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7日 星期二

郭台銘:供應鏈拯救世界作者/Foxconn Tries to move past the iPhone



Foxconn Tries to Move Past the iPhone
New York Times (blog)
TAIPEI, Taiwan — Terry Gou did almost everything that Apple could ask for. He made all those iPhones — and he made them cheap. When Apple was subsequently criticized for low wages and poor working conditions at his factories in China, it was Mr. Gou ...
See all stories on this topic »
 
New York Times (blog)

 2010.10.26 郭台銘:供應鏈拯救世界作者:富士康科技集團董事長郭台銘
編者按:本文是由郭台銘本月在清華大學“清華全球管理論壇”上的發言稿整理而成
全世界的產業都在變,供應鏈也在變。供應鏈無所不包,可大可小。資金的供應是一個供應鏈,能源也有能源的供應鏈。我從電子行業的角度來談談供應鏈。
十年前,我在台灣做過一個演講。我講了網絡時代的三個特色,一個叫如虎添翼,一個叫虛擬世界,一個叫無遠弗界。
什麼叫如虎添翼?如果你是老虎的話,互聯網就是你的翅膀。如果你是老鼠的話,你加一個翅膀變成一個蝙蝠。
我們目前互聯網大部分能夠滿足的是眼睛和耳朵的,你可以聽音樂,你可以讀書。但是你鼻子要聞的和嘴巴要接觸的,互聯網還滿足不了。這是虛擬世界。
前天是我的生日,我不能回家過生日。我的女兒一歲多,一定要跟我通電話,可是她還不太會講話。我用我們公司的視頻設備和她見面。她一直拿糖果想給我吃,但是沒有辦法接觸到我,她就覺得很奇怪。昨天中午,在我香港和思科的最高主管開會。我跟他講,我用你那個視頻設備和我女兒聊天,我女兒給我餅乾吃,我沒有辦法吃到,沒有辦法聞到它的香味。他說他要開發這項技術。我在清華大學捐了納米中心,我​​們正在做納米的方便麵。你在互聯網上一按,方便麵就可以直接泡了。當然現在還沒有到這個境界,也許將來有一天可以實現。
第三個無遠弗界。現在買東西可以全世界範圍內比較。互聯網在改變現在的供應鏈,所以現在的供應鏈要急速發展,更有效率。我們做一台電視機,從韓國把麵板運到中國,運到南京做組裝,然後送到很多地方裝電視機,再送到賣場,再送到你家裡。你曉得整個供應鏈有多少?
七八年前,我曾經和索尼的供應主管談到,在CRT(使用陰極射線管(Cathode Ray Tube)的顯示器——譯者註)時代,價錢不會高高低低。我今年賣不了,明年可以賣。因為它有獨特的技術,今年不暢銷的機型,明年可以打發沃爾瑪賣掉。 CRT從生產到零售店,整個供應鍊是126天。索尼內部希望把它縮短成64天,怎麼都做不到。
現在TFT(Thin Film Transistor,即薄膜場效應晶體管,用於液晶顯示器——編者註)出來。 TFT跟半導體一樣,都是半導體製成,任何電子產品只要經過半導體的製成, 都會有供需不平衡,永遠是供大於需跟需大於供並存。因為,供給面是呈階梯式的成長。每一次供貨出來,突然增加很多。但是需求面是呈線性的,所以永遠有一半是供大於需,另一半是需大於供。
