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9日 星期四

孫大偉

自從上月, 孫大偉的親友給許多故事。  選這則當代表。
----

大偉,我沒有哭---孫大偉教會我的四堂課

《康健》資深撰述王梅,曾幫廣告教父孫大偉出書《該生素質太 差》,以及多次採訪報導。就連大偉想要將來葬身何處,都是王梅寫《跟親愛的說再見》一書時,他親口說出的心願,從拉拉山的樹下改到清境農場的杜鵑花下。面 對好友驟逝,王梅最後一次寫孫大偉。這一次,是關於大偉教給她的幾件事。
文.王梅

「大偉,我沒有哭。」
2010年11月7日,台灣廣告界人稱「教父」、「才子」、「頑童」的孫大偉以58歲盛年離開人世,成為轟動媒體的新聞。隔天,我到中部出差,坐在南下的高鐵一路回想和大偉20多年的互動,心有所悟寫下了這句話。
奧美整合行銷集團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莊淑芬和孫大偉情同姊弟,她很精準地形容大偉,「崛起於廣告界,影響力卻超越廣告界,他是台灣的英雄,他的離去更是台灣的損失。」
我和大偉因為多次採訪工作而熟識,曾經共同完成《該生素質太差》與《老男人與老男孩》兩書,以及數十篇報導,有4~5年時間因為必須密集工作,和大偉來往頻繁,與他的家人與身邊同事也相當熟稔。
大偉為人四海,交遊廣闊,從市井小民、販夫走卒、高官要員到企業老闆,到處都有他的好朋友。身為大偉的朋友之一,老實說,我有很深沈的失落感,彷彿 生命裡「空掉了一塊」。但我反覆咀嚼,大偉這一生活得淋漓盡致,痛快精彩,沒有白來一趟,很少有人像他這樣的際遇,我應該替他感到高興,實在不應該掉淚。
永不浪費生命
大偉教給我的第一件事,他熱血沸騰,永不浪費生命,做事永遠都是打前鋒、帶頭衝。他一共經歷3家廣告公司──奧美、汎太、偉太,早從在奧美時代,他 就經常帶著工作夥伴南征北討,抓蝦、摸魚、追趕流星雨。我也曾經跟著「大偉幫」一起加入過幾場「戰役」,遠征福壽山、清境農場、馬祖、台東等地,曾在淒風 苦雨中遇到大霧,飛機被迫折返,改搭夜船上岸,印象依舊深刻鮮明。

 他可以盡情嬉戲玩耍,但也頭腦冷靜,做任何計劃都會先沙盤推演,盯緊每一個細節。舉例來說,2002年他去參加鐵人三項,2006年騎自行車環島,事前 都花了相當長的時間縝密規劃,包括勘查路線、體能訓練、行程分配,絕不貿然行事。他一生都在努力「拚執行」,一貫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廣告拚在執行」,意思 是說,光是有好點子有什麼用,不把它執行出來就是白搭。

一般人都以為孫大偉天生就是做廣告的好手,其實,他高中留級,大學落榜3次,換過很多工作,最後瞎打誤撞才進入廣告業,不到幾年光景就從小文案爬升到創意總監,那是因為他在背後付出加倍的努力。
他非常用功,只要有空,幾乎卷不離手,隨時都在看書,而且看的種類很廣泛,天文地理、自然生物、歷史小說、漫畫遊記,是個標準的「雜食動物」,還會 一邊看,一邊記重點。他有一項特長,記憶力過人,看過的內容幾乎都能牢牢記住,有次大偉的老戰友何兄(何英超)和他打賭,想故意考考他,大偉隨手抓出一本 書清清楚楚地講出重點。難怪大偉做創意信手拈來都是素材,因為肚子裡裝了很多料,廣告界資深前輩莊淑芬就親口說過,「大偉是我看過最用功的創意人。」
有情有義,只說真話
大偉教給我第二件事,有情有義,愛恨分明,不說假話。大偉以「愛朋友」出名,常說「為朋友可兩肋插刀」,每個朋友在他心中都佔有一個「位置」。有一 回,我請他到《康健雜誌》演講,他老兄不假思索回說,「妳就是找我去跳脫衣舞,我也得跳啊!」讓人聽得很窩心,真是給足了面子。
但大偉也對我說過「No」。我的另一本書《手術室裡的祕密》出版,找他幫忙寫推薦序,他起先一口答應,但後來看了書的內容談到「醫療失誤」、「手術 併發症」與「細菌感染」等章節,又深覺不妥,提筆寫了一封信向我道歉,解釋他本身是「醫療受益者」,不能違反江湖道義,得了便宜還賣乖。

