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6日 星期二

江素惠;李敖八十多歲;"回歸前言"

江素惠曾是新聞局時代的駐港代表,時任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她退下來後,自行成立香江文化基金會,定期舉辦香江論壇,討論兩岸關係。

前台灣駐港新聞代表江素惠25日宣稱,她去年在大陸經商時被合夥公司騙去2000萬港元,雖曾就此事救助於北京有關方面,但仍無下文。據了解,與她合作的,竟然還是大陸國務院屬下的公司。
前台灣駐港新聞代表江素惠25日宣稱,她去年在大陸經商時被合夥公司騙去2000萬港元,雖曾就此事救助於北京有關方面,但仍無下文。據了解,與她合作的,竟然還是大陸國務院屬下的公司。
TRAD.CN.RFI.FR|作者:RFI 華語 -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16.4.25
賀李敖82歲生日快樂~
《文化頑童·李敖》賀壽專書,原在(1994年)4月25日李敖60歲生日當天問世~ 李敖對這本拙著曾提及 :是我這十年筆代成績的最好統計者,他《文化頑童·李敖——李敖被忽視的另一面》書裡有《李敖復出文壇的總成績單》之作,指出:「文化頑童」李敖在1979年6月復出後,除了辦過每日準時發行達一百七十二天的《求是報》外,他更以令人難能置信的毅力先後創辦了《李敖千秋評論》叢書一百二十期、《李敖千秋評論》號外四期、《萬歲評論》四十期、《李敖求是評論》六期、《烏鴉評論》二十四期;以及出版過八大冊《李敖全集》、七本《李敖新刊》和三十餘本叢書,堪稱是著作等身的文壇異數。
----
剛剛打電話給李敖。他講話中氣十足,卻說自己一息尚存,兩腳無力。所以今年不做八一大壽了。
這是2013年4月25日所拍。









2008.2.7
春節找資料讀到大陸留學生log二年多前在其blog的貼文
他認為这是一级棒的文字。


童清峰专访李敖:超越六四和回归宪法
香港《亚洲周刊》
李敖批评六四学生盘据天安门,必然引致当局开枪,他说不是赞成镇压的方式,只是反对学生反对的方式。他认为必须回归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给予人民多种自由与权利,而当务之急是争取落实这部宪法。
--------------------------------
李敖来了!在台定居五十六年,从未离开一天的作家李敖终于回到大陆,进行十天的文化之旅,预计停留北京、上海与香港三地,并在北京、清华、复旦等三所大专名校演讲。他放言,此行一定掀起轰动。


今年满七十岁的李敖一生坚持自由主义,靠着一支健笔,常言人所不敢言,不断与执政当局缠斗,他到了大陆依然不改语不惊人的「李敖本色」。李敖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已是自由主义的体现,包括言论、迁徙、罢工、集会结社自由等相当完备,但必须执政当局落实。李敖着作等身,四十年来写了一千五百万字,七十多本着作在大陆发行,还不包括盗版书。这回到大陆,也引爆一场李敖旋风。

以下是李敖出发前接受亚洲周刊访问的内容摘要:
T:你在北大、清华、复旦有三场演讲,想谈什么主题?
L:在北大的主题是为《中国人表态》;在清华演讲是《为中国人表达》;在复旦讲题为《中国人表情》。严格讲这三个题目是不同的,可是又是一组的,表态是讲中国人的立场的,表达是中国人的声音如何出来的,表情是讲中国人的怀抱的,就是说在中西文化斗争下,我们还剩下什么东西。除非现场有问到台湾,否则我不会提台湾。

T:为什么?
L:台湾对我来讲太小了,到那么大的地方,谈台湾这种小地方有点不值得。
T:能不能进一步阐述这三场演讲的内容?
L:中国人表态,中国人到底要用什么态度来对共产党?共产党要用什么态度对我们?这是很好的题目。雷震说胡适把自由主义带到台湾,有这个事情吗?没有!北大那些反动的教授来到台湾,他们敢谈自由主义吗?没有这个事情。

