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日 星期一

Daniel Ellsberg, Christine Keeler




Christine Keeler -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ristine_Keeler
Christine Margaret Keeler (22 February 1942 – 4 December 2017) was an English model and showgirl. Her meeting at a dance-club with society osteopath Stephen Ward drew her into fashionable circles. At the height of the Cold War, she became sexually involved with a married government minister, John Profumo, as well as a Soviet diplomat. A shooting incident between two of her other lovers caused the press to investigate her, revealing that her affairs could be threatening ...

Christine Keeler, former model at heart of Profumo affair, dies at 75 ...

https://www.theguardian.com › World › UK News › Christine Keeler

クリスティーン・キーラー - Wikipedia

https://ja.wikipedia.org/wiki/クリスティーン・キーラー
クリスティーンキーラーChristine Keeler、1942年2月22日 - 2017年12月4日)は、イギリスのヌードモデルおよび売春婦。ハロルド・マクミラン政権の陸軍大臣のジョン・プロヒューモとの関係は、冷戦下において「プロヒューモ事件」として公の物となり、政権の交代につながった。 目次. [非表示]. 1 プロフィール. 1.1 生い立ち; 1.2 売春婦; 1.3 「プロヒューモ事件」. 1.3.1 プロヒューモとの関係; 1.3.2 機密情報漏洩疑惑; 1.3.3 「20世紀最大のスキャンダル」. 1.4 事件後. 2 キーラーの肖像写真; 3 脚注; 4 関連項目. プロフィール[ ...



20歲時,斯諾登在網上寫道,「偉大的人不需要用大學來讓自己更可信:他們會得到所需要的,默默地成功,名垂青史。」藏身於香港的斯諾登學過普通話,對武術非常感興趣,稱佛教是他的宗教信仰。他還曾若有所思地說,「從職業上來說,中國絕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在交出了那些文件後,他向《衛報》說起了自己對一等兵布拉 德利·曼寧(Bradley Manning)和丹尼爾·埃爾斯伯格(Daniel Ellsberg)的欽佩。曼寧正因向維基解密(WikiLeaks)提供了70萬份機密文件而受審,埃爾斯伯格則在1971年泄露了五角大樓文件。

Daniel Ellsberg -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niel_Ellsberg

Daniel Ellsberg (born April 7, 1931) is an American activist and former United States military analyst who, while employed by the RAND Corporation, precipitated a national political controversy in 1971 when he released the Pentagon Papers, a top-secret Pentagon study of U.S. government decision-making in relation to the Vietnam War, to The New York Times and other newspapers. Ellsberg was charged under the Espionage Act of 1917 along with other charges of theft and ...



大量取材自: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629?full=y

與FT共進午餐:46年前的“斯諾登”

86歲的丹尼爾•艾爾斯伯格 Daniel Ellsberg在1971年洩露“五角大樓文件”。作為美國核戰略思想的製定者之一,他認為當今世界十分可怕。

.....這次會面的由頭是,艾爾斯伯格的新書《末日機器:一個核戰策劃者的自白》(The Doomsday Machine: Confessions of a Nuclear War Planner)在經過幾十年的醞釀後終於出版。艾爾斯伯格因在1971年洩露“五角大樓文件”(Pentagon Papers)而聞名,該文件揭露了美軍將領們早在數年前就知道,越戰最好的結果是一場軍事僵局。然而他們——以及身為三軍總司令的歷屆白宮主人——無謂地延續那場戰爭,就因為擔心美國的可信度受損。
艾爾斯伯格從他在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辦公室偷偷帶出這些文件,再用好幾個夜晚複印出來。在這7000頁洩密文件的幫助下,延長越南戰爭的剩餘理由被徹底否定。兩星期後,艾爾斯伯格向有關部門自首。後來世人得知,曾竭盡全力阻止“五角大樓文件”公諸於眾的時任總統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曾向主審法官許諾,將任命其為下一任聯邦調查局(FBI)局長,這是後者畢生的雄心,但尼克松的算盤落了空。這樁間諜案的庭審——本來可能導致艾爾斯伯格被判處115年監禁——被宣告無效,艾爾斯伯格當庭釋放。