我常常談到很多中國的電視公司,有很多人是賠錢做的。從台灣買來面板,運到惠州組裝,再運到法國去賣。從供應鏈上看。他買的時候是需求大於供應,價錢就漲,所以他買的面板成本就很貴。如果海運的話,一塊大的TFT大概55寸,40寸,42寸,一塊面板從工廠出來運到德國,大概要75天的時間。這樣長的時間裡,一塊面板可以從一千塊美金每片跌到六百塊美金。如果這個時候他走空運,空運費一百塊美金,他還可以後來者居上,還可以便宜兩三百塊美金。所以, 整個電子業的供應鏈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我正好從事這個行業,我們有半導體工業,也有TFT。我們在台灣和大陸的工廠,現在都面臨供應鏈的問題。去年、前年經濟不景氣,半導體的投資放緩, 現在突然生意好起來了。蓋廠要18個月,大家要搶資源,所以整個的供應鏈要重新連起來。我們公司現在正在中國做實驗,在做這樣幾件事情:
東部沿海工廠要往西遷。比如說,我們最近在重慶、成都、鄭州、武漢設廠。搬遷最大的問題也是供應鏈的問題。怎樣縮短這個供應鏈?必須要做到垂直整合,必須要跟客戶保持最暢通的聯繫。我們把中間經過的很多的倉庫, 很多的過程進行整合,然後做直接有效的管理。我正在做這些方面的努力。
在中國我們也在推動“萬馬奔騰”計劃,很多員工回家鄉創業,我們鼓勵他們自己創業當老闆。中國的供應鏈在大城市已經很成熟。在落後的鄉村地區,在供應鏈夠不到的地方,比如消費者要買一個電視機,維修等等將來會有很多問題。所以在我們公司,只要做滿五年我們就給他一個回鄉創業的機會。我們準備在五年開 一萬家店。我們的員工懂得怎麼維修,怎麼教客戶使用。客戶要買一台電視,我們的工廠就近很短時間就生產。縮短了供應鏈,減少了庫存,也把很多的中間環節的成本降低了,這樣消費者可以得到又快、又便宜的產品。
對供應鏈的風險,我想做什麼事情都有風險的。認識風險跟能不能解決風險是兩回事,我是覺得大家都在認識風險,但是怎麼解決風險,我看都未必明白。市場永遠是高高低低,變化無窮。我們對天氣也只能做預測,不能控制天氣。
但是,供應鏈的風險,我大概認為,有三個方面我們應該認識,而且要去注意到。
第一個就是科技發展過快。怎麼樣在你最短的時間,把你的產品推到世界的每個角落去。你押這個,而沒有押這個​​,可能這個就會把你整個翻盤。
台灣的電子業我搞了37年,今年近38個年頭。我們從外銷美國的電視機開始做起,到現在做遊戲機。在半導體和TFT這個領域,很多的技術一直在變。半導體的技術是往小的地方走,TFT是往大的地方走。全世界在研究納米的數控,如果這個技術成熟了,你的庫存可能會變窄。科技發展之快,你是沒有辦法阻擋的。這就是科技可以帶動人類進步的一個原因。這是第一個風險。
第二個風險是網絡經濟造成消費者習慣改變過快。日本是一個消費習慣非常封閉的社會。我跟索尼的人談過,日本人很喜歡國貨,但是他沒有想到,iphone在日本賣到手軟,賣到不行。消費者的年齡開始下降,網絡經濟又讓消費者的習慣改變的非常快。我們年紀大了,認定了吃碗炸醬麵,一定要吃醋,山西的年輕人就不吃醋,但是我講的不是男女交往的吃醋,是真的山西人吃的那個醋。這個習慣已經改變,他們喝紅酒,所以消費習慣的改變是一個風險。
第三,在中國供應鏈最大問題是世界經濟政治風險,​​比如匯率的風險。所以,我們也是在走國際化的道路。我們主要的“雞蛋”都在中國,但是在歐洲、在墨西哥我們都有工廠。我們也對這個風險有所管理。但是了解風險是一回事,能不能控制風險又是另外一回事。
供應鍊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供應鏈的管理不是只有成品的物流,應該是到製造端的物流,製造的供應鏈,甚至到原材料的供應鏈。整個供應鏈把它串起來,這對於整個經濟的幫助是很大的。大家不要去花太多時間在投資和金融上,應該有一些學生願意研究一個電視機的供應鏈,甚至一個電腦、一個手機的供應鏈。如果誰能夠把供應鏈縮得更短,讓沃爾瑪要賣的時候有貨,不賣的時候就沒有庫存,或者你想賣的時候就有庫存,而庫存不要太高,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我建議清華的學生更多地關注這個問題,這個能夠產生很大的價值。不管是富士康還是偉創利,還是沃爾瑪,都是你們很好的工作單位,不要去高盛啊,錢的遊戲只是遊戲而已,而供應鏈會拯救我們世界。
我就報告到這裡。我並不知道您是否同意我的觀點,但這就是我個人的觀點。





