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登山家 栗城史多;Prince Harry 哈利 and Ms. Meghan Markle 梅根

Sherpas found his body in a tent

nippon.com 繁體字

5小時
剛剛得到的消息。本網站在2012年曾經採訪過的以無氧形式攀登聖母峰的登山家栗城史多先生,在挑戰第8次登陸聖母峰時不幸身亡。本網站向他和他的家屬表示最沉痛的哀悼!(栗城先生,走得太快啊…。真的好難過喔…)
https://www.nippon.com/hk/people/e00016/

新生代登山家栗城史多(30歲)通過網際網路直播自己單人無氧攀登8,000m高峰的實況。他要追求的,是登山帶來的對於「冒險的分享」,他要傳遞給全地球人的,是不輕易放棄理想的可貴。
NIPPON.COM

The wedding of Prince Harry and Ms. Meghan Markle | The Royal Family

https://www.royal.uk/royalwedding

The Wedding of The Duke and Duchess of Sussex ... The Royal wedding 2018 ... The Wedding Dress, Bridesmaids' Dresses and Page Boys' Uniforms.



英國哈利王子與美國黑白混血女星梅根前天舉行婚禮,突破了許多藩籬,包括:階級、家世、國籍、血緣、種族、性別。這麼大的分歧也能成婚,政教分離和宗教的世俗化,是英國歷史智慧送給人們的偉大禮物。

處境似黛妃惹人憐

除了哈利王子是黛安娜的次子外,梅根有許多地方讓英國人想起紅顏薄命的黛安娜王妃。她倆都被認為是麻雀變鳳凰、都在英國王室的家世、階級和男性優越地位的統治下,展現自我和突破。梅根還有黛安娜所沒有的處境像是:母親是非洲裔的美國人、梅根2013年離婚,結束為期2年的婚姻生活、她的父親惹出偷拍醜聞,又因剛開完刀而缺席婚禮。就因為梅根和黛安娜的婚姻處境如此類似,誘發了英國人對梅根的憐憫以及對她的移情作用。
評論家桑布魯克說;「他倆結婚極不平凡。假如時光倒流2、30年,身為女王之孫、未來英國國王的兒子、弟弟,要娶一位黑人母親所生的美國離婚女演員,讓人無法想像。即使是洛杉磯最有野心的編劇,也想不出這等場景。」
中國之前流傳一則笑話,諷刺中國人的勢利眼。說哈利王子前去上海匿名參加人氣極旺的相親電視節目,由女性提問,男性須誠實作答,然後評鑑資格。中國女性參加人問哈利有沒有房地產?哈利說有,女問屋齡多少,哈利想了想說3、500年吧。另一女又問:有沒有車啊?哈利答有,女追問什麼牌子的?車齡多少?哈利答是馬車,有上百年了。有女問,現在做什麼工作?哈利答:「做軍人。」(那時哈利軍校畢業在從軍)女又問哪間大學畢業?牛津還是劍橋?哈利說:「軍校畢業。」女問家裡有老人家嗎?多大歲數?哈利答:「老祖母。九十多歲了。」最後哈利以很爛的分數遭到淘汰。 盼為王室注入活水

必須提醒的是,媒體上還在說梅根的母親是「非裔美國人」,在後殖民主義及黑人研究的著作中,已逐漸把早期的「非裔美國人」的稱法淘汰排除。因為黑奴在美國定居後的生活、文學表達和歷史,已經大有別於非洲的根源,而是另外形成自身的族群文化,把生存的重心置放在美國本土的文化歷史之中,他們的人權與表達文化,與非洲研究隔絕且漸行漸遠,也不再需要用外在於主流白人、美國人的方式來表現關聯性。
近年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如東尼.莫莉森(Toni Morrison)、索因卡(Wole Soyinka)或加勒比海地區泛非裔的拉丁美洲作家,都定居在美國,讓「非裔美籍研究」變成文學研究的主流之一,與後殖民研究共同匯流成一股很大的勢力。研究重心已從早年尋根行為轉變到黑人在美國的各類活動與表現。事實上,這些在美國好多世代的黑人或拉丁裔人,已經是徹頭徹尾的美國人,不再是新移民。
英國王室可以接受梅根如此大膽對傳統的突破,說明了英國王室還是很有彈性和膽識,而梅根的美國籍剛好說明了出自英國文化的美國人特質,是務實、多元、勇於表達自我的。梅根將來或能給守舊頑固的英國王室注入活水,發展出適用於21世紀的新心態,並凝聚成一股新氣象。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