当年胡适在我穷困的时候送了一千元给我,这次我捐了一百五十万台币给胡适立铜像,相当于三十五万人民币,一百五十万比当年的一千元,物价指数是一千五百倍,我还你的情,这个情还得之高明,还到北京大学去了,在共产党这么多年打击胡适、冷落胡适,北京大学这几年有蔡元培铜像、有李大钊、毛泽东、马寅初、西班牙赛万提斯,有这些像的时候,没有胡适的像,我李敖捐了这笔钱要给胡适立铜像,你想想看这涵盖多少意思,我跟胡适四、五十年结这个缘,他借我的钱一千五百倍反射在这个铜像上。
共产党过去出了那么多书来打击胡适、批判胡适,今天要接受胡适,但我不是拿一个反动的胡适要你接受,我声明在先,这个胡适是一九三五年前的胡适,我还没出生之前,当时的胡适还不认识蒋介石。我说胡适后来在台湾做的事情,除了送一千元给我以外,值得称道的事情并不多,他整个生命给国民党政权浪费掉了。可是胡适在五四时代、新文化运动时代,他的功劳是不可以抹煞的。

T:你会特别强调胡适早年对中国文化的贡献?
L:我会特别讲出来,你们不可以抹煞他。我现在做到了,北京大学愿意接受为胡适立铜像,并且我要看地点,放在什么地方,是我关切的,不能把它放在男厕所里(笑)。我很细心地、很有人情味地表达我的爱恨情仇。表态就是说,我们怎么跟共产党相处?这是我在现场要跟北大学生讨论的关键。过去刘邦、项羽反政府,秦始皇拿着一把枪,民间也有一把枪,现在你反政府,它坦克车开出来了、机关枪架起来了,你没有成功的机会,要不要反政府?人民要不要革命?我李敖反政府付了代价,我的方法就是用言论反对你,你不能把我枪毙,可是你会关我,关我就关我,可是我做到了,你们愿不愿意付我代价?坐牢跟政府对着干,我也相当程度成功了,政府的团队被我打垮。

T:在哪里?
L:在总政战前主任许历农身上。当年负责查禁我书籍的人公开向我道歉,同时也在宋楚瑜身上,他们都输了,我赢了。国民党时代控制言论的机制没有了。

T:你会不会跟北大学生鼓吹言论自由?
L:我不是告诉你了嘛,你愿不愿意付这种代价?好了,我谈「六四」。「六四」不能谈!我谈给你看。现在很多人口口声声要为六四平反,平什么反?为哪一部分平反?六月三日晚上十一点钟命令下出来,十一点钟以前军人不敢动,但十一点钟以前有军人被干掉了,民众把军人干掉了。

T:谁说的?
L:照片都出来了,怎么没有?六四不能谈,你看邓小平的文集,里面有一篇是对解放军的战士讲话的,他说动乱发生的时候,我们的坦克车不开出来,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死了好多解放军,所以才有那个画面出来,穿着白衬衫的那个人挡住坦克车,坦克车有没有压过去?没有。坦克车停下来,不是吗?该为谁平反?要不要为这些被干掉的解放军平反?

HC案:我隔年在上海的P大酒店讀到中共發行的攝影 我懷疑這些是作假

T:你是站在中共党中央立场解读「六四」?
L:我告诉你,一九三二年美国发生Bonus March(酬恤金进军事件),什么原因?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一九一八年没有被打死的人,向政府要酬劳政府说你们还年轻,我给你们酬劳,可是要一九四五年才给你们,到了一九三二年美国经济大恐慌,这些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老兵们说要钱,不要等到一九四五年,包围了华盛顿广场,搭起帐篷住下来,美国总统胡佛好说歹说,要参谋总长下令驱逐,参谋总长是麦克阿瑟元帅,他叫一个少将带队驱逐,他的名字叫巴顿将军,巴顿要带一个少校艾森豪一起干,流血了。告诉你们什么?全世界任何一个政府,当中央政府广场被包围的时候,盘据不去就会开枪,向谁学的?向美国人学的。
当年北洋时期,大家去包围段祺瑞的家,从天安门出发,段祺瑞开枪,「三一八惨案」就是这样来的。任何统治者在你逼得开枪的时候,一定开枪,何况共产党。我们要用聪明的办法跟共产党斗。你要革命,没有机会了。言论自由,可以由我李敖做了头了,可是你要成功,你要用聪明的办法使他就范,那种逼他开枪的方法是笨的反对者干的方式。邓小平说我们下一代的人比我们聪明,现在这些共产党比他们上一代的人聪明,他们已经不斗来斗去,人民也知道要用聪明在共产党手里争取权利。