 大偉的心臟不好,緊急動過2次心導管手術,驚險地與死神擦身而過,讓他有很深的體悟與感恩,「醫院是個奇特的地方,能讓人興起謙卑之心。」他說,鞠躬道謝那些曾經拯救他性命的醫護人員都來不及,怎可倒將一軍、「出賣」朋友?我了解大偉處事風格,沒有繼續為難他。

 他們兄弟都有高血壓和心臟病的家族病史,大偉的四哥比他更英年早逝,49歲那年死於心肌梗塞。幾年前,我記得大偉曾跟我講過,「台灣男人平均壽命是75歲,我憑什麼認為自己會比這個數字活得更久?」我當他是說笑,沒有答腔。
但大偉很認真地思索過這個問題,從2003年動過手術以後,他就公開聲稱,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是他賺到的,只要多活一天,就多賺一天。有一次,他表情嚴肅地跟工作夥伴、偉太廣告總經理周筱莉說,「你們都以為我是樂觀的人,其實我是悲觀論者,每天都在拚最後一分鐘。」
大偉想得很清楚,每個人的人生終點都是確定的,而是在到達終點的過程中選擇用哪種方式。他總自比是一輛跑車,一直在挑戰極限,跑車最大的悲哀就是停在車庫裡腐朽生鏽,萬一他這台跑車在跑道上掛了,撞得粉身碎骨,也要甘願,因為這是跑車的宿命。
趁早寫好遺囑腳本
大偉教給我的第三件事,對死亡一定要有想法、有計劃,才不會倉促而走。幾年前,曾有機會與大偉訪談過「死亡」,他說到自己早已寫好遺囑腳本,他其實很早就認知,「明天」和「無常」並不見得是明天先到,「意外」就像突擊檢查,無從作假,愈早做好準備才能接受生命無常的本質。
在醫院接受心臟手術時,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能活著走出去,朦朧中感覺彷彿回到童年時撒野的模樣,以及父母年輕時的風采,正在與大姊、四哥話家 常……。出院後,大偉寫下了對生命的了悟,「我像是經過多年遊蕩,終於踏上返鄉之路的遊子,身後是牽腸掛肚、依依不捨的妻兒,遠方則是朝思暮想、一別經年 的父母與兄姊,往前往後都是團圓,只是和不同的對象而已。」

 大偉一直擔心他的心臟問題,最後卻因腦溢血過世。他在加護病房和死神奮鬥的最後2個月,我去探望他不下10次,但始終未走進加護病房一步,沒有見到他最 後的模樣,我私下認為那是保留給家屬的專利,在我心目中他就是「一尾神氣的活龍」,我只需表達關心,必要時或許可以把在《康健》工作所學到的知識提供協 助。

 大偉的昏迷指數始終維持在3,以醫學的判定標準是屬於重度昏迷的腦死。我心裡很清楚大偉應該是醒不過來了,即使逃過一死,也會變成必須仰賴各種維生儀器 的植物人,以他願賭服輸的個性,絕不會喜歡「歹戲拖棚」。我擔心大偉在最後一刻被CPR電擊急救,幸好家人與醫療團隊已有共識,讓他平靜有尊嚴的離世,沒 有在生命結束前遭受「死亡套餐」的折磨。