不那麼為人所知的是,艾爾斯伯格還是冷戰時期美國最資深的核規劃者之一,他先是在五角大樓工作,隨後進了蘭德公司,他參與製定的核戰略思想沿用至今。後來,艾爾斯伯格從一名傑出的冷戰鷹派人物變成了廢除核武器的倡導者。
自1975年以來,艾爾斯伯格一直努力想把這本書賣出去。但沒人想看關於核武器的書。艾爾斯伯格說:“我的前一位經紀人——非常能幹——說他不會代理我的核武器著作。就在5年前,這本書還被17家出版商以商業理由拒絕了。”然後情況有了變化。也許是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也許是朝鮮的核武進展,又或者是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當選。我問道,為什麼這本書過去無人問津,而現在變得如此搶手呢?他回答說,因為世界變得更恐怖了。他說:“當今世界僅存的一線希望是,人們現在想要讀我的書。”......
第二天,艾爾斯伯格的父親一直說他太累,開不了車,並建議靠邊停車。但他的母親說他們應該繼續趕路。車行駛到愛荷華州大片玉米地中的某處時,艾爾斯伯格的父親一定是在方向盤後打了個盹。車不幸衝出了公路。艾爾斯伯格說:“說'事故'是不對的。說這是一起事故,只是因為沒人希望它發生。而我的父母都知道有風險,但他們還是選擇賭一把。”
艾爾斯伯格在講述這件事時冷靜而傷感。他還自然地打了個比方。“核戰爭也是一場等著發生的事故,”他表示,“這個世界過去70年來一直在準備迎接核災難,迎接文明的終結。我知道:我看過這些計劃。”
這個事故讓艾爾斯伯格明白,你所信任、甚至愛戴的領袖——比如他的父親——也可能會孤注一擲,在明知道對自己珍愛的一切沒什麼好處的情況下魯莽行事。“他根本不應該開車,”艾爾斯伯格表示,“我的母親應該聽他的話。”那是一條筆直的道路。沒有其他汽車。“這又不是我們被流星擊中,”他補充稱。
服務員打斷了我們,說艾爾斯伯格選擇的主菜——平底鍋烤阿米甚雞——太鹹了,因為雞已經醃了三天。“噢,那就不選了,”艾爾斯伯格表示。他又選了脆皮三文魚和小扁豆。我點了鴨胸肉配白菜。“真遺憾,”艾爾斯伯格補充稱,“我喜歡阿米甚這個名稱(阿米甚(Amish)是基督教的一個分支,其信徒過著簡樸生活,拒絕現代設施——譯者註) 。如今我比以前更欣賞所有的和平宗教,包括基督科學教(Christian Science)。”儘管艾爾斯伯格是猶太人,但他家裡把他培養成一名基督科學教徒。車禍發生後,他的父親依照該教派的慣例,拒絕讓艾爾斯伯格接受醫治。親戚們最終把受傷的艾爾斯伯格轉到其他醫院。“如果他們沒有給我的膝蓋做置換術,我會有一條腿短1.5英寸,”他表示,“無論如何,這讓我遠離了基督科學教。”
如果沒有那場悲劇,艾爾斯伯格能想像到自己成為洩密者嗎?他想了一會兒。他現在是斯諾登和切爾西•曼寧(Chelsea Manning)的朋友。前者在洩露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大量數據後逃亡莫斯科,後者是曾因洩露大量美國外交電文而被監禁的前美國軍人。艾爾斯伯格還刻意與企業洩密者交朋友。對於每個洩密者,他都會詢問他們的動機。“我們都認同三件事,”他表示,“第一,我們所了解的當下正在發生的事情是錯誤的。第二,人們應該知道這一點。第三,我會告訴他們。”
艾爾斯伯格和他的洩密者朋友唯一都無法解釋的部分是第三點。為什麼是他們?為什麼其他人沒有站出來?艾爾斯伯格說,斯諾登拿出了最好的答案。“人們擁有事業、工作、安全——他們不想冒險,”他表示。接著他告訴我,他曾經看過一項數據,稱洩密者平均而言會在洩密後18個月內離婚。配偶和他們結婚,並不是為了更換住址和麵臨同齡人的指責。“或許這是最重要的事,”艾爾斯伯格表示,“這與人性有關——人對於被排斥的恐懼。為了避免被排斥,人們幾乎會忍受所有事,包括冒著世界終結的風險。”
我問艾爾斯伯格,他是否希望他的新書鼓舞核武部隊人員成為洩密者。“嗯,你知道,核彈頭不會看書,”他表示,“但是在核武器發射井里工作的人手頭有很多時間:他們申請在地下掩體里工作,往往是為了完成函授學位之類的課程。他們有時間讀書。我希望我的書能觸動很多人辭職。”我告訴艾爾斯伯格,我上個月在加拿大哈利法克斯市參加會議,當時控制美國核武庫的美國戰略司令部( US Strategic Command,簡稱USSTRATCOM)司令約翰•海滕將軍(General John Hyten)表示,他會拒絕總統發出的使用核武器的“非法命令”。