T:什么才是聪明的做法?
L:我们争取的不是自由主义吗?自由主义从十七世纪一路下来,要的都是落实的东西,没有一样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你看看宪法里规定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迁徙自由、罢工自由,它承诺的地方比别的地方都多。谁要你自由主义,我要你实行宪法。自由主义我不要,就好像我现在不要共产主义,骗人的东西,我要务实的东西,能说我要实行宪法是错的吗?我在台湾做政治犯被关的时候,放风时看到一个中学生也在里面走,我说你这个小鬼,怎么也是政治犯?我说我是天生革命家,你革什么命?他说是组织政党被关进来的。我说你为什么组织政党。他说他念公民教科书,讲到中华民国宪法第十四条,人民有集会结社的自由。他说我以为是真的。(笑)中华人民共和国给我们列的自由是真的还是假的?

T:你以为它是真的?
L:当我要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我谈自由主义,你会说我提倡反动思想,所以我不跟你谈自由主义,我跟你谈实行宪法,所有自由主义的理想都在宪法里兑现了。英国诗人布郎宁夫人讲了一句话-「How do I love thee? Let me count to list.」(我如何爱你呢?让我一条条数)爱你的眉毛、爱你的鼻子,是可以列举的,那个爱是落实的、不是空洞的。宪法也是,我不是爱自由,每个单项自由都要列举出来。我不谈自由主义,自由主义送给你。

T:你这样讲会不会太刺激中共了?
L:我就是刺激它,它以为我李敖不敢讲话,我一辈子玩这个,玩给它看。
T:你刚刚举了美国人在华府流血的例子,问题当时死伤的人数恐怕无法跟六四相比吧?
L:杀人越货的共产党杀人算什么,从三反、五反开始,中共已经杀人无数,天安门才杀了几个人,你们就鬼叫。美国杀人才严重,因为美国是自由民主国家,保障人权。有人说为什么不用水龙头,我告诉你为什么不用水龙头,因为吾尔开希的衣服乾了,第二天又来了。(笑)开枪的有效时间是十年,六四已经十六年,乖乖的。当你群众反政府,逼得它开枪的时候,就表示你的反对方法出了问题。


T:你赞成它这种镇压方式?
L:我不是赞成它这种镇压的方式,我是反对它那种反对的方式。这是我的狡猾。我不是说开枪是正确的,可是我说逼人家开枪是愚蠢的。我们有更聪明的做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言论越开放越安全
现在改革开放以来,共产党不再做这种殊死的斗争,这是时代的改变,要等到这些革命狂死掉以后才能解决。我就敢讲这么深,你们两头来反对我好了,你们都不喜欢我,可是我讲真话给你听,现身说法,我就是单枪匹马一个斗士,言论自由方面被我做到极端了,做不过我了,没有人做得比我多,证明什么?真得很安全。就像许历农跟我讲的,过去查禁你那么多的书,现在证明不查禁,国家也不会亡。(笑)言论自由是个喷火口,越开放越安全。
瑞典的成人电影开放以后,瑞典强暴的犯罪率减少了百分之十四,窥伺狂减少了百分之八十。可是在道德家眼里,开放成人电影是败坏人心的,可是你给它喷火口以后反而很安全。言论自由带来安全,对你政权不见得是坏事情。


T:这次北京行是不是有些曲折,听说北大本来不发邀情函,后来又改变主意?
L:我不过问这些事情,他们知道真正厉害的人来到北京了。像连战那些人谈了一些投机的话,不是深入的话。
T:什么意思?
L:连战是拥护「两国论」的,是给国民党做狗的,连战做了三十七年的大官,他对台湾的自由民主有什么功劳?他提倡什么自由主义?都是骗人的!我们人类太容易去原谅两种人,一种是杀猪的,因为他放下屠刀。一种人就像连战,他多年抵抗祖国统一,今天只要在北京表态一下,就说他演讲得很好,在我眼里看,那并不是一流的演讲。我们是活生生的、有气魄的、敢接受挑战、引经据典的,敢跟你面对面谈的。