 我回家趕緊立下自己的遺囑腳本,簽好「拒絕心肺復甦意願書(DNR)」,以免萬一得到重病藥石枉然時,還被送去插管或者變成植物人,拖累家人。把這些事都打點好,我才能無後顧之憂、在有生之年好好活著,走的時候了無遺憾。
死亡只是旅行的形式
大偉很早就決定不要告別式,他討厭繁文縟節,最好是靜悄悄地走,不要驚動大家,他很不喜歡那種哭哭啼啼、吵吵鬧鬧的氣氛。大偉曾參加過很多告別式,常常好奇地想,如果那些「主角」有知覺,會不會覺得被困在那個軀殼裡的時間很難熬,希望趕快度過漫漫長途。
大偉過世那晚,諸親好友在醫院的往生室裡跟著誦經團一起助念「南無阿彌陀佛」,正前方是躺在那裡全身覆蓋「往生被」的大偉,我看不見他的臉,瘦瘦長長的身體線條,好像躺在船裡等著被曬乾的鹹魚。
看到這幅畫面,我突然覺得很有趣,我猜想大偉的靈魂此刻飄浮在空中,一定會忍不住對著我們開罵,「你們這些豬頭,在這裡敲鐘誦經,連續搞了好幾個鐘 頭,不嫌吵啊!」但我在心裡和他對話,「大偉,現在既然落在我們手裡,就隨便我們怎麼搞吧,由不得你了!」我走出往生室,隨口和坐在休息區裡的胡珮玟(大 偉戰友)說起這事,兩人很有默契地相視而笑。
大偉走後第3天,我們共同的好友之一、企業界老頑童、奇哥實業董事長陶爸(陶傳正),用電子郵件傳了3張大偉的照片給我。幾個月前他們一起受邀替台灣觀光局的「光點計劃」擔任評審,到北部、東部的旅遊景點實地考察了一圈,陶爸難得跟大偉一起出遊,趁機幫大偉拍了幾張照片。

 陶爸為大偉留下的身影,幾乎都是背部或側面大特寫。我有點不滿,打電話向陶爸抗議,「你拍大偉的鏡頭,怎麼不是『老屁股』,就是『老人斑』? 」陶爸回說,「妳不覺得他的『老屁股』看起來很放鬆嗎?」我們兩個忍不住笑了起來,陶爸說的沒錯,畫面中的大偉看起來的確很「放鬆」,這就是他一貫的人生 態度:放輕鬆,並且玩得爽。

 不過,我認為大偉還是做錯了一件事,不該太早離場,送行的親友這麼多,卻只有他一個人登機。莊淑芬比喻得好,「大偉是急性子,等不及要到另一個世界去探 險。」大偉心愛的大兒子小牛也說,「爸爸在那一頭微笑招手,交代大家別擔心,他先去那裡玩耍,要我們好好繼續走下去,見到他的時候才有更多精彩的故事可 說。」

 這也是大偉教給我的最後一件事,死亡只是一種旅行的形式。大偉的好友、資深音樂製作人倪桑(倪重華)語重心長說了一句,「他是活菩薩,教會我們最寶貴的『生命課』。」

往前往後,都是團圓
雖然大偉交代不舉辦公開告別式,但大家還是決定替他舉辦「畢業典禮」攝影展,這樣他就無話可說,因為大偉非常喜歡玩攝影,他曾經形容,廣告是他的大老婆,攝影就是他的小老婆。
「往前往後都是團圓,只是和不同的對象而已」-孫大偉。偉太廣告的同事把這句話當作大偉畢業展的slogan,我真是由衷地喜歡這句話。《天堂的階梯》與《天堂旅遊指南》這兩本書都告訴我們不需要懼怕死亡,因為死後到達的世界是另一個樂園。
每年大偉過生日,我總不忘寄張卡片給他,心想,今年這張生日卡可能寄不出去了,但我還是琢磨著,是否把收信地址改寄到「在天堂裡的孫大偉」。
大偉,謝謝你,我們天國相聚。
PS.很抱歉,我還是忍不住偷偷哭了。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

11/22Fanny 傳給一份:大陸同胞的單車台灣環島夢!
最讓我想起孫大偉先生的自行車環島之旅的 planning 階段的文章
孫大偉在10歲時曾經有個夢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騎自行車環島.他五十五歲時,完成了他人生中的一個夢想,也就是騎著腳踏車環島

