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7日 星期日

《鍾漢清回憶錄》的甘苦 (XII):許達然一九八八年台灣印像/ 杜邦公司的SIMM產品族的產品-製程的開發

一九八八年台灣印像

                     

                                                  許達然

 逃避羅網的鳥攜帶憂愁飛走了
 不走的做島就不怕擊搗

 只是一般仍忍耐著模仿草默讀
 嘆惜:顫慄的韻律

溪仍哽咽流不走天的空蕩海仍咆哮日光冒著泡影

只是不能自主的傷已結痂了
不過仍有火點響
亮的聲音要燒掉渣滓的繾綣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

收入 《台灣詩人選集許達然集》葉笛編 ,台南:台灣文學館2009,頁56

 這月,我在某公司亞洲營運會議上(日本),提出某日本要放棄的產品族,對台灣廠是最重要不過的......主管說,你們Dutai廠已沒有廠品開發組,你願意出來領導這產品-製程的開發嗎?
 這會議決定我們台灣公司-工廠的轉機.......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