談了一個多小時,我們還沒有說到特朗普總統。鑑於我們距離白宮僅有一箭之遙,這肯定算得上一個里程碑。艾爾斯伯格對海滕的保證不以為然。“沒有一個總統會相信自己在做違法的事情,”他表示。“特朗普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公開談論這個問題。他說,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就像當年尼克松所說的那樣。當然,特朗普比多數總統更不平衡,但是海滕的的話是胡扯。有哪位美國軍官因為服從命令而被判入獄?有誰說得出一個嗎?再說,如果將軍拒絕總統的命令,特朗普可以撤銷他的職務,換上一個聽話的人。”說到這裡,艾爾斯伯格的公關人員走過來提醒他說,如果他再說下去,他的嗓子會受不了。“我還有幾分鐘就好了,”艾爾斯伯格溫和地回答。“我享受此時此刻。”
我問道,那麼特朗普比他的前任更好還是更差勁。艾爾斯伯格坦白稱,去年他“不情願地”投票支持了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但他稱,特朗普只是公開宣告了很多總統私下做的事情。“你認為特朗普是第一位猥褻女性的總統嗎?你認為他是白宮第一名種族主義者嗎?”不是,我回答道。但是他肯定是最不穩定的一個。艾爾斯伯格表示贊同。但是首先,他提醒我注意尼克松的反猶太主義,這是橢圓形辦公室的錄音帶記錄在案的,當時尼克松在討論艾爾斯伯格。“大多數猶太人都不忠誠,”尼克松表示,“你無法信任這些混蛋。他們會背叛你。”
然後艾爾斯伯格轉向了朝鮮問題。他認為這場危機在很大程度上源自特朗普的表態,即在他主政期間,朝鮮不會成為一個核武國家。“'我不會讓那發生的',特朗普說,”艾爾斯伯格表示,“但在他上台之前,那已經是既成事實。”
結果是,自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以來,美國首次威脅要攻擊一個有核武的國家。“我們在公開討論暗殺小組、全面入侵演習、對朝鮮領導層進行斬首。太瘋狂了。(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赫伯特•雷蒙德•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說,我們每天都離核戰爭更近一點。這簡直是瘋了。”
特朗普的言論導致金正恩(Kim Jong Un)加速推進導彈計劃。特朗普讓金正恩意識到,就算朝鮮有能力毀滅韓國,毀滅日本部分地區,也無法威懾美國。只有當朝鮮擁有打擊美國本土的能力,才能達到嚇阻美國的目的。結果是,朝鮮加大力度開發洲際彈道導彈。對金正恩而言,在大氣層試驗氫彈只是時間問題,“可能只有數週”;要使其洲際彈道導彈有威懾力,金正恩就需要做這一試驗。艾爾斯伯格說,到那個時候,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至少現在特朗普在假裝反复無常和瘋狂。”他說,“眼下我看不透他的心思。”
此時我已經在喝濃縮咖啡,儘管在內心深處後悔沒有點一大杯白蘭地。艾爾斯伯格又開始喝蜂蜜甘菊茶。這世界上有任何事情讓他有理由樂觀嗎?他提到了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其他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人,但最後還是回到他永恆的主題:人類掌控著核武器,而人類是會犯錯的。美國和俄羅斯的領導人把動用核武器的權力下放給下屬。僅美國擁有的核武庫就足以毀滅這個世界數百次。儘管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有削減美國核能力的意願,但他做不到。相反,五角大樓說服了奧巴馬再支出1萬億美元更新美國的核武庫。“我們能從泰坦尼克號(Titanic)安然下船的機率正在消失。”他說,“我們中有1%或者2%的人會活下來,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這樣的地方靠吃軟體動物生存。文明肯定會消失。但人類作為一個物種會生存下去。”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