*****

孫大偉1951年2010年11月7日),生於台灣屏東縣,著名廣告製作人、作家、主持人、企業家,曾任台灣奧美廣告創意總監、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顧問、張思恆文教基金會董事長,自行車新文化基金會顧問,以及上海偉太廣告總裁。
熱愛釣魚、登山、自行車、旅行,充滿創意,在台灣文化圈中素有盛名,被稱為廣告教父。

目錄

[隱藏]

[編輯] 生平

孫大偉其父為東北人,1949年帶著全家隨國民黨政府來到台灣,落腳屏東。孫大偉出生於台灣屏東眷村,是家中第八個兒子。中學時隨家人遷移到宜蘭羅東居住,因成績不佳,中學曾經留級大學聯考落榜、重考。服完兵役之後,重考並畢業於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系,與李豔秋是同學。其妻袁自玉也是就讀於輔大時的同班同學,與孫大偉生有二子。
32歲時,進入國泰建業(即今台灣奧美廣告前身)由試用文案做起。此後,因製作許多膾炙人口的廣告,在廣告界展露頭角,並成為台灣奧美廣告創意總監。他樂於提攜後進,台灣廣告界許多著名人物,如許舜英范可欽都視他為師父,因此被稱為廣告教父。
41歲時,他離開台灣奧美廣告,獨自創業。曾任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顧問,52歲時,又在上海創辦偉太廣告。
孫大偉中年開始挑戰鐵人賽,開創了台灣中年人攀登玉山,與騎單車環島的風氣。他也在電視開設節目,介紹廣告,曾擔任傳訊電視「廣告也瘋狂」和力霸友聯「廣告再瘋狂」節目的製作及主持、Go Go TV「今夜要回家」和年代「魚樂新聞」節目主持人。
孫大偉政界及商界的人緣極佳,與藝人陳昇陳文茜、商界嚴凱泰等人皆是好友。1998年,國民黨馬英九參選台北巿長時,由孫大偉擔任廣告總監,為他製作了一系列的競選廣告,最具代表性作品就是「馬之內在」。在馬英九進行台北巿長連任選舉,以及總統大選時,都曾邀請孫大偉為他製作廣告。也曾幫國民黨郝龍斌朱立倫胡志強等人製作形象廣告。
2009年,參與捷安特董事長劉金標發起的京騎滬動。
2010年,設計了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的標誌。

[編輯] 逝世及以後

孫大偉素有氣喘高血壓心臟病史,2010年9月因腦溢血入院,於11月7日下午1點30分病逝於台北振興醫院,享年58歲[1]

[編輯] 著作

  • 《該生素質太差 : 孫大偉的成績單》作者:王梅
  • 《人慾橫流-孫大偉的異想世界》作者:孫大偉
  • 《孫大偉的菜尾與初衷》作者:孫大偉

【本報台北訊】「廣告教父」孫大偉,七日結束五十八歲的人生,他生前好友包括陳文茜、李艷秋以及嚴凱泰等,替孫大偉策畫了「孫大偉的畢業典禮」,用攝影展取代告別式紀念他。

親 朋好友將舉辦兩波攝影相片展覽,包括十九日在台北華山藝文中心舉行「往前往後都是團圓│孫大偉攝影展」,以及十二月六日,也就是孫大偉生日這一天在新店圓 頂劇場辦「有你真好│孫大偉畢業典禮」,屆時民眾可透過孫大偉生前攝影作品與生活照,看見他眼中與眾不同的世界,並緬懷這位廣告教父。

孫大偉廣告生涯共創作超過百部的廣告作品,其中不乏膾炙人口、令人印象深刻的廣告。而生前的最後一部作品,則是與媒體人陳文茜共同完成的環保議題影片「正負二度C」。

「大 偉,有你真好」,陳文茜昨天手持在孫大偉辦公室找到的一幅字「有你真好」,並說畢業典禮名稱不但取名為「有你真好」,還將分『此生素質很差篇』和『大偉偉 大篇』兩部分。陳文茜說,孫大偉用豁然的態度看待生死,曾表示在過世後不喜歡亂糟糟的告別式,想靜靜的走,所以朋友們不幫他辦告別式,僅將他身前的攝影作 品和廣告作品集結,以靜態和動態多媒體方式,在畢業典禮中展出。

