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7日 星期日

回憶:中一中、東海;紀念筆友的書




我在中一中高一時1968,隔壁班的同學追殺教官後逃逸,轟動全台灣。期間我發現所有的報紙多片面之報導。
****


宋陸游《發書畫還故山戲書》:“平生鑽故紙,夙好老尤篤。”
日記:1974年12月29 (大四這學年我住台中家,所以在學校沒舖位。)
"K DURANT的《哲學史話》。上山讀KANT。
阿熙一見那位女孩就原形畢露。(他是我IE系同學--一直沒連絡了)
和匡漢上公墓聊天。和阿堂 (林世堂)聊到晨四點。英格 (蔡英文)說一個人只能執於一。讀劍橋?。
睡阿碰/彭 (彭淮棟)床。他漏夜讀書....."

彭淮棟在漢清講堂:7片;吳鳴等人談托馬斯.曼(Thomas Mann)《浮士德博士》(Doctor Faustus)裡的音樂
http://hanchingchung.blogspot.com/2018/03/7.html

日記中的這些人多還很不錯。世堂(建築)五十幾歲再讀工學博士,還研發新材料並創新公司。蔡英文今年回校講座。彭先生是台灣著名翻譯家。…..
說起康德,我40年之後補一則摘文:
清楚地認識到自己的能力以及運用這種能力的界限,將會使人們在一切良好的、有用的東西面前變得確信、勇敢而堅定。相反,不斷地用甜美的希望欺騙人們,用不斷更新的、但卻時常失敗的嘗試,把人們羈絆在超出自己的力量呃事物之中,將會導致輕視理性,、進而導致懶惰或者狂熱幻想。---李秋零編譯《康德書信百封‧致約翰‧貝林 (1786.4.7)》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頁103-104



*****
徐學長:
今天這兒是6月15日。 我寫這封信是要向你報告,6月份沒辦法交H. A. Simon的檔案給您參考。
這是我幾天前(周一)的報告:
"今晨草擬我下幾個月打算寫的書。
關鍵少數:領導的藝術
前言
史所貴者,義也;而所具者,事也;所憑者,文也。---章學誠《文史通義‧史德》,
朋友:昨天才決定,或許可以寫出下面這樣的書。一本半部是在紀念筆友的書
。對我而言,第一部談領導學是前年的未竟課題,現在應精簡說出自己的看法;第二部紀念的David,我認為是國際戴明圈哲學的尾聲,我四月份寫的英文紀念文只是個大綱,現在應該轉成詳細點的中文;而過去15年來,我們的網站和書本,至少發David和他女兒的六七篇文章。第三部所紀念的Herbert,底稿是我們在2001年6月15日的一場紀念會文集。我希望將他的一些積稿逐年出版。
第一部:關鍵少數:領導的藝術
第二部:紀念 David Kerridge 教授
第三部:紀念 Herbert A. Simon 教授
索引"
----徐錚 6.17回信
My friend, you are really pushing yourself hard. I'm going nowhere, thus the deal is always on - just let me know when you are done, and I will gladly oblige with a preface for your work on HAS.
Hope you are enjoying the summer.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