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1日 星期二

黃玉嬌 (1919-99):記念一個保護臺灣環境的女議員(張文亮)

臺灣省諮議會- 黃玉嬌

www.tpa.gov.tw/opencms/digital/area/past/.../member0081.html
黃玉嬌,臺灣省議會第六、七、八、九屆議員,1919年生,今桃園縣中壢市人。黃議員成長於日據時期,對殖民地臺灣所受的種種差別待遇與剝削深有體悟,因而努力向 ...

前省議員黃玉嬌病逝洛杉磯 - 華視新聞

Nov 10, 1999 - 在政壇上闖蕩五十年,被大家稱為【南北雙嬌】之一的前省議員黃玉嬌,這個月三號不幸在美國洛杉磯病逝,享年八十一歲。 黃玉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 .

記念一個保護臺灣環境的女議員
黃玉嬌女士是早期桃園縣選出的議員,也曾擔任過省議員,是民進黨的創黨元老之一。
她在職時曾質詢台灣省銀行、合庫非法放款給財團,公開批評黨政高官退休後,擔任重要的企業董事長。
後來,她選舉失利。逐漸淡出,也不再被媒體追逐報導,不久就病逝。
黃玉嬌在政治界的是非曲直,自有政治圈的人去評論。她在台灣鄉土的保護上,有值得記上的一筆,但少人知道。
一九八○年,那時的我年輕又熱情,自台大研究所畢業後,擔任一研究單位的環境組組長。
不久,我收到一封公文,在桃園開會,討論台灣北部的大型養豬企業的設立。
當時桃園縣已經有一家「嘉新畜牧場」,養了上萬頭的豬隻,其他的養豬業要跟進。
那時我沒有「博士」、「台大教授」的頭銜,開會時祗能敬陪末座。在會議中我第一次遇到黃玉嬌女士,她是主席。
開會時,幾個專家,代表發言,他們認為桃園到新竹、苗栗的台地上有不少的池塘,在這些池塘邊養豬,豬的排泄物進到池塘,可成為魚的飼料,池塘的水也可以幫助豬舍的清洗,池邊養豬與池內養魚,是一舉兩得的事。
但是我愈聽愈不對,這些人怎麼不提養豬的頭數上限,才不會對池塘造成污染?但是整個會議的發表是一面倒向,贊成大型畜牧業進入北台灣的台地。
後來,我實在忍不住,就站起來發言,我把養豬的頭數算進去,邊講邊計算這些豬糞尿中所含氮量,如果超過魚池所能分解的速率,將造成池塘的優養污染,甚至污染到地下水。
我以中壢地區新老街溪上游的大池塘-「八角塘」作例子,以實地測量與實驗,證明這麼大的池塘邊,如果飼養的豬超過一百頭,池塘就無法承受其排泄物,何況養豬業所要在池塘邊飼養的是以千、萬為單位的頭數。
我不反對養豬,但我反對高密度的在台灣重要的水源區-河川上游或池塘養豬。
我一講完,黃玉嬌議員就站起來講:「這位年輕人講的有道理。從此北部七縣市不准大型畜牧業申請設立。散會!」我沒想到整個議會就用這結論作決議。
三十年過去了,北部沒有大型畜牧業。這對保障宜蘭、基隆、台北、桃園、中壢、新竹、苗栗的飲用水何等的重要。
如今,當我走在台灣的溪流邊,想到誰是愛台灣的民意代表? 黃玉嬌議員。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