孫大偉─從三次落榜到「廣告教父」

文.王梅

孫大偉因為生性貪玩,興趣廣泛,上課不專心,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有點過動的傾向,曾經留級、三次落榜……,高中導師給他的評語是「該生素質太差」。
直到入伍當兵,遇到一位連長,看出孫大偉的潛質,讚賞他把軍中事務辦得很妥當,當面鼓勵他:「你當憲兵表現很優秀,以後進入社會一定也優秀。」孫大偉重拾自信,決定要從谷底重新出發。退伍後,他發奮考上大學,成為班上最高齡的學生。
他換過很多工作,但都做得不久,最後被老婆用「激將法」,32歲才進入廣告圈,從菜鳥的文案做起,初出茅廬就展露才華,一路爬升到國內首屈一指奧美廣告執行創意總監的位置,被譽為「廣告教父」。
即使做廣告,孫大偉依舊不改貪玩的本性,玩得很盡興,這些豐富的生活經驗反而成為創意的素材,代表作包括March汽車、MTV好屌篇、起乩篇、中 華職棒......,得過國內外大大小小超過200座獎項。老婆曾和孫大偉打賭,進廣告公司絕對熬不過3個月,結果竟然已做了25年,不但老婆對她刮目相 看,包括他自己也承認「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經過年少輕狂的衝撞,孫大偉一步一步找回自信。他說,年輕有嘗試錯誤的權利,但也要有判斷的能力,一旦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向,勇敢「玩」到底。

------
Thanks KJ
孫大偉的遺囑腳本(天下雜誌)~~我們要好好活著

國家籃球教練錢一飛過世以後,資深廣告創意人孫大偉為他策劃告別式,最後將告別式主題定為:一飛沖天。

對外發出的訃文,是一幅藍天白雲的照片,一顆緩緩往天空飛升的籃球,下面拉了一根細細的絲線。象徵一旦往生了,從此解脫,如同衝上藍天,自由遨翔。

告別式現場,特別搬來250顆籃球,排成波浪,精心製作的多媒體影音DVD,配上大陸內蒙古歌手布仁巴雅爾演唱的《天邊》,把錢一飛教練多彩的人生詮釋得淋漓盡致。

懷念才是最好的弔祭

辦完了錢教練的喪禮,孫大偉想到自己未來的告別式,「我應該不會要告別式,因為我不喜歡麻煩別人,一般告別式的氣氛都是亂糟糟,現場兵荒馬亂的,我最好是靜悄悄地走。」

他停頓了一 下,又接口說,「告別式是留給活人看的,對一個人懷念在心裡,就是最好的弔祭。」大偉媽媽生前就很反對漫天哭喊、敲鑼打鼓的告別式,告誡他們兄弟姊妹千萬不要「活著不孝,死了亂叫」。

大偉一向討厭繁文縟節。念大學時,有個小學妹血癌過世,大偉去弔唁,看到小學妹身上穿了壽衣,臉上被人塗了濃妝,心裡很難受。事後,他和幾個死黨說起這件事,不禁火冒三丈,「是誰規定人死了就一定要穿壽衣,難看死了,小學妹即使過世了,也應該保持原來的樣子,漂漂亮亮地入土為安。」

他愈講愈生氣,「你們幾個給我聽好,等到我走的時候,上身要打赤膊,下身要穿全棉的BVD短褲,我要讓自己舒服一點;還有,腳底下要穿登山鞋,因為到了陰曹地府可能要上刀山。」

大 偉講完這番話,幾個同學笑得東倒西歪,聽起來雖是玩笑話,卻是十足典型「孫大偉風格」。

有生之年搏命演出

死亡對孫大偉並不陌生。他的父母、大姊、四哥、姥姥(外婆)、奶奶都已相繼過世,除了大姊的骨灰安置在善導寺,其餘全都放在佛光山,不管自己死後往哪裡去,都有親人相伴。但他最想要的是「樹葬」,很多年前,他就告訴兒子小牛,「以後把我的骨灰灑在拉拉山的神木下當肥料。」

