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4日 星期二

彭明敏:1996 總統選舉政見發表會;2014國民黨大敗 台灣政治正常化第一步



「我,彭明敏...回顧我的一生,就是臺灣現代史的縮影。我是用極謙恭、極沉重的心情在講這話。我在日本時代生活過,細漢幼稚園的時候,就需要與日本孩子競爭。

我都競爭贏、拼贏。

我讀過最好的幼稚園、最好的小學校、最好的中學校、最好的高等學校、最好的大學,東京帝國大學。所以在讀書這方面,比日本人更好。


我通好幾個外國語。在學業上,我算是非常成功。

但是我不時心肝中像是有顆石頭壓在那,很鬱卒,因為畢竟臺灣是日本人的殖民地,我們受到日本人的統治。我們在自己的土地上,不能做自己的主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受美軍的轟炸,失去了左手。所以我徹底體驗戰爭的悲慘與殘忍。

戰爭結束,國民黨佔領臺灣,我充滿希望返來臺灣。

但是,我所看到的是一個黑暗的世界:貪污、野蠻、無能、落伍的世界。

我徹底絕望。

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戒嚴獨裁、反攻大陸、反共抗俄、統一中國,我心中繼續像是有一塊大石頭,壓在那裡,憂悶、鬱卒。

但是我繼續我的學業,我在臺灣最好的大學畢業、在加拿大最好的大學拿到碩士、在法國最好的大學拿到博士、在美國最好的大學作研究。

回來臺灣,我做臺灣大學最年輕的教授、系主任。又被人選做十大傑出青年。我做過聯合國代表團的顧問,代表臺灣參加各種國際會議。可以說我的人生一切相當順利。

蔣介石與國民黨都想提拔我當大官。

但我心中的石頭繼續壓在那裡,很憂悶、很鬱卒。

因為我相信,臺灣這樣下去,就完了。

所以我拒絕國民黨的提拔、引誘。32年前,我與我兩個學生:謝聰敏、魏廷朝,發表《臺灣人民自救宣言》(1964),當時我們說政府講的反攻大陸是騙局。

一個中国、一個臺灣已是歷史事實。

我們主張廢止戒嚴、黨禁、報禁、我因此被通緝而必須要離開臺灣。

因此我完全知道臺灣現代史是怎麼樣,因為我親自走過它。

臺灣現代史,已變成我的血、我的肉、我的汗。臺灣的老百姓感受是甚麼、他們的感情、悲哀、悲情是甚麼,我完全體會。因為如此,我一生的生活非常艱苦。

但我的精神上,非常充實也非常高貴。

因為我誠實去實踐我對臺灣的愛,並且做一個臺灣人的良心,幾十年來,我為臺灣犧牲我的一生、我的職業、我的家庭。

其它候選人,與國民黨妥協,做大官。這是他們的決定,我沒意見。

但我有時想,我如果有李登輝先生的現實的一半、我如果有林洋港先生的功夫的十分之一,我的一生就不會一樣了。

但我一點都不後悔。

我對得起臺灣人,我感到驕傲。

在國民黨底下作大官的人,已經習慣向強權低頭,為自己的利益去討好強權。現在中国已是大強權,所以已經有人公然向中国討好,準備隨時投降。

若是如此,不用再講甚麼政見,只要牽一支電話熱線直透北京,去請示今天應該做甚麼、說甚麼,這就夠了。」

彭明敏 1996 總統選舉第一次電視政見發表會


彭明敏:國民黨大敗 台灣政治正常化第一步
記者范正祥/專訪 2014-12-02 11:15

彭明敏說:「馬政府拒絕傾聽人民的聲音,此次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大敗,這是台灣人民意志非常清楚地表達!我所接觸的朋友對這樣的選舉結果都感到非常高興,台灣人民必須能夠自己做主,台灣社會本應如此,這樣才是台灣政治的正常化。」(記者范正祥攝)


「馬政府拒絕傾聽人民的聲音,此次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大敗,這是台灣人民意志非常清楚地表達!我所接觸的朋友對這樣的選舉結果都感到非常高興,台灣人民必須能夠自己做主,台灣社會本應如此,這樣才是台灣政治的正常化。」……彭明敏

台灣史上首度九合一選舉結果,國民黨潰不成軍的程度是1949年「撤退」到台灣以來地方自治選舉最慘。其中6都及縣市長選舉結果,國民黨執政版圖從原來的4都11縣市,掉到只剩1都5縣,這場選舉國民黨全面崩盤,被嘲諷「輸到只剩下總統府」。

前總統府資政、1996年台灣總統大選參選人彭明敏受訪表示,這次九合一選舉總投票率為67.59%,包括其中直轄市長的投票率66.31,縣市長的投票率70.40。「這麼多選民出來投票,這是很清楚的民意表達,選舉結果代表人民對馬政府不滿。」

台灣人民意志清楚表達對馬政府不滿

彭明敏表示,九合一選舉雖屬地方選舉,但實際上是已是人民對馬政府的不信任投票。選舉結果顯示強大民意一致性地對馬英九的施政無能,以及對馬英九處理對中國關係,投下不信任的否決票,台灣人民的意志已經很清楚地表達了出來。

