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30日 星期四

張超英,張秀哲,張寬敏,陳柔縉



花王的臉 偷偷在改變

  
花王在台灣已是老牌子,在她的出生地日本,更老。花王現在有洗衣精、洗髮精、洗面乳,產品琳瑯滿目,1890年面世當時,花王只是一塊「石鹼」的商品名。
「石鹼」即日文的香皂。19世紀下半葉,日本已經有很多歐美舶來的石鹼。一位叫長瀨富郎的24歲年輕人,1887年在東京開了「長瀨商店」,專賣一些「洋小間物」,像是洋菸、火柴、皮鞋、洋傘、帽子、咖啡和洋酒等等,其中石鹼最孚人氣,美國的「蜂印」化妝用石鹼更是大牌子。
很快,長瀨老闆不想只當個賣外國香皂的商人,他聘請一位藥劑師協助,跨足石鹼製造業。有了產品,接下來就要取個響亮的名字。當時稱洗臉用的香皂「顏の石鹼」,長瀨老闆靈光一閃,想取名「香王」,發音和「顏」一樣,都念「ka-o」。長瀨富郎很慎重請來精通漢詩的書道家永坂石埭一起商量,永坂先生建議「華王」,讀音和香王相同。一經激盪,華跟花兩字相通,長瀨富郎隨之提議「花王」,兩人終於意見一致。
老牌都有個讓人難忘的商標圖案,森永有天使,仁丹有翹鬍子元帥,花王則是有個半月臉,也來自長瀨富郎的發想。他進口一款鉛筆,商標是星月,因此得到靈感。不過,百年的花王半月臉易容多次,早期濃眉老成,新近大眼俏麗。最早的半月臉還會吹氣,吐出「花王石鹼」四個字,伴有星星,長瀨認為如此設計有高品質的感覺。

作文比賽轟動全台

日本時代一開啟,花王跟著就來台灣了。本來由一家台北站前的化妝品代理商「大崎公司」經銷,到三○年後期,花王在現今台北西門町設「出張所」(類似辦事處),1940年更設立「台灣花王株式會社」,之後改造台中沙鹿的一座糖廠,生產香皂和食用油,大概有300位左右的台灣籍員工。
早期花王和台灣更可愛的因緣還有1937年的有獎作文比賽。花王送出大獎,要請6位小朋友同遊日本半個月,結果,吸引了全島小學生投出5500多篇稿子。最終得獎名單出爐,其中有兩個台灣小孩,一位是新竹竹北六家公學校(今六家國小)的郭清棟,另一位是台南市媽祖宮公學校(今安南區海東國小)的林文穎。
掐指推算,郭清棟和林文穎現在頂多也是88歲,或許還可以找出他們,跟大家說說當年從大阪玩到名古屋、東京,再轉回京都、奈良,那趟花王帶給他們驚喜的旅程。 
編按:商標圖取自花王官網
《老牌子到台灣 陳柔縉》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40130/35612051/%





張超英
張超英口述 陳柔缙執筆《宮前町九十番地》台北:時報出版,2006
張英超不提他在日本出版的著作,或許是自謙,或許是因為主題是介紹台灣之文化與社會習俗的,回到台灣,似乎是多餘的。其實不然,譬如說,龍山寺為什麼佛道雜收呢?他在日文書解釋:當時統治的日本,將民間道教定為非法的邪教,必須清除之,所以龍山寺收容之…….。這其實不是本文的要點。
我很佩服的是,以作者的家世,竟然能當完三十幾年的公務員,兩度退休;姑且不談諸如他59歲去學開飛機之壯志。這本書,貫穿著如何對台灣的前途有好處的苦心,它也給我們一台灣家族的關係簡圖,執筆者陳柔缙,很擅長此道,所以政治大學的台灣企業家族研究小組,都必須向她請教,請她去交流。


宮前町九十番地 台湾をもっと知ってほしい日本の友へ / 張超英 陳柔縉

 ------

書名 「勿忘臺灣」落花夢
作者 張秀哲
編者 陳柔縉審定
出版社 衛城出版
出版日期 2013-02-27

  一個不肯受到殖民政權綑綁的臺灣知識份子
為尋求臺灣自主之路而漂浪的人生

來自一九四七年的聲音,二二八紀念出版!
張炎憲、李筱峰、曹長青 專文推薦

日治時期
●他曾豪氣以一圓日幣把中山北路豪宅租給中國當駐臺領事館
●他曾經與蔣渭水聯手阻止日本在臺灣開放買賣鴉片政策
●魯迅幫他翻譯的《國際勞働問題》寫序
●蔣渭水、杜聰明是他的結婚介紹人
●革命同志張深切說他,長得就像托洛茨基,如果除掉了少爺脾氣,便是一個好革命家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後,對於十幾歲的張超英來說,父親張秀哲從此成為沉默的存在,他滿臉鬍子地被家族從警總營救出來後,從此封閉在自己的書房。一九四七年八月這本《「勿忘臺灣」落花夢》出版了,但很快又因故收回煙滅。此後的父親成為一個活死人,餘生抑鬱以終。
只有在《「勿忘臺灣」落花夢》裡,張秀哲是一個不同的父親,是個活躍的革命家。這本書裡,他如夢一樣地回憶了自己在一九二○、三○年代的年輕歲 月,以熱情與豪氣在中國宣傳臺灣解放,反對殖民統治,即使入獄也未曾後悔。他交遊廣闊,在廣州組織「臺灣革命青年團」,與魯迅、郭沫若、戴季陶、甘乃光往 來,自費印行小冊《勿忘臺灣》與雜誌《臺灣先鋒》,革命是他的事業。
《「勿忘臺灣」落花夢》重新出版,彷彿是皆已離世的父子兩人,透過出版繼續在時空對話,其中更有許多珍貴的一手文獻,可以窺見當時日治時期臺灣知 識份子的心靈世界,以及對日本、中國的觀察。張秀哲自己在書中緒言提道,這本書是「臺灣解放運動的一頁史實速寫」,「在已往數十年來,是不能在臺灣自由公 開赤裸裸的寫出來!況且先前在帝國主義者蠻行統治的時代,極端壓制之下,都是沒有機會公開發表的,而同志們都星散了,也沒人肯用功寫出來的。」如今,就是 它再度現身的時刻,也是張超英心中真正父親的復活。



我 的好友張寬敏醫師曾提供「勿忘臺灣落花夢」珍藏舊本,重新製版再刊發行,除讓張秀哲半生念茲在茲救台愛國精神不至灰滅,且與身為人子的被其家教過之張超 英,因此可以減輕遺憾 ,為台灣留下至為寶貴的見證...張寬敏醫師不幸於日前高齡辭世,訂今(25)日上午10點在台北市首座天主教堂,台北市民生西路245號天主堂(聖母無 原罪主教座堂),舉行追思出殯儀式,回顧他生前常常公開慨歎「台灣人迄今還是奴隸」,如今斯人安息主懷,還是希望在天之靈能庇佑台灣故土~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