾茨繼續擺出攻勢,將矛頭直接對準總理默克爾,說她"驕傲自負"和"脫離現實"。舒爾茨表示,很多選民還沒有作出最終決定,他將極力爭取他們的選票,戰鬥到最後一刻。

  • 日期 19.09.2017
  • 作者 Nina Werkhäuser



2017.1.2
Financial Times
Seven decades after the destruction of Nazi Germany, Berlin is once more in a position to contemplate global leadership — albeit cautiously.



Despite the dangers of staying in power too long, Angela Merkel made the right choice to run for a fourth term in office.
FT.COM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