他說,國民黨不能低估台灣人民的智慧,馬政府施政表現如何,人民都看得出來。人民已不再接受「洗腦」宣傳,「經濟牌」也無效,甚至連「鐵票」都生鏽了。

彭明敏表示,過去幾年,民意對馬政府的不滿是早已存在。只是馬政府用各種手段,使得人民的意見無法充分表達出來,結果現在連包括國民黨的「鐵票」都看不下去了。也許當局會辯說,國民黨敗選要怪大環境。沒錯,的確是大環境的緣故。但試問,不利大環境又是誰造成的?答案是馬英九執政團隊施政無能造成。

選舉結果也是對中國北京的嚴重打擊

彭明敏表示,選舉結果不只是對馬政府的一大打擊,也是對中國北京政權的嚴重打擊。過去中國利用馬集團和其他權貴來影響台灣民意的做法,已經徹底潰敗。

他說,選舉結果顯示,台灣民意不喜歡中國,這對中國來講是個很嚴重的挫折。

彭明敏表示,選舉結果將會迫使中國對台灣的政策做一些新的調整。他呼籲中國與台灣交往必須回到「原步」,這個「原步」就是中國北京必須尊重台灣人民的真正想法,不能再透過馬集團或其他權貴來干預台灣、影響台灣人民的想法。

國民黨敗選馬英九自己沒事說不過去

談及九合一選舉國民黨空前慘敗,行政院長江宜樺和國民黨秘書長曾永權,第一時間雙雙向馬英九請辭獲准,但身為黨主席的馬英九沒有立即表態辭去國民黨主席,對此,彭明敏說,「馬英九第一時間怎麼會是這樣的態度?還不知所進退?」

彭明敏表示,「敗選,行政院長都辭了,馬英九自己沒事?這樣是說不過去的。」

他說,已無足夠民意基礎的馬英九雖然還有一年多的總統任期,但還能不能有效施政下去?已經是個問題。現在的情形,恐怕不是換誰來當行政院長那麼簡單。

國民黨大敗是台灣政治正常化第一步

彭明敏表示,九合一選舉結果,國民黨大敗,是「台灣政治正常化」的第一步。

他說,這次選舉那麼多選民出來投票,新民意已經產生,台灣的民意也將會在地方縣市議會反映出來。國民黨在前次立委選舉雖然掌握目前立法院多數席次,但也要依據新民意而行。這次九合一選後,相信國民黨在立法院已經不敢太亂來。

彭明敏表示,民進黨雖然勝選,但是責任也是正要開始。勝選雖然興奮,但民進黨必須瞭解,這只是初步的勝利。民進黨縣市長必須知道,百姓的希望是什麼?人民都睜大眼睛在看!民進黨縣市長必須很認真、很努力推行施政,這很重要。

他說,「政治一旦啟動,就是會非常複雜。要非常努力,才能符合人民的期待。」

台灣未來年輕世代公民力量扮演關鍵

彭明敏表示,九合一選舉結果,是台灣人民的勝利。特別是年輕世代的覺醒和公民團體的力量貢獻重大,不僅影響選舉,也將扮演台灣未來的關鍵,他樂觀其成。

2016總統人選須具備能力與群眾魅力

九合一選舉結果被視為2016總統大選前哨站,選舉結果也讓外界目光進一步聚焦、議論藍綠陣營可能問鼎下屆總統大選寶座的看好人選,對此,彭明敏表示,他不評論可能的人選,但是2016總統大選人選,一定要具有群眾魅力、有能力的人才有辦法。不管誰參選,目前最重要的,是要非常努力,符合人民的期待。

******
自救宣言50周年 彭明敏與318青年跨世代對談
1964年的台灣人自救vs.2014年的台灣人自救
記者林冠妙/台北報導 2014-09-13 23:14

台灣人民自救宣言50周年研討會,彭明敏教授與318運動青年代表跨世代對談(張龍僑攝)


為紀念「台灣人民自救宣言」50周年,台灣教授協會與彭明敏文教基金會今(13)日共同主辦學術研討會,邀請專家學者探討自救宣言發表前、後的國內外情勢以及影響,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發表專題演講,並特別安排彭明敏教授與3位318運動青年進行跨世代對談,現場座無虛席,旅美中國作家曹長青亦全程參與。

台教會會長呂忠津說,再過一個禮拜的9月20日,是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發表50周年,特別在今天舉辦學術研討會,邀請王雲程、謝若蘭、陳君愷、莊萬壽、楊翠、周婉窈、盧世祥等21位學者專家,以及博士生藍士博、碩士鄭清鴻等共同探討,發表九篇專業學術論文。

資深媒體工作者王景弘表示,彭教授「自救宣言」的主張,符合美國對「華」政策,但蔣介石採背道而馳的「反攻大陸」政策,錯失台獨最佳時機;陳儀深教授則以「從彭案的救援看美國對台獨選項的態度」為題進行討論。



許文堂、李筱峰教授均指出,宣言的「自救」途徑是要擺脫「極右的國民黨」及「極左的共產黨」政權;薛化元敎授則認為「自救宣言」跳脫了「台灣地位未定論」,是建立「台灣政治主體性」的歷史轉折;張炎憲教授分析「宣言」的提出受「康隆報告」等背景影響。

主持人之一陳永興院長說,50年前彭教授提出自救宣言,50年後我們還坐在這討論,他想提幾個問題供大家思考,當年「自救宣言」若成功發出去,結果會如何;彭教授當年若組黨、參選能推翻中國國民黨政權嗎;「自救宣言」若現在有50萬人連署會如何;民進黨若再執政,台灣能制憲建國嗎?能公投入聯嗎;台灣需不需要建立軍隊?