大偉曾經寫過兩次遺囑。第一次是SARS疫情氾濫,人人聞「煞」色變,為了控制疫情,從染病到死亡不過短短兩、三天,衛生單位立刻就把屍體給燒了,從此天人永隔,一切過程都很匆忙。

大偉感悟生命的脆弱,隨時都會收攤再見,明天會發生什麼,誰都不敢說。有天晚上 ,決定提筆寫遺囑。

下筆的時候,原本以為會拉裡拉雜扯個3天3夜,後來發現只花了30分鐘,該交代的、該感謝的,差不多該寫的都寫了,不過區區兩張紙。大偉蓋上指紋,對著遺囑發愣,原來,搞了半天,人生就是那麼簡單,沒有那麼複雜,至於珍藏的那把刀要給誰,鋼筆、照相機該如何處理,統統不在遺囑裡面。後來,大偉索性就把那些身外之物都給打包了。

寫完遺囑,交代完後事,大偉感覺格外輕鬆愉快,彷彿人生隨時都可以「關機」,剩下來的每一時、每一刻,等於都是賺到的,把每一天都當成是「最後一天」,奮力一擊,搏命演出,才夠痛快。

不想歹戲拖棚

第二次寫遺囑是2003年9月底,大偉因突發性的心肌梗塞被送進加護病房。出院後,他把遺囑又重新改了 一次,交代「千萬不要插管」,因為痛恨歹戲拖棚,一定要走得痛快。

大偉的心臟不好是家族遺傳,但他仍「冒死」參加鐵人三項比賽,在練習單車項目時,他總是騎得飛快,別人問他:「你幹嘛這麼拚命?」他半開玩笑回說:「你們看不到,但我看得到,死神就在後面追我啊!」沒想到,2003年第二次參加鐵人賽,心臟病真的半途發作,緊急送醫,才從死神手裡把命搶回來。

手術後,大偉神智清楚地躺在床上,想起曾經讀過的一篇醫學報告,有25%心肌梗塞患者在尚未送進醫院之前就掛了,進了醫院還能活著走出來的機率大約在50%。大偉愈想愈興奮,「如果真的就這麼掛了,我多年來想樹葬的心願終於可以完成了!」

大偉出院後,趁著結婚二十週年和老婆小玉到清境農場旅遊,沿 途往最高的武嶺走,滿山遍野都是深紅色的森氏杜鵑,順著雲霧一路蔓延,面對幻化如詩的山景,大偉看得心花怒放,特別交代小玉,「等我掛了,妳記得找個春暖花開的日子把我的骨灰丟在那些杜鵑下面,告訴小牛,我不要去拉拉山了,做個花下鬼,感覺也很爽。」

一位企業界的朋友聽大偉說要在清境農場花葬,不甘示弱表示,「我要葬在合歡山頂,位置比你更高,」大偉回敬他,「你實在太有競爭心,人都死了,還在那裡比來比去。」

向閻羅王告假

重情義、愛朋友的孫大偉雖然不怕死,但自從有朋有跟他抱怨,「萬一你真的走了很多人會覺得很無趣。」有天晚上,老婆小玉口氣認真地跟他說,「如果你先走了,我活著也沒什麼意思!」他一聽,這下可慌了,驚覺這件事非同小可。

大偉把事情又好好想了一遍,以前一直想當然耳,認為自己會先走,但假若真的就這樣拍拍屁股走了,對周圍的親友太不夠道義。假使是老婆先走了,赫然發現自己也無法承受,因為彼此太依賴了,是最直接的「關係利害人」。

大偉原本報名參加中秋節游泳橫渡日月潭,事前做了身體檢查,醫生發現他的運動心電圖異常,建議他不可再玩命,最後終於打退堂鼓。反而是兒子小牛臨時起意,下水游完了全程,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代父出征」。

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孫大偉不諱言,年歲愈長,變得愈婆婆媽媽,牽腸掛肚,以前可以視死如歸,現在卻惜命如金,「為了那些我在意的人,我可要好好活著,如果閻羅王再來找我,以前是衝上去跟他打架,現在卻是要跟他告假,」這名廣告頑童做了如是的告白。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