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4日 星期日

南方朔 (3):迎接第四次台灣青年民主運動/ 奴隷意識和卑賤意識

南方朔:迎接第四次台灣青年民主運動

十一月十五日,政大圖書館舉辦了有關「大學雜誌」和台灣民主化的論壇,承蒙政大的好意,請我去做了專題演講。

我 在演講中指出,台灣知識青年的民主運動大集結,以前有過三次,而亳無疑問的,現在已到了知識青年第四次大集結的時候。今年以來,年青的一代,無論是否在 學,都廣泛的參與各類公民運動,提出他們的訴求和期望,充份顯示了他們的民主認知超過了上一代。這是台灣深化民主的最大動力。台灣的當權者們卻只會在丟鞋 子這種問題上做文章、搞醜化,他們的程度真是差遠了。因此,台灣第四次知識青年的大集結是可實現以待的。

台灣以前有過三次青年民主大集結:

第一次是在日治的大正昭和交接的年間,殖民地的台灣進入了現代。當時的台灣青年首次啟蒙,形成了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但被日本殖民政府強力的彈壓了下去。

第二次知識青年民主大集結是在一九五○至一九六○年代雷震的「自由中國生日刊」主導的組黨運動。這個民主運動的主導者是國民黨內的自由派官吏,台灣的本土力量只是配角。「自由中國生日刊」的民主運動和一九五七年開始的「文星」雜誌新文化運動,對台灣都有過正面作用。

但因為它都是國民黨內的自由派所主導,它也造成了一定的副作用,台灣有些人省籍歧視因而形成,他們認為台灣本地人是政治及文化水準較差的族群。

第三次知識青年和本土型民眾大集合,是在一九七○年代出現。戰後成長的一代開始覺醒,最初是朦朧曖昧的聯合,到了後來真有本土認同的青年和民眾崛起。台灣進入了民主抗爭階段,雖受到壓制,亦屢仆屢起,遂有了一九八六年的反對黨成立,並替台灣的政權轉換創造了條件。

而現在正在進行中的第四次知識青年大集結。今天的馬政府乃是國民黨權貴子弟所講的「革新保台」的一代。它繼承了長期的歧視文化,又再加上新的學歷歧視,因而台灣人民以前都認為它們是優秀的,是有能力的。但舊政府演變到現在,已證明了:

(一)它對台灣缺乏了基本的認同,一個對台灣缺乏認同,對本地百姓缺乏了關心的政權,它當然不可能制訂出對的政策,不可能增加台灣人民的福祉。因此馬政府的無能主政,等於它是自動瓦解了國民黨權貴世代的「革新保台」的價值體系,台灣年青一代對本土的新認同因而出現並凝聚。

(二)馬政府繼承了台灣的「省籍歧視」和「學歷歧視」,這也是它敢於唬弄民眾,只靠文宣治國的原因。

當馬政府無能,影響台灣最大的這兩個歧視結構形同自然消失,普通人民的聲音開始抬頭。

台灣的民主進入了人民作主的階段。青年的一代已開始對民主的細部問題展開思考。

(三)由馬政府任內台灣的貪腐盛行,政商勾結共生,已使台灣青年的一代,對國民黨的統治結構有了更多的反省和覺悟,這對將來的民主深化將有極大的助益。

因此,我對馬政府的無能、貪腐及濫權,真實是很感謝的,它自己瓦解了它的統治神話,才給了人們重新思考覺醒的空間,台灣青年一代的大集結,一定可以開創一個新的時代!


【南方朔專欄】奴隷意識和卑賤意識


南方朔

古漢語裡有兩句俗話,很值得做哲學上的討論,一句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另一句是「狗腿」。

十九世紀初,距今兩百多年前,德國哲學家黑格爾發表了經典名著《精神現象學》,書裡提出了兩個重要的意識,一個是「奴隷意識」,一個是「卑賤意識」。

所 謂的「奴隷意識」是說,一個自由人都有自我的認知和判斷準則,但「主子和奴隷的關係」則否。奴隷會把主子的意識當成自己的意識,他自動成了主子的分身,主 子的喜就是他的喜,主子之怒即是他的怒。皇帝和太監的關係就是標準的主奴關係。太監自己的存在根本不是個東西,但當他的自我成了皇帝的分身後,他立刻由○ 變成了九○,因此當皇帝有事,他當然比皇帝還要緊張,否則他就會跌回○的狀態。古代太監在整人時會格外心狠手辣,這是「奴隷意識」,形成的「狗仗人勢」作 風,「奴隷意識」的理論,可以解釋專制政治的許多現象。「皇帝不急,急死太監」這句話就是最好的說明。奴隷是沒有自我意識的人,他的世界只有主子。這句話 很能描述大明王朝以太監為主的特務治國。

至於「卑賤意識」則是和「奴隷意識」完全不同,但卻相關的意識狀態。在專制制度下,專制者佔有 了國家的名號,又佔有國家的權力,可以使別的一些人享受到榮華富貴的好處,於是官僚階級的自我意識遂出現了一種分裂的狀態,他們有一部份自我的意識,知道 是非善惡,知道為國盡責,但專制者擁有可以使人享受榮華富貴的權力,這卻是一個極大的誘惑,於是他們的自我遂告分裂,他們以為國盡忠為理由,來合理化他們 的貪圖榮華富貴及為虎作倀,因此這是一種自甘卑賤的精神狀態,因而稱之為「卑賤意賤」。

中國古代官場,在漢代稱替惡劣的皇帝效忠為「鷹 犬」,為「走狗」,為「爪牙」,到了清民,開始改稱為「狗腿」和「狗腿子」。黑格爾就指出,這種由於「卑賤意識」而成為的「狗腿」,由於他們自我意識是分 裂的,他們官場上也是陽奉陰違,一旦專制者苗頭不對,就「樹倒猢孫散」的主因。

因此,中古漢語裡「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到「狗腿」這些俗語真追究到黑格爾的「奴隷意識」和「卑賤意識」,我們對今天台灣的亂象,應該有更多理論上的觀察點。

從馬鬥王開始,他和一堆親信就展開主動整肅政擊,那幾個親信甚至比主子還要積極,這就是典型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鬥 王鬧劇搞到現在,馬已灰頭土臉,於是我們看到一堆「狗腿」出來『善後』。「狗腿」媒體拼命在「馬王和」上做文章,「狗腿」法務部則在違法監聽上做文章,把 它說成是「行政疏失」是「烏龍」,一堆「狗腿」藍色立委則高喊團結,要阻擋倒閣,被別人監聽他們好像還很高興,這些「狗腿」真的是「卑賤」啊!

黑格爾的《精神現象學》乃是研究人類精神狀態的經典著作,他的「奴隷意識」和「卑賤意識」,今天都在台灣公開的上演!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