三場研討會後,前總統府資政彭明敏教授和318運動的青年吳崢、黃守達、張芷菱以《1964年的台灣人自救vs.2014年的台灣人自救》為題進行對談,吳崢表示,318運動喊「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也是種自救運動,是對國民黨政府向中國傾斜說不的自救運動;黃守達說,需要「自救」表示有問題,且沒有人可以救,必須靠自己,而目前台灣要自救是因為「民主失靈」與「經濟失衡」;張芷菱認為要自救,年輕人要「參政奪權」。



彭明敏教授強調,「自救宣言」不是歷史的研究論文,是「政治訴求」,說得誇張點是在「煽動民眾」,這和史明及王育德的歷史書不同,他們是「香蕉」,我是「橘子」。宣言中提到外省人要和台灣人合作,這在50年前,是獨立運動很重要的議題,「200萬的外省人怎麼辦」,而自救宣言是所有台獨運動文件中,第一個提出這項主張的。

彭教授指出,很多人喜歡以和平、沒有流血的民主革命來形容台灣的民主化,並為此感到驕傲,他認為這樣說並不正確,台灣的民主化不是沒有流血,有許多無名英雄犧牲生命;而這也不是革命,二戰後,日、德對發動、進行戰爭者,全部加以清算,所以它們的民主化過程很順利,但台灣不是,當年「反攻大陸」、戒嚴統治、殺人者,搖身一變成了民主鬥士、領導者,台灣現在如此艱困,就是因為沒有革命(活動)。

彭教授重申,目前還沒有比「民主」被害性更少的制度,而台灣的民主只有20年,相較於歐美的幾百年,連幼稚園都還沒有畢業,雖然吵吵鬧鬧的,但這是建立民主國家必經的過程及代價。
****

Fireproof Moth:「撲火飛蛾:一個美國傳教士親歷的台灣白色恐怖」


 不是「不了解」,是「不相同」
◎ 彭明敏
總統大選後,民進黨檢討敗因,有人開口必言「須了解中國」,似要將失敗歸因於「沒有了解中國」。「要了解中國,不要誤會」,原為中共及國民黨為親中宣傳的口號,今竟成為民進黨一些人的口頭禪,使人啞然。
要問:台灣人民,包括民進黨,真的「不了解」甚至「誤會」中國嗎?
西方開始與中國接觸,數百年來研究中國社會及其人民所 有面貌的各種語文書籍萬千,尤其中共革命後,關於其歷史、社會、政治、制度、外交、軍事、政策、法律、經濟、文化、教育、藝術、體育、交通、農業、勞工、 習慣、環境、貧富、民性、鬥爭、貪汙,特別對台灣的企圖等等,諸種語文書籍資料汗牛充棟,全球不少大學(包括台灣)都設有「中國研究中心」,台灣人到中國 經商、旅遊、考察、留學、求偶、逃罪、朝拜者,每年數百萬人;公私身分的中國人來台「交流」、旅遊、探親、留學、賣淫、滲透者無數,中國大學也有諸多「台 灣研究中心」,台灣人與中國人彼此「了解」的程度,全世無比。不知哪裡還有「不了解」或「誤會」之餘地。
敢言,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台灣人與 中國人的糾葛,不是出於雙方「不了解」,而是因為彼此太「不相同」,包括歷史、認同、社會、制度、政治、地理、教育、觀念、理想、民性、價值觀。俗謂:男 女因「誤會」(以為能合)而結合,因「了解」(發覺難合)而分離。國家之間也應該如此。
惟一方若欲強施己意於他方,不管他方願意不願意,硬要強「合」,問題就來了。被威脅強暴的一方怎麼辦?這就是「外交」和「政治」之所以在世。今日民進黨一些人突然嚷著「要了解中國」,倘非另有用意,恐屬廢話。(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彭明敏《自由的滋味》

此版本有美國日本名家賴世和教授的讚詞
可能還有許多新內容
唯一缺點是缺索引
此版本有美國日本名家賴世和教授的讚詞
可能還有許多新內容
唯一缺點是缺索引
彭明敏《自由的滋味》台北:玉山2009,頁97
1960年參加西雅圖中美文化會議的四十多名學者中
彭先生最年輕
蔣介石行前召見
有人質疑彭的資格等
胡適百般護他
彭明敏《自由的滋味》台北:玉山2009,頁97
1960年參加西雅圖中美文化會議的四十多名學者中
彭先生最年輕
蔣介石行前召見
有人質疑彭的資格等
胡適百般護他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