2010.10.26 郭台铭:供应链拯救世界 作者: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 郭台铭

编者按:本文是由郭台铭本月在清华大学“清华全球管理论坛”上的发言稿整理而成
全世界的产业都在变,供应链也在变。供应链无所不包,可大可小。资金的供应是一个供应链,能源也有能源的供应链。我从电子行业的角度来谈谈供应链。
十年前,我在台湾做过一个演讲。我讲了网络时代的三个特色,一个叫如虎添翼,一个叫虚拟世界,一个叫无远弗界。
什么叫如虎添翼?如果你是老虎的话,互联网就是你的翅膀。如果你是老鼠的话,你加一个翅膀变成一个蝙蝠。

我们目前互联网大部分能够满足的是眼睛和耳朵的,你可以听音乐,你可以读书。但是你鼻子要闻的和嘴巴要接触的,互联网还满足不了。这是虚拟世界。
前天是我的生日,我不能回家过生日。我的女儿一岁多,一定要跟我通电话,可是她还不太会讲话。我用我们公司的视频设备和她见面。她一直拿糖果想给我 吃,但是没有办法接触到我,她就觉得很奇怪。昨天中午,在我香港和思科的最高主管开会。我跟他讲,我用你那个视频设备和我女儿聊天,我女儿给我饼干吃,我 没有办法吃到,没有办法闻到它的香味。他说他要开发这项技术。我在清华大学捐了纳米中心,我们正在做纳米的方便面。你在互联网上一按,方便面就可以直接泡 了。当然现在还没有到这个境界,也许将来有一天可以实现。
第三个无远弗界。现在买东西可以全世界范围内比较。互联网在改变现在的供应链,所以现在的供应链要急速发展,更有效率。我们做一台电视机,从韩国把面板运到中国,运到南京做组装,然后送到很多地方装电视机,再送到卖场,再送到你家里。你晓得整个供应链有多少?
七八年前,我曾经和索尼的供应主管谈到,在CRT(使用阴极射线管(Cathode Ray Tube)的显示器——译者注)时代,价钱不会高高低低。我今年卖不了,明年可以卖。因为它有独特的技术,今年不畅销的机型,明年可以打发沃尔玛卖掉。 CRT从生产到零售店,整个供应链是126填。索尼内部希望把它缩短成64天,怎么都做不到。
现在TFT(Thin Film Transistor,即薄膜场效应晶体管,用于液晶显示器——编者注)出来。TFT跟半导体一样,都是半导体制成,任何电子产品只要经过半导体的制成, 都会有供需不平衡,永远是供大于需跟需大于供并存。因为,供给面是呈阶梯式的成长。每一次供货出来,突然增加很多。但是需求面是呈线性的,所以永远有一半 是供大于需,另一半是需大于供。
我常常谈到很多中国的电视公司,有很多人是赔钱做的。从台湾买来面板,运到惠州组装,再运到法国去卖。从供应链上看。他买的时候是需求大于供应,价 钱就涨,所以他买的面板成本就很贵。如果海运的话,一块大的TFT大概55寸,40寸,42寸,一块面板从工厂出来运到德国,大概要75天的时间。这样长 的时间里,一块面板可以从一千块美金每片跌到六百块美金。如果这个时候他走空运,空运费一百块美金,他还可以后来者居上,还可以便宜两三百块美金。所以, 整个电子业的供应链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我正好从事这个行业,我们有半导体工业,也有TFT。我们在台湾和大陆的工厂,现在都面临供应链的问题。去年、前年经济不景气,半导体的投资放缓, 现在突然生意好起来了。盖厂要18个月,大家要抢资源,所以整个的供应链要重新连起来。我们公司现在正在中国做实验,在做这样几件事情:
东部沿海工厂要往西迁。比如说,我们最近在重庆、成都、郑 州、武汉设厂。搬迁最大的问题也是供应链的问题。怎样缩短这个供应链?必须要做到垂直整合,必须要跟客户保持最畅通的联系。我们把中间经过的很多的仓库, 很多的过程进行整合,然后做直接有效的管理。我正在做这些方面的努力。
在中国我们也在推动“万马奔腾”计划,很多员工回家乡创业,我们鼓励他们自己创业当老板。中国的供应链在大城市已经很成熟。在落后的乡村地区,在供 应链够不到的地方,比如消费者要买一个电视机,维修等等将来会有很多问题。所以在我们公司,只要做满五年我们就给他一个回乡创业的机会。我们准备在五年开 一万家店。我们的员工懂得怎么维修,怎么教客户使用。客户要买一台电视,我们的工厂就近很短时间就生产。缩短了供应链,减少了库存,也把很多的中间环节的 成本降低了,这样消费者可以得到又快、又便宜的产品。
对供应链的风险,我想做什么事情都有风险的。认识风险跟能不能解决风险是两回事,我是觉得大家都在认识风险,但是怎么解决风险,我看都未必明白。市场永远是高高低低,变化无穷。我们对天气也只能做预测,不能控制天气。
但是,供应链的风险,我大概认为,有三个方面我们应该认识,而且要去注意到。
第一个就是科技发展过快。怎么样在你最短的时间,把你的产品推到世界的每个角落去。你押这个,而没有押这个,可能这个就会把你整个翻盘。
台湾的电子业我搞了37年,今年近38个年头。我们从外销美国的电视机开始做起,到现在做游戏机。在半导体和TFT这个领域,很多的技术一直在变。 半导体的技术是往小的地方走,TFT是往大的地方走。全世界在研究纳米的数控,如果这个技术成熟了,你的库存可能会变窄。科技发展之快,你是没有办法阻挡 的。这就是科技可以带动人类进步的一个原因。这是第一个风险。
第二个风险是网络经济造成消费者习惯改变过快。日本是一个消费习惯非常封闭的社会。我跟索尼的人谈过,日本人很喜欢国货,但是他没有想 到,iphone在日本卖到手软,卖到不行。消费者的年龄开始下降,网络经济又让消费者的习惯改变的非常快。我们年纪大了,认定了吃碗炸酱面,一定要吃 醋,山西的年轻人就不吃醋,但是我讲的不是男女交往的吃醋,是真的山西人吃的那个醋。这个习惯已经改变,他们喝红酒,所以消费习惯的改变是一个风险。
第三,在中国供应链最大问题是世界经济政治风险,比如汇率的风险。所以,我们也是在走国际化的道路。我们主要的“鸡蛋”都在中国,但是在欧洲、在墨西哥我们都有工厂。我们也对这个风险有所管理。但是了解风险是一回事,能不能控制风险又是另外一回事。
供应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供应链的管理不是只有成品的物流,应该是到制造端的物流,制造的供应链,甚至到原材料的供应链。整个供应链把它串起 来,这对于整个经济的帮助是很大的。大家不要去花太多时间在投资和金融上,应该有一些学生愿意研究一个电视机的供应链,甚至一个电脑、一个手机的供应链。 如果谁能够把供应链缩得更短,让沃尔玛要卖的时候有货,不卖的时候就没有库存,或者你想卖的时候就有库存,而库存不要太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我建议 清华的学生更多地关注这个问题,这个能够产生很大的价值。不管是富士康还是伟创利,还是沃尔玛,都是你们很好的工作单位,不要去高盛啊,钱的游戏只是游戏 而已,而供应链会拯救我们世界。
我就报告到这里。我并不知道您是否同意我的观点,但这就是我个人的观点。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