T:你五十六年未离开台湾一步,这次是什么样的动力使你愿意离开台湾?
现在是很好的时机,因为大陆改革开放以后,中共已经吃到甜头,邓小平说一部分人要富起来,然后要开始均富,要走这条路,对外财富增加,对内那种斗争的恶梦正逐渐远去,我觉得目前对大陆是好事情。
台湾则是把蒋介石父子留下来的赌本、谈判的筹码都毁掉了,台湾靠边站,所以对我而言,台湾没有意义。可是我也反对它们对台湾误判而对台湾动手,这就是我本人最绝活的一点,我拿出一九二零年湖南的长沙《大公报》,九月间毛泽东的文章(目前毛泽东的文集无此篇),他主张湖南独立。(笑)十个月以后,毛泽东放弃了湖南独立,组织了中国共产党,英明的毛主席都想了十个月才想通中国要统一,不能搞一个省的独立。台湾离开祖国一百一十年,要不要给台湾想一想?动辄喊要打台湾,要打个稀巴烂,什么意思?这就是我李敖。
T:这次大陆行,你希望达到什么目的?
L:我希望他们不要理台湾,经济上可以给台湾一些优惠,但不要理会台湾的台独运动,根本是假的,它们自己革命是真的,毛泽东自己家就死了五个人,所以它们以为革命是真的,但台独是假的,是个假命题,不值得当真跟它闹。我要把这个讯息很准确地告诉北京,它弄假你成真干什么?只要你实行宪法,我放弃自由主义。
T::你说你要放弃一生所追求的自由主义?
L:你们都看到我嚣张的一面,但没有看到我务实的一面。积极想要从日本靖国神社迎回高沙义勇队祖灵的无党籍立委高金素梅,最近要去联合国发声,我不是嘴巴说支持你,我是捐一百万台币给你,连同她上次去日本我捐的十五万台币,两次捐款加起来可以买一部三字头的BMW轿车,但我现在没有汽车,我出门都坐计程车,我们有这样的信仰,这就叫投资报「仇」率,因为我痛恨日本人,所以为了报仇,我可以出钱。我有这样的信仰是一般人所没有的,我们是伟大的人。
T:你会不会和中共高层见面?
L:我不见大官,但如果大官来见我,我也不拒绝,礼贤下士。你看我讲话非常有分寸、有架子,也通情达理。
T:会不会回老家看一下?
L:没有时间。我本来想八十岁才回大陆的,就像法国的伏尔泰最后八十岁时回到巴黎,后来刘长乐跟我讲那时候太老了,讲话、讲演没有力气了,建议我早点去。
T:这次出访大陆前,你召开记者会发表一份声明,能否说明一下?
L:这份声明代表我的人生观,一般人没有这种人生观,五十六年离开上海,五十七年离开北京,这次回去一定会有全套的旧梦重温的反应,所以我就写了这四段话。
T:声明内容看起来有些冷酷?

L:人类很多感情的处理是错误的,你看唐朝人写了四万首诗,有一半都是怀乡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为什么思故乡?因为古代的交通不方便,离开了故乡,就家书抵万金;离开了故乡,什么时候回去就不知道,所以诗的比例在乡情里非常浓厚。

王安石当年在浙江宁波做官,他女儿死在宁波,他后来被调差的时候,头一天晚上划小船过河要去找他女儿的坟地,后来他写了一首诗,最后两句是:「今夜扁舟来绝路,死后此生各西东」,意思是爸爸未来不会来看你了,因为未来不可知,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悲情。但现在不会了,现在家乡的情况一清二楚,朝发夕至,还有这种乡愁,是误用了感情,所以我说:「不是怀乡,没有乡愁;不是近乡,没有情怯;不是还乡,没有衣锦;不是林黛玉,没